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主帅难决
    焉耆叛乱对大唐来说只是小事,大唐王师横扫天下,总有一些蛮夷藩国口服心不服,表面上顺从,背地里谋乱,大唐立国这些年,像这样的小国不计其数,对付它们的办法很简单很粗暴,挥师远征平灭,再扶起一个傀儡国王便是。

    然而焉耆的叛乱令李世民如此生气,自然是有原因的。

    大唐近二十年的战略意图李世民早已谋划好了,大的方向是先东后南,最后才是西域,这个顺序不能错,因为里面牵扯的利益太庞大太复杂了。平东是为了增强李家皇室的威望,东征高句丽不容易,如果隋朝三次东征都没办下来的事情,而我李世民偏偏办成了,就问天下人一句,你们服不服?服不服?

    大唐立国不过二十余载,国中终有许多人仍有故国情怀,毕竟隋朝虽然寿命不长,但也确实辉煌风光过的,李家取了隋朝江山,立国才短短二十多年,若说已让天下士子百姓归心,当然不大可能,所以李世民迫切需要做的便是立威,他需要一场大胜来树立李家的威望,尤其是那种前朝做不到,而他却做到的事,如此方能彻底清除天下人的故国情怀,从此对大唐死心塌地。

    众所周知,隋朝三次东征高句丽,皆以失败告终,隋朝阵亡将士的首级甚至被高句丽垒成了京观,绵延数百里,大唐东境至今仍是千里无人烟,连风声里都带着冤魂的哭嚎悲鸣,三次惨败,终于也耗干了隋朝的国运气数,而令一个原本无比辉煌的王朝轰然倒地。

    李世民决定东征,不仅要收尽天下人心,也要趁机狠狠给那些千年门阀世家一记耳光,挟东征大胜之余威,让那些高傲的不服的门阀世家从此有了忌惮,而李世民更有底气从容洗牌,将门阀势力对朝堂和士子的影响缓缓削除。

    山川湖海,国势气运,江山天下在帝王的眼里,本就是一个大棋盘,执子的人是帝王,每落下一子,便已将后面的十步百步算计在心中。

    可是,焉耆的叛乱,终究将李世民的战略布局破坏了,欲征高句丽,首先必须要将焉耆平了,而焉耆的后面,还站着大唐的宿敌西突厥,也就是说,这次大唐的平乱之战,真正的敌人不是焉耆,而是西突厥,如此强大的敌人,这场战争不是一年两年能结束的,而填进去的人命,还有耗费的国库钱粮,国内门阀世家的反应,国外南诏吐蕃等大国的态度等等,李世民的战略布局不仅全部被破坏,而且还要重新估测许多意料之外的新危机。

    这一切,全都因一个小小的焉耆叛乱而起,此刻李世民将焉耆王龙突骑支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

    随着李世民的龙颜大怒,太极殿内顿时陷入了低气压,气氛非常压抑。只听到李世民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朝臣们则屏气敛声,大气都不敢喘,大家都很清楚,此刻的大殿内,以李世民为中心的方圆之内已形成了一片雷云暴雨,谁靠近谁死。

    李素也不敢出声,这个时候发出任何动静不仅不合时宜,而且还要命,李素自然也不敢轻捋龙须。

    良久,李世民深呼吸,闭上眼缓缓道:“传朕旨意,着安西都护府都护郭孝恪马上启程回长安,拿入大理寺待审,都护府一应剿贼事宜由副职暂代,都护府收缩防御,暂不可主动进攻,等待长安令旨,再从肃州,甘州,凉州三地调拨两万府兵前往玉门关……”

    一串命令下达,兵部朝官急忙记下,然后匆匆出殿拟旨去了。

    殿内仍旧一片寂静。

    李世民疲惫地揉着眉心,叹道:“今日朝会,不议杂事,都来说说,朕可遣何人为帅,平定西域之乱?”

    话音刚落,程咬金,李绩,牛进达等十几位老将竟同一时间站出来抱拳躬身,暴烈大喝道:“臣愿往!”

    “臣愿为陛下荡平西域!”

    “都滚开!荡平西域俺老程拿手,一年之内,管教整个西域鸡犬不留!”

