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渐生波澜
    一件对的事,其实做得很偶然,算是“妙手偶得之”,无意所为,而得晋爵高升,李素的心情无法形容,荣耀是必须的,当然,还透着几分心虚。

    几乎全村的父老乡亲都围聚在李家大门外,许明珠不敢怠慢,急忙命家仆搬来桌席,逢上茶水,奉请乡亲们,然后请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宿老进家中前堂坐下,以当家主妇的身份陪着几位宿老说话寒暄,言语恭敬,态度和煦,毫无半分新晋权贵的倨傲冷漠之气,引得村里几位宿老大加赞赏,却也不敢太失礼,前堂里连茶水都没敢喝一口便恭敬告退。

    无数人都是看着李素从小长到大的,论起辈分来,不是叔叔伯伯便是阿爷阿公的,然而,每位村民都很清楚,不论李家夫妻对村民如何跟以前一样叔叔阿爷的叫着,身份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

    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光着屁股跟小伙伴们河边捉鱼,树上掏鸟窝的混小子了,而是高高在上的大唐权贵,每天都要进长安城跟皇帝陛下商讨社稷民生大事的国之栋梁,夫妻二人客气是他们教养好,可村民们却不能理所当然把人家的教养当成福气。

    拘谨内敛,进退得宜,几位长辈宿老留下一堆贺喜话之后,便非常识趣地退下,李家奉上的茶水连动都没人动。按老人们的说法,贫贱之命福薄,喝了权贵家的茶老天都看不过眼,会折寿数的。

    村民们三三两两仍聚在李家大门前不肯散去,村里宿老们从李家出来,脸上泛着与有荣焉的喜意,跨出门槛便朝村民们呵斥开了,连声骂着大家不懂规矩,失了礼仪,然后便催促着大家赶紧散开,莫给李家公爷添麻烦。

    村民们嘻嘻哈哈一阵后刚准备往回走,便听远处马蹄隆隆,乡道上扬起一阵黄尘,马儿近了,众人发现为首者是一名宦官,手中高高捧着一卷黄绢,离李家大门老远便尖着嗓子喊开了。

    “恭喜贺喜,李家郎君爵封县公,圣旨到——”

    李家门口众人一愣,接着纷纷跪拜伏首,眨眼间地上黑压压跪了一大片。

    …………

    …………

    宣旨晋爵的场面风光且隆重,李家着实热闹了一番,若说李家最激动兴奋的人,却不是李素和许明珠,而是李道正,尤其听到宦官念到将李素亡母追封为秦国夫人后,李道正顿时热泪盈眶。

    宦官走后,李道正独自一人去了村子西面的亡妻坟上,带了香烛纸钱和两坛烈酒,一走就是一下午,直到快深夜时才申请疲惫地回了家。

    没人直到李道正独自一人在亡妻坟前说了什么,李素一直等到半夜,见李道正回家时醉醺醺的,两眼又红又肿,隐隐可见泪痕,李素很识趣的没多问,唯有暗暗一声叹息。

    亡母的身份,终于有个交代了,在李道正和李素父子眼里看来,李世民追封的秦国夫人,分量比李素这个县公要重得多,如果说李家今日确有喜事的话,也就只有追封亡母这一桩喜事了。

    办成了这件事,李素并不觉得多么喜悦,心底里只有一点淡淡的遗憾。

    “子欲养而亲不在”,或许便是李素此刻心中最真实的写照,有时候李素甚至暗暗在想,如果自己能够早点来到这个世界,早在襁褓时便来了,母亲的命运会不会改变?

    **************************************************************

    晋爵不仅仅代表着身份的提高,还有一系列的待遇,比如赐土地和食邑,比如府宅允许扩建若干丈,府中建筑允许拔高多少尺,还比如……朝廷允许并且奉养八个媵妾。

    所谓“媵妾”,自然是指女子,字面上虽然带了一个“妾”字,但身份却比妾室高很多,通常是家主娶正室时,随同正室夫人陪嫁过来的姐妹,可以是亲姐妹,也可以是宗室姐妹,身份最低是夫人在娘家待字时陪在身边的贴身侍女,陪嫁过来后便以“媵妾”的身份侍候家主。

    当然,如果一定要解释得更直白一点,“媵妾”这个词,其实完全是因为正室娘家人而存在,简单粗暴的说,就是正室的替补,古代人寿命不长。很容易就有个三长两短,万一正室夫人香消玉殒,婚归离恨天,家主也别以为从此能把外面的小狐狸精扶正了,还有“媵妾”等着接正室的位呢,反正都是同一个娘家出来的,扶正为正室的媵妾,所谋所取者,当然还是站在娘家人的立场。

