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积年恩怨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向来是人类所有仇恨中最无法化解的,可谓不共戴天。

    当李素知道这件事跟女人扯上关系后,顿知不可善了了。

    说起来是曾经的陈年旧账,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当年侯家正是风光之时,侯君集是从龙功臣,爵封国公,颇得圣眷,至于安平县侯……举国上下那么多侯,谁知道安平侯是哪号人物?所以那时的侯杰行事无所顾忌,与刘显抢女人,抢了便抢了,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侯家权势不倒,刘显永远拿他没办法,永远只能忍着。

    可是,侯家毕竟倒了。

    权贵失势的下场是很严重的,当年施出去的恩不一定能收到回报,但当年结下仇却一定会被报还的,仇恨永远比恩情更令人刻骨铭心,永志不忘。

    “已是三年前的旧事了,刘显还没忘?”李素瞥了他一眼。

    侯杰点头,满脸苦涩:“那个女人……太美了,可谓人间绝色,她原本是官宦闺秀,后来其父犯事被斩,全家被没入内教坊,这才沦落风尘中,刘显对她一直念念不忘,三年仍不易相思……”

    李素叹了口气,道:“所以,今日刘显找上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如今还跟着你吗?”

    侯杰点头道:“当年我将她买下后纳入家中,一直到今天,她仍是我的侍妾……”

    “刘显逼你把那个女人送给他?”

    “这是刘显的目的之一。”

    李素缓缓道:“我有个问题刚才一直想问,权贵人家纵然结仇,想必也不会如此草率鲁莽,若说为了一个女人而对你下毒手,未免有些过了,哪怕你侯家如今已失势,也不至于把脸撕破得如此彻底,更何况刘显刚才说过,他是以安平侯府的名义对你下手的,也就是说,此事已非你二人的个人恩怨,而是两家之仇了,想必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那么简单,对吧?其中是否还有别的原因?”

    侯杰咬牙道:“有。”

    “说说。”

    侯杰沉默片刻,忽然抬头看着李素,目光闪动了一下,道:“我父流放琼南以前,我曾去监牢探望,我父曾说,侯家若有大难,可寻子正兄,子正兄必护我侯家周全,是真的吗?”

    李素愣了一下,然后噗嗤一笑:“你都把话挤兑到这份上,我若说是假的,怕也会落个愧对故人的名声了,对吧?”

    侯杰脸一红,羞愧垂下头。

    李素冷哼道:“侯杰,咱们以往没什么交情,你父亲侯大将军曾对我有恩,但后来我也报还了,不然你以为你父亲犯下的事仅仅只是流放那么简单?大丈夫一生恩怨分明,也不必斤斤计较,此事我既然遇到了,便没有袖手不管的道理,刚才我跟刘显说的话你莫非没听到?我说过,侯家的恩怨,我一力担之,只不过你要清楚,我帮侯家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与你无关,你若还在我面前玩弄这点上不了台面的小聪明,可莫怪我真的撒手不管了,你以为我很乐意为了侯家去得罪一位有权有势的县侯吗?”

    心底角落里那一点点小聪明被李素当面揭穿,侯杰羞得无地自容,满脸通红急忙赔礼道歉。

    李素淡淡笑了笑,算是揭过去了。

    这世上没有真正的蠢货,各有各的聪明,只是聪明也分种类分道行的,有的火候深,道行足,一副大智若愚的蠢样却干成了大事,有的靠着一点点小心机占点小便宜,大抵一辈子也就这个样子了,侯杰的小聪明自然逃不过李素的眼睛,以往李素若遇到了,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予计较,但今日却很不厚道地当面揭穿了。

    原因很简单,也算是为了故人吧。侯家已然落魄到如此地步,而侯家的长子却靠着一点小心机小狡黠算计刚刚救了他性命的恩人,李素不得不帮侯君集教训几句,听不听得进去是侯杰的事,若侯杰阳奉阴违也简单,李素与侯家的交情仅止于侯君集这一代了。

    看着侯杰满面羞愧的模样,李素淡淡地道:“行了,这些话本不该由我说,我只是喜欢管闲事罢了,说说吧,你们侯家和那位安平县侯到底有何恩怨?”

    侯杰措辞片刻,低声道:“安平侯与我侯家……可以说是世仇了。”

    李素眉头一皱:“何出此言?”

