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万家生佛
    文官生晋太傅,卒谥文正。武将号令千军,封狼居胥。

    这些都是文臣武将们的最高荣誉,所以自古以来便有“文成武德”的说法。至于如何体现这种荣誉,唯有身份地位了,爵位高低便是自己功绩最直接的证明。

    二十三岁的年纪,爵封县公。

    李世民不拘一格,破古今之先例,封赏之重,令世人瞠目震惊。

    方老五等部曲仍簇拥着李素往城外走,队伍中悄悄分出一骑,转道延平门而出,出城后快马加鞭朝太平村疾驰而去。

    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太平村的乡亲还沉浸在新年的欢愉里,过着简单却充实的小日子,村口一骑快马飞驰,平静的湖面犹如惊雷炸响。

    “李侯爷爵封县公!”

    “李侯爷爵封县公!”

    马上骑士一边策马一边扬声大吼,乡道两旁的村民纷纷驻足,一脸吃惊地看着骑士如烈风卷残云般从乡道上呼啸而过。

    “他刚才说啥咧?”一位年长且耳背的老农拽了拽身前一个小伙子的衣袖问道。

    小伙子一脸惊意地扭头:“叔公,李家侯爷晋爵了!”

    “晋爵?啥爵?不是已经侯爷了吗?”老农茫然道。

    小伙子的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又升啦!陛下给他升到了县公,以后李家郎君便是李公爷了!”

    老农呆了半晌,惊愕道:“升到县公了?李家这娃子……才二十多岁吧?当年封侯已是骇人了,今日竟然又封了县公?”

    小伙子目送骑士远去,目光满是羡慕和敬畏,叹道:“是啊,又封县公了……啧!当年我小时候也和李家郎君一起光着屁股在河滩边捉过鱼,爬树掏过鸟窝,泥巴地里打过滚,这些年过去,人家已经是大唐响当当的权贵了……”

    老农也叹道:“李家的娃子我当年还抱过咧,呵呵,从他爹手里接过来便尿了我一身,当时还觉得没什么,现在我才想明白,人家娃子天生的富贵命,哪怕在襁褓里,也不是我们这些贫贱人能碰的,尊贵着呢,二十多岁便封了公,这得多大的造化!”

    见小伙子仍一副羡慕仰望的模样,老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反手就是一记重抽。

    “瓜怂!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见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就来气!就算没有李家娃子的一身本事,平日多在眼前巴结巴结,说说讨喜话儿也不会吗?不提李家,你只看看王家那俩混小子,看起来哪个不比你瓷笨?可人家打小就死贴着李家娃子,大事小事都只管维护他,现在李家娃子发达了,他亏待王家那俩混小子了吗?咱们整个太平村里,除了最富贵的李家,就数王家最风光了,王家老二还没娶亲,周边十里八乡的姑娘眼睛都盯红了,往他家说媒拉纤的踏破了门槛,家里也越来越富裕,去年秋收之后又买了几十亩地,三头牛……”

    小伙子被念叨得受不了了,不由捂着耳朵道:“叔公,您说够了没?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咱们村里当年谁知道李家和王家竟有今日的富贵?”

    老农一滞,抬眼望向已不见人影的来路,感慨地一叹,摇头道:“是啊,当年李家娃子的爹娘来村里定居便不明来路,可我知道,李家葬先人的风水一定好到了极致,否则出不了这等富贵人物,将来李家娃子或能封王裂土也不一定,太平村也算出了一位留名千古的贵人……”

    …………

    …………

    飞马入侯门,喜讯惊四方。

    李家顿时沸腾了。

    李道正目瞪口呆看着面前喜气洋洋报信的部曲,许明珠震惊过后顿化一脸喜意。

    “夫君果真封县公了?”

    部曲刚进家门,浑身冒着汗,喘着粗气笑道:“是的,小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瞒骗夫人,陛下洪恩,确实给侯爷晋了爵,爵封泾阳县公,还给夫人升了二品诰命,包括仙逝的老夫人,也追封了秦国夫人,宫里传旨的人说话就快到了……”

    正堂内的人不约而同倒吸口凉气。

    许明珠颤声道:“给阿婆也追封了?”

    “对!”

    许明珠扭头望向仍旧惊呆着的李道正,喜道:“阿翁,您听到了吗?阿婆被陛下追封秦国夫人了!还有夫君,他封县公了!咱李家门楣有光,出了一位真正的公爷了!”

    李道正呆呆点头,喃喃道:“又升咧?咋这么出息咧?这……才多大年纪,以后还咋升?”