    之所以说媵妾的地位比妾高,不仅仅因为她们能替补正室,而且她们的身份是国家朝廷认可的,每个月都会发给与身份等级相符的月俸。相比之下,妾室的地位就低太多了,只比内宅后院的通房丫鬟和家仆高那么一点点,不小心摔个瓷瓶都有可能被正室夫人下令扔进井里,还不用负法律责任,官府顶多罚点款了事。

    由此可见,古代人确实很会玩,收姐妹花还能想出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名目,实在是艺高人胆大一类的禽兽……

    以大唐的礼制,如今李素贵为县公,也有资格娶八个媵妾进门,只要把媵妾的名字籍贯报上礼部,礼部马上就会给媵妾们相应的身份,造下名册,朝廷还会给予月俸粮米,而那些进了门的媵妾们从此就不再是小狐狸精,而是受朝廷法律保护的……小狐狸精。

    李家说话算话,果然在村子中央的大槐树下摆了三天的流水席,整个村庄着实热闹了三天。

    待到大家的兴奋劲过去,日子渐渐恢复如常,李家上下也终于松了口气。

    大门口的牌匾早已换上了新匾,“泾阳县公府”几个大字湛湛发光,老远便透出一股威严,再加上门口愈发精神抖擞的部曲们整齐的军容,李家这个大唐新兴的门阀终于露出一丝底蕴。

    兴奋劲头过去后,一些不太好的影响也渐渐浮上水面。

    李素爵封县公的事已渐渐在长安城内外传扬开来,不出李素所料,全城炸开了锅,尤为震惊的便是朝臣们。

    李素对大唐社稷有功,不夸张的说,是泼天大功。懂得内情的人都很清楚这一点,可是不论立了多大的功劳,朝堂终归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许多跟随李世民戎马一生鞍前马后的老功臣们,临老快断气了也没混上一个县公,凭什么李素这个嘴上无毛的混账小子当上了?平日里懒懒散散消极怠工,尚书省的差事每个月能来应卯两三回便算是烧高香了,至于人品……这个没脸提,提了怕李素没脸。

    二十多岁的年纪,东搞搞西搞搞的,怎么就当上县公了?陛下对他的圣眷难道深厚到如此地步了?尤其是近年来,陛下有意无意地将一些当年封赏出去的爵位慢慢收回来,许多功臣哪怕只犯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过错,换来的也是李世民似真似假的大怒,然后旨意一下便是削爵贬谪,大唐的爵位是一代代削减降级的,如果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李世民的用心的话,说不定他每天夜深人静之时都在焚香沐浴祷告上天,请求那些被封了爵的老家伙们赶紧蹬腿,最好全家死光……

    这样的大环境下,唯独李素一人逆流而上,二十多岁的年纪被封为县公,实在是令人不敢置信。

    痛骂的,不服气的,嫉妒的皆有之,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悄悄施法用针扎小人,诅咒李素无疾而终,早登极乐。

    有些人在心里默默嫉妒,在家里痛骂几句过过嘴瘾,有些人却真的不爽了。

    消息传开后,御史台的几位监察御史们第一时间上疏,请求李世民收回成命,上疏的理由很多,李素年纪太轻啦,德望不足以服众啦,虽有寸功却无资格封公啦,甚至还有更耿直的家伙直接劝谏李世民不可宠信过甚,李家还有一位英国公李绩,再加一个李素,李家可就愈发壮大,说得好听这叫“一门两公侯”,说得不好听这叫“权柄过重,养虎为患”。

    因为李绩在军中威望太深,而李素其人,严格说来也是从军方开始发迹,作为帝王,制约平衡才是正道,而你却又给李家封了一位县公……敢问陛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够刺激,所以想给自己找点麻烦,挑战一下生存极限?

    平心而论,几位监察御史上疏的内容倒也并非刻意针对李素,他们针对的是这件事,也是为了给大唐消除隐患,毕竟李世民开了这个口子,往后如何论功封爵,标准可就有点混淆不清了,到底立多大的功算是大功?功劳大到什么地步能封公侯?当年跟随陛下出生入死打江山的功臣们立下的功劳究竟是大功还是小功?

    李素晋爵一事,很快被朝臣们上升到了政治层面,如同李素当初所预料的一样,晋爵之后能得到多大的好处无法得知,但一定会惹来麻烦。

    现在,李素果然有了麻烦,而且是被群起而攻之,李素忽然觉得自己像一只猫,鱼没摸着,反惹了一身腥,实在是……都瞎吗?看不到猫咪那么萌吗?怎么忍心伤害它?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