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四十章 九曲穿线
    玩游戏肯定不是一个人的事,至少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参与,人多了,难免出现纷争,于是世上便有了“游戏规则”这个东西。

    任何游戏都必须有规则,大到国与国之间惊心动魄的博弈,小到小孩撒尿比谁尿得远,胜负都由规则决定,违反了规则便代表出局,实力强大者则拥有制定规则的权力。

    人类数千年的历史,远从上古先贤决定部落首领,近到国家宪法的制定,“游戏规则”四字贯穿始终。

    当然,也有不愿服从规则的,这一类人的结局很极端,不是被规则制定者灭掉,便是揍翻制定者,由自己重新制定规则,国,家,个人,皆是如此。直到后来,出现了“道德”这个东西,从此以后,游戏规则变得更复杂,被制约的律法也越来越多,数千年改朝换代无数,期间游戏规则也改变了无数,但“道德”这个东西,始终没变过,无论什么游戏,“道德”总归是一根不可能改变的标杆,一切更迭变迁,“道德”是永远不能变的。

    此时此刻的太极宫千秋殿内,所有人的神情都很诧异,因为吐蕃大相禄东赞忽然提出要更改游戏规则。

    一言既出,满殿皆惊。

    心情最糟糕的莫过于李世民和李素了,今日这场比试,君臣二人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所谓“比试”,其实原本只是走个过场,大家决出胜负,场面上各自能下台就行了,原以为禄东赞既然服了软,今日大殿之上自然会默契的配合,大家演完这出戏,大唐和吐蕃接下来继续和平友好,李世民甚至觉得另外再许个公主给吐蕃也未尝不可。

    没想到禄东赞的脑回路跟普通人不一样,服软归服软,该争的面子也必须争。

    李世民的脸色已然阴沉下来,面无表情地看了李素一眼,这一眼,大概相当于一万柄飞刀刷刷刷,李素脸色发白,冷汗顺腮而下。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赶紧把禄东赞出的幺蛾子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李世民事后一定会咬着牙把他剐成一片一片的,一半清蒸,一半烧烤……

    很显然,禄东赞是个很懂玩游戏的人,游戏最重要的是公平,规则和玩法终归不能由一方说了算,大家一起定下规则,让结局变得有悬念,游戏玩起来才有意思。

    比试招亲是李素提出来的,作为主场,由大唐出题似乎也说得过去,可是禄东赞的逻辑不一样,哪怕是走过场,这个过场也必须精彩一点,所以出题不能由大唐来出。

    李世民狠狠剜过李素之后,强堆起满脸笑,道:“贵使此言,怕是不妥吧?这里,可是大唐,朕自当尽主人之谊,怎可劳动客人出题?”

    禄东赞单手抚胸,躬身恭敬地道:“陛下恕罪,这里虽是大唐,然则此事已涉我吐蕃国威,外臣可不计个人荣辱,但吐蕃国威不可辱,由六国各自出题,比试才叫公平,吐蕃就算输了,也输得心服口服,从此彻底忘掉文成公主和亲一事,恳求陛下准允。”

    李世民眉梢挑了挑,转头看了李素一眼,随即阖上眼,淡淡地道:“李素,此事一直是你在操办,比试一事还是交给你吧,朕不多说了。”

    李素苦笑着答应了一声。

    很好,事先的如意算盘被禄东赞一句话全部打乱,李素精心准备的题目,提前透露给真腊王子的答案,随着禄东赞强行更改了规则,所有的准备都没用了,此时大殿比试的胜负结果,忽然变得充满了悬念,还有……凶险。李素没忘记,李世民可放了话出来的,今日若把这桩事办砸了,真腊国王子未能如愿娶到文成公主,自己的脑袋可就危险了。

    ——禄东赞今年不到四十岁,这辈子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无论吃穿美色还是权力,该有的都有过了,活得如此够本,这家伙怎么还不往生极乐世界?

    扭头看着禄东赞,李素目光闪过一抹冷意,脸上却堆起了笑容,朝禄东赞拱了拱手。

    “我中原圣贤传延千年的道理,谓之‘君子’者,以‘孝’事亲,以‘忠’事君,以‘仁恕’待人,听闻大相熟读我中原百家之书,深知中土文化,看来也只是读了个表象而已……”

    明里说着君子之道,实则指责禄东赞不识好歹,皇帝都跟你当面道歉了,却仍抓着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不放,李素很不客气的一番话,气得禄东赞眉毛一竖,然而一看周围的大唐君臣和五国使节皆是一脸冷意地看着他,禄东赞深吸了口气,忍住了心头怒火,只朝李素嘿嘿冷笑。

    李素浑若无觉,笑道:“既然大相坚持六国各自出题,我大唐便不说多了,居中做个仲裁足矣,陛下命我主持此事,这个仲裁便由我来做,未知各国贵使意下如何?”

