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山雨欲来
    中秋过后,关中连绵秋雨,连下了四天。

    长安城笼罩在一片朦胧的细雨中,丝丝如愁绪,烟波袅袅,缠绵悱恻。

    贞观十七年八月十九,左屯卫中郎将李安俨于家宅内召麾下四名都尉聚而议事,随即四名都尉分别回营。

    贞观十七年八月廿日,左卫两位中郎将,六名都尉登门拜访陈国公侯君集。

    ,太子左率卫两火府兵私下械斗,死二人,重伤四人,事后尚书省震怒,兵部尚书李绩急禀太极宫,得李世民肯后,李绩签调令,罢太子左率卫中郎将刘思纯,右郎将常迎望暂代其职,节制太子左率卫兵马。

    八月廿二,太子李承乾出行,夜宿城外青云观,当夜,左屯卫中郎将李安俨领三名左屯卫重要将领乔装秘密入观,与太子相见,两个时辰后,众将悄然离去。

    …………

    不知不觉间,李承乾谋反的节奏忽然加快了。

    他等不了了,更受不了这种日夜煎熬和恐惧,有些事情既然已开了头,绝不能半途而废的,里面涉及太多人命了,而且事情商议越久,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现变故,所以一旦谋定,必须动!

    任何人都没现,长安城风平浪静的表象下,透着一股黑云压城般的压抑气氛,看似无风无浪,实则暗潮汹涌,即将喷薄爆。

    中秋后过这几日,长安城内另一支藏在暗处的势力也动了。

    位于东市牌楼南侧的王直居所这几日门口张灯结彩,宾客盈门,上门的客人有的连王直本人也不认识,事实上王直这些年在长安城东西两市闯出了不小的名头,其人仗义轻财,豪气干云,而且待人接物非常周全,无论官商泼皮甚至乞丐,王直皆待之如一,渐渐的,王直在长安城那些混生活的泼皮无赖游侠儿圈子里博了一个“小孟尝”的雅号。

    这几日王直居所宾客盈门,是王直本人的决定,院内置席设酒,小孟尝早已放出话来,十日之内,东市任何人皆可上门,哪怕是个乞丐,只要进门便是王直的贵客,酒肉饭菜管饱,吃完抹嘴便走,别无所求。

    连开十日酒宴,对委实也是一个大手笔,据江湖传闻,言称这位王家大哥笃信佛教,上月去慈云寺烧香还愿,得了菩萨的指点,遂广施恩惠,泽被于民,为自己修来世积功德,于是便有了连办十日酒宴的举动,王直的这个决定一时被谓为长安东西两市的佳话,无数认识的不认识的宾客纷纷登门,人流如潮,来来去去之间,王直个人的江湖威望也在东西两市达到了顶峰。

    这个掩护很妙,当然,也很费钱。

    熙熙攘攘的王家院子内外,一些抱着蹭吃蹭喝想法的客人当然是多数,然而却有一小部分人也穿着破烂的衣裳,大摇大摆地从大门进进出出,这些人进门后小心避开人多眼杂的院子,拐到后院一处僻静所在,王直早在等着他们,众人聚头,王直居座,面无表情地将一道道命令出去,众人一一领命离开,没过多久再回来复命,然后再接到命令离开。

    借着酒宴的掩护,这些人频繁进出王直居所,从无一人怀疑,而王直的居所也成为了长安城这股暗黑势力的指挥中枢,命令上传下效,畅通无阻。

    …………

    八月廿四,太平村,李家。

    夜半子时,李家的大门外一片漆黑,平日门口彻夜挂着的两只黄皮灯笼今夜也悄然熄了,远处望去,可谓伸手不见五指。

    相比大门口的平静和黑暗,李家大院内却是一片混乱。

    从薛管家到下面的杂役和丫鬟,纷纷将收拾好的细软和一些贵重物事搬上停在后院侧门外的两辆大马车上,而李家的几位主人也在下人的搀扶下匆匆往马车上走去。

    突如其来的转移,除了李素,别人都是一头雾水,包括李道正在内。

    被薛管家和李素一边一个搀着胳膊,半是搀扶半是强迫地往外拉,李道正的表情茫然且不满。

    “咋回事么,咋回事么?好好的咋要搬家捏?你个怂娃又闯了啥祸?”李道正怒冲冲地道。

    李素陪笑:“爹,就在外面小住两三日,孩儿保证,两三天后一定回家……”

    “你把我搬到哪里去?家里刚刚秋收,库房的粮食还没搬,被人偷了咋办?”