    “早在大唐立国之前,当今陛下还是秦王时,我父亲已是秦王府的车骑将军了,那时的安平侯刘平只不过是我父亲麾下的一名兵曹,专司运送大军粮草,那年征讨王世充,两军决战洛阳城外,当时刘平押送的一批军粮因大雨而误时,比军令规定的晚了三日,差点造成军心动荡,我父亲气坏了,当即便行了军法,将刘平的左腿打断,养了三个月才见好,后来刘平渐露峥嵘,屡立战功,只是报到我父亲面前时,我父仍深恨刘平当年差点坏了大事,于是屡屡将刘平的战功截下不报,刘平豁了性命挣得的军功倒有多半被我父所截,最后大唐立国,高祖皇帝分封功臣,刘平只被封了一个县子,还是后来陛下即位后,刘平不知走了什么门路才封到了县侯……”

    李素恍然,然后叹了口气。

    照这般说法,两家果然是世仇了,阻人前程简直比杀人父母更恶劣,侯家与刘家的恩怨,可以说得上是“不共戴天”了。

    “所以,那个所谓的绝色风尘女子,只是刘显寻仇的一个借口而已,对吗?”

    侯杰点头:“那位女子……确实也深被刘显所喜,今日刘显截住我一来是为了报世仇,二来顺便也想将她霸占,一举两得而已,他知道,如今侯家已破败,而刘家不知何时攀上了长孙家,此消彼长,侯家只能任他宰割了……”

    李素这时也听明白了,怪不得刚才刘显理直气壮的说是安平侯府的名义寻仇,原来果真是家族世仇,如今侯家势颓,正是报仇的好时机,这个安平侯刘平倒也真是耐心极好,忍了二十多年才等到了机会。

    李素沉吟半晌,展颜一笑:“好了,事情我大概都清楚了,还是那句话,侯家的恩怨,我来担。”

    侯杰眼眶一红,哽咽道:“多谢子正兄,我侯家危难落魄之际,我父亲朝中同僚袍泽皆避之,唯有子正兄不弃,义伸援手,侯家承子正兄大恩,日后定当……”

    李素打断了他的话头,道:“行了,别说什么报恩的话,我做这些一是为了当初与你父亲的交情,二是不想愧对自己的良心,除此没有别的原因,……我先把你送回去,再拜望一下侯家婶娘,别的事情缓缓再说。”

    侯杰再次谢过,说了一路的话,李素和部曲们已快到朱雀大街时,侯杰忽然觉得不对,急忙道:“子正兄,走错了,我家已不在朱雀大街……”

    李素一愣:“搬家了?”

    侯杰苦笑道:“父亲犯事流放之后,殿中省便将我家的宅院收了回去,将我全家驱赶出来,还封没了大部分的家产和所有田地,如今我家聚居在长兴坊的一个小宅子里……”

    李素沉默片刻,叹息不已。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当初侯君集的一个决定,真正是害苦了全家人。

    李素和部曲们当即掉头,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走到长兴坊,侯杰指明了路,最后众人在一个破败的小门前停住。

    叫开了门后,侯家一位白苍苍的老门房走了出来,见侯杰满身伤痕被人抬回来,不由大惊失色,急忙高声叫来了家眷,家眷们纷纷抢出门来,见侯杰如此模样,家眷们纷纷伤心痛哭。

    李素静静看着这一家的悲情落魄,心中不由泛起许多感慨。

    侯家如今的境况仿佛突然间给他敲响了警钟。

    家族兴衰,全在家主一人,一念可兴,一念可败,李素如今也是一家之主,整个李家的兴衰全系于李素一人,在这个皇帝意志能决定一切的年代里,若想家族长久兴盛下去,不至于落到侯家这个地步,李素往后每走一步都要分外小心谨慎,否则,若一朝失势,李素都不敢想象老爹和许明珠会承受多么巨大的屈辱,一如现在的侯家,只看面前这扇破败潦倒的窄门,便知其中辛酸。

    侯家已落魄,小小的宅院内全住着家眷,家仆丫鬟已被遣散,仅只留了一位忠心的老门房。

    众家眷围着侯杰大哭一阵后,几名老妇人搀扶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缓缓走出来,妇人穿着粗布裙衫,云髻上斜插着一支不值钱的铁簪,尽管衣着配饰无比简陋,但神情却雍容镇定,不怒自威。

    原本围着侯杰大哭的家眷们见这位妇人出来,纷纷停了哭声,规规矩矩起身垂恭立,大气也不敢出。

    妇人缓缓走到侯杰身前,奇怪的是,竟看都没看浑身是伤的侯杰一眼,目光反倒是先落在李素身上,快打量一番后,妇人朝李素裣衽为礼。

    “待罪犯妇拜见李县公。”

    李素急忙躬身还礼:“侯婶娘万万不可,折煞小侄也。”

