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援至解危
    雷雨夜,小岗坡,窑洞外。

    听着那声熟悉的吼声,李素从未像今日此刻般欣喜,满足。

    是的,老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比平时虚弱,但至少他还活着。

    隐秘地朝对面看不见的树丛里打了个手势,李素领着众人猫着腰继续朝窑洞接近,离洞口只距数丈时,李素愈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敌人而逼其铤而走险,造成严重的后果。

    朝后翻手往下一压,身后的部曲们纷纷伏低身子,将身躯最大限度地隐藏在浓密的树丛中,李素悄悄探头往外张望,一看之下顿时两眼圆睁,怔怔看着数丈外的战场震惊地张大了嘴。

    数丈外,李道正身着破旧皮甲,皮甲已被划开了无数道口子,零零碎碎地挂在身上,口子缝隙里正往外渗着血,手中握着一柄丈二长戟,戟尖锈迹斑斑,上面沾满了鲜红的血,血顺着戟尖蜿蜒往下,将长戟的木杆也染红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刹那的光亮里,李素看见李道正头凌乱,怒目圆瞪,却如一尊天神执戟而立,身前不与处,数十人弓着腰,恶狠狠地盯着他,如群狼伺虎,择机而噬。

    李道正的身后,正躺着一道熟悉的身影,李素从体型便不假思索地认出来了,是王桩。王桩的旁边还躺着一道娇小的身影,远看似乎是他的婆姨周氏,李素大急,借着不时划过的闪电光亮凝目望去,却见王桩和他的婆姨虽然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但二人的胸膛却仍有微微的起伏,显然还活着,只不知伤情如何,李素这才稍微放了心,此时也顾不得细想为何王桩和他的婆姨会出现在窑洞外,眼睛已紧紧盯住战场中间的老爹。

    李素无比震惊,印象里的老爹从来都是憨厚的,苍老的,有着农户常见的木讷,跟所有种田的老农一样,最大的兴趣便是属于自己的那块土地,没事便蹲在田边,沉默地注视着地里的庄稼,脸上布满着和土地一样的皱纹和沧桑。

    如此平凡的老农形象,为何今夜此刻再见时,却完全变了味道?仅只一柄长戟,一身破甲,仅只是平平常常站在那里,却如盖世英雄般威风凛凛,身后数丈便是窑洞,窑洞内住满了妇人老弱,然而李道正只有一人,便将所有的危险拦在手中的那柄长戟之后,犹如一座千古雄关,虽一人而立,却万敌莫开。

    李素一直处于呆滞状态,老爹此刻的模样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眼前这个老爹好陌生,平日熟悉的眉眼此刻变了另一种味道,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平凡木讷的老农,分明是一位久经杀阵的大将军,那眼中喷薄的杀气,还有那柄滴血的长戟,都仿佛在昭示着曾经无限风光的往事。

    一时间,李素竟忘了动作,只是藏在树丛深处,呆呆地注视着老爹的样子。

    围着李道正的敌人显然不这么想,他们急于结束这场战斗,十名李家部曲已倒在泥泞的地上不知生死,现在他们面前唯一站着的敌人只有李道正一人,杀了李道正,窑洞内的那些妇人老弱根本就是一群待宰的羊,而李安俨交给他们的军令也就顺利完成了。

    决定生死的一刻,敌我双方都杀出了凶性,每个人都拿出了鱼死网破的气势,为的校尉像饿狼盯住垂死的猎物般,在李道正身前丈外半圆游走,夜空又划过一道闪电,刹那的光亮过后,天地再次陷入一片漆黑,所有人的视线也出现了瞬间的盲态,校尉抓住了这一瞬的机会,忽然厉吼着向前冲去,麾下数十名将士亦毫不犹豫地挥刀上前。

    李道正大喝一声,手中长戟猛地一挥,几乎下意识般的蹲身,长戟朝下呈半圆横扫,伟岸的身躯突然转了个圈,长戟舞出一片虚幻的光影,无数虚假的幻像戟影里,一道真实的戟尖从万千虚像中幻假为真,仿若毒蛇出洞般,狠辣刁钻地一戟刺出,正中一名敌人的胸腹,敌人惨叫,李道正飞快拔出长戟,眨眼间刺向另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恰好又刺中了另一个敌人的脖颈正中,长戟拔回,李道正收势而立,由动至静,疾若流星,短暂一刹过后,李道正仍如天神般屹立原地,仿佛什么都没生过,而地上,却新添了两条亡魂。

    剩下的敌人大惊,飞快抽身而退,避免再被那柄神鬼莫测的长戟刺中,战场中间,敌我双方再次陷入长久的僵持对峙,互相寻找下一次致敌于死地的机会。

    短短一刹的厮杀过招,李素躲在茂密的树丛中,全都看在眼里,神情不由愈惊悚万分。

    李素是带过兵的人,也亲自与敌人浴血厮杀过,对大唐军队击敌的一些招式套路多少有几分了解,而李道正刚才使出那简单的几招,李素一眼便看懂了,那分明是典型的大唐军队里的搏杀招数,简洁有效,一招制敌,绝无花哨。

    李素表情越来越震惊,老爹……何时竟会大唐军队里的招数?而且使得这般娴熟,再加上老爹此刻那杀气凛然的神态,还有那万夫莫开的无畏气势,平日那佝偻木讷的老农形象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此刻的模样重合。

    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啊,难道眼前的是老爹的双胞胎兄弟?

