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五十章 福至心灵
    本该命中注定的一对夫妻,第一次见面居然从耍流氓开始,可见“缘分”二字是多么的扯淡。

    李素望向李治的目光愈发深邃了,很想不通啊,这家伙撩女人的本事从哪里学来的?

    武氏似乎也有点慌张,急忙退了一步,抬头飞快朝李素一瞥。

    李治却浑若不觉,笑道:“人确实是人,但莫叫什么贵人,我也不算太贵,哈哈……”

    李素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冷笑话冷的……

    李治说完又朝李素扬扬下巴示意,李素忍着抽他的冲动,暗叹一口气,上前为李治撑面子。

    “武姑娘,这位是我大唐皇九子,晋王殿下。”

    武氏吃了一惊,急忙上前裣衽见礼,李治摆了摆手,笑道:“勿须多礼,本王今日只是微服私访,不必张扬,哈哈……”

    武氏抿了抿唇,嘴角微勾,然后抬头看着李素,道:“贫道恭贺侯爷丈人冤案昭雪,得还清白。”

    李素笑了笑:“武姑娘多礼了,同在一个村里,都是熟人,俗礼不必讲究。”

    武氏眼波流转,如水荡漾,轻笑道:“礼不可废,若让公主殿下知道贫道目无尊卑,怕是会责罚贫道的……”

    李素不动声色,大②长②风②文②学,w★ww.c≠fwx.n◎et晚上在乡道上碰到她,若说是巧合遇见,那也太巧了,想必这武氏定有话对自己说,不过李治和一众亲卫等外人在场,她不便说。

    寒暄几句后,双方客气道别。

    …………

    看着武氏婀娜的背影消失不见,李治好奇地道:“很少见你对一个道姑如此客气,……那道姑确实貌美,你看上她了?”

    李素脸有点黑,大唐万千美女,看上谁也不会看上她啊,知道她若干年后多可怕么?

    “你觉得那个道姑怎样?”李素不答反问。

    李治愕然:“怎样?什么怎样?”

    李素哼了哼:“就是问你,觉得她美吗?你喜欢吗?”

    李治愣了半晌,幽幽叹道:“你问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这种问题,觉得有意思吗?我王府里貌美宫女也不少,可我一个都没动过,不像别的皇兄,王府的宫女都被他们祸害干净了……”

    说完李治垂下头,忧伤地盯着自己的下三路发呆。

    李素叹了口气,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别急,会长大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你总会等到祸害整个王府宫女的那一天。”

    李治攥紧了拳头,面容刚毅,充满了矢志不渝的决心。

    *************************************************************************

    长安城。

    第一次主动登魏王府的门,李素心里感觉有点怪怪的。

    总觉得自己现在成了与奸臣沆瀣一气的反派人物,魏王李泰这家伙不算坏得太彻底,但至少是个坏人,李素跟这种坏人来往太多,总觉得自己仿佛跳进了大染缸,纯洁的白色变成了五颜六色。

    李泰很客气,亲自迎出门来,李素只见一具胖乎乎的身子像一只圆滚滚的巨球迎面袭来,眨眼间便被李泰那双肥得不像话的肉手握住。

    “子正兄大驾寒舍,蓬荜生辉……”

    猝然受袭,李素大惊,挣了几下,胖子力气大,没挣脱。

    “殿下,魏王殿下,有话好好说,不用这么亲热……”李素急眼了,这么一握该沾上多少细菌啊,说不定还会传染肥胖症……

    李泰愕然,李素使劲一挣,手终于挣出了魔掌。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碰我一下你知道我要洗多久吗?”李素有点来气,也不管他是不是王爷,更不管他是自己目前的盟友。

    说完李素便掏出洁白的丝帕,在被碰过的地方使劲擦拭,一脸沾上屎般的嫌弃。

    李泰估摸从小到大没被这么嫌弃过,怔怔呆立许久,肥脸阴晴不定。

    李素擦完了手,见李泰仍呆呆看着他,于是哈哈大笑:“玩笑之语,殿下莫当真,认识久了你会发现,我这个人是很风趣的,大家都说我是妙人。”

    说完李素仿佛为了安抚他的玻璃心,还好心地在他背上拍了拍,以示亲密。

    被捋了顺毛的李泰终于高兴了,肥脸一挤,脸上的肉团堆出了一个憨态可掬的笑容,很可爱。

    谁知下一瞬间,李泰的笑容凝固了。

    李素这混帐……拍完他的背以后,居然又擦手!又擦手!

