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零二章 文成公主
    功利心重的人,遇事首先想到的是利益和价值,自古皆然。
    
        不仅是自己的利益和价值,同时也要证明自己对别人是否有利益和价值,这是个很重要的前提,它能决定自己事业的前程和地位。
    
        武氏的功利心很重,所以便陷入了一种纠结和惶恐之中,她在惶恐中自省自查,努力找到自己的存在对李素是否有价值。
    
        这个问题很严重,如果她在李素心中的价值已然降低,或者渐渐不像以前那么重要,那么武氏以后也许只能在李家安安分分当一辈子的丫鬟了。对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时刻反省自己的价值是非常有必要的日常行为。
    
        武氏原本不必这么担心的,如果她跟的是一个智商普通,心思一眼能看透的权贵,她完全可以把他玩弄于手掌之中,她甚至有信心不出一年,自己便能把这个人的所有价值榨干,并将他作为跳板,攀上更高的枝头。
    
        但李素不同,他太聪明了,武氏根本猜不透他,有时候她甚至发觉李素反过来能一眼看穿她的所有心思,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李素遇到事根本没必要跟她请教计策,独自一人便能漂亮地解决,所以这就导致了武氏察觉自己在李素眼里的存在感越来越低,无端莫名地感到危机越来越近。
    
        “危机”永远是人类上进的动力,像一条鞭子,不停地强迫着人死撑着往前跑,一刻不准停。
    
        原本已有了危机感,而今日李素在武家兄弟面前短暂的犹豫,这个细节令武氏心中愈发不踏实了,她很确定自己需要怎样的人帮她往上爬,不是武家兄弟,不是世家门阀,他们给自己的帮助并不大,只有李素,他才是跟皇帝陛下最接近的人,也是一架能让自己最快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天梯,武氏必须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向李素证明自己的价值,让李素把自己当成一颗重要的无法舍弃的棋子,总而言之,一个对别人有利用价值的人,才有充足的筹码实现自己的野心。
    
        *************************************************************************
    
        武氏在侯府辗转反侧之时,李素此时却正在东阳的道观门口。
    
        意料之中的是,长安城风平浪静,李县侯揍国公的消息并未传出去,长安城根本无人知情,李素很清楚武家兄弟不会把挨揍的事到处乱说,一则这并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怀着卖妹求荣的打算去太平村,结果被爵位比他低的县侯揍了,人都要脸面,权贵更是如此,这事说出去脸算是丢尽了,传遍全城后不一定能给李素带来什么损害,但武家却铁定会成为长安城权贵眼里的笑话,给原本破落的武家雪上加霜。
    
        二则李素虽然爵位低,但他的分量摆在这里,事情传出去李素或许会受责罚,但李素可是皇帝陛下眼里的红人,前程无比远大,手握重权是迟早的事,但凡思维正常识得利害的人,除非杀父夺妻之仇,否则断然不会干出得罪李素这种人的蠢事,所以这口恶气武家兄弟只能含着苦水自己默默吞下,对外还得三缄其口,不敢多一句嘴,因为他们惹不起李素。
    
        昨日被武家兄弟扫了兴致,今日李素不屈不挠地再次来了道观,算算日子,从李承乾谋反被平定后,李素好些天没见过东阳了,心中着实想她。
    
        走到道观门口,远远便瞧见道观内青烟袅袅,扶摇而上,淡淡的檀香伴随着秋风扑鼻而来,令人精神倍爽,观内传来若隐若无的诵经声,显然众道姑们正在做早课。
    
        李素很识趣地在门口静静等候,没有贸然进去打扰道姑们的清修,直到诵经声渐渐消失,李素情知早课已毕,这才拂了拂衣摆,迈步往里走去。
    
        还没跨进门槛,道观里面盈盈走来两位丽人,东阳穿着朴素的道袍,与另一位衣着素丽的女子并肩正往外走,女子姿色中上,脸型微微有些福相,看起来颇为顺眼,只是此刻面容清减,愁眉不展,东阳牵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低声劝慰着什么,而女子却半垂着头一声不吭,偶尔微微摇头,不知二女在说着什么。
    