    许明珠没听李道正的絮叨,站起身问道:“夫君人到哪里了?”

    “约莫在半路上,方五叔让小人快马加鞭赶在公爷前面回家报喜……”

    许明珠又问道:“村里乡亲可都知道了?”

    部曲笑道:“小人进村后便一路喊过来的,现在肯定全村都知道了。”

    “好!也教乡亲们看看,咱们太平村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许明珠说着忽然拿出了主母的做派,端着身架不怒而威,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一些。

    “薛管家传话下去,大开中门,泼水清院,家里部曲全部门口戎装列队,迎夫君回府。……还有,告诉全村乡亲,李家在村中大槐树的空地上设三日流水宴,请全村父老赏面,再给村里每户人家送米面肉布,答谢各位父老多年来对李家的关照之恩……”

    胖胖的薛管家一一谨记,不停点头,许明珠吩咐过后,薛管家转身便匆匆布置去了。

    许明珠吩咐过后,转身朝李道正裣衽一礼,轻声道:“阿翁恕儿妇僭越了,夫君封公,是咱们李家的大喜事,儿妇素知阿翁和夫君不喜张扬,但今日不一样,今日是咱们李家扬眉吐气之日,姑且便让咱家张扬一回,一来可在村中增添威望,二来也让咱们李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瞧个清楚,祖上积德,到底也出了一位麒麟儿光宗耀祖。”

    李道正黝黑的脸孔浮上深深的喜色,闻言不停点头,笑道:“就依你咧,我老了,家中的事全由素儿和你做主,你们夫妻不管怎么做,终究有你们的道理,我不掺和。”

    许明珠垂头行了一礼,告了声退,然后在一众丫鬟仆妇的簇拥下,快步朝大门走去。

    一干人走出前堂,武氏却落在最后,看着许明珠匆忙的背影,武氏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是羡,是嫉,是悔,无以言喻。

    良久,武氏幽幽叹了口气,喃喃道:“才二十三岁便封公,古往今来鲜见,懒懒散散那么一个人,不但本事高,连运气也好得不像话,为那小小的稻种居然因祸得福,而且积了大德,日后怕是圣眷更隆了,若是十年,二十年后,他会走到什么位置上?”

    此刻,一股说不清的复杂滋味骤然涌上心头。

    这个男人如果不是那么聪明,没有一眼能看穿她的本事的话,此时的她,或许能把许明珠轻松扳倒,然后将她取而代之,那么今日他的风光和荣耀,必然有自己的一份,站在门口迎接他的,或许会是自己……

    可惜,这个男人太聪明了,武氏所有的心机城府都瞒不过他,每次在他面前时她总有一种浑身赤.裸,无所遁藏的感觉,这个男人很优秀,可惜,一辈子都不可能属于她。

    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她没有收服他的道行。

    ****************************************************************

    李素领着部曲鞭马而归。

    心情说不上欣喜,对他来说,年纪太轻而爵位太高,绝不是什么好事,所谓“树大招风”,李世民骤然将他抬到如此高的位置上,甚至破了古往今来的先例,风光固然风光了,可是风光之后,李素便不得不体会一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滋味。

    人性总是阴暗的一面居多,尽管拿出来给外人看的都是光明的一面,然而只要看到别人比自己强,得到的比自己多,坐的位置比自己高,不沾亲不带故的,别人凭什么为你高兴荣幸?当然首先就是强烈的嫉妒和怨恨,哪怕以前无仇无怨,可就是见不得你比我过得好,我就是想把你拉下来,踩下去,直到你过得比我惨,我就安心了。

    被封了县公的李素,差不多也到了这个人人嫉妒怨恨的位置上,所以封县公之后李素并没有太高兴,反而心中隐隐有些担忧,这就是原因了。不是因为矫情,而是他很清楚,地位越高,麻烦越多,遇到的明枪暗箭也多了。

    可惜,爵位已封,不可改易,李素只能硬着头皮领受了李世民的封赏,还不得不挤出高兴的微笑,表示自己真的很荣幸。

    鞭马入村口,李素忽然发觉不对。

    无数村民全站在乡道两旁,见李素和部曲们策马而至,村民们纷纷避让,并站在路旁恭敬地行礼,越往前走,聚集的村民越多。

    一行人放慢了马速,然而乡道两旁的村民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不少村中德高望重的宿老也出来了,李素和部曲们赶紧下马,遇到宿老行礼,李素及众部曲不敢怠慢,急忙再给老人家回礼。

    就这样一步一挪的行至家门口,李素赫然发现自家的中门打开,门外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门口近百名部曲身着甲胄,手按横刀,分两排雁形列队,部曲队列外,太平村的村民几乎全到了,都站在远处,目露敬畏之色远远地看着李素,见李素等众人行来,村民们不自觉地纷纷垂头屏息,李家门前顿时一片寂静。

    李素牵着马儿,缓缓走到门外,忽见门口的部曲们动作整齐划一,同时按刀躬身,齐声喝道:“恭祝公爷晋爵,王公万代!”