    本王到底有多脏!

    …………

    无事不登三宝殿,李素这次进魏王府当然不是闲得没事串门来的。

    大家目前算是合作者,里面不夹杂太多私人感情,原本李素和这个胖子就不存在任何私人感情,大家充其量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这一点,彼此心知肚明,所以坐到堂上时,二人虽然都在笑,但都觉得对方笑得好假。

    二人唯一的话题当然只有太子李承乾,扳倒他是二人共同的目的。

    提起这事胖子就开心极了。

    “真是天助我也,正愁不知从何下手,这个不争气的皇兄竟自己捅了篓子,哈哈,子正兄你是没听过,他那句话说得多混帐,据说父皇差点气死,当场打断了他的腿,哈哈,‘杀五百人,岂不定’,人才啊!他是怎么想出这句混帐话的?”胖子满面红光,心情显然非常好,兴致勃勃地幸灾乐祸。

    李素笑了笑,也不说话,事涉机密,堂内所有宦官宫女被胖子挥退,李素只好自酌自饮,颇得悠闲。

    “现在朝堂上一团乱麻似的,魏徵,褚遂良,包括我的长孙舅舅,都纷纷上表,指斥太子失德,魏徵更是在金殿上跳脚大骂太子无德无行,有昏君之资……”语声一顿,李泰压低了声音,神情却愈发眉飞色舞:“不瞒子正兄,出了这桩事后,许多原本站在太子那一方的朝臣忽然转了风向,从出事到今日,好几位朝臣给我府上送了名帖,说想来拜望我……”

    嘿嘿冷笑几声,李泰道:“自作孽,不可活,下了这一步昏棋,用不着我来推,他自己就会倒,看来我以往高估了这位皇兄,早知他如此不争气,我这几年何必四处奔忙,落个不安分的口实,等他自己倒下去,太子之位自然便是我的了。”

    李素笑道:“殿下鸿福齐天,九五尊位坐等可得,臣为殿下贺。”

    李泰大笑不已,神情愈发得意:“原本夺取东宫我只有四成胜算,毕竟不到万不得已,父皇不可能废长立幼,此举掩不住天下悠悠众口,可是这位东宫太子自己作死,自从他说了那句话后,我的胜算由四成升到了六成,只等支持我的朝臣越来越多,占到朝中半数左右时,我便可伺机发动易储之议,群臣上表,众口一辞,父皇原本已对太子失望,多半也会顺水推舟,应了易储之议,皇长子若废,接下来的新太子……哈哈!”

    李素目光闪烁,自顾饮酒,脸上的微笑一直不曾散去。

    李承乾确实是作死,但按李泰的说法,他若真敢这么干的话,嗯,他也在作死。

    自己的亲爹,两个儿子居然都不了解他,多么悲哀的事。

    一位自信自负,乾纲独断的天可汗陛下,生平大小征战无数,可谓尸山血海里滚过来的人,用这点小聪明去糊弄他是小事,当爹的顶多微微一笑,懒得跟他计较,可他若敢把朝中半数大臣团结到他的周围,这可是犯忌讳的大事了,再缺心眼的帝王都不会容许儿子干这种大逆之事,更何况他的亲爹还是英明睿智的天可汗。

    李素敢肯定,如果这个胖子真敢这么干的话,李世民一定泪流满面朝自己的儿子下毒手,嗯,玄武门大小死绝的超值套餐,魏王殿下值得来一份,那时的胖子,可就成了货真价实的死胖子了。

    很好,完美的作死,找不到半点瑕疵。

    李素不想提醒他,毕竟大家并不熟,李素没义务惊醒这个胖子的美梦。

    李泰仍在笑,笑得很得意,两只被肉挤成的小眯缝眼湛然放光,表情兴奋极了,仿佛东宫太子之位已近在眼前,近得只要伸出手一抓,就能把它握在手心里。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李素忽然觉得李泰很可怜,被权欲迷了心的模样都很可怜。

