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先抑后扬
    王直一直不明白,为何李素这么肯定李承乾必然今晚动手,对他来说,只要不太倒霉,每一天都是黄道吉日,今晚大雨连绵,天空隐隐雷声隆隆,实在看不出这样的夜晚到底哪里适合造反。

    幸好王直的性格有个优点,不懂的东西绝对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兴趣,不懂就是不懂,不懂的东西就抛诸脑后,让它随风飘散,这样的性格如果求学的话,一定会被先生活活打死,但做人的话,会比一般人活得简单快乐。

    “我手下的弟兄都安排好了,他们散落长安城各处,只等你一声令下,既然太子即将动,咱们该怎么做?”王直严肃地道。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乱动……”

    “啊?”

    李素笑了:“乱说的,你忘记这句话,对了,你今年也二十了,到现在还没娶婆姨,你爹为何没把你活活打死?”

    王直:“…………”

    我好不容易参与了一次国家大事,你现在却跟我聊娶婆姨?

    “……我娶不娶婆姨跟太子造反有关系吗?”

    “毫无关系,但跟你王家香火有关系,你大哥成亲好几年了,一天被你大嫂打三顿偶尔还加顿宵夜,你爹娘估摸已指望不上他生娃了,而你到现在还没成亲,更要命的是,到现在你还没有丝毫情思春的迹象,我若是你爹,恐怕早已把你这不孝子打残废了……”

    王直不高兴了:“占便宜是吧?”

    “咋不识好赖人咧?明明是在关心你……,你不会还在打算娶当年从东市救下的那个胡女吧?”

    王直眼睛一眯:“你也不赞同我娶她?”

    李素笑道:“我赞不赞同没意义,关键是你爹娘赞不赞同,那个胡女在东阳府上住了好几年了,东阳说她很懂事很本分,是个值得娶的姑娘,可惜咱们关中人从来没有娶胡女当正妻的说法,你爹娘肯定不答应,对吧?”

    王直脸一抽,苦恼地双手捂头,叹道:“所以我现在连村子都不敢回了,我爹天天念叨着要揍死我……”

    李素鄙夷地瞥他一眼:“真想娶她,总归能想出办法的,想不出办法是因为你蠢。”

    王直两眼一亮:“你有办法?”

    “有。”

    “有办法你不早说!”王直不喜反怒。

    “你又没问我……”

    王直服气了:“李素,李大爷,求您赐教,助我脱离苦海……”

    “听说过‘先抑后扬’这四个字么?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肯定没听说过,先抑后扬的意思是,先给你爹娘来个巨大的打击,最好是让他们绝望的那种,然后在绝望中再给他们一个小小的希望,人在绝望时,小小的希望会被无限放大,你和那个胡女的事自然顺理成章了。”

    王直傻眼:“……能说得直白点吗?你知道的,我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现在你跟我说的什么先抑后扬,什么绝望希望,我实在……”

    李素叹了口气,道:“也就是你们兄弟了,我才有足够的耐心,换了别人我早一巴掌乎过去……听着,你找机会回次家,告诉你爹娘,就说你给自己取了个表字,姓王,名直,字‘不直’,以后跟别人介绍就说自己是王直王不直……”

    “啥意思?”王直茫然道:“我到底直还是不直?”

    “这个要看你个人的喜好了,我话里的意思就是,你跟你爹娘说,你忽然现自己喜欢男人了,特别妖娆的那种男人,毕竟这几年你在长安城厮混,里里外外交道的都是官员武侯,那些贵人喜好风雅,尤喜男风,久而久之,你被带坏了,所以决定娶个男人回家,除了不能生孩子,别的地方无可挑剔,外面贤良淑德,床上香暖紧凑,王家得此贤媳,实在可喜可贺……”

    王直:“…………”

    “你说,你爹娘得知这个好消息,会高兴成啥样?”

    “……会给我办丧事,白人送黑人。”王直咬牙道。

    李素点头:“你看,你如果说娶个男人回家,你爹娘绝望了吧?这个时候你一顿揍是免不了的,说不定你大嫂都会亲自出手,然后便是全家人的哭天抢地,苦苦哀求你浪子回头,这时你再适时提出这世上你只钟意一位女子,就是那个胡女,若不能娶她,情愿一辈子跟男人过了,你说你爹娘会不会妥协?”

    王直原本以为李素在消遣他,正积了一肚子火气,此刻眼睛却忽然一亮,接着陷入了沉思。

    李素淡然一笑,不再说话,端杯自饮。

    “似乎……是个好办法,爹娘再看不上胡女,总比娶个男人回家好吧?反正就这两个选择,矮子里面拔高个儿,不答应都不成,好办法!回家我就办!”王直忽然高兴起来了。

    李素敲了敲桌子:“说正事,怎么扯到你娶男人上面去了?真是不着调。”

    “……这事是你先扯起来好吧?”抬头看看天色,王直道:“按你的说法,太子如果今晚动,定会选在子时左右,现在快子时了,说吧,咱们该怎么办?”