        东阳也是满脸无奈之色,抬眼正好见到李素在门外含笑看着她,东阳脸上顿时露出欢愉之色,随即看了旁边的女子一眼,欢愉之色马上消逝,悄悄朝李素使了个眼色。
    
        李素会意,很识趣地主动退出门外,静静避让一旁。
    
        二女走出道观门外,陌生女子不经意扭头一瞥,恰好看到静立门外的李素,脚下莲步不由一顿,转头好奇地打量了李素一番。
    
        东阳笑道:“妹妹,这位是泾阳县侯李素。”
    
        转头看着李素,东阳介绍道:“李县侯,这位是江夏王叔长女,新近被父皇册封文成公主。”
    
        李素恍然,若有深意地朝这位名垂千古的公主看了一眼,然后躬身行礼。
    
        “臣,泾阳县侯李素,拜见文成公主殿下。”
    
        文成公主显然有些局促不安,急忙微微侧身一让,道:“久违李县侯大名,今日相见,李屏幸甚。”
    
        李素眨眨眼,原来文成公主名叫李屏。
    
        拱了拱手,李素笑道:“臣的封地就在太平村,与东阳公主殿下毗邻,是故常有来往,今日来得孟浪,扰了两位公主殿下叙情,实在罪过。”
    
        饶是文成公主满腹愁绪,也被李素的话逗得展颜一笑,深深地看了东阳一眼,掩嘴笑道:“我早知你二位常有来往了,嗯,来往很勤密呢。”
    
        东阳大羞,狠狠瞪了李素一眼,红着脸嗔道:“妹妹说什么胡话!再这么嘴没遮拦,以后我这道观你可别来了。”
    
        文成公主笑着摇了摇她的手,道:“行啦,你与李县侯的事多年前便天下皆知,近年陛下已有玉成之心,对你和李县侯来往常常睁只眼闭只眼,朝野亦早有传闻,恭喜姐姐守得云开见月明,再过些日子,姐姐不如索性还俗吧,堂堂金枝玉叶难道正想当一辈子道姑么?”
    
        东阳摇摇头:“既已将此身托许道君,便不可再易,今生侍奉道君当始终如一,才能修得功成圆满。”
    
        文成公主一愣,接着幽幽叹了口气:“我们姐妹的命实在是……”
    
        言未尽,文成公主转头看着李素,叹道:“李县侯,罢了,其实该叫你一声姐夫,姐姐一生命苦,姐夫不可负了她,也莫让她受了委屈,她……太不容易了。”
    
        李素点点头,沉声道:“今生定不负她。”
    
        文成公主朝他笑了笑,朝李素和东阳告辞,然后转身上了一辆马车,在禁卫的护侍下渐渐走远。
    
        李素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原来她就是文成公主……啧!松赞干布还没娶她呢,头上已隐隐可见绿光闪现,实在是可喜可贺……”
    
        胳膊一阵剧痛,李素龇牙扭头,却见东阳一脸薄怒瞪着他。
    
        “人都走远了,眼睛还拔不出来,多少天没见了,好不容易来了却盯着别人的马车看个不停。”
    
        李素揉着胳膊苦笑道:“你得注意形象,当初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公主多好,怎么现在变醋坛子了?”
    
        东阳噗嗤一笑,上前温柔地为他揉胳膊,边揉边道:“房夫人吃醋的事都过了好些年了,你还拿这事编排房家,如今你可还在尚书省当差呢,小心传出去让房相脸上挂不住,没你好果子吃。”
    
        李素叹道:“房相真是太低估这个故事了,岂止是我编排,这个事恐怕得编排一千多年呢,房相还得有一颗强大的不骂娘的心才好。”
    
        东阳嫣然一笑,小心地环视四周,见左右无人,于是红着脸悄悄牵住他的手,将他领到道观后院的水榭中。
    
        宫女绿柳见李素来了,很识趣地端上茶水点心,然后摒退水榭四周的宫女,水榭池塘中心的凉亭内只剩了李素和东阳二人。
    
        闲人都了以后,东阳如乳燕投林般飞进李素的怀里,轻轻捶了他的胸膛几下,嗔道:“多忙的官儿,整天不见人,同住一个庄子里也不见你来看看我!”
    
