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献计除敌(上)
    从李承乾下令砸车杀马那一刻起,一直到回家后安慰伤心抹泪的许明珠,这期间李素的心情都是非常平静的,像一口沉寂的老井,无风亦无波。?   ? ]

    事情已经生,脸已经撕破,这种时候无谓的愤怒和冲动已无必要,愤怒的情绪会让人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面对太子这尊庞然大物,稍有行差踏错,等待他的便是狂风暴雨,太子是君,李素是臣,君可杀臣,臣不可伐君,这便是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李素不愤怒,是怕自己被愤怒支使而犯下大错。

    冷静而睿智的头脑,永远是做任何事的要条件,抛开所有的仇恨,忘记一切的恩怨,李素现在想的只是用什么手段在太子背后推一把,让他倒得更快一点,姿态更狼狈一点。

    安抚好了妻子,已是掌灯时分,李素把许明珠送去卧房歇息,他自己则回到了书房,点亮了一盏孤灯,盘腿坐在书案前呆。

    烛光有些昏暗,衬映着李素那张莫测的脸庞,一片寂静里,蜡烛忽然爆出一声轻响,竟是一朵双蒂灯花,仿若流星般给了斗室短暂的一瞬灿烂。

    李素被惊醒了,嘴角不知何时勾起一抹看不懂的笑意。

    …………

    …………

    东宫。

    李承乾盘坐在矮桌后,神色阴沉,目光森森。

    称心老老实实跪坐在他身后侧方,垂着头一声不吭,自从上次张玄素执棍而入欲击杀他后,称心与李承乾在一起时老实了许多,至少有外人在时是如此。

    此刻东宫前殿内确实有外人,准确的说,是李承乾的仇人。

    张玄素圆瞪双眼,使劲挥舞着双臂以增加说话时的气势,一脸不争地训斥着李承乾。

    “殿下难道真不想当这个太子了么?”张玄素重重跺脚,只着足衣的双脚在木地板上出咚咚的闷响。

    李承乾冷冷道:“想当太子又如何?不想当太子又如何?张卿到底想说什么?”

    张玄素怒道:“若想当太子,为何今日惹出砸车杀马的祸事!若你不想当太子,何如趁早向陛下请禅,将东宫让给旁人,也好过将来你被废黜后连活下去都艰难!”

    这话太刺耳了,可这就是张玄素的性格,他是贞观朝有名的谏臣,他起飙来连李世民都敢骂,何况区区一个太子,尤其这几年,李承乾越来越堕落,而张玄素受了不少朝臣的指责,大家纷纷骂他失职,而导致太子变成如今这副不争气的模样,张玄素这几年受的压力也非常大,看到李承乾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愈生气,一怒之下难免口不择言了。

    这句话确实难听,李承乾终于忍不下去了,脸色迅涨红,狠狠一拍桌案,厉喝道:“张玄素,你好大胆!当了这么多年官,连臣礼都不识了么!”

    张玄素遇强则愈强,闻言脖子一梗,目光无畏地直视李承乾,顶撞道:“臣只为明主者识礼,比如殿下的父皇!”

    李承乾眼中杀机大盛,狠狠地盯着张玄素,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张玄素,孤一直敬你是贞观朝的忠直之臣,但,臣就是臣,臣再忠直,也不能逾越了本分!孤是东宫太子,你却一次又一次对孤不敬,是欺我这个太子已失势否?”

    张玄素眼中露出痛苦之意:“臣是东宫老臣,比谁都不愿意见你失势,你和我的前程早已牢牢绑在一起,可是太子殿下,你为何变得如此模样!当年那个勤奋向学,谦逊有礼的太子哪里去了?这几年臣为了帮殿下走回正途,已然殚心竭虑,心力交瘁了,殿下与臣休戚与共,何来欺你失势之说?你若失势,臣的下场能好到哪里去?”

    说着张玄素眼眶泛泪,仰头深吸一口气,神色间已见浓浓的疲倦之意。

    张玄素这番情真意切的话并未打动李承乾,李承乾似乎一心往牛角尖里钻了。

    这几年没睡过一晚踏实觉,做梦都在担心自己忽然被父皇废黜了储位,改换魏王泰取而代之,严重的心理压力令他早已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后来三番两次的倒霉事全落到头上,就连耍点小阴谋小诡计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眼看魏王泰越来越得势,父皇对他越来越冷淡,担心被废黜的心理终于彻底崩溃,这也就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李承乾终日纵情酒色,不思进去,完全堕落下去的主因。

    一个人一旦钻进了牛角尖,心思完全偏激之后,旁人的劝慰再情真意切,也断难将他拉回头了。

    看着张玄素动情流下的眼泪,李承乾冷哼一声。他只觉得做作,恶心,想到如今自己的残疾之身皆因眼前之人向父皇告状所致,李承乾心中的恨意更深了。

    “张卿,孤仍是大唐太子,每日仍老实本分待在东宫内,你到底在指责我什么?”