    李素道:“现在重要的是让陛下知道太子今晚必反,然后马上布置城内城外守军迅剿灭,我与魏王手中无兵,就算有兵马也不敢乱来,所以我们只需要做一点辅助的事情便可以了。”

    “怎样辅助?”

    李素笑道:“在太子动之前咱们先闹出动静,让陛下有了戒备,剩下的,便看朝廷如何调动兵马扑灭叛乱。”

    王直皱眉:“不会让我的手下弟兄跟太子的反军去厮杀吧?老实说,我手下那些货色打听个消息,或是小偷小摸是行家,让他们跟朝廷精锐面对面厮杀,恐怕……”

    “谁说要跟反军厮杀了?你手下那些人我还不清楚?根本不是那块料,不过有件事还必须得让你的手下去办……”

    王直精神振奋道:“说吧,手下弟兄早等着了。”

    “长安城里找间不顺眼的屋子,然后放把火……”

    王直脸颊抽搐了几下:“就是说,我要干杀人放火的勾当?”

    李素笑眯眯地道:“杀人的事自有别人去做,我们纯洁点,不杀人,只放火。”

    王直毕竟不算太笨,马上道:“城中火起,各卫守军自然会警惕,然后逐级上报,而这个时候太子的命令已出去了,根本无法叫停,只待反军动,已有了警惕防备的守军便轻松将他们剿灭,对不对?”

    “你好聪明,比你大哥聪明多了,此处至少省了我二十句以上的解释,甚善!”李素由衷地夸道。

    王直嘿嘿一笑,然后道:“现在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长安城里哪间房子让你最看不顺眼?”

    “太极宫……”李素话刚出口,王直的脸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于是李素只好无奈改口:“……再不顺眼也得老实看着,对吧?所以,只好退而求次,你觉不觉得四方馆跟整个长安城的建筑风格很不搭?”

    “四方馆?”王直咂摸片刻,然后悚然一惊:“禄东赞?他怎么得罪你了?”

    “他没得罪我啊。”

    “那你为何烧他的屋子?”

    “你别搞错了,四方馆是大唐的屋子,不是他的,屋子起火了,傻子都知道跑出来,禄东赞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也知道,你就不必为他担心了。”

    ****************************************************************************

    太平村。

    深夜子时,太平村不太平了。

    一阵阵激烈的狗吠声在村子各处此起彼伏,对一向平静的太平村来说,这是非常反常的现象,于是很快家家户户亮了灯,各家青壮汉子们纷纷抄起农具走出家门,几家几户的汉子们一聚头,互相询问了几句,便聚在一起朝外走,没过多久,村里迅凑成了二三十人的队伍,举着火把挨家挨户敲门。

    王桩也在人群中,他是村里最精壮的汉子,而且还挂着校尉的军职,当初也立过赫赫军功,都说太平村有灵气,不但出了李素这样的显赫人物,连小王家兄弟如今都混得人模人样的。

    混杂在人群里,听着各家汇总起来的消息,王桩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很快,村民打听出来的消息证实了王桩的担忧。

    村里进了百来号贼人,进村后直扑李素家,但是李家不知何时已人去屋空,贼人扑了空很不甘心,于是村民倒了霉,好几户人家被贼人破门而入,一通严刑拷打,史家老二甚至被贼人一刀杀了。

    村民不是视死如归的烈士,终于有人承受不住拷打,提供了一些消息,大抵关于李道正一家转移的方向路线之类的,而那伙贼人得到准确的路线之后马上朝前追去,半个时辰前便离开了村子。

    村民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而王桩的面色却刷地苍白了。

    李素这些日子忙的事情,王桩大致了解,李素瞒谁也不会瞒王家兄弟,更何况王直这些天也是行色匆匆,为李素前后奔忙,王桩自然全看在眼里,他知道李素在筹备一件大事,一件跟整个大唐社稷有关系的大事,这件事很难,也很艰险,做得不好便是满门被斩的下场。

    王桩早就向李素提出过帮忙,而李素却严词拒绝了,没别的原因,因为王桩娶了婆姨,有了家室,不能牵累他,而且王桩只懂打打杀杀,这件事他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李素将家人转移的事情王桩也知道,他甚至一度觉得李素谨慎过头了,然而今晚生的一切终于令王桩非常直观地感觉到,李素的先见之明多么的可怕。(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