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秋日风波
    大自然的法则是优胜劣汰,人类基本也遵循着这个法则,所以自有史以来,人类征战不休,弱者被强者淘汰,强者被更强者淘汰,似乎已成了铁的定律。Δ

    李唐江山继承者的争夺更是将大自然的法则演绎得淋漓尽致,数百年国祚,父子兄弟相残者不胜枚举,这几乎已成了李家世代的优良传统。

    但是也有例外。

    例外便是李世民的下一代。

    李承乾谋反,无异给李世民的心口狠狠扎了一刀,伤口至今鲜血淋漓,对于下一代继承人的选择,李世民的想法必然跟以往不同了。

    选择继续开疆辟土,还是让百姓休养生息,这成了下一代帝王人选的关键问题。

    这种问题,史书上是不可能说得太详细的,李素自然无法以穿越者的身份预知,只是自己与这个年代彻底融合了以后,有些史书上看不到的东西,自己慢慢便领悟了。

    刚才对李治分析的这些,全是李素自己的理解,角度很新奇,可以说除了李世民以外,没人能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下一代东宫太子的归属问题,大多数人看到的只是表象,只看表象的话,如今的魏王李泰自然是占了绝对的优势上风,李治无论从年龄,排序,资历还是朝堂势力,各方面都远不如李泰,这也是所有人都不看好李治的原因所在,在大家的心里,魏王李泰当太子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差的只是一道册封太子的圣旨而已。

    老实说,如果不是知道真正的历史上爆出了一个大冷门,李素也并不看好李治。

    这家伙年纪太小,性格太弱,属于那种放了学后被高中生堵在巷子里抢劫零花钱的小角色,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弱爆了的气息。后来居然能当上太子,而且登基以后居然干出一番确实不比李世民逊色的功业,不得不说,李家祖坟何止是冒烟,简直是诈尸了。

    从头到尾,李素分析大势的时候李治都是两眼圆睁,嘴巴微张,一副懵懂痴呆模样,直到李素分析完毕,李治仍保持着痴呆的模样。

    李素皱了皱眉,暗暗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真的辅佐这个蠢萌的家伙当皇帝。

    “殿下,魂兮归来!”李素猛地一拍他的肩,李治惊醒。

    “厉害啊子正兄!”李治开始滔滔不绝地夸赞起来,一脸的钦佩之色:“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子正兄所言者,想必朝野任何人都没想过吧?厉害!不愧是少年成名的英杰。”

    “虽然知道你番话全是阿谀奉承,但你奉承的时候表情很诚恳,我便暂且当作真话领受了……”李素也不客气,好话谁不喜欢听?

    “殿下,刚才跟你说了那么多,现在我再问你一句,你对太子之位仍无想法?”

    李治这次没有否认了,神情多了几分挣扎之色,还有几分难以掩饰的贪婪。

    很正常的反应,任何人如果知道自己有机会当皇帝,都会露出这种贪婪的表情,李素自己甚至都无法免俗。

    “欲争东宫之位,肯定会与魏王兄撕破脸,大家斗得头破血流,父皇本就因承乾长兄谋反而伤心,对兄弟相残想必愈深恶痛绝,我若与魏王兄争斗,父皇对我失望了该如何是好?”

    李素赞许地看着他,小屁孩总算问了一个正常且有价值的问题。

    “争太子之位为何一定要跟别人争得头破血流?”李素笑道:“自古争斗者,有武争,也有文争,有刀兵之争,也有君子之争,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用兵器才能解决的,你所虑者,相信魏王也想到了,所以你们之间争太子,彼此都有一定的收敛,一切在以不惹你父皇生气失望为前提,殿下做好自己便足够,该读书的时候读书,该策论时策论,该习射时习射,总之,只要能将自己好的一面表现给你父皇看,便不惜一切代价表现出来,日子久了,你父皇便大致心里有数了,太子选谁不选谁,他自然清楚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李治,李素笑道:“殿下还有什么疑问吗?”

