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东宫之变
    离开侯家,李素走出大门,心情却无比迷茫。

    侯君集最终会做出什么决定,说实话,李素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尽力了。

    历史上的侯君集参与了李承乾谋反,最后的结局自然是死路一条,这一世因为李素的存在,历史的车轮是继续沿着原来的轨迹隆隆向前,还是会突然折拐换个方向,李素也不知道。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一念”,存乎侯君集的心中,李素该做的已做了,剩下的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

    绵绵的秋雨仍在下,已是傍晚时分,遥遥听到各坊的坊官们敲着锣,吆喝着商贩百姓们各归各家,马上要落门宵禁了。

    李素走下侯家门外的台阶,方老五牵马上前,将缰绳递给他。

    “侯爷,城门快关了,接下来去哪里?”

    李素仰头看了看天色,笑道:“今日咱们留在城中,去东市找王直,那个混帐拿着我的钱大宴宾客,三五日里已花了我上千贯,今日必须大吃一顿回本,不然心里不舒坦。”

    方老五咧嘴一笑,心中微觉奇怪。

    李素经常村里城里两头跑,但他从来都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事情再忙也会在城门关闭以前出城回家,这个习惯多年不曾坏过,今日却破天荒地留宿城中……

    反常的决定令方老五有些诧异,接着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方老五悚然一惊,失声道:“难道今晚……”

    李素已跨上了马,扭头迅回头,冷森看了他一眼。

    方老五顿觉失言,急忙闭嘴。

    李素却悠悠一叹,表情复杂地喃喃道:“今晚……应该是今晚了,如果不是今晚,那么他比我想象中更蠢,如果真是今晚……”

    李素说着,嘴角勾起一抹怪笑:“……他还是一样的蠢。”

    方老五和一众部曲已上了马,李素忽然狠狠一扬鞭,难得地露出意气风之态,大笑道:“走,去东市!”

    ***********************************************************************

    入夜,雨势更大了,阵阵凉风卷集着雨点,如蚕豆般噼噼啪啪打在房顶,像进军的鼓点。

    东宫,正殿。

    殿内灯火通明,李承乾身着太子朝服冠冕,神情冷肃。

    贴身禁卫纥干承基站在他身后,恭声道:“殿下,万事俱备,只等殿下一声令下了。”

    李承乾点点头,转眼望向殿旁神情不安的汉王李元昌,襄阳郡公杜荷等人,道:“城外左屯卫如何?”

    杜荷扭头看着李元昌,见他表情惶恐,目露惧色,只好自己站出来答道:“中郎将李安俨已准备妥当,这些日子李安俨暗中笼络了十余名大小将领,手中掌左屯卫精兵六千余,并收买了值卫长安东城延兴门都尉王熘,与其约定今夜子时三刻,为李将军打开延兴门……”

    李承乾又道:“太子左率卫呢?”

    “左率卫中郎将刘思纯已被咱们设计拔除,因私斗一事而被兵部罢了官,如今换上了右郎将常迎望代其职,常迎望早已誓为殿下效死,只不过常迎望上任时日尚短,来不及笼络左率卫太多将士,今夜子时过后,约定在左率卫大营纵火,只待这边火起,大营必乱,常迎望可率两千人趁乱冲杀,配合进城的左屯卫李安俨,李安俨率部直击仁寿坊和朱雀大街,守住街口,狙击左右武卫援兵,而常迎望则率部直扑太极宫,一内一外,两相配合,事可定矣。”

    李承乾缓缓点头,计划非常完美,似乎找不出漏洞,近一万兵马,靠的就是出其不意,雷霆闪电般解决,一如当年的玄武门。

    “若能再多给我一两年的时间,我的把握会更大一些……”李承乾面沉如水,摇摇头,甩去此时不合时宜的感慨。

    “侯君集那里怎么说?”李承乾转头看着贺兰楚石。

    贺兰楚石急忙道:“丈人已答应只等城中一乱,便在子时出门,直奔左右武卫,他曾任两卫大将军,麾下门生部将如云,只待高声一呼,两卫必生内乱,无法赴援太极宫,至于宫中羽林禁卫不过数千人马,不足为虑,余者如龙武军,左右候卫,左右备身府等,日夜守侯皇宫内外,但若事起突然,这些禁卫猝不及防之下必然救援不及,我等只须战决,以迅雷之势直扑宫闱,控制了……陛下,此战已立于不败,那时殿下代天子降诏,称父皇效古贤尧舜禅位,天下纵哗然,亦无可改变事实,大势可定矣。”

    一套完整的谋反的计划,在几个人的寥寥数语间,终于显露全貌。

    李承乾蹙眉,沉默。他将所有计划里的每一个细节在脑海里仔细过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纰漏之后,这才缓缓点头。

    杜荷上前轻声道:“殿下不妨细细思量,看看还有什么遗忘……”

    李承乾眼中厉色一闪,忽然道:“信火起时,着令左屯卫李安俨另遣百人,直扑城外太平村,先给我把李素满门屠尽!”