    话音落,一身正式绫罗华裳的许明珠从中门内走出来,朝李素盈盈裣衽,轻声道:“妾身恭贺夫君爵晋县公,光耀门楣。”

    李素愣了一下,接着上前将许明珠扶起来,苦笑道:“夫人何必如此隆重,不过是升了一级爵位而已……”

    许明珠抿唇笑了笑,道:“妾身很多事情都不懂,但妾身知道夫君做的都是江山社稷大事,这次夫君晋爵是因真腊稻种之故,妾身知道夫君不喜张扬,但这一次妾身也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吃的每一粒粮食都有我夫君的功劳,以后天下将会少饿死很多人,也是夫君的功劳,夫君是英雄,理应受此礼遇……”

    抬头深情地看着李素,许明珠轻声道:“还记得夫君以前跟妾身解释‘侠’这个字,万众夹道而迎,是为‘侠’也,之所以夹道而迎,是因为他做了许多了不起的大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妾身觉得夫君便是‘侠’,理应和侠一样,被万众夹道而迎。”

    “夫君,英雄,不该寂寞。”

    李素心头一暖,悄悄握住了她的手,笑道:“我没你说的那么伟大,只是误打误撞而已,今日为我摆出如此大的场面,实在让我感到有些心虚,好了,咱们进去吧……”

    说着李素转过身,面朝远处的村民们长身一揖,道:“父老乡亲辛苦,都各自回家吧。”

    远处的村民仍一动不动,良久,人群中一位宿老忽然率先朝李素跪拜下来,大声道:“李公爷万家生佛,功德无量,善哉!”

    紧接着,周围所有的村民们皆朝他跪拜下去,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齐声道:“李公爷万家生佛,功德无量。”

    李素飞快看了许明珠一眼,马上明白关于引进真腊稻种以及稻种产量的事情已经在村里传开了,传播这个消息的人自然跟许明珠脱不了关系。

    对百姓来说,谁来当皇帝其实并不重要,这天下姓什么也不重要,说到底都是些很遥远的事,无论谁坐江山,百姓都只是种自己的地,收自己的粮,日子过得毫无区别。

    然而土地每年的粮食产量,可就跟每一个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了,它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肚子是不是能吃饱,每逢灾年时是不是能靠着存粮撑过去,每年是不是能种出多余的粮食,用来给家里的婆姨孩子换两尺粗布,做两身新衣裳……

    所以村民们对李素这一拜,委实是真心诚意,心怀感激的,正如许明珠所说,李素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说是“万家生佛”也并不夸张,村民们对他的跪拜,李素受得起。

    见村民们行此大礼,许明珠嘴角露出浅浅的满足的微笑,俏脸绽放出湛然的光辉。

    李素急忙上前,将几位村中宿老扶起,又朝乡亲们回礼,苦笑道:“各位阿爷叔伯都是看着晚辈长大的,晚辈怎敢受各位的大礼?会折寿的,各位父老长辈都请起吧。”

    一位宿老叹道:“村里终于有了一位大出息的孩子,老汉实在是高兴啊!别人家的孩子还在忙着面朝黄土背朝天,为一日三餐奔忙,而你却干出了惠泽天下的大善事,不仅是我们,全天下的百姓都应拜你,你受得起。你在太平村出生长大,这是太平村之幸。”

    李素愈发觉得羞惭无地。

    对天发誓,这次行的善事……真的只是偶然碰到了啊,更羞惭的是,当李世民拿他下狱时,他也曾在大理寺犹豫过,挣扎过,思量要不要放弃……

    世上永远没有彻彻底底的好人或坏人,包括李素在内。

    有时候行善或是作恶,真的只是在一念之间,往左或往右,便是神与魔的区别。

    李素庆幸的是,当初犹豫挣扎之后,终究还是选对了。

    ******************************************************

    PS:孩子感染肺炎住院了,封闭隔离式的,家人不准探视,现在还没出院,所以这几天心力交瘁,实在没有心情码字,见谅,我会努力调整好心态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