    其余五国使节纷纷点头同意,禄东赞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李素笑道:“那好,既然是你们各自出题,谁先出谁后出并不重要了,胜负的判定,便看哪国的使节答题正确者最多,最多者胜出,若有两人或三人平局,则由平局的几位继续再出一轮,直到分出胜负为止,有一点大家必须记牢,各位提出的问题必须有正确答案,不可凭空臆造,谁若是出了根本不可能回答的问题,我便只能判定他出局了,如此安排,不知各位同意否?”

    六国使节纷纷点头。

    李素特意看了人群中的真腊国王子石讷言一眼,石讷言的脸色也很难看,嘴唇紧紧抿着,脸色透出一股灰败,和无以言喻的伤心。

    骤然生了变故,他与心爱的女人的终生大事忽然间充满了悬念,说不定今日便是与文成公主永别之日,教他如何不伤心?

    李素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如此,便请各位贵使出题吧,所出之题文亦可,武亦可,六国争美,载之史册,亦是一段千古佳话,素今日亲证,幸甚至哉。”

    禄东赞笑了笑,向前踏出一步,刚准备开口,谁知李素忽然道:“远来是客,但客人也分先后,便从天竺国贵使开始出题吧。”

    禄东赞一怔,见李素正眼都不看他,情知李素今日是真正恨上自己了,禄东赞也不计较,哂然一笑,退了回去,很有风度地朝天竺国使节颔首示意。

    今日比试的六国,除了吐蕃和真腊外,还有天竺,大食,仲格萨尔和霍尔王,六国使节并排站在大殿内,吐蕃和真腊国的使节们表情各异,剩下的天竺等四国使节却面面相觑,踌躇不已。

    事情发展到今天,四国使节们心里大概都有数了。所谓“和亲”,所谓“求婚”,真正唱主角的其实是吐蕃和真腊,其余的四国说白了是配角,说不定连配角都算不上,就是个死跑龙套的,当初受了江夏王李道宗的怂恿,四国使节脑子一热便上表求婚,待到发现吐蕃和真腊针锋相对,长安城因和亲一事而闹得沸沸扬扬之时,四国使节终于发觉自己原来被人当了枪使。

    天可汗陛下中意的和亲对象可能是吐蕃,也可能是真腊,总之,绝不可能是他们这四国里的任何一个,四国使节在这件事里的作用大抵相当于拎个酱油瓶子,微笑着路过,露脸就闪……

    事到如今,四国其实早已淡了求婚的心思,此时此刻他们只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想家,想妈妈……

    只是当初四国已正式递交了求婚的国书,既然写在国书上,就必须当成一件庄严的国事来对待。心中再有退出之意,至少也该有点打酱油的职业道德,全程配合演完这场戏才能收工,这也是四国使节明知自己其实只是个陪衬,也坚持站在千秋殿内的原因。

    原本以为只是陪衬的绿叶,猝不及防间,李素第一个竟点了天竺使节来出题,天竺使节愣住了,接着情绪有点悲愤。

    说好了只跑龙套的,为何还给安排了台词?太不尊重我们跑龙套的了!就不能让我们安静演完领盒饭吗?

    最大的问题是……天竺使节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出题?出什么题?事先没人招呼,没头没脑的,我怎么出题?

    殿内所有人都盯着天竺使节,天竺使节呆愣许久,张口结舌却说不出一句话。

    李素眨眨眼,好心地提示:“贵使可以出任何题啊,天文地理,山川河流,阴阳五行,偷鸡摸狗等等,都可以。”

    天竺使节也眨眼,眨得很快,七尺黝黑的大汉竟露出一脸呆萌之相,令李素情不自禁对这只印度猢狲充满了好感……

    良久,天竺使节忽然福至心灵,果断地道:“外臣才疏学浅,殊无胜望,愿代本国国王陛下退出这场比试。”

    这个选择非常果断且及时,另外三国使节闻言顿时豁然开朗,纷纷上前说话,表达的意思和天竺使节一模一样,全都代本国国王退出比试。

    既然明知自己已沦落为打酱油的角色,就不给大唐添乱了,提前领盒饭退场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这个小小变故令殿内君臣都愣了一下,随即李素眼中露出了笑意。

    很好,还未开始便主动退出,算这四只猢狲识相,现在比试的只有吐蕃和真腊两国,局面终于没那么复杂了,是个好消息。

    李素咂摸咂摸嘴,扭头望向禄东赞,目光充满了期待:“吐蕃也退出吧?大家和和气气多好……”

    禄东赞哼了一声,重重地道:“不,吐蕃不退出!”

