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出乎意料
    不得不说,李素出的主意有效,但坑人。

    程咬金想要把自己惹下的麻烦掐死在萌芽里,便不得不用李素的法子,除了李素出的两个法子,似乎也没有别的法子可用了。

    只不过李素的办法不太讲究,第一个伤财,第二个伤感情。

    更妙的是,第二个法子居然非常符合程老流氓的性格,这种送完礼后敲诈人家双倍回礼,然后彻底把人得罪死死,最后拉黑取关老死不相往来……

    没错,不用怀疑,这种事程咬金经常干,程家的土匪性子全长安城皆知。

    只是对李世民的皇子这么干,还是生平第一遭,敲诈勒索,以大欺小,用一种极度不要脸的方式把自己惹下的麻烦解决,非常具有挑战性。

    可惜李素千算万算,没算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这个……是意外。

    趁着七分醉意,程咬金掳了李素便出了大门,如同阵前活擒敌酋后得胜回营的大将军,大摇大摆意气风发,迎着朱雀大街上路人惊骇的目光,自顾自地朝魏王府走去。

    李素急坏了,被挟在程咬金手里充当人形狼牙棒可以忍了,但程咬金这次去魏王府可不是给他拜年,而是找事啊,尤其是……程咬金登门找事的主意还是他李素出的。

    “程伯伯,程伯伯!您先放小子下来,小子再怎么说也是个侯……”

    程咬金不屑地嗤笑:“屁猴!在老夫面前也敢称侯,嘴上没毛的小娃子,戴个猴帽子以为真成侯了?你见过被老夫吊在树上拿鞭子抽的侯没?”

    李素顿时也不计较自己被倒拎在程咬金手里这么没面子的事了,在他胳膊底下费力抬起头,眼里闪烁八卦之光:“程伯伯吊打过侯?县侯还是国侯?”

    程咬金冷笑:“以前没打过,今日说不准了,老夫刚才出门便渐渐回过味来,你个小混账一肚子坏水,出的馊主意不仅坏老夫的名声,是不是还想让老夫彻底与魏王决裂?说说,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

    李素一惊,急忙道:“小子胡说八道,程伯伯不如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咱们这就回吧……”

    程咬金笑道:“话已出口,想收回去没那么容易了,不管你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老夫今日定和你绑一起,咱们爷俩也来个祸福同担。”

    “程伯伯慢着!小子这里还有一计,不伤天不害理,实可谓和风细雨,吹面不寒……”

    程咬金大笑:“知道你小子鬼主意多,老夫也不挑拣了,刚才的那个就很合老夫心意,就它了,不改了,走!”

    挟着气急败坏的李素,程咬金大步朝魏王府走去。

    …………

    魏王府位于朱雀大街北端,按大唐礼制,皇子成年后是必须要去封地就藩的,可李世民对李泰实在太宠溺了,怜其体胖,行动不便,又非常欣赏李泰通晓经义,治学严谨刻苦,于是特旨下令魏王李泰可以不必去封地,久居于长安城中。

    人治与法治的区别便在于此了,所谓的律法只是管老百姓的,皇帝需不需要遵守自己定下的律法,这得看皇帝当时的心情,有时候心情爽了,大手一挥来个大赦天下,杀人犯纵火犯什么乱七八糟的罪过全给赦免了,只当没这回事。有时候心情不好,大街上偷个小钱包都是杀头的大罪。

    程咬金挟着李素来到魏王府大门前时已是傍晚时分,因为年节,三省早有公示,一直到上元节那天,长安城都放开了宵禁,闭城门而不闭坊门,长安人民可以肆无忌惮的过夜生活了,那些古往今来著名的才子闺秀的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基本就是集中在每年的这几天里互撩成功的。

    魏王府门前早已挂上了红皮灯笼,门外空地上,两排禁卫雁形排开,按刀而立。

    程咬金大摇大摆走到门前,禁卫们自然是认得他的,急忙躬身行礼,其中一人正要转身进去通报,程咬金却哈哈一笑,长吸了口气,大喝道:“叫你们魏王出来迎老夫!莫看他是王爷,老夫当年和他亲爹一起打江山,说来也算他的长辈,晚辈亲迎长辈,这个理儿不管在哪里都论得过去的,是吧?”

    禁卫们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程咬金紧跟着补充了一句:“……更何况,老夫大清早还给魏王送过年礼呢。”

    李素斜瞥了他一眼。

    这句话……真多余。

    程咬金的恶名显然满城皆知,从皇帝到百姓都知道这家伙的匪性,门口的禁卫自然也不例外,见程咬金这副架势登门,脸上分明写着“来者不善”四个大字,禁卫们面面相觑之后,其中一人急忙转身,火烧屁股似的朝王府内奔去。

    仕林中人皆谓魏王有魏晋狂士之风,不过魏王的“狂”向来只用在诗酒歌赋上,平常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而且情商特别高,所以李泰在朝野的名声不错,有谦谦君子之风。

    李泰出来得很快,程咬金二人没等多久,便见王府侧门打开,远远的,一只庞大的肉球状物体朝二人滚来,大唐天下有此形状者,唯魏王一人矣。

    看到李泰在家仆的搀扶下艰难地跨过侧门的门槛,一步一步朝自己挪来,李素都忍不住同情这胖子了,据说李家有遗传病史,类似于高血压脑血栓什么的,从魏王李泰身上看,传言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待到李泰走近了,李素却赫然发觉李泰的模样有些憔悴,头发凌乱,目光涣散,脚步虚浮,一身加大号的团花绸衫松松垮垮挂在身上,一副刚在自己家里遭受过家暴的样子。也不知道这家伙刚刚是在家里嗑五石散嗑得正嗨,还是……他喜欢玩被女王凌虐那调调儿?