    抬手杀了两个敌人,李道正身上的伤口再次崩裂渗血,然而气势却不减分毫,执戟立于窑洞前,如同横刀立马的大将军,迎着骤急的雨点,暴喝道:“李某说过,大丈夫欲取功名,当豁命以赴,大好头颅在此,有本事尽管来拿!”

    校尉和麾下府兵已杀红了眼,恶狠狠地瞪着李道正,神色狰狞地道:“会拿的,你的大好头颅,我们一定会拿到的,姓李的,你负伤无数,此刻失血盈升,下盘虚浮,想必已是强弩之末了,放倒你只需最后一击,最后一击……”

    李道正哈哈大笑,恶声道:“你们可以再来试试!”

    “那就再试试!”校尉也豁出去了,厉声吼道。

    李素大急,马上从树丛里站起了身,厉声道:“围起来,一个也不准跑!”

    这边四十来名部曲飞快冲树丛中冲了出来,对面不远处的树丛里,方老五也领着四十名部曲从另一个方向冲了出来,近百名部曲非常默契地迅汇集,须臾间便在敌人的外围结成了一道半月阵,将仅剩的二十多名敌人团团围在中间。

    骤起生变,绝对的优势徒然间逆转,校尉等人大惊,纷纷抽身朝李道正方向退去,李道正手中的长戟却毫不留情地横扫而出,又有几名敌人应声而倒。

    夜空一道闪电划过,校尉终于看清了包围自己的敌人的模样,为一人面若寒霜,目露杀机,校尉仅只一刹便认出来了。

    “李素!”

    喊出名字,再看看周围百名部曲冰冷的眼神,所有人顿时露出极度绝望的表情。只看李素此刻杀机满面的模样,他们便知道今夜自己生机已绝,断无活路。

    这么多人围攻他老爹,出手皆是毫不留情的杀招,就差一点点便要了他爹的命,还杀了李家十名部曲,可以说这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哪怕此刻扔掉兵刃投降都不管用,死定了。

    果然,李素不等校尉多说一句废话,语若寒冰地开口了。

    “一个不留,全部杀了!……还有,别让他们死得太痛快!”

    身旁的方老五提醒道:“要不要留个活口问问……”

    “不需要!谁是罪魁祸我知道,全杀了!”

    校尉大急:“李县侯,听小人一句……”

    话没说完,方老五已大喝一声:“杀!”

    十名袍泽倒在面前,都是多年并肩与敌厮杀的情谊,可以说比亲兄弟也不逊色,现在死了十个,剩下的李家部曲早就红了眼,李素下的令正合众意,众人举臂一抖,扬刀便狠狠劈向敌人。

    李素没有参与厮杀,绕了半个圈飞快跑到李道正身边,二话不说便跪在他面前,脸色充满了深深的悔恨和愧疚。

    “孩儿思虑不周,累爹遭此大祸,孩儿不孝,给爹赔罪了。”

    刚才孤身一人,力抗数十人,李道正早已力竭,全因背后窑洞内是李家妇人老弱,他们活命的希望只能寄予自己一人,所以李道正才死死坚守洞外,保住老妇性命。

    此刻骤见儿子领援军而至,并已将局势逆转,李道正心中死撑着的一股信念这才徒然一松,脸色愈见灰败惨白,整个人的心劲突然便泄了下来,然后虚脱地往地上一栽,李素眼疾手快,急忙环住老爹的身子。

    这时的李道正浑身是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后背数道长长的口子,正不停地往外渗血,沾满了鲜血的长戟脱手落地,李道正瘫在李素怀里,硬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抬手便狠狠抽了李素脑袋一记,抖抖索索指着他道:“瓜怂,老子醒来再跟你算帐!”

    说完李道正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李素焦急地大喊一声,一直老实待在窑洞内惶惶不安的薛管家抖索着满身肥肉颠颠地跑了出来,他的后面跟着许明珠和武氏,薛管家和几名下人搭手,将浑身是血的李道正抬回窑洞内,洞内还躺着一人,正是力战而竭,失血昏迷的郑小楼。

    李家部曲们已经敌人团团围住,包围圈越缩越小,不时听到敌人临死前绝望的惨叫声,战势已是毫无悬念碾压。很快,包围圈内的惨叫声越来越少,最后沉寂无声,夜空闪电的刹那,只见战场处处横尸,鲜血与雨水混杂一处,蜿蜒成一条血红的河流,缓缓流向不知名的远处。

    这场惨烈的厮杀终于结束,如李素所言,敌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全部就地诛杀,而且李家部曲执行李素的命令非常彻底,果然没让敌人死得太痛快,每个敌人的身上的伤口大多数都不是致命的,腿上胳膊上背上,处处皆是刀伤,有的被刀劈过后少了一块肉,只在最后才一刀毙命,可以说这些敌人全部是被凌虐致死的。