    十几位老将同时请战,原本气氛低迷的大殿内顿时阴风阵阵,杀气四起,都是曾经杀人如麻的大将军,手底下攒的人命都是以万为单位,这一刻众老将站出来,仿佛地狱里放出了千万条冤魂,在大殿上空盘旋,呜咽,呼号……

    看着众将抢高级职称般争先恐后地涌上来,李世民欣慰之余,脸颊不禁抽搐了几下。

    欣慰归欣慰,这帮老杀才却十足的破坏了殿内沉寂肃杀的气氛,而且一个个杀气横溢喷着口沫子歇斯底里叫嚣亡国灭种,李世民的表情愈发无语,依稀觉得自己像一个无意中打开了地狱之门的罪魁祸首,放出了这十几只盖世恶魔荼毒人间……

    “都给朕闭嘴!此乃大殿朝会,有没有体统规矩!”李世民一声怒吼,将这些老杀才们全震住,众将立马闭嘴,灰头土脸地退回了人群中。

    如今是贞观年,大唐初期猛将如云,将星汇聚,军中从来不缺少能领兵打仗的将军,事实上开创万邦敬畏,争相来朝之基业的,就是这一群杀人如麻的大将军。

    所以李世民不缺大将,但他缺的是一个合适的大将。今日站在这朝堂之上的大将军,若说领兵打仗,谁都能胜任,可是李世民却找不到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每个将军打仗都有自己的风格,比如程咬金,以勇猛残忍见长,大军所过之地,无论高城坚墙还是人畜虾蟹皆化为齑粉,程咬金经常挂在嘴边的“鸡犬不留”可从来都不是吹牛皮,而是实实在在的事迹,又比如李绩,用兵诡谲狡诈,像豺狼般难缠,一旦被他盯上,鲜少有面对面明刀明枪对决的大场面,往往以小股军队为单位梯次多面出击,从敌军外围逐步蚕食吞并,将敌军当成了一块肥肉,钝刀子一刀一刀将敌军一片片的割下来,这种凌迟碎剐般的死法不但痛,而且痛得很长久,很容易造成敌军主帅精神崩溃。

    至于李靖,是公认的大唐军神,用兵大气磅礴,格局高远,不仅能以最小的伤亡歼灭敌军,而且还能兼顾政治方向,该打谁,该拉拢谁,打下疆土后如何消化,如何治理等等,许多连李世民都没想到的问题,李靖都能顾及,其心思简直堪称有鬼神之能,所以才让胸襟博大的李世民都不得不忌惮猜疑。

    名将众多,风格不一,但这次平定西域焉耆之战,朝堂上请战的将军们李世民却一个都不想选。

    因为直到此刻,李世民的眼睛仍盯着东方,盯着高句丽,他很清楚,无论大唐在对外战争里获得了多么了不起的胜利,无论胜了十次百次,其产生的政治影响也抵不过一次对高句丽的大胜,只要能征服高句丽,不但能换得大唐百年的边境和平,也能为李氏皇室立威,更能收尽天下士子百姓之心,还能狠狠震慑那些高傲的千年门阀。

    东征的好处太多了,多到连李世民都情不自禁地心跳加速,而李世民麾下的将军们皆是当世名将,如若东征,朝堂里这些将军们大部分都必须带在身边的,每个将军对李世民来说都是一颗威力巨大的核弹,关键时刻要起大作用的。李世民怎舍得分出一位去荡平西域?

    目光缓缓扫过殿内众臣,李世民忽然盯住了李素,然后嘴角一勾。

    “李子正。”

    李素一凛,急忙走出来,站在大殿中央行礼:“臣在。”

    李世民盯着他,淡淡道:“当初平定西域,置安西都护府,说到底跟你有些干系,若不是你当年死守西州不失,西域怕是比如今更乱,况且今日朝堂之上,真正有过在西域为官经验的只有你一人,对西域诸国熟悉的也只有你,朕问问你,你觉得朕可遣何人为帅平定西域之乱,重新夺回丝绸之路?”

    话音落,大殿内所有文臣武将的目光突然全部集中在李素身上。

    李素暗暗苦笑,这话问的,不是在给我拉仇恨吗?一群老杀才争先恐后的,这个时候不管怎么说都会得罪一大帮人,如果这时自己提出任何建议,李素敢肯定,今日出了太极殿的大门就会被那些老杀才能撕成碎片,拼都拼不起来。

    额角微微渗出了汗,李素期期艾艾半天,方才小声道:“呃,陛下,臣年纪尚幼,又是头一次参与朝议,许多事还没弄懂,臣不敢拿国事当儿戏,还是请陛下乾纲独断吧……”

    李世民面色不善地瞥了他一眼,嘴唇蠕动几下,骂了声“小滑头”。

    *************************************************************************

    朝会散了。

    平定焉耆之乱的主帅人选仍没有着落,将军们尽管请战踊跃,可李世民却没有中意的人选,朝会散后,李世民留下了长孙无忌房玄龄等文臣,余者皆散去。

    李素跟着朝臣们缓缓步出太极殿,仰头看着殿外的蓝天白云,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屁股上便狠狠挨了一脚,踹得李素一趔趄,愤怒地扭过头,然后李素的表情顿时变成了陪笑。