    “啊?”杜荷大惊,接着面现迟疑,这个正需用兵的节骨眼上,可以说每一支谋反的力量都是他们迫切需要的,只待事成,整个江山都是你的,这个时候你还跟一个小小县侯计较什么?

    李承乾神情坚定,不容置疑地道:“我到今日这般境地,全拜此人所赐,今晚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会失败,不管胜与败,这个人我都不想看见他活着!就算败了,我也要拉他一起共赴黄泉!”

    杜荷闻言只好躬身领命。

    李承乾深吸了口气,缓缓环视面前的几人,这些人便是他起事的班底了,若事成,他们将来必然位列新朝三公,爵贵王侯,若事败,便是跟随自己赴黄泉的下场,不管他们的才能如何,总之,他们与自己已紧紧绑在同一条船上了。

    站起身,李承乾的目光已是一片杀意,还带着几分病态似的疯狂。

    “诸卿,大丈夫建功立名,当从险中取,今夜大雨必是天公助我,且随我手提三尺青锋,试问鼎重几何,英雄何觅!”

    正殿内,所有人的情绪纷纷被点燃,齐声道:“必为殿下效死!”

    众人散去,李承乾独自坐在殿中,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端杯的右手却在微微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

    一道身影从殿后屏风处转出,称心静静看着李承乾的背影,泪如雨下。

    “殿下……”称心幽幽叹息。

    ……你终归还是走了这条路!

    李承乾头也不回,哈哈笑道:“称心,天色不早,你且安睡去,今夜孤不陪你了,等你一觉睡醒,或许有个极大的惊喜等着你,哈哈……”

    称心眼泪流得更急,却仍乖巧地嗯了一声,却迟迟不曾动弹,只是痴痴地盯着李承乾的背影,仿佛要将他的每一个角度的模样都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今夜此刻,恐怕便是诀别之时了吧。

    …………

    …………

    半个时辰后,天色已是深夜。

    东宫后花园的丛林里不知何时冒出一群穿着黑衣的汉子,大约二百来人,为的正是李承乾的贴身禁卫纥干承基,二百多人同时在丛林里钻出身子,却没出任何声音,众人单膝跪在湿软的泥地上,蚕豆般的急雨滴落时的噼啪响声完全将众人的动静掩盖住了。

    这是个平静的夜晚,与往常的每一天并没有任何不同,至少对东宫值守的将士们来说确是如此。

    漆黑的夜色里,纥干承基面容冷峻,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狠狠一挥手,二百余黑衣汉子纷纷散开,隐入无尽的夜色中。

    很快,东宫内外传出一道道闷哼倒地的声音,纥干承基站在花园中间不言不动,眼睛半阖,不知过了多久,一名黑衣汉子匆匆赶来,抱拳低声道:“东宫内所有的皇帝眼线耳目已全数剪除,属臣张玄素,于志宁等人已回家,余者皆已伏诛。”

    纥干承基神情平静地点头,显然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趁雨势甚大,马上清除东宫巡卫,伏击值守府兵,正门交由常迎望将军率兵夺取,一个时辰内,东宫要彻底掌握在太子殿下手里。”

    黑衣汉子凛然领命,转身离去。

    …………

    东宫正门。

    门口宫灯高挂,将正门外空旷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广场外的任何动静皆尽收眼底,万无一失。

    门口约五百人的巡夜府兵正在各自列队来回巡梭,滂沱的雨夜里,雨点拍在将士们的铠甲上,寒气愈沁入骨髓。

    远处南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巡夜的府兵一愣,接着神情紧张起来。

    一名火长拔刀指住来处,大喝道:“东宫禁地,何人擅闯?”

    夜色里传来一记冷哼,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披戴盔甲,缓缓走出,他的身后紧跟着两千余名全副武装的将士。

    巡夜的火长一呆,待看清来人的模样后,急忙行礼:“拜见常将军。”

    来人正是常迎望,左率卫右郎将,刚代中郎将暂领左率卫,东宫所有的防卫皆归常迎望统领。

    见顶头上司到来,火长神情恭敬又带着几分疑惑。

    这里可是东宫,常迎望无缘无故带着两千多兵马跑到东宫正门来,而值守的袍泽们却没听到任何兵马调动的指令,这可就透着奇怪了。

    ***********************************************************

    ps:推荐一本书,白金作者瑞根的转型力作,没错,就是当年写《官道无疆》的那位大大,转型玄幻的新书名叫《烽皇》,虽然新书字少,但白金大神响当当的招牌仍夺目晃眼,诸兄书荒者不妨一阅。(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