    妇人便是侯君集的正室原配夫人侯方氏,李素曾经去过侯君集府上,也曾拜望过她。

    侯方氏直起身,道:“夫君流放琼南以前曾说过,侯家势颓即倾,长安不宜居,或有宿仇倾门之祸,夫君叮嘱我,若侯家果真有难,长安城中无义士,唯李县公可托付求恳,今日我侯家长子重伤,而李县公亲自登门,想必侯家的祸事已至矣。”

    李素惊奇地看着她。

    侯家夫人素有贤名,听说当初侯君集意欲参与李承乾谋反时,侯夫人便劝谏过他许多次,只是侯君集一意孤行,未曾听进良言苦劝,今日看来,侯夫人果然名不虚传。

    “婶娘言重了,若说祸事,倒也没那么严重,今日小侄只是特意拜望婶娘而已。”

    侯方氏叹了口气,道:“如今的侯家,连蝼蚁都招惹不起了,看在你眼里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侯家来说,不管招惹到谁都是灭门之祸。”

    直到这时,侯方氏才转头看着侯杰,道:“杰儿,谁将你伤成这样?”

    侯杰沉默片刻,低声道:“……安平侯之子,刘显。”

    侯方氏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道:“当年夫君种下恶因,今日果有此报。”

    顿了顿,侯方氏又道:“听说刘显与你也有过仇怨,为了什么?”

    侯杰迟疑一阵,讷讷道:“为了,为了……婕儿。”

    侯方氏毫不犹豫地道:“好,马上将你的侍妾婕儿送去安平侯府,并给他赔罪,家中所有值钱的物事全拿出来,换了银钱一并送去刘家,刘家若不肯揭过,你便一直跪在他家门口,赔罪的声音大一点,最好让全长安的人都听见,如此,刘家对咱们下手便多少有了几分忌惮了……”

    侯杰大惊,失声道:“娘,婕儿是我的侍妾,已有三年的夫妻之情,她还为我生了孩子……”

    侯方氏神色忽然凌厉起来,厉声喝道:“如今是保命!懂吗?保侯家男丁的命!为了保侯家男丁,侯家满门妇孺皆可牺牲,包括我在内!男丁活着,侯家才有希望,才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才能等到你父亲否极泰来,赦令归京,男丁若活不了,你以为剩下满门妇孺还能活几天?蠢材!”

    侯杰双目赤红,跪在侯方氏面前垂头咬牙,拳头狠狠攥住了衣角。

    浓浓的屈辱,浓浓的恨意,伴随着无可奈何的末路穷途的绝望,此时此刻,侯家上下竟无一人再开口。

    李素也呆住了。

    他没想到侯方氏竟是如此果决狠厉的人,家族势颓,仇家启衅,为了保全家族,不惜壮士断腕,其心志之坚忍,不愧是侯君集的正室夫人。

    李素不得不开口了。

    “婶娘且慢,不必如此牺牲,小侄愿为侯家承担。”

    侯方氏转头看着他,面色沉静道:“李县公,你能保侯家一次两次,能保一年两年,能保侯家世世代代么?若夫君一生不得赦令,在琼南偏僻穷苦之地终此一生不得返,侯家上下男丁十四口,难道都要靠李县公你来承担?你能承担多久?”

    转身看着喏喏无言的家眷们,侯方氏厉声道:“侯家唯有自救,方可长久!方可绝处逢生!若只想着别人帮助,咱们侯家不出十年便将湮没于世,别人帮忙是情分,是恩惠,但情分越用越薄,恩惠越欠越多,求惯了,跪惯了,谁都扶不起来,活着有什么用,丢尽列祖列宗的脸而已!”

    如果说刚才侯方氏壮士断腕的决定令李素觉得惊奇的话,此刻侯方氏这番话却令李素感到震撼了。

    家中有这么一位不服输的刚烈女人,李素可以肯定,侯家就算倒下,就算没有了侯君集,它照样能够东山再起。

    此刻李素心中已满是敬意,躬身朝侯方氏行了一礼,诚恳地道:“婶娘且听小侄一言,小侄与侯大将军交情甚厚,侯家之事,便是小侄之事,小侄一力承担,婶娘自强之心可敬,但恕小侄直言,今日的危难,侯家怕是担不下来,安平侯这次是有备而来,当年的世仇未消,他断不会轻易放过侯家,小侄今日出了面,已然帮侯家担下了,婶娘且等小侄消息便是,待到侯家平安度过此厄,日后再图兴家旺族。”

    侯方氏这时才长长叹了口气,神情浮上黯然之色,道:“家逢大难,妇道人家实难挽扶大厦之倾,我非顽固不化之人,既然侯家这次担不下去,也只能靠李县公从中斡旋周全了,老身代夫君和侯家上下多谢李县公大恩,待到夫君云开见日,定当报答。”

    说完侯方氏忽然朝李素屈膝一跪,行了一个跪拜大礼,侯家的家眷们也纷纷朝李素跪拜下来,就连受了伤的侯杰也强撑着跪了下去。

    李素急忙避过一边,道:“婶娘您这是折小侄的寿,我若受此大礼,将来有何面目见侯大将军?”

