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五十一章 重翻旧案
    长安表面仍一片平静,最近的被长安臣民津津乐道的大事件,只有太子李承乾说的那句混帐话,以及被李世民打断了腿的消息。{[  <(

    表面平静,但朝堂的表象之下却是暗潮汹涌,长孙无忌,房玄龄,李靖等这些重臣每日都被召进太极宫,其余的朝臣则各自串联,议论,原属于太子阵营的朝臣们纷纷生出动摇之心。

    令这些人动摇的不仅仅是太子的混帐话,而是说出这番混帐话以后衍生出来的恶劣后果,任何人站队之前,先要对比的,其实跟买东西的道理一样,所谓“货比三家”,觉得哪一家最实在,最有前景,他们才愿意掏钱,站队也是一样,太子李承乾不需要表达什么,只需要亮出身份,便足以令许多人摆明立场了。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未来的大唐皇帝了,不站他这边还能站哪边?

    相比之下,李泰笼络人心艰难多了,名不正,言不顺,按道理说,他根本连夺取东宫的想法都不应该有,可惜的是,李世民这个失败的父亲毫无保留毫无底线的宠溺给了他错觉,或许李泰本来是个好孩子,然而李世民的宠溺却滋长了他的野心,渐渐的,这个好孩子也变了味道,开始不择手段欲将兄长取而代之。

    在李素眼里,李泰是个悲剧人物,因为他活在一种非常逼真的假象里而不自知,如猴子捞月,又如夸父追日,看似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东西,伸出手却是一片虚无幻相,谁能想象得到,下一任的太子人选爆出了一个大冷门呢?

    此刻李泰仍兴奋不已,他非常笃定自己离太子宝座越来越近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因为李素的算计,太子已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他只需要轻轻往太子的背上压下最后一根稻草,这个庞然大物便会轰然倒地,永世不得翻身。

    李素也笑,整个大唐只有他最清楚谁是最后的赢家,这是绝顶的机密,就算他此刻告诉李泰,叫他别忙了,太子就算倒了也轮不到你,李泰的反应想必也是嗤之以鼻的,权欲野心存在这么多年,蝇营狗苟这么多年,成功只离他一步了,这种关键时刻,他怎会相信李素的话?

    所以李素选择沉默。

    人就是这么可爱的动物,即将一头栽进坑里时,旁边若有人拉他一把,告诉他前面是个坑你别跳,大多数人通常都不会信的,往往非要真的一头栽进去了,痛了伤了,才会相信这果真是个坑。

    “悔恨”这种东西,基本上都是这样栽进坑里的人所独有的。

    “如今朝堂议论纷纷,太子失德离心,父皇多次召长孙舅舅,房相等人进宫议事,想必已动了易储之念,泰求子正兄赐教,我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让父皇愈坚定易储之心?”李泰长揖为礼,圆滚滚的身子弯腰颇为吃力,直起身时脸都涨红了。

    李素笑道:“殿下王府里谋士如云,皆是才德兼备之人,殿下该如何做,他们会给你正确的答案,你问我一个懒散疏惫之人,却是缘木求鱼了。”

    李泰跺了跺脚:“哎呀,子正兄你就莫矜持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王府里那些货色我难道不清楚吗?他们只会劝我赶紧进宫在父皇眼前晃来晃去,顺便告太子的状说他平日对我多有欺压等等,让父皇对太子越厌恶,这种蠢法子我能用么?”

    李素噗嗤一笑:“你都招了些什么人呀,一个个都是落井下石的行家。”

    李泰叹道:“人家是太子,我只是皇子,情势未到完全明朗前,真正的人才几个愿意站到我这边?不怕子正兄笑话,我王府谋士虽多,但大多都是一些读死书的呆子和庸碌之辈罢了。”

    李素想了想,道:“殿下如果真欲图东宫之位,此千钧之时,万不可轻举妄动,陛下或许有了易储之心,此时或许正在迟疑不定,你若选择在这个时候上窜下跳,必然适得其反,夺嫡的心思昭然若揭,落在陛下眼里,恐怕对你有弊无利。”

    李泰直起身子,面带喜色:“听君一言,果然振聋聩,受益良多,依子正兄的意思,此时我索性隐忍不,冷眼观变?”

    李素笑道:“不,这个时候你应该向陛下上表,态度坚决地站在太子一边说话,从兄弟情义说到国本动摇,说太子以前多么勤学为善,如今偶有失言,不过是酒后醉语,劝你父皇不可因小过而施重惩,……总之,这次你就当是太子的铁杆心腹,一心一意全站在他那方说好话,进美言。”

    李泰小眯缝眼一耷拉,顿时有些不乐意了:“要我为他进美言?子正兄,你莫闹了,本来情势一片大好,太子就差一步便被推倒了,我若为他美言,父皇万一真听进去了,不再计较太子的过错了,我该怎么办?”

    李素叹道:“欲进先退,欲取先予,殿下,你父皇是万众拜服的天可汗,不是软耳根子,他行事极有主见,不可能因旁人一句话而摇摆,你上表只是表明你的态度,向你父皇表现你‘善’的一面,让你父皇对你更高看一眼……”

    说着说着,李素有点不耐烦了:“殿下,你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我们能继续聊下去吗?”