        李素笑道:“最近确实有点忙,你知道的,太子谋反被平以后,长安城诸多长辈我都得去拜望问安,再加上我爹和王桩,郑小楼他们受了伤,我也得在府里照顾。”
    
        东阳露出关心之色:“李阿翁身子好些了么?我……其实也想多去几次,在他跟前侍奉汤药,可……身份终究不合适,去得多了,难免堕了你家夫人的面子,所以这几日只遣绿柳去你家送了几回补药,都是各地进贡宫里的珍品。”
    
        李素将她搂进怀里,笑道:“你的心意我明白的,我爹也明白的,明珠是通情理之人,你常去我家里她也不会介意,心思别那么重,人生在世,行事当放开心怀。”
    
        东阳叹道:“说得容易,世事人情如何能真的随心所欲,该顾忌的地方还是要顾忌的……”
    
        抬头看着李素,东阳道:“太子长兄谋反之后甚少见你,我也没与你深聊,今日终于有了机会,我且问你,太子谋反一事,你在里面参与多深?”
    
        李素眨眨眼:“我只是个看热闹的。”
    
        东阳气道:“假话!当真以为我不知么?李阿翁和王桩他们怎么受的伤?都是被叛军追杀的,听说那晚你在长安城里没回家,想必平定谋反一事你在其中参与了不少,我还听说侯君集阵前反戈,恐怕也与你有关吧?仅只这一着便彻底断了太子的生路,你却还来瞒我。”
    
        李素笑道:“我只是动了动嘴皮子,真的,总的来说,真的只是看热闹,那一晚我也吓坏了呢,躲在王直的宅子里不敢出来……”
    
        东阳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从你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不管怎样,此事已过去了,以后你万万不可再犯险,尤其是宫闱之事,水深且浊,卷进去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父皇如今虽说待你甚厚,可是有些事情他也是万万不能容得的,谁触犯了都是砍头的下场,你可记住了。”
    
        李素点点头:“放心,我是有家有室的,肩上扛着担子呢,以后绝不会拿家小的性命玩笑。”
    
        摸了摸东阳精致的小脸,脸上的皮肤甚为光滑白嫩,触感特别好,李素摸着摸着,一只手便不受控制似的渐渐往下,再往下,触着一片柔软,握在手心里揉弄,把玩……
    
        东阳俏脸红得不行,欲迎还拒地推了几次,却并无效果,只好两眼一闭,掩耳盗铃般由着李素上下摸索胡来,呼吸却有些急促了。
    
        “你……别闹了,大白天的,别太过分……”见李素的贼手竟不知羞耻地继续往下三路探索,东阳终于急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李素叹了口气,突袭失败,下次继续。
    
        收回了手,李素仍将她搂在怀里,二人低声说着话。
    
        “今日文成公主来做什么?”
    
        东阳脸上的羞色褪去,叹道:“她……也是苦命人,自从父皇将她册封为公主,并下旨赐婚吐蕃松赞干布后,她便愁眉不展,茶饭不思,这几个月三省和户部忙着调拨和打造入吐蕃的嫁妆,听说工部的工匠日夜不休,光是佛像便打造了一千多座呢,前些天房相上奏,说是文成公主的嫁妆已准备妥当,送亲入吐蕃即在眼前,今日她是来向我辞行的……”
    
        李素疑惑地道:“文成公主真去吐蕃?上次听你说,她在长安有个老相好……”
    
        啪!
    
        东阳重重捶了他一记,薄怒道:“什么‘老相好’,真难听!人家那是两情相悦!”
    
        “好吧,两情相悦,如今眼看文成公主要嫁给别人了,那位两情相悦的男主角……呃,依稀记得是个什么王子吧?哪国的王子来着?”
    
        “真腊国的王子,幼时便被国王送来长安,学我大唐的文字和礼仪。”
    
        “哦,心爱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那位王子殿下没半点表示?”
    
        东阳幽幽一叹:“真腊毕竟是小国,位处极南荒蛮之地,国力战力哪里比得吐蕃?若因王子一人之情而强与吐蕃争夺文成公主,恐怕将会遭受灭国之灾,大义与私情如何取舍,倒也为难了那位王子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