    张玄素听到李承乾冰冷的声音,不由心灰意冷地长叹一口气。

    这个人,已无可救药了!

    “殿下何以妄称‘老实本分’?今日殿下仁寿坊悍然下令砸了泾阳县侯的马车,还杀了他家的马,你可知如今已闹得长安城尽知,无数臣民因殿下的跋扈之举而感到愈愤怒难抑么?你原本已令陛下深感失望了,为何还要不停惹祸?”

    李承乾悲怆冷笑:“臣民愤怒,且让他们愤怒便是,若父皇已对我失望,废黜了我便是,天下之大,无人可信,我左右不过一条性命,谁愿拿,拿去便是!”

    张玄素看着李承乾悲凉的神情,心中一痛,泣道:“殿下何必自弃!直到今日,直到现在,一切都来得及的!你毕竟是陛下的嫡长子,是贞观元年便正式册封并昭告天下的东宫太子!就算陛下对你再失望,若非万不得已没了选择,陛下亦断然不会废你的,殿下,臣求你振作,若此时开始改过自新,大唐未来的九五尊位仍然是你的!”

    李承乾眼神一冷,暴喝道:“张玄素,不要再假惺惺了!你打什么主意孤心里清楚得很!从古至今,废太子只有死路一条,你这个东宫属臣的位置却是稳稳当当,来日只不过换个主人而已,以为孤不知你心中的小盘算么?这一头对我横加指责训斥,那一头却在父皇面前告密讨好,左右逢源,好不快哉!”

    张玄素震惊地道:“殿下……何出此言!臣的职责是陛下所指派,臣所司者,不是殿下本人,而是大唐未来的社稷根本!你若行差踏错,臣怎能不向陛下禀奏?”

    “滚!孤的东宫不需要你这种两面三刀的逆臣!滚!”李承乾失控地厉喝。

    张玄素泪流满面,呆滞地看了李承乾一眼,转身不一语离去。

    从头到尾,君臣的谈话都落在称心眼中,称心恭谨地跪坐在后面如同雕塑般不言不动,眼皮却一阵阵的跳动不已,看着李承乾情绪失控,如疯子般大吼大叫,称心的心仿佛被针扎般刺痛难耐。

    待张玄素离开后,李承乾深呼吸几次,又狠狠灌了几口酒,酒意上涌,脸迅通红一片,眼眸中升起了一团赤红的血雾,浓浓的杀机在血雾中翻腾,萦绕。

    “逆臣!都是逆臣!孤若登基,誓必将你们这些逆臣杀得干干净净!”李承乾如受伤的野兽般低沉嘶吼道。

    称心浑身一颤,挪动双膝跪行到李承乾身边,双臂一伸,抱住了李承乾的双腿,轻轻地上下抚动,仿佛安抚他暴躁的情绪。

    “殿下息怒,莫气坏了身子,奴还在您身边,奴是您的,您一个人的……”奴心微阖双目,如梦呓般呢喃。

    李承乾神色一缓,蹲下身抱住了他,凄然叹道:“此时此境,我只剩下你了,称心,你才是真正一心一意对我好,绝不会背叛我的人……”

    称心身躯微颤,不知为何,眼泪顺腮落下。

    “奴确是真心为了殿下好,可奴也想真心劝谏殿下,求殿下您振作,刚才张玄素所言没错,一切还来得及的,陛下不会轻易把您废黜掉,废了嫡长子,陛下无法跟天下臣民士子解释,也乱了立长不立幼的纲常礼制,殿下只是偶有小过,但并不失大节,陛下或曰失望,但绝不会废您的……”

    李承乾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称心,连你也帮着外人教训我?”

    称心一颤,急忙垂头道:“奴不敢,殿下恕罪。”

    李承乾重重一哼,抬眼望着空荡荡的殿门,张玄素早已走得不见踪影了,可李承乾盯着殿门的目光却杀机愈炽。

    “张玄素这个逆贼,吃里扒外的东西,做我东宫的属臣,却向父皇告状,害我被父皇活活打成了残废,此仇若不报,孤当这太子有甚意思?”

    称心大惊,猛然抬头盯着李承乾,骇然道:“殿下不可一错再错了!您再走错一步,陛下和朝臣……”

    “称心!你吃错药了!你到底站哪边的?”李承乾暴喝,脸色一片阴沉。

    称心吓得一抖,垂头不敢再吱声,身躯却仍瑟瑟颤个不停,一道声音反复在脑海中回荡。

    要出事了,出大事了!