    “有。”

    “你说。”

    李治抬头直视他的眼睛,缓缓地道:“你我皆是与世无争之人,你为何如此积极帮我谋太子之位?”

    李素不假思索地道:“因为你的对手是魏王。”

    “那又怎样?”

    “我不喜欢胖子。”

    ****************************************************************

    李治带着满腹犹豫回宫了。

    李素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李治的最后一个问题不好回答,真实的答案说出来,恐怕李治自己都不信,有些事情的答案是需要岁月给他的,而且岁月给出的答案永远最真实,毫无质疑。

    说服李治争太子太伤神了,既耗口水又耗精神,李素想走出去散散心,当然,散着散着肯定会不小心散到东阳的道观门口,就顺便进去听她抚抚琴,互相说点肉麻话,搂搂抱抱做点羞羞的事什么的……

    喝了几口茶,李素负手朝院外走去,方老五等一众部曲正三三两两聚在大门外,看着众人不时出低沉的猥琐笑声,李素便知道肯定是方老五这老不修的在跟手下的部曲们讲荤段子,不出意料的话,三分之一炷香时辰后,方老五便会飙起嘶哑高亢的秦腔,当然,内容肯定也是荤段子。

    见李素走出大门,部曲们猥琐的笑声顿时一静,然后方老五领着众人上前行礼。

    “侯爷要出门?”方老五陪笑问道。

    李素点点头:“村里随便走走。”

    “前几日才有人寻过仇,虽说太子谋反已被平,但也要小心,侯爷可不敢大意,小人跟着您。”方老五说着招了招手,十来名部曲便老实列队,跟在李素身后。

    李素朝他笑了笑:“有五叔在,我真是省心许多,时已深秋,说话便离过年不远了,年底府上给五叔和兄弟们年赏,每人两贯钱,还米面和二十斤肉,大家冬天把身子养些膘出来,过个肥年。”

    方老五等人闻言乐坏了,情不自禁地出欢呼声。

    李素笑看了方老五一眼,道:“对了,五叔,听说县衙扈司户保媒,给五叔说了一门亲,虽说是个丧夫多年的寡妇,三十来岁年纪,模样也不算太周正,但听说膀圆腰粗,扈司户打包票说肯定还能生,五叔见过那寡妇了吗?”

    方老五一愣,接着竟露出忸怩之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部曲们却出哄堂大笑。

    “还没见咧……笑啥笑!再笑弄死你们!滚!”方老五有些恼羞成怒了。

    李素却好奇了:“为啥不见?五叔,别怪我说话直,你也五十来岁了,能娶上一门亲算不错了,人家才三十出头,配你足够了吧?也别嫌人家是寡妇,寡妇照样也能洞房生娃,也会过日子,五叔有啥不满意的?”

    方老五急忙摇头:“没啥不满意的……”

    李素奇道:“难道是凑不出聘礼钱?这个你不用愁,人家要多少只管给个数,府上给你加倍出,让你风风光光娶个婆姨进门。”

    方老五期期艾艾说不出话,老脸居然难得地红了起来。

    一名部曲笑着插嘴道:“侯爷有所不知,如今老五可算是老来俏了,本来答应了下个月定三礼的,人家寡妇对他也满意,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咱们村里也有一个寡妇看上了老五,听说他要娶妻,那寡妇可急了,三天两头上门来,又是楚楚可怜又是凶神恶煞的,软硬兼施就是磨着老五娶她,老五这下可不知该怎么选了,所以一直拖着这事呢,哈哈……”

    部曲们再次大笑。

    李素也呆住了:“又是寡妇?五叔你这……,看不出你居然是个寡妇杀手啊,那你打算到底选谁?”