    “不远,孩儿去年派人在村子南面二十里的山坳里挖了几个窑洞,委屈爹进去住两三天,两三天后孩儿一定接您回家……至于粮食,这个您就别操心了,人命比粮食金贵。”

    李道正大怒,一脚正踹中李素的屁股,踹得李素一个趔趄。

    “怂娃你老实交代,到底在外面闯了啥祸?以前闯祸得罪一些权贵,我都不说啥咧,这次竟然要搬家,你在长安城里到底惹了谁?”

    李素叹了口气,搀着老爹的手腕用力紧了紧,看着他暴怒的眼睛,李素正色道:“爹,孩儿没惹祸,您要相信我,有些事情孩儿无法直言,只能告诉您,长安城不日有大变,孩儿心里装着家小,不管这场大变会不会殃及咱家,事先躲开总是没错的,孩儿图的是家小平安,力保万全。”

    李道正一怔,旁边拎着两个布皮包袱的武氏却柔声道:“老爷,长安城里任何变故其实与咱们李家并无太大干系,但有了变故总归要防着一点,侯爷也是为了家小着想,安顿好了家小,侯爷才能心无顾忌呀。”

    李道正眼睛一眯:“我听出来了,你们的意思是说,有人可能会趁变乱来咱家寻仇?”

    李素苦笑道:“爹您想多了,不会有人寻仇,此事与孩儿无关,孩儿转移家人只是以防万一……”

    李道正神情数变,嘴唇蠕动几下,欲言又止,接着忽然变了性子似的,非常顺从地上了后院停着的马车。

    一双皓腕忽然拽住了李素的胳膊,李素回头,迎上许明珠忐忑惶恐的目光。

    “夫君……长安城真有变乱么?”

    李素沉默点头。

    许明珠目光一黯,轻轻道:“这场变乱,夫君也卷入其中了么?”

    李素沉默片刻,缓缓道:“身不由己,只能力保周全。”

    许明珠也沉默,半晌,咬了咬下唇,轻轻道:“夫君是办军国大事的,妾身文不成武不就,无法帮到夫君,只求夫君千万保重,莫伤到了自己……”

    李素强笑道:“放心,这次变乱我不会亲自参与的,提前找到地方藏好,绝不会有性命之虞,夫君还要照顾你们一辈子,断然不会置自己于险地,我肩上担着责任呢。”

    许明珠的脸色在月光下看起来有些白,眼里蓄满了泪,却强忍着扭过头,不让李素看见,哽咽道:“夫君把方五叔他们带在身边,危急关头,他们都是能为夫君挡刀赴死的义士,夫君一定要让他们寸步不离,阿翁和妾身这里夫君不必担心,既然夫君已有安排,必是万全之地,用不着家中部曲照应,把他们全带走吧……”

    李素笑着点点头:“留一部分护着你们吧,不必担心我,我真的不会亲身参与其事。”

    目光一转,李素瞥了旁边神情淡然的武氏一眼。

    武氏会意,急忙道:“侯爷放心,奴婢定为侯爷分忧,奴婢贴身侍侯夫人,若遇意外,奴婢竭力保夫人和老爷周全……”

    李素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点头:“一切有劳武姑娘了。”

    有了武氏照顾老爹和许明珠,李素至少放下了大部分担忧,这个女人的本事他是亲眼见过的,无论祸害别人还是自保,对她而言绰绰有余,要不是这个女人手段太毒辣,他真有想法把她一辈子留在李家,时刻为他出谋划策。

    许明珠显然对武氏不太了解,甚至直到今日隐隐还对她有些许敌意,见夫君神情凝重,俨然一副托孤的正色表情,许明珠不由一愣,也扭过头去深深看了她一眼。

    武氏嘴角含着浅笑,也不解释,屈身朝许明珠福了一礼。

    ************************************************************

    八月廿六,大雨。

    长安城,魏王府。

    李素跪坐在王府前堂内,心不在焉地端着杯,目光却有些涣散,不知心思飘到何方去了。

    李泰艰难地蠕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努力朝他凑过来,端杯朝他一敬。

    “子正兄,且满饮此杯,泰为子正兄寿。”

    李素回神,强笑着一口饮尽。

    李泰搁下酒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子正兄心神不属,此为何故?”

    李素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臣无心饮宴,扫了殿下的兴致,殿下恕罪。”

    “山雨欲来风满楼?”李泰咀嚼了一番,展颜大笑:“不愧是大才子,随口一句话皆珠玑成章,山雨欲来……风满楼,可不就是今日的景况么?哈哈,妙!妙得很,当为此句浮一大白!”

    说完李泰端杯一仰脖子,一盏酒轻松饮尽。

    李素斜瞥了他一眼。

    这死胖子真是个很难定义的家伙,不算好人,但却对学问之事痴醉如狂,性格里一半是阴谋坏水和对权力的贪欲,另一半却是彻头彻尾的书呆子,两者搅和在一起,实在令人忍不住奇怪这家伙为何还没得精神分裂症……(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