    ***********************************************************

    太阳很温和,快入秋了,阳光也不似夏天那般毒辣了。

    李素半躺在竹椅上,两眼微眯着,隔远了看好像已睡着,近了却只是假寐。

    银杏树下好乘凉,地上扫得一尘不染,摊上这么一个爱干净的主人,下人们却累坏了,光是李素最喜欢待的大树下,每天不知被清扫多少遍,地上但多了一片树叶,都会引得男主人一脸不爽。

    当然,除了这点小毛病外,李家几位主人对下人都还是很和气的,每年年末收了烈酒作坊和香水作坊的帐回来后,从薛管家到扫地的杂役,总少不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这个红包的分量大抵相当于小半年的工钱了,所以尽管男主人对卫生和工整对称方面有着近乎变态般的要求,但想进李家签活契当下人丫鬟的人还是数不胜数,而李家的下人在家里虽然唯唯诺诺,可走出去时却是一个个昂挺胸,像一只看门鹅巡视领地般高傲且优雅,爱煞村里一众芳心怀春的少女们。

    院子很安静,自从昨日被太子砸车杀马之后,下人们都以为男主人心情不好,所以李素周围方圆三丈内无论人畜虾蟹皆逃散无踪,实在不小心碰面了,下人一脸准备后事闭眼等待升天的模样却令李素恨得牙痒痒,很想把家里下人们集合起来,排着队一巴掌轮着扇过去,包括薛管家……

    眼睛半阖半睁,仿若假寐,但李素此刻脑子却在飞快转动。

    与太子的矛盾终于激化,永无调和的可能,那么,只能把他当成生死仇敌,现在李素需要的是制造一个契机,将李承乾置于死地。

    偌大的朝堂,上面还有一个英明睿智的君主,李素想把太子扳倒,不仅要绞尽脑汁使出计谋,更要做得天衣无缝,不让朝中君臣对他起疑,所以,这个计谋先不能把自己牵扯进来,否则可不止是引火烧身那么简单,全家人的性命都会因自己的疏忽而被活活烧死,李素被砸车杀马而不曾愤怒,就是担心自己的冲动选择会连累到家人的安危,他冒不起险。

    只是,这个契机太难找了,除非自己保持良好的耐心等下去,可是凭白的等待终究是消极的,眼下李承乾因犯错而被满朝大臣指责叱骂,李世民在易不易储之间来回摇摆不定,可以说眼下的时机和火候都是最合适的,错过这一次,下次等到了机会也不会有完美的结果了。

    思量许久,李素苦笑摇头。

    干系太大了,而身边太缺人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太渺小,若欲算无遗策,仅靠自己一人是绝不可能的,他不是神仙,做不到万无一失。

    脑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李素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忽然站起身来,扬声喝道:“来人,来人!”

    喊了几声,无人出现,显然由于今日男主人心情欠佳,下人们早躲远了。

    李素怒了:“人都死哪里去了?滚出来一个!”

    一名倒霉的下人倒拎着扫帚,以慷慨赴死的表情悲壮地出现在李素眼前,一副任杀任剐的模样。

    李素气坏了,一脚狠狠踹去:“上法场呢!这副丑样子啥意思?”

    下人被踹得一个趔趄,急忙站定身形,垂手躬身。

    “去公主道观里,跟公主殿下说一声,我要临时借调那姓武的姑娘一用……”

    下人赫然抬头,惊愕道:“……用?咋用?”

    李素飞起一脚踹去:“怎么用我有必要跟你说吗?快滚!”

    下人连滚带爬抱头鼠窜。

    …………

    …………

    不多时,身着百衲道袍的武氏盈盈走入李家的大门,进了院子后,面朝李素行了个道家揖:“贫道悟慧,恭聆侯爷吩咐。”

    李素拿眼朝她轻轻一瞥。

    今日武氏素面朝天,显然下人催得急,武氏来不及妆扮,未施脂粉便匆匆赶来了,颇具规模的胸脯起伏有些厉害,看来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虽然神情有些疲累,但武氏的双颊却泛起两团红云,眼神清亮且兴奋,李素这次主动施召唤术,磨人的小妖精仿佛见到了出人头地的曙光。

    打量了一番后,李素收回了目光,吩咐下人在院中银杏树下铺上竹榻,同时奉上茶水,热情招呼武氏坐下。

    武氏小心翼翼跪坐在李素对面,垂头屏气,一副沉静优雅的模样。

    下人奉上热腾腾的茶水,武氏捱不过李素热情的招呼,捧过茶水轻轻小啜一口,随即嘴角勾起淡笑。

    “听说此茶乃侯爷亲创,入口先苦而后甘,饮之如品人生,高低起伏,各有滋味,由茶而观人,恕贫道放肆,侯爷年纪虽轻,但也是尝过人生百般滋味的过来人,哪怕如今权势在手,所创之茶仍然苦先甘后,想必侯爷居安亦不敢忘危矣,贫道胡言乱语,请侯爷莫罪。”

    李素两眼一亮。

    喝过他的茶的人不少,从家人到东阳,再到那帮子老杀才,可真正能从茶里领略到人生滋味的,却仅只武氏一人,此女兰心蕙质,实在是人生难遇的妙人,这种人若为友,可为此生知己,若为妻,可琴瑟相合,若为敌……则为生死大敌!