    李素面无表情地看着洞外形如修罗地狱般的景象,心中一股戾气始终难平。老爹和妻子差点被杀,作为一个家中顶梁柱般的男人,李素此刻心中无尽的自责已化作滔滔的杀意,尽管敌人全部被凌虐致死,他仍觉得意犹未尽,觉得这些敌人还是死得太痛快了。

    窑洞内外,刚才吓得魂不附体的李家下人们也忙活起来,忙着给昏迷的李道正和郑小楼敷伤药,烧水换衣,还有的下人合力将外面昏过去的王桩和他婆姨周氏也抬进了洞内。至于豁命战死的十名部曲,也被抬入洞内换上干净的衣裳,脸庞覆上一张张白绢,给死者们最后的尊严。

    看着尸横遍地的窑洞内外,李素心如刀绞,自己小小的一个疏忽大意,换来的便是无数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才将自己的疏忽填补起来,这一次,自己欠下了太多的债,太多今生来世都还不完的债。

    从李素出现到安置善后,许明珠一直没来得及理他,他眼里噙着泪水,拿出李家主母的做派,指挥下人们给伤者上药,给死者换衣,还有烧水,拾柴,分食等等事宜,亲自给阿翁李道正清理了后背的伤口,并且嘱咐薛管家上药换衣,一切处置妥当后,许明珠这才拖着疲累的身子走到李素身边。

    “夫君……”许明珠凄然唤道,久抑的泪水在自己的男人面前终于潸然而下。

    李素将她拥入怀中,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愧疚地喟叹道:“明珠,我对不起你和我爹,是我大意了,差点酿成灭门大祸。”

    许明珠头埋在他怀里,凄声道:“世事如麻,千头万绪,岂能尽入算计?终有顾不到的地方,夫君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今夜只是意外,夫君勿须自责。……夫君做的是大事,妾身见识不多,很多地方都帮不到夫君,这种滋味,比被强人杀死更难受。”

    李素强笑了一声,温言道:“莫说傻话,我在外面不是做什么大事,只是有时候不得不肃清一些威胁家宅安宁的危险,这一次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他们对我和家人赶尽杀绝的决心,是我疏忽了,夫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和爹陷入今夜的危急之中。”

    许明珠在他怀里乖巧地点头:“夫君做的任何事都是有道理的,妾身明白。”

    夫妻二人温存片刻,李素目光一瞥,却见不远处武氏静静而立,眼波若秋水般凝视着他,李素朝她颔一笑,算是表达了歉意,武氏回以嫣然微笑,远远地朝他屈膝裣衽一礼。

    厮杀已结束,方老五领着袍泽们打扫战场,不但收集敌人尸上有用的财物或者能证明身份的物件,同时也在仔细地肃清残敌,哪怕是尸都毫不留情地上前补刀,多年沙场拼杀,这已是方老五等人战后的习惯,绝不能让敌人有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事实证明方老五等人的补刀确实是有效的,敌人一具具尸躺在地上,众人一一补刀时,也听到了几声凄厉的惨叫,显然有几个藏在尸堆里装死,企图蒙混过去的敌人终究没能逃出生天,被战场经验老道的方老五等人一刀宰了。

    李素心中毫无怜悯,主意打到自己家人身上,已经严重触犯了他的底线,这些敌人死一百次都不嫌多。

    冷冷看着方老五等人打扫战场,李素回过头再望向洞内仍旧昏迷不醒的李道正,从刚才一直到现在,他终于问出了久抑心中的疑问。

    “明珠,我和部曲赶来之前,是我爹他独自一人挡住的敌人?”

    许明珠俏容顿现余悸,惊惶地点头:“原本是十名部曲和郑小楼等人在厮杀,后来郑小楼他们负伤甚重,渐渐不支,阿翁不知道为何便冲上去了,而且……阿翁的身手好厉害,妾身看来,他似乎与郑小楼不相上下呢,再后来,王桩和他夫人也赶来了,正因为他们,阿翁和部曲们这才撑到你们出现……”

    李素心中浮起无限感动。

    先不说自己的老爹,只说郑小楼,王桩他们,确实尽了心力了,为了自己,他们连命都豁了出去,来到这个年代好些年了,如果说自己有什么收获的话,自己在这里交到的朋友,果然都是真正的肯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真朋友,真兄弟。

    深深朝窑洞内看了一眼,李素若有所思,脑海里闪过无数回忆,沉吟许久,忽然道:“明珠,你记不记得当初你跟我说过,说在花园里看见我爹无意中露过一次身手?”

    许明珠急忙道:“对呀,那时妾身跟夫君说了这事,可夫君一个字都没信,最后连妾身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李素看着窑洞内昏迷着的李道正,苦笑道:“今日看来,你当初绝对没看花眼,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我爹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只是不知他究竟有过什么往事,连亲儿子都被瞒得死死的,还有我那早逝的娘亲,还有今夜这凡凌厉的身手,他当年……到底是什么人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