    心中焦急,但又不方便伸手扶侯方氏,李素只好躲在一边无奈地任由侯方氏扎扎实实行完了大礼起身。

    “婶娘放宽心,安平侯那里,小侄自有计较,不出十日,危难可解。这几日便请侯家上下尽量不要出门了,免生无端之祸。”

    侯方氏点头应了,李素又交代了几句,方才告辞离去。

    ***********************************************************************

    回到太平村家中,李素来不及休息,将许明珠叫来,叮嘱她以晚辈的身份去拜望侯方氏,当然,拜望只是个由头,重要的是装几大车礼物,银饼,绸缎,生肉绿菜等等,送些实在的东西,过日子都用得上的,顺便再带二十来个部曲,日夜守在侯家门口,以防安平侯上门报复侯家。

    见李素表情凝重,许明珠不由担心了。

    “夫君又惹祸了?”

    李素一愣:“为什么说‘又’?”

    许明珠很给面子地把“又”字去掉,接着道:“夫君惹祸了?”

    李素挠了挠头:“勉强算是惹祸了吧……”

    “‘勉强’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祸是惹了,但这次惹的祸不算大,相比当初我一言不合就跟太子硬刚,这次惹的祸简直不叫事……”李素说着说着,居然露出欣慰之色:“哎呀,突然现,我越来越成熟稳重了,了不起!”

    许明珠哭笑不得:“夫君这次招惹了谁?”

    李素笑道:“一个县侯……”

    许明珠杏眼眨了眨,神情渐渐松缓下来。

    谁知李素紧接着补了一刀:“……不过这位县侯背后的靠山是长孙无忌。”

    许明珠顿时傻眼:“长孙宰相?夫君你……”

    李素笑道:“夫人放宽心,长孙无忌不会帮他出头的。能当到宰相的人,岂能不知权衡利弊?一边是我,一边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县侯,长孙无忌若为了他而与我结怨,能划算吗?”

    许明珠如今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了,多少对朝局有了几分了解,闻言忧心忡忡地道:“纵然这次长孙宰相不会对付夫君,可是夫君招惹了那位县侯,长孙宰相心中对夫君还是留下了芥蒂,往后如何与长孙家来往?”

    李素摇摇头:“此事过后,我会登门跟长孙无忌赔礼,情面给足了,长孙无忌也不是心胸狭窄之辈,应该能够一笑而过,所以问题不大,但是夫人你要记住,长孙家与咱家的交情可能会越来越淡,咱们与长孙家合伙的香水作坊,往后这几年尽量多退让一些,让些小利给他们,不出意外的话,三五年内,咱家与长孙家的关系恐怕会有变数……”

    许明珠惊愕地睁大了眼:“是因为今日此事吗?”

    李素笑了笑,没回答。

    说实话,今天的事,李素并没有放在心上,哪怕李素突然起了杀心,使计将安平侯全家从世上抹去,相信长孙无忌也不会太在意,除了天家皇族,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家族值得长孙无忌不惜一切代价去保全的,尤其是李素如今的身份地位不同往昔,长孙无忌更不会轻易与李素结仇,一个小小的县侯,与长孙家不沾亲不带故的,充其量只有一些利益牵扯,这种人连当棋子的资格都没有,长孙无忌怎么可能为了他而跟李素翻脸?

    当然,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舒服是情理之中的,这一点,李素登门赔个礼,道个歉,基本能揭过去,不会留下祸患和后遗症。

    李素所说的与长孙家的变数,指的是即将来临的东宫之争。

    这才是触动权贵豪门利益的大事,李素很清楚,长孙无忌看好的是魏王李泰,而李素看好的是晋王李治,李家和长孙家就此形成了矛盾冲突,这个是无可避免,而且也无法化解的矛盾。

    为了东宫太子之位,如今长安城内暗流涌动,有些矛盾还没有浮上水面,所以大家的面子都过得去,一旦情势渐渐明朗化,矛盾也将走向明面,那时李家和长孙家友谊的小船差不多也该翻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