    程咬金和李素都愣了,二人互视一眼,彼此都透出一股不解之色。

    “泰拜见程叔叔,未曾远迎叔叔,实在是……啊!李子正!你这个……”李泰这时才看到李素,顿时情绪失控,也顾不得行礼了,发了疯似的一把拽住李素的胳膊:“你总算来了!”

    李素呆住了,这咬牙切齿的表情是几个意思?赶紧回放记忆,从上次见他到今日,这段日子里到底有没有做过坑他的事,左思右想,李素渐渐变得理直气壮,胸中荡漾着一股子坦荡磊落的正气。

    最近没坑你啊,凭啥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有没有王法?

    “松手!啥意思?”李素眼睛眯了起来,很危险的信号:“别以为你是皇子我就不敢揍你,你再拽着我试试!”

    李泰一呆,马上松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李素的表情告诉他,这家伙只要被惹怒了谁都敢揍,王爷也不例外。

    李泰的表情很难看,当然李素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程咬金见二人一见面便剑拔弩张,也没有插手说合的意思,反而站在一旁环臂而立,一副饶有兴致看热闹的模样。

    沉默片刻,李泰忽然长长一叹:“子正兄,你这几日可算把我害苦了……”

    李素冷笑:“大过年的胡说八道什么?我这些日子见都没见过你,何来害你一说?”

    李泰神情顿时悲愤起来,连声调都不自觉地拔高了许多:“没害我?哈!上次我去你家,临走前你出的那个题,还记得吗?还记得吗?你还说没害我!”

    “啥题?”李素满头雾水。这次不是装糊涂,他是真忘了。

    “你……!”李泰气得脸都涨红了,抖抖索索指着李素,良久,忽然一扭头,眼珠充血地看着程咬金,努力保持晚辈的礼仪,强自挤出一丝微笑:“泰失礼了,不知程叔叔今日登门是为了……”

    程咬金一拍脑袋:“啊,忘了正事……其实也不算什么事,看来你们俩之间才有正事,没关系,老夫等等再说……”

    李泰强笑道:“怎敢让程叔叔等候,还请程叔叔直言。”

    程咬金嗯了一声,开始露出了霸强的嘴脸:“今早老夫给你送了年礼,正所谓‘礼尚往来’嘛,所以老夫现在来讨你的回礼了,不多要,双倍就行……”

    话没说完,李泰无比痛快地道:“好,给!来人,速速备礼,按程叔叔所赠双倍,不,三倍,管家给本王恭恭敬敬送去程家,马上办!”

    后面的仆从急忙转身朝府里跑去。

    程咬金和李素都呆住了。

    这……画风不对啊!今天是来闹事的啊!是来跟魏王翻脸的啊!你这么痛快就给了,如此爽快的态度,实在让我们这些来者不善的人很无所适从啊!

    鱼肉乡里横行长安多年,脸皮都藏进裤裆里的程咬金也觉得很彷徨,睁大了眼睛愣了半天,然后……开始思索自己惹的麻烦究竟是解决了还是没解决,如此过分的要求二话不说马上满足,也没有翻脸的迹象,一片和风细雨的办成了,就好像魏王本来就欠了他的钱,他上门讨债,人家痛痛快快把钱还了,而且还钱的语气特别随意,仿佛随口打声招呼问他吃了没这么简单……

    李泰此刻眼里只有李素,见程咬金仍愣在原地,于是赶紧行了个礼,道:“是泰做事不周到,回礼送得迟了,还请程叔叔莫怪,日后每逢年节,泰一定主动一些……”

    程咬金呆呆地应道:“啊?啊!”

    歉意地朝程咬金笑了笑,李泰道:“今日还请程叔叔再恕罪一回,小侄今日与子正兄另有要事,无法招待程叔叔,实在是失礼了,明日泰再登门向程叔叔赔罪,认打认罚。”

    程咬金依旧呆滞:“啊?啊!”

    这个反应看在李泰眼里,就只当程咬金答应了,于是歉意地再朝他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拽住依旧懵逼的李素,踉踉跄跄头也不回地朝府里走去。

    见二人进了门,程咬金无比烦躁地使劲挠头,喃喃道:“老夫今日到底来做啥的?这心里咋就这么不踏实呢?”

    ******************************************************************

    PS:还有一大章,或是两小章。。。(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