    方老五红着脸,叹气道:“其实到了小人这把年纪,早已不挑模样身段了,挑的是老实本分会过日子的,说到这个,其实俩寡妇都不错,只是咱们村的那个有点凶悍,扈司户给我保媒的那个呢,又是邻村的,想来想去,小人想找个不太凶的,又不想找邻村的,实在是为难了,这才拖着呢。”

    李素失笑,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不好,两相比较取其一,确实难选。

    沉吟片刻,李素笑道:“要不干脆两个都娶了吧,聘礼钱府上全出,再给你大办一场婚宴,请全村人吃一顿流水席,让你和两位夫人都风光风光,虽说五叔无官无爵,同时娶两个不太妥,不过这是小事,官上的事情让薛管家出面跟泾阳县衙打点一番,娶得多生得也多,又不是强抢民女,想必官上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方老五一呆,接着老脸又红了,这次是兴奋的红。

    “娶,娶两个……这,行么?”方老五露出矫情的犹豫模样。

    “我说行就行,成了亲后府上给你划二十亩地,两头耕牛,再给你在侯府旁盖一间大房子,一应吃穿用物,该置办的全给你置办齐了,五叔只管努力耕耘,争取明年抱上大胖小子,给老方家多留几支香火,将来府里供娃读书,不喜欢读书的便留在府里当差,有李家的一天,饿不着你家娃。”

    方老五眼眶一红,感激得语声都哽咽了:“侯爷待小人恩重如山,小人……小人这条命便为侯爷跳火坑也报答不了……”

    “好好活着,跳谁家火坑?”李素瞪了他一眼,转过身看着一众羡慕得眼红的部曲,道:“你们也一样,凡我侯府的人,一应婚丧嫁娶,还有将来娃子读书习艺当差,府上全管了。”

    众部曲大为感动,急忙躬身行礼。

    ****************************************************************

    走出大门,李素便不自觉地朝道观方向走去,一众部曲紧紧跟随。

    时已深秋,万物萧瑟,连日的阴雨已歇,天气却愈寒冷了,秋风呼啸而过,卷起路上的枯叶,叶子在半空中打着旋儿,飘摇飞向不知名的远方。

    李素缩了缩脖子,觉得有点冷,刚才出门时忘了多穿件衣裳,于是停在路中间,犹豫着是回家穿衣还是继续去道观。

    路边有一片杨柳林,林子很稀疏,尤其到了深秋时节,更是只见一排排单薄的枝干伫立在野地里,枝桠上落着几只乌鸦,呱呱地出难听的叫声。

    一阵拉扯咒骂的声音从林子深处远远传来,李素皱了皱眉,以为是自己幻听,于是侧头支起了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片刻后,李素点了点头。

    确定了,不是幻听,林子里果真有人,而且有个声音还比较熟悉。

    柳林并不密,李素从路边下来,走进林子里,方老五拉了他一下,道:“侯爷,让小人先去看看。”

    李素摇摇头,笑道:“无妨,里面有熟人。”

    绕过一个弯,林子内的一切一览无遗,李素看到了很有趣的一幕。

    两名年轻男子与一名女子在林中互相拉扯着,俩男子模样有些相似,而且表情都是同样的蛮横凶悍,女子却一脸委屈和隐忍的愤慨,仔细一瞧,那女子竟是武氏。

    双方不知在谈着什么事,而且谈崩了的样子,一名男子怒指着她,咒骂着一堆难听的话,武氏却一脸愤怒,不停摇头,死命不从的样子。

    说着说着,男子气极,一名年岁稍小的男子忍不住冲上前,朝武氏狠狠抽了一耳光,武氏捂着脸,久蓄于眼眶的泪水终于簌簌而落,委屈的模样楚楚可怜,神情却仍旧那么坚决。

    李素远远看着,直到武氏挨了打,李素的脸也渐渐阴沉下来。

    “五叔。”

    “在。”

    “把那俩货先揍一顿,揍完了拎过来。”李素淡淡地下令。

    方老五领命,带着十来名部曲如猛虎下山般冲了出去,俩男子原本趾高气昂地教训着武氏,没料到一群人突然从林子外杀了进来,两人一愣,猝不及防之下,仅一个照面便被搏杀经验丰富的李家部曲放倒,接着,二人被部曲们围在中间,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武氏也被吓到了,见打人的正是侯府的方老五,急忙环视,然后她便看见不远处面带微笑的李素,武氏定了定神,急忙上前行礼。(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