    “我那太子皇兄已被打断了腿,父皇命他回去闭门思过,据说所有的东宫宦官宫女都换了,看来父皇已对他寒了心,今日早晨,长孙舅舅派人又给我送了一大堆书,嘱咐我好生向学,莫学我皇兄不长进,哈哈,这句话可谓意味深长,我敢说,父皇心中必然有了易储之念,甚至暗里跟长孙舅舅聊过此事,不然舅舅不可能有这般举动……说到底,最该感谢的还是那位太子皇兄啊,无缘无故的,怎会出此昏招,白白便宜了我,实在令人……”

    李泰眉飞色舞说着,一边说一边不经意瞥了李素一眼,见李素表情淡定,神态悠闲地自酌自饮,对他说的话浑然不觉,李泰不由有些不悦,没见过这么不捧场的,我都说得口沫横飞了,你好歹附和几句应个景儿呀,怎么说我也是个王爷……

    忽然间,仿佛晴天一记霹雳,不偏不倚劈中了李泰的灵台穴,李泰瞬间福至心灵,一个念头飞快闪过脑际,接着圆滚滚的身子原地跳了起来,又惊又骇地指着李素。

    “是你!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

    李素叹了口气,放下了杯筷。

    这胖子咋咋呼呼的,实在令他很不适应,所以说,跟不熟的人打交道最费神了。

    “什么是我?殿下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明白。”李素茫然无辜状,很萌。

    否认无效,李泰毕竟也是聪明人,懒得理会李素装无辜,眼睛定定注视着他,脸色时青时红,变幻莫测,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仰天大笑。

    “终于明白了!原来不是天助我,是人助我!我道太子也算是谨慎之人,怎会说出如此混帐的话,而且偏偏那么巧,恰好被门外的张玄素听到……子正兄,你果真是高人啊!盛名之下无虚士,满朝君臣皆赞你为英杰,以前我还有些嫉妒你,今日算是真正服气了!”

    李素叹道:“殿下莫非醉了?你说的话我越来越不懂了……”

    李泰继续无视,反而迅速起身,正经地朝李素行了一礼。

    “多谢子正兄助我,得子正兄一人之助,我的胜算又多了两成,未动而谋算于先,子正兄不愧是上过战阵的将军,兵法委实毒辣,泰多谢了。”

    李素苦笑,再装糊涂未免侮辱别人的智商了,所以说,跟聪明人打交道也很讨厌,别人一个念头就知道真相,再怎么否认都没用。

    “殿下怎知是我?或许是别的皇子干的呢,毕竟,恕我实言,觊觎东宫之位的皇子可不止你一个。”

    李泰傲然一笑:“觊觎东宫的确实不止我,但那些皇弟们我都清楚,都是些不入流的货色,府里养的那些谋士幕僚也是些庸碌无为之人,断然想不出如此妙极的计策,太子这次被坑得不轻,而且栽得莫名其妙,我刚才想了又想,举世之人除了你子正兄,怕是谁也想不到如此坑人的计策了……”

    李素脸迅速黑了,说的是人话吗?夸我还是损我?

    李泰大笑几声,笑完后忽然意味深长地盯着李素。

    “此计非一人谋算而能功成,东宫必有子正兄的内应,子正兄下得一手好棋呀,怕是很久以前就开始布局了吧?你与太子结怨是在贞观十一年,是那一年开始的吗?”

    李素仰头看着房梁,喃喃自语:“我怎么发觉自己无法跟你沟通了?你说的话我又听不懂了……”

    李泰哈哈一笑,道:“无妨,子正兄不愿说便不说,哈哈,这次找你结盟看来真是找对人了,这步棋布得实在太妙,尽管留着,以后对你我有大用,……既然子正兄已先出了手,我想请教咱们下一步该如何做?”

    李素眨眨眼,笑道:“下一步,当然该你出手了,是你要夺东宫之位,我只是个看热闹的,总不能事事都由我来办吧?”

    “我出手无妨,如今太子失德,父皇和天下臣民皆对他失望寒心,正是趁热打铁之时,请教子正兄,我该如何出手?尽管直言,我能做到的绝不保留,这次定要将他推下太子宝座,换有德之人居之,不客气的说,我就是那个‘有德之人’!”

    李素啧的一声。

    这家伙不但是个死胖子,而且是个死不要脸的死胖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