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零六章 蹊跷之礼
    武氏的存在目前对李素而言还是很有作用的,很多时候她的想法能补充李素的不足之处,一个经历了深宫勾心斗角淬炼的女人,虽然以失败黯然退出宫闱收场,但她身上的很多长处都值得李素学习。
    
        比如大局观,比如前瞻性,李素因为性格懒散,每天思考的事情大多数都只止于明天,比如明天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以及晚上吃什么等等,明天之后的事情,等到明天再思考。
    
        因为没有野心,所以活得单纯,李素想做的便是闲散侯爷,一辈子平安无事活到老,最后活活懒死,寿终正寝。而武氏却不一样,她对未来有着明确的目标,她渴望出人头地,她在李素面前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并且身体力行地为实现野心而努力着。
    
        如果在千年后的现代,武氏这种人一定是某五百强企业的女强人类型,典型的工作狂人,为了爬上企业最高位置,掌握最大限度的话语权而把企业折腾得鸡飞狗跳,人人敬畏的那种。
    
        李素不一样,李素活在前世便是一个市井小民,吃饱了便躺下,缺钱了再想想办法,娶妻生子油盐酱醋,日子紧紧巴巴,一生跌跌撞撞,活得庸碌,死得平凡。
    
        两个性格截然不一样的人,偏偏那个胸无大志的市井小民坐了高位,女强人却只能自称“奴婢”,可以想象武氏心里该是多么的……憋屈?看着李侯爷一副混吃等死毫无进取的样子,心里或许也曾怒其不争,说不定偶尔还会冒出一股强烈的活活掐死他的冲动……
    
        李素无所谓,他就喜欢别人看他不争气却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思量再三之后,李素决定将侯府招纳谋士门客提上日程,武氏的提醒很正确,不论是安享太平,还是进击政敌,家里养一群缺德没底线的谋士很重要,进可攻退可守,思虑不周之处有人补遗,不至于造成像上次窑洞血战的恶果。
    
        只不过招纳谋士的事情不能交给武氏,李素对她仍存有一定的戒备心理,谋士是他未来人生的智囊团和参谋部,他不能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一个将来或许会成为敌人的女人身上。
    
        只能靠王直平日在长安城多留意,当然,也需要动用那些长辈的人脉。
    
        *************************************************************
    
        李治好些天没来太平村了,自从上次李素劝他争夺太子之位后,李治说回去考虑,这一考虑便是近十天,关中已入了冬,天都快下雪了,李治仍杳无音讯,看来李素的提议对他的刺激不轻,小屁孩还在消化自己未来居然有可能当皇帝这个事实。
    
        李素不着急,由他慢慢考虑,有些事情一定要无比坚定心性之后再付诸行动,但凡有一丝犹豫迟疑,事必败,李素情愿他多考虑些日子,也不愿看到将来付出努力后忽然决定退出。
    
        对安逸懒散的人来说,四季有四季的过法,夏天饮冰打扇,冬天围炉暖酒,李素任何时候都不会亏待自己,活了两辈子已是天降异数,如此奇葩的命格岂能慢待,那些重生穿越后搞东搞西忙个不停的人,到底图啥?
    
        天越来越冷,李素索性向房玄龄告了病,懒得去尚书省应差了,大唐英才嘛,通常都是遭天妒的,英年早逝的太多了,经常生病已然算得上蒙天庇佑,非常符合“英才”形象,没理由不病怏怏躺在家里忧国忧民。
    
        房玄龄大抵对李素请假的理由已然麻木了,尚书省内经常看不到人,各种奇葩的请假理由应接不暇,连钓鱼被鱼钩划破了手走不了路这种扯淡的理由也敢拿出来挑战房相的智商,生个病什么的实在太正常了,假条递上去,房玄龄很痛快就批了,反正尚书省少一个送快递的不至于瘫痪,或许没有那张讨厌的脸在眼前百无聊赖的晃悠,房相的工作效率反而更高。
    
        厢房内围炉而坐,炉上一个大铜盆,盆里的水咕噜翻滚沸腾,水中搁着一个小锡壶,壶内的米酒已温热,伸手便可取而酌之。
    
        身旁的矮脚桌上,搁着几样小菜,李素的手上还拿着一卷书,喝一口酒,吃一口菜,端起书本马虎扫几眼,至于这本书究竟是《老子》还是某本先秦孤本,李素自己都没太在意,里面的文字佶屈聱牙,晦涩难明,端本书在手完全是为了图个意境。
    
        许明珠也坐在旁边,不时帮李素斟酒,布菜,手里忙个不停,嘴也没歇着,轻声地跟夫君唠叨着家长里短,今年年景尚可,冬天的大棚绿菜已结瓜抽叶,预测收成不差,许明珠打算在长安城开几家冬天卖绿菜的店铺,当然,李家不可能出面,所以让李素的老丈人来做这件事,未来两家分成的话,与老丈人九一分润。
    