    李素深觉失望,沉默片刻,忽然噗嗤一笑:“大相莫闹了,其实你早想退出的对不对?对不对?就是不好意思开口罢了,对不对?对不对?”

    “不,吐蕃仍参与今日比试,与真腊国使臣一比高低!”

    李素失望透顶,重重叹了口气。再次深深觉得,禄东赞这家伙真的应该效仿敦煌壁画里的飞天图,用一种极其优美的姿势上天才解恨……

    失望过后,李素的语气也冷了下来:“那么,便请大相出题吧。”

    禄东赞显然早有准备,闻言往前踏了一步,望向真腊王子石讷言,平静地道:“如此,老夫便当仁不让了,老夫与王子殿下皆非唐国人,圣贤之言,百家经义一概不考,此题非文非武,请王子殿下听好……”

    说着,禄东赞忽然探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的明珠,道:“昔年我吐蕃赞普赠老夫一颗明珠,此珠名曰‘九曲珠’,盖因此珠外表不平,内有九个小孔相通,老夫曾欲将此珠用细线穿起来,悬系于胸,以表感恩赞普之礼遇,奈何珠大孔小,老夫想尽办法也无法用细线穿过此珠的孔,后来灵光闪现,方有所得。若王子殿下有办法解决此事,此题便算你胜了,殿下可敢一试?”

    说完,禄东赞将明珠平放在手掌上,朝石讷言面前递去。

    石讷言神情忐忑,接过明珠仔细打量片刻,越看脸色越难看。殿内其余的使节和朝臣们好奇不已,纷纷围在石讷言四周,一同打量着这颗明珠,却见此珠鸽蛋大小,外表有些凹凸不平,而且表面打磨也很粗糙,显然不是什么名贵货色,但有意思的是,这颗珠子上确实有几个小孔,孔与孔之间互通,按说穿一根细线过去并非难事,有个成语叫“穿针引线”,大抵便是这个意思,可是难就难在,这颗珠子的孔与孔之间虽然互通,却并非一条直线,内部竟然是曲绕环折的,一根线从这头穿过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另一个不对称的孔里引出来,所谓“九曲珠”里的“九曲”,便是如此。

    石讷言只看了一眼,便知这是个绝无可能完成的题目,太难了,孔与孔之间曲曲绕绕,不成直线,线头没有灵性,也不认路,怎么可能如愿从珠子内部如同迷宫般的孔径之间穿引而出?这根本就是一道无解的题。

    旁边的使节和朝臣观察了半晌之后,也纷纷摇头叹息。

    看似简单的题目,但真正做起来太难了,这不是人力能办到的事,别说石讷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是长孙无忌孔颖达这些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的老狐狸,遇到这种刁钻的难题也只能低头认输。

    见殿内众人神情怪异,李世民也忍不住了,令宦官将石讷言手中的九曲珠呈上来,珠子到了李世民手里,只看了一眼,李世民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然后狠狠瞪了李素一眼。

    很好,出了这么个无解的题,真腊国输定了,吐蕃若成了赢家,接下来李世民怎么办?难道好意思把文成公主许配给真腊这个输家?事情传出去他李世民还好意思被人山呼“天可汗”么?

    李素感受到身后李世民目光里的森寒之意,脸颊抽搐了几下,没敢回头。

    李世民将珠子递给旁边的宦官,冷冷道:“去,把它拿给李素看看。”

    李素接过珠子,也只看了一眼,然后……脸颊又开始抽搐,年纪轻轻的,感觉自己有中风的先兆……

    强堆起笑脸,李素将珠子还给石讷言,然后望向禄东赞笑道:“大相出的题很难啊,大相可记得下官刚才说过的规矩?出的题必须自己能解开才行,否则便算出局……”

    禄东赞冷冷道:“此题老夫能解。”

    殿内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喧哗。

    禄东赞看着脸色难看的石讷言,淡淡地道:“王子殿下,莫说老夫以大欺小,当年这个难题,老夫想了半个时辰才想出解法,今日老夫便容你一个时辰,不管你能不能解,老夫都等你一个时辰,就算是输,也教你输得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