    “你小子咋回事?陛下让你参加朝议,你把自己当根木桩子傻站着,陛下问你话你也推了回去,年纪轻轻尽学了些老油子毛病,打算一辈子站在朝堂里混吃等死吗?”程咬金不满地瞪着他道。

    李素急忙笑道:“程伯伯息怒,小子真是冤枉啊,军国大事何其重要,小子实在是不敢随便乱说,再说平乱主帅的人选想必陛下心中早有数了,问我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小子就算说了什么,陛下也不会真正听进去的。”

    程咬金怒道:“就算陛下心中有人选了,你提一下老夫会死吗?睁开狗眼看清楚,咱们大唐的将军里面除了老夫以外,皆是酒囊饭袋之辈,西域平乱之主帅,舍老夫其谁?”

    话刚说完,便听得身后一片怒骂声,李素惊愕回头,却见李绩,牛进达,尉迟恭等人一股脑地冲了上来,拽胳膊的,揪衣襟的,踹屁股的,瞬息间便将程咬金弄得衣襟凌乱,头发披散,如同刚被一群社会小痞子堵在巷子抢光了零用钱的小学生似的,没个人样了。

    程咬金是什么人,怎会吃如此大亏,于是不由勃然大怒,抡起拳头便跟李绩牛进达等人干了起来。

    一群老将就在太极殿门口又打又闹,一片鸡飞狗跳,引无数朝臣侧目,李素急忙猫着腰,悄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

    出了宫门,方老五等人一直等在宫门外,今日是李素第一次参加朝会,对李家来说意义重大,连方老五这些部曲们也是脸上有光,所以他们一个个穿着崭新的戎装,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军容军姿赫赫生威。

    见李素随着人潮出了宫,方老五等人精神一振,急忙迎上前,仿佛早就排练好了似的,当着一众朝臣们的面,方老五等人异口同声暴喝道:“恭迎公爷出宫!”

    一声暴喝,惊起宫外树枝上的无数鸟雀,也惹来了朝臣们一片古怪的目光。

    李素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自己被人扇了一记耳光,丢人啊,都丢到皇宫门口了!

    ……还有,什么叫“公爷出宫”?当我是被皇帝遣返回乡的太监吗?

    “都给我闭嘴!”李素压低了声音怒道。

    方老五见李素脸色不对,急忙住嘴,讪笑着迎了上来,给李素牵马坠镫。

    “有病是吧?谁搞出来的排场?”李素面色不善地问道。

    方老五干笑道:“公爷今日朝议呢,站在大殿里一句话定千万人生死,可了不得,咱们想着不能坠了公爷的威风,所以合伙排演了这套排场,公爷若不满意,回家后咱们再修改一下……”

    李素寒着脸道:“记得咱家院子里有个一百多斤的石磨吗?”

    “记得。”

    “回去后你们每个人排队去举它,举起放下一百次。”

    “……是。”

    …………

    十几个部曲簇拥着李素,牵着马从长安街市上穿行而过,李素一路上都很沉默,眉头皱得紧紧的。

    方老五见李素脸色不好看,犹豫了一下,道:“公爷,弟兄们在外面等您的时候不小心听了朝臣们的议论……”

    李素斜眼瞥了他一下:“那又如何?”

    方老五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李素的脸色,道:“听说……西域焉耆王叛乱了?”

    李素心不在焉地道:“不错。”

    “公爷,记得当年您守西州的时候,高昌国启衅来攻,西域诸国数万联军,其中也有焉耆的份,这焉耆可不是什么好鸟,这次不如索性灭了焉耆,将它纳为咱大唐的国土,方可保百年太平……”

    李素闷声道:“陛下应该也是这个心思,只不过陛下还没决定平乱主帅的人选……”

    方老五一愣,接着狠狠一拍大腿,神情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公爷,您是平乱主帅最合适的人选呀!”

    李素也愣了一下,惊愕地道:“我?平乱主帅?”

    方老五呼吸都急促起来,道:“公爷,放眼朝堂,还有谁比您更合适?您在西州当过官,也领兵打过仗,当年的西州是丝绸之路的中转之地,西域和中原的使节商贾皆来往驻留于斯,其中大部分您都认识,而且您在西域可是大名鼎鼎,又有死守西州不失的赫赫功绩,无论天时地利人和还是资历和人脉,朝堂中谁也比不过您,您才是平乱最合适的人选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