        还有家里的土地,如今李家良田已近千亩,几乎半个太平村都成了李家名下,有些土地是朝廷赏赐的,有的是封爵赐的,还有几百亩则是缘于李道正对土地疯狂变态般的热爱,从各个渠道买来的,估计泾阳县令已把李道正当成了超级大客户,人傻钱多的那种。
    
        土地多了不是坏事,许明珠对阿翁的做法表示赞同,土地是最实在的东西,它能传给子孙世世代代,李家花钱买再多的土地也不心疼,若不是担心做得太高调了逾制,李素会被御史参劾,只怕整个太平村的土地都姓李了。
    
        然而土地多了,麻烦也来了,明年春播便是个大麻烦,千亩土地,上哪里找那么多劳力翻恳播种去?所以入冬后李道正和许明珠都发了愁,如今劳力可不好找,朝廷封爵时赐李家三百户实食邑,劳力汉子大约三四百人,三四百人无论如何也播不完千亩土地的,劳力成了李家如今的大问题……
    
        许明珠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李素却忽然噗嗤笑了。
    
        许明珠不高兴地瞪着他:“夫君笑甚?”
    
        “没什么,过日子嘛,大麻烦接着小麻烦,哪里有风平浪静的,劳力问题容易解决,只不过夫人啊……”李素顿了顿,叹道:“以后别买地了,你看,上千亩地,一眼望不到头,春种秋收就发愁,以后土地越买越多,劳力问题会越来越麻烦,除非你夫君我再给陛下立个旷世奇功,陛下一高兴晋我的爵位,再赐我千户食邑,不然买地的事必须停下了,土地多了,会被朝中御史盯上,那时参我一个逾制,夫君我还得在朝中受窝囊气,你觉得呢?”
    
        许明珠认真地点头:“不买地了,妾身也会劝阿翁不买了,再买会给夫君带来麻烦的,……夫君刚刚说劳力能解决?”
    
        李素笑道:“可以请人嘛,咱们村的乡亲,还附近邻村的青壮,春播时把消息放出去,帮咱家播种,用劳力换咱家的绿菜,烈酒,甚至香水,啥都能换,反正这些东西外面卖得金贵,但成本却并不高,无非左手换到右手而已,消息放出去,估摸召来几百人不难,再加上咱家原有的几百号劳力,春播有了千来人,差不多也该够了。”
    
        许明珠想了想,然后高兴地笑了:“好办法,就按夫君说的办,咱家的东西外面卖得金贵,他们用劳力换可占了大便宜,咱家做善事归做善事,也不能太吃亏了,绿菜和烈酒能换,香水不行,现在作坊日夜开工都供不应求呢,城里好多长辈家的女眷都把话递到妾身这里了,明里暗里想让妾身给她们优先卖点香水,就算用劳力换绿菜烈酒,也得把分寸拿稳妥了,折成长安市价再稍微便宜一丝丝,让乡亲们明白占了便宜就足够。”
    
        久萦于怀的劳力问题,到了李素这里几句话就解决了,许明珠的心情顿时阳光灿烂起来,笑吟吟地给李素斟了杯温酒,笑道:“还是夫君厉害,所以说,家里就不能缺顶梁的男人,不然妾身可苦了。”
    
        李素笑道:“回头你仔细算一算,家里的买卖不少,烈酒和香水是跟程家和长孙家合伙的,没法再插手,其余的不妨全交给老丈人家打理,比如茶叶,大棚绿菜等等,上次丈人开茶叶店铺无端遭了横祸,那是有人冲我来的,如今风头已过,丈人的店铺可以重新开张了,如何分润,你与丈人商量着办,多分点出去也无妨,我虽爱钱,对自家人还是慷慨的。”
    
        许明珠非常认同地点头道:“咱家是权贵,正经的体面大户人家,确实不该沾商贾之事,说出去连累夫君被陛下和同僚看不起,夫君且放心,妾身明日便派人请爹过来一趟,家里的买卖都分出去让爹打理,分润之事也好说,妾身嫁了李家便姓了李,断不会让咱家吃亏的。”
    
        夫妻二人正说着闲话,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薛管家忐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侯爷,门外又有客人来了……”
    
        李素叹了口气:“管家都快成迎宾小姐了,每次听到他的脚步声我便知肯定来了客人……这次又是谁来了?大冷天的不消停。”
    
        薛管家苦笑道:“侯爷,老汉说不好,斗胆请您亲自出来看看吧。”
    
        李素一愣:“难道客人没带礼物?好办,就说我不在。”
    
        屋外薛管家沉默片刻,吃吃地道:“带了礼物,而且礼物还不少,非常贵重……”
    
        李素精神一振,顿时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熟悉的宾至如归的热情。
    
        “哪位客人如此礼貌,快快请进来,奉茶,设宴款待!”
    
        薛管家叹道:“礼物贵重,但……客人却不见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