    李泰毕竟是聪明人,其实李素说完后,他便大致明白意思了,此刻再细细一琢磨,两只小绿豆眼不由一亮,眼睛太小,亮度有限。

    “‘欲进先退,欲取先予’,子正兄高才啊!”李泰赞道。

    李素眨眨眼:“殿下明白意思了?”

    “明白了!”肥脑袋使劲点。

    李素接着道:“还有,明里你上表,暗里,你还是需要做点别的事,比如……给这件事再添上一堆火,让太子殿下往悬崖边再迈一步……”

    李泰急道:“子正兄快说……”

    李素悠悠道:“我丈人被诬陷下狱的案子你还记得吧?丈人虽然无罪开释,但总得有个结尾呀,不能说把人放了就当没这回事,我丈人在狱里可受了不少苦呢……”

    “子正兄的意思……?”

    **************************************************************************

    李素只打算当个看客,至少前期是个看客,看客别无所求,只希望更热闹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嘛。

    李泰被带坏了,以前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跟李素来往了两次后,被他开了脑洞,于是事件渐渐朝李素希望的方向展。

    两个聪明的坏人凑在一起琢磨出来的坏主意,当然是属于坏到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那种坏。

    走出魏王府,李素情不自禁深深吸了一口长安城的新鲜空气,空气夹杂着市井的嘈杂,喧闹,甚至还有一丝丝不知从哪里飘来的马粪味道,可李素却觉得空气比魏王府强多了。

    在魏王府里,李素呼吸的全是满满的阴谋味道,压抑,沉闷,每一句话仿佛都带着浓浓的算计谋策,人类阴险狡诈欺骗的本质在王府内展现得淋漓尽致,全都是负能量,相比之下,李素情愿多闻几下马粪味,毕竟,马粪也是阳光下的马粪。

    天空有些阴沉,快下雨了,也许是这一年夏天的最后一场雨,眼看要立秋了。

    李素叹了口气,似乎眨眼间,半年又过去了。

    与李承乾结怨几年了?也许是贞观十一年吧,有人说人性本恶,恩情转瞬即忘,而细微的仇恨却能记住一辈子,可李素却真的不大记得与李承乾之间到底是哪一年结的怨了,仔细想想,似乎连结怨的原因都有些模糊,可是,莫名其妙的,他和李承乾之间的仇恨却越来越不可化解,仿佛背后有一双大手使劲的刻意的将他推到李承乾的对立面,从此不共戴天,势不两立。

    直到现在,李素对李承乾仍谈不上太大的恨意,除了刺杀老爹令他确实生了怒火,不管不顾地报复了回去,其余的恩怨,实在不值一提。

    然而,他和李承乾之间的仇恨终究还是无法调和了,人性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没有太大的恨意,可彼此就是想********置对方于死地。只因李素心里清楚,自己绝不能让李承乾继续当这个太子,因为他也不知道历史会不会因他而改变了轨道,所以李素必须要推翻他,否则一旦历史改变,李承乾果真当上了皇帝,那便是李素全家的末日,李承乾绝不会容许自己的仇人在眼皮子底下蹦达的。

    斗争到了这一步,置对方于死地已经与曾经的恩怨并无太大关系了,很简单的道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时势决定敌友,踏进朝堂的人都身不由己,利益高于一切,哪怕没有任何恩怨和理由,该出手弄死就必须弄死,不弄死他,他就要弄死我,塔尖的风景虽美,但残酷得令人心寒。

    这一次,李承乾也该倒了。

    静立于魏王府前,李素呆呆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方老五唤醒了他。

    “侯爷,回吗?天快下雨了,想回家咱们得快一点……”

    李素仰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叹道:“是啊,快下雨了,但愿雨后又是一个朗朗乾坤。”

    方老五咧嘴笑道:“下不下雨都是朗朗乾坤,谁敢不朗朗,老子活劈了他。”

    …………

    太极宫。

    裴俨走在通往万春殿的路上。

    裴俨四十来岁年纪,其父曾是跟随高祖李渊打江山的功臣之一,大唐立国后,裴俨荫父恩而入官,朝堂沉浮二十年,如今已是中书省右谏议大夫,专司上谏,廷议,封事。

    裴俨的脚步很轻,但每一步迈出皆中规中矩,步履之间仿佛用尺量过似的,每一步的距离大小完全一样,只从他的迈步姿态便可看出,其人在生活中怎样的严谨自律。

    他的表情永远带着不苟言笑的肃然,就连与人闲聊都仿佛在讨论军国大事一般,每说一句话都要细细思量过后再说出口,所以二十年朝堂沉浮下来,因为他的性格,裴俨并未交到多少朋友,却也没有什么敌人。