    李素苦笑叹气。

    卿本佳人,奈何心肠太毒了些,为友须提防,为妻更是头上一把刀。

    见李素沉默不语,武氏掩嘴轻轻一笑,艳若桃李般的脸蛋不由增了几许春色。

    “妇道人家见识短,贫道胡言乱语,教侯爷见笑了。”

    李素展颜笑道:“武姑娘世间奇女子,巾帼不输须眉,何必妄自菲薄,今日请武姑娘来,实有事需你相助。”

    武氏垂道:“侯爷请吩咐,贫道但能做到,必不推辞。”

    李素笑道:“没那么严重,就是想请你帮我出出主意。”

    武氏道:“可是因为昨日太子砸车杀马之事?”

    李素一愣,接着笑道:“武姑娘消息很灵通呀。”

    武氏轻声道:“侯爷是贫道的恩人,您的一举一动,贫道无时不在关注……”

    李素脸色一滞。

    撩汉真厉害,若不是自己清楚武氏是个什么人,恐怕早已淹死在她的柔情蜜意里了。

    “武姑娘说笑了,既然你已清楚来由,我也不必多说,想必你已知道,我与太子的关系向来不睦,有些恩怨是早几年便已结下,这几年里多多少少也有过几次冲突,一来二去的,仇怨越结越深,如今怕是无可转圜了,所以……”

    李素话说到一半便止住,接下来的话,实在不方便出口,因为他目前还无法对武氏产生信任。

    谁知武氏却无比聪慧,李素只说了半截的话,竟被她猜出了未尽之意,闻言惊愕地猛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很快垂下头去,将声音压到最低,悄声道:“侯爷的意思是……使计令太子尽丧君臣之心,坚定陛下易储之念,然后把他……废黜?”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李素也吓得差点原地跳起来。

    这女人,真是个妖孽啊!

    “朗朗青天白日,不可胡说!”李素厉色喝道。

    武氏这次居然不怕了,反而咯咯一笑,道:“侯爷欲请贫道相助,亦当袒露心思才对,否则,教贫道从何帮起?”

    李素神情顿时变得尴尬了,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怼得说不出话来。

    武氏到底心思玲珑,见李素神情尴尬,在他即将恼羞成怒之前,武氏马上笑道:“好了,贫道刚才只是玩笑之语,侯爷莫担心,坦白说,长安城中有此心思的人,可不止侯爷您一人,只是大家都不敢说而已,侯爷您不说,莫如让贫道猜测一番如何?”

    李素脸色稍缓,哼了哼,道:“你先说,我且听听。”

    武氏深深看了一眼他,道:“譬如,只是譬如说啊,侯爷有把太子弄下去的心思,那么有两个办法,一则清其左右,断其臂膀,使之无人可用,无计可问,比如惯来支持太子的长孙无忌,魏徵,褚遂良等授业老师,还有东宫左右庶子,少詹事等等,使计令他们对太子离心离德,朝臣们自然懂得太子已失势,那时只须有一个人在朝堂上公然出易储的声音,陛下这几年本就对太子甚为失望,他所不欲见者,是臣民对易储的议论,怕别人骂他乱了立长不立幼的纲常,可若是满朝大臣同声请愿易储,陛下再无顾虑,多半也会顺势应了……”

    李素点点头,分析得很在理,不愧是妖孽级的女妖精。

    随即李素又摇摇头:“清其左右,断其臂膀,说来容易,但过程太过繁杂,事情一旦弄繁杂了,其中变数也多,说实话,我并无把握能全程掌控,你刚才说两个办法,还有一个呢?”

    武氏见他浑然不觉间似已间接承认了扳倒太子的心思,不由掩嘴轻轻一笑,于是接着道:“第二个法子简单了,但是要行险……”

    “武姑娘尽管道来。”

    “第二个法子嘛……”武氏顿了顿,语气忽然多了一丝冷意:“太子无德,近年朝中多人不满,今年6续几桩事做出来,更失了朝中大片人心,若此时有人再制造个事端,朝他背后狠狠推一把……”(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