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各自罢兵
    提出公开比试招亲是李素想出的解决办法,这个办法能够一劳永逸把所有的麻烦一次性解决。

    吐蕃要娶文成公主,真腊王子也要娶文成公主,公主成了香饽饽,被两国反复争抢,一边是大军压境,另一边有着大唐急需的新稻种,事情似乎陷入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谁都无法做到两全其美。

    幸好李素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不算上策,但终归能让矛盾稍微缓和一点,禄东赞不敢真的发动战争,其实反过来说,如今大唐的国库空得能跑耗子,何尝不是一样打不起一场战争了?大家互相威胁,各自强硬,其实也只是放嘴炮罢了,心里都一样的心虚,生怕对方当了真。

    从大早上请禄东赞校场观阅演武开始,李素和李世民便配合着布下了一个局,这个局针对的是吐蕃使团,大唐悔婚确实干了一件背信弃义的事,吐蕃人占住了道理,处处宣扬大唐君臣的卑劣,李素要做的首先便是堵住禄东赞的嘴,这个局说起来很简单,四个字可以概括,“软硬兼施”。

    首先让震天雷闪亮登场,用最震撼的攻城效果狠狠震慑禄东赞和吐蕃使团的心灵,重重打压吐蕃得理不饶人的气焰,令他们心有顾忌,在四处宣扬大唐君臣坏话,到处乱放嘴炮之前先想想大唐的利器,衡量一下是否得罪得起大唐,放完嘴炮后会不会产生什么恶劣的难以挽回的后果,或者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态度方面要不要收敛一点,毕竟人家有着灭国的实力,一只猎狗面对一只雄狮狂吠几声,雄狮懒得理它也就罢了,若是继续不依不饶继续这么狂吠下去,说不得雄狮便会发飙,一口咬断它的喉咙。

    校场演武之后,吐蕃人有了顾忌心理,接下来的谈判才算顺理成章,并且顺风顺水。

    然后便是拿捏住吐蕃人的把柄借题发挥,将这个小把柄无限放大,让吐蕃人觉得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已经引发了唐国激烈的反弹,两国战争因为他们犯下的错误而一触即发。而且这件事是他们理亏在先,所以才会导致唐国临时悔婚,悔婚不能怪唐国,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出了昏招,没事发动大军到边境妄想捡便宜,我若还把公主嫁给你难不成你以为我们大唐犯贱?还是说怕了你们吐蕃猢狲?

    发展到这个地步,禄东赞明显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理亏的一方,心中莫名其妙的冒出一股心虚的情绪,左思右想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偏偏确实是自己先干了理亏的事,没有立场和资格指责唐国背信弃义。

    直到最后,李素提出废弃和亲,禄东赞终于急了,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李素也有数了,顺势便小小退了一步,和亲可以不废,但六国都递上了求亲国书,大唐不能厚此薄彼,公主只有一个,所以,你们自己争吧,谁有本事公主便是谁的。

    一件原本理亏的事,被李素这么一运作,整件事竟完全扭转了过来,现在大唐不仅不理亏,而且还掌握住了主动权,让吐蕃人不得不答应李素的条件,乖乖地放低了姿态,与其余的五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参与争夺文成公主的比试。

    所以说,穿不穿越的并不重要,带着前世的记忆又怎样?知道前后五百年又怎样?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知道下一刻它即将驰向哪个方向?所以,带一颗管用的灵醒的脑子比什么都重要。

    **********************************************************************

    领着部曲随便晃了一圈,大唐和吐蕃之间解不开的死结就这样轻松解决了。

    李素回到家的时候,禄东赞已派人快马飞赴两国边境,撤回在边境上游荡的五万兵马,并且向太极宫正式递交国书,国书的内容不再是指责大唐背信弃义,而是请求李世民同样撤回兵马,两国再次回到和平的正确的轨道上。

    最后便是和亲之事了,禄东赞也表了态,愿代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与其余的五国公平比试,以胜负定公主和亲人选。

    很干脆利落的决定,在这次谈判交锋中,吐蕃无疑陷入了被动,禄东赞是个输得起的人,既然输了便老老实实服输,该有的态度和姿态全都表露出来,这也算是大国的气度了。

    …………

    太平村。

    回到家的李素彻底瘫软在屋子里,身旁的火炉烧得旺盛,通红的木炭里偶尔爆出两朵小火花,噼啪的响声在静谧的屋子里悠悠回荡。

    李素很累,从今早校场演武开始,一直到与禄东赞谈判,一整天了,他的脑子没停过,不停的算计,不停的挖坑,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令他此刻连手都懒得抬了。

    一双纤细白净的手轻轻地按住了他脑袋两边的太阳穴,李素连眼都没睁,只凭幽幽的清香气息便知道是许明珠。

    “夫君,看你的样子一定很辛苦了,妾身帮不了你什么,顶多……只能在你最疲累的时候帮你舒缓舒缓……”

    许明珠的声音有些失落,轻轻柔柔的,像一缕暖人的春风。

    李素仍闭着眼,笑道:“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帮助了,男人在外面不管忙什么,家业也好,天下大事也好,对有家室的男人来说,那都是虚的,只有自己的家才是实实在在的,是真正属于我的,家里有人,有灯,我再辛苦都值。”

    许明珠幽意渐消,眉宇间有了几分欢愉之色,笑道:“妾身一直都在,家里的灯也一直在……”

    李素终于睁开眼,扭头望着她,道:“其实我从来不觉得女人非要在家里足不出户,你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比如打理咱家在长安城的买卖,或者接手家里几个作坊的管理等等,你尽可去尝试,没必要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鸟,那样你会一辈子不快乐的,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我绝不会有半点不愉。”

    许明珠急忙摇头:“不行的,咱们是大户人家,妾身若不知轻重,丢的可是夫君的脸面,不行不行!”

    李素大笑:“什么大户人家,我如今连官职爵位都被陛下罢免了,咱们如今就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你家是商人,我家是农户,如此而已,有什么不能干的?放手去做吧,别怕,一切有我,谁敢闲言碎语,我敲碎他满嘴牙。”

    许明珠噗嗤一笑,轻轻推了他一下,嗔道:“夫君怎可如此霸道……”

    李素笑道:“霸道一点不是坏事,你不知道如今整个长安城的人背地里都说我是混账,混账若不做点混账事,怎对得起他们赠我的雅号?”

    二人说了半晌闲话,李素忽然道:“家里最近多冒出来一个舅舅,这事你知道了吧?”

    许明珠不满地道:“夫君说的甚话,什么叫‘冒’出来,对长辈不敬,小心被阿翁听到了,又揍你。”

    李素叹道:“我都有官有爵了,还被老爹抽,虽然最近被罢免,至少也是曾经有官有爵呀,官爵便代表了朝廷,你说我爹这算不算殴打朝廷?”

    “哪能这么论,越说越不像话了。”

    李素沉默片刻,缓缓道:“我爹的出身之谜算是解开了,我的身世也算有头有尾有了来路,过几日我忙完后,带你去那位新冒出来……新认的舅舅家认认门,然后,再带你去我娘坟上磕几个头。”

    许明珠点头,正色道:“凡事孝为先,夫君正该如此,妾身福薄,嫁过来便无福侍奉阿娘,此为毕生憾事,磕几个头自是应当的,夫君最近忙,妾身还打算让方五叔带妾身去坟上上几炷香呢。”

    李素笑道:“我娘若还活着,以她的性子,你嫁过来估摸不会受气,但会对喝酒上瘾,到时候家里俩酒鬼,我和爹天天见你们撒酒疯了。”

    ***************************************************

    PS: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