    今日进万春殿,裴俨打算履行自己的职责,“右谏议大夫”的主要职责,就是上谏。

    李世民在万春殿内批阅奏疏。

    万春殿就在立政殿的旁边,立政殿是三省宰相办公的地方,而李世民批阅奏疏比较随性,有时候在甘露殿,有时候又在别的宫殿,召见朝臣也是如此,对于比较亲近的朝臣,如长孙无忌,房玄龄,还有那帮老杀才将军以及李素等人,基本都在甘露殿召见,至于别的朝臣,可就没这般殊荣了,裴俨便是如此,这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性格,导致李世民也对他亲近不起来,召见他便选在万春殿。

    走到万春殿外廊柱下,裴俨整了整衣冠,然后扬声道:“臣,右谏议大夫裴俨,请觐天颜。”

    过了片刻,殿内走出一名宦官,面无表情地道:“陛下宣裴俨进殿。”

    裴俨谢过,迈着小步跨进了殿门,见李世民头也不抬地批阅奏疏,裴俨躬身行礼,道:“臣裴俨,拜见陛下。”

    李世民搁下笔,揉了揉额头。

    最近很烦,烦心事太多,夏末各地汛情不绝,黄河再度决堤,沿岸州县灾情惨重,大唐从内务到外交皆忙得一塌糊涂,更不省心的是,家里还出了一个天字第一号的大混帐,偏偏这个混帐是自己册封的太子,几次动了易储之心,无奈却被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劝住,说的都是场面话,什么“礼不可废”,什么“废长立幼于礼不合”,话里话外都是劝他息了易储之心,当然,众人的言下之意李世民也听出来了。

    你本来是老二,大逆不道弑兄杀弟才继承了皇位,这事儿天下人都记着呢,都盯着你呢,现在你又想把嫡长子废了立另外一个皇子,你是想作死吗?这么大的江山你还想不想玩了?

    这个理由比天大,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也没多说,毕竟天家易储这种事太敏感,处处都是雷,饶是半生君臣半生诤友,这种敏感的话题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但李世民听进去了,易储的念头再次被压制下来。自己已经带给天下一个坏榜样了,下一任的大唐皇帝必须是嫡长子,不可轻易。

    揉着疼的太阳穴,李世民抬眼看到裴俨仍躬着身,于是笑道:“裴卿免礼,今日见朕,有何要事?”

    裴俨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接着神情很快恢复了坚定,从怀里掏出一本奏疏双手捧着高举过头顶。

    “臣启陛下,臣有事奏。”

    殿内的宦官马上将奏疏接过,捧到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笑着取过奏疏,随手翻开,嘴里却道:“有事你直接面奏不行吗?非得写奏疏搞得如此正式,朕实在……”

    语声忽然一顿,李世民已看清了奏疏上的字,神情不由一滞,接着露出几分古怪的表情。

    仔细将奏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李世民眼皮跳了几下,然后合上奏疏,长长叹道:“裴卿为何上此本?”

    裴俨凛然道:“管人间不平事。”

    “东市黄守福一案,刑部和大理寺已然了结,唯一剩下的是刑部侍郎韩由的受贿案,裴卿选在这个时候重提此案,到底为了什么?”

    裴俨道:“案子结了不代表高枕无忧,世间还有恶徒逍遥法外,除恶不尽,谁能说此案真正了结了?”

    李世民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更痛了。

    眼前这位谏议大夫是个棒槌性子,能拿他怎么办?当初了结此案是李世民的授意,大家都不蠢,当然清楚此案背后涉及甚广,一个刑部侍郎只能算是炮灰,再往深里挖,实不知会挖出怎样的惊天人物,为了一桩寻常的凶杀案,有必要把好好的朝堂搞得人心动荡吗?

    所以李世民果断喊停,查到韩由这一步就够了,黄守福的家眷突然翻供说是误饮了药物,朝中君臣也非常聪明地默认了这个事实。

    这就是火候,无论蒸煮煎炒,讲究的都是一个火候,火候过了,一锅菜便糊了,大家都没法吃,李世民目光老辣,在一个最适合的点上果然停下,火候把握得特别好,从此风平浪静,大唐的马车继续滚滚向前行进……

    可是这个该死的裴俨,今日的奏疏上又把此案翻了出来,奏疏上不仅把汉王抖落了出来,而且言语间隐指东宫太子与此案有关。

    这就非常讨厌了,逼着李世民把这团火烧得更旺盛,生生烧糊了一锅菜。

    “此案到此为止,裴卿不必再深究了,连苦主的家眷都说是苦主本人误服了冲克之药而丧命,主动撤回了状诉,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裴卿何必又把此案翻出来?”说着李世民狠狠瞪了他一眼。

    讨厌啊,左看右看讨厌!还嫌我事不够多,不够烦么?硬生生又给我添了一桩。

    裴俨却丝毫不肯妥协,作死之态颇具魏徵神韵。

    “陛下!这桩案子已不止是苦主的事了,而是朝堂之事!陛下,汉王跋扈长安,纵奴欺压良善,也不止这一桩案子,臣这里还有本,历数汉王殿下多年恶行,请陛下御览!”

    说着裴俨从怀里又掏出一份奏疏,双手高捧过头顶。(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