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魏王邀宴
    李素没想到今日在路中间堵他的人居然是魏王李泰。

    私下里,李素与皇子的来往并不多,除了李治这个小屁孩确实比较可爱,对其他的皇子,李素都抱着几分戒意的。

    龙生九子,没一个是好人呐。

    尤其是,李素与魏王以前还有恩怨过节,当初二人也曾过了几招的,可谓各有胜负,从那以后,大家保持着老死不相往来的默契。

    没想到今日魏王居然专门堵在路中间等他,李素当时心里便有了一种钱包被贼惦记上的紧张感。

    拱了拱手,李素客气地问道:“不知魏王殿下等臣是为了……”

    李泰肥脸堆挤出笑容,表情好单纯好不做作:“妹夫……”

    李素惊呆,茫然四顾:“谁是你妹夫?”

    “你啊,按大小排,东阳算是我妹妹,你当然是我妹夫。”

    “殿下莫乱说,臣与东阳公主殿下的关系比白纸还纯洁……”

    “妹夫,都是自家人了,何必如此小心?你和东阳如今差的只是父皇一道旨意罢了,长安城里谁人不知?”

    “臣真的很纯洁!”

    李泰见他戒意甚深,不由叹了口气,肥脸抖索了几下,幽怨地道:“看来你还是不肯与自家人相认,罢了,你我便兄弟相称吧。”

    李素继续惊呆:“…………”

    最近的风水是不是有问题?为何个个跑来跟他称兄道弟?吐蕃大相也是,魏王也是,自己长着一张当兄弟的脸吗?

    客气地拱拱手,李素脸上堆笑,心中戒意更深了:“不知魏王殿下今日……”

    李泰哈哈一笑,拽住李素的手便往马车上拉:“王府饮宴,久慕李兄文采,饮宴怎可少了你?我知你性子孤傲,派人来请必然回拒,于是愚弟我亲自来请,李兄定要给我个面子。”

    李素大惊:“殿下不可,不是臣不识抬举,实是城门马上要关,城内各坊要宵禁了……”

    “宵禁怕甚?睡在我府中便是!”

    “可是殿下……到底有什么事能明说么?”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

    …………

    客气得有些夸张的请客过程,一言不合就把李素拉家里喝酒吃肉去了。

    李素推了几次都没推成功,最后被李泰强行拉上车,别看人虽然胖,力气可不小,李素如同被夹在腋窝里的一只小鸡崽,就这样上了李泰的贼车。

    方老五郑小楼等部曲面面相觑,赶紧跟上。

    坐在马车上,看着李泰笑吟吟的模样,李素不动声色。

    一位以前有过恩怨的皇子忽然尽弃前嫌,一脸热情的把昔日的敌人拉上车,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要把他卖掉,二是确实有事,而且是神神秘秘见不得人的事,不可能真的只是饮宴那么简单。

    既来之则安之,李素也不推辞了,索性坐在马车里不言不动,像一尊神龛里的土地公。

    车厢内金碧辉煌,楠木包着镏金,地上铺陈波斯羊毛地毯,中间置一矮桌,桌上放置着书籍,香炉,笔墨和砚台,桌下有四格抽屉,正中的主位下还铺着一张完好无损的虎皮。马车确实很大,粗略望去,里面坐十个人都有富余,这是一乘四马拉辕的宽厢大马车,一辆车行在长安城最宽的朱雀大街上,都占了差不多半边路,前方还有王府的侍卫厉声呵斥着行人避让。

    王府威势,王府气派,委实令人侧目惊叹。

    李素心中暗暗叹气,难怪外界总是传说今上有易储之念,别的不说,只看这魏王的车驾和随行仪仗便很不一般了,绝对远超寻常皇子的规格,东宫太子出行恐怕也就这阵势了吧?

    也难怪魏王这几年有些飘飘然,渐渐觉得自己能够取李承乾而代之,父皇给了他如此宠溺的待遇,自然便是一个极容易造成错觉的幻象,换了任何人是他,都会忍不住滋长出不可言的野心。

    大唐哪里都好,就是这皇家里的父亲和儿子,两头都搞得乱七八糟没个章法,迟早出祸端。

    车行到王府,李泰请李素下车,二人互相谦让一阵后,并肩入府。

    走进王府前厅,李素便察觉今日的饮宴不寻常,没有任何陪客,据说魏王素喜魏晋之遗风,常在府中呼朋引伴,不但歌舞娱之,而且还嗑五石散,嗑得浑身冒虚汗,面色潮红,然后所有人脱得赤条条在厅中开无遮会,当然,王府的歌伎和舞伎也不例外,总之厅内不许任何人穿着衣服,好好的王府被折腾得像个吸毒的淫窝,非常的伤风败俗,奇怪的是,从魏王本人到朝堂君臣甚至是百姓,没有一个觉得这是很羞耻的事,反而无比仰慕魏王狂放不羁的风采……

    整个世界都有病!

    李素走进前厅,眼皮跳个不停,他忽然觉得有点后悔,如果这家伙也逼着他嗑一剂五石散的话,他是应该一脸怒意掉头就走,还是索性一酒壶抡破他的狗头?

    很显然,今日魏王府的酒宴专为李素一人而设,而且分明是早有准备。

    李泰走进前厅,拍了拍手,很快一群美艳侍女端着食盘和酒坛进来,布置妥当后,侍女退出,李泰笑吟吟地端起酒盏,二人遥敬,一饮而尽之后,仿佛排练过无数次似的,李素刚放下酒盏,便有两队歌舞伎盈盈进殿,后侧屏风内也转出一班乐师,随着乐声悠扬传开,舞伎们在空旷的厅内翩翩起舞,每一举手抬足,柔情似水的眼波总会不自觉地朝李素一瞟,绕指柔般的风情仿佛一根缠绵的青藤,不知不觉地将李素缠绕住。

    李素脸上带笑,心中愈发警惕。

    这感觉,多么熟悉啊,唐僧进了蜘蛛洞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耐着性子观赏了一阵,曲罢舞歇,李素笑着朝李泰敬了一杯酒,李泰饮尽后哈哈大笑:“不瞒子正兄,府中前日从东市买来了十多位胡女,她们的舞姿与咱们大唐大不相同,子正兄且与我同赏……”

    正要拍掌唤进时,李素急忙拦下了他。

    这酒再喝下去,自己可真会被魏王府的歌舞伎们生吞活剥了。

    “殿下恕罪,臣已不胜酒力……在臣没醉倒以前,还是请殿下说正事如何?说完正事臣也好放开心怀与殿下同乐。”

    李泰挑了挑眉,本来很帅气的动作,出现在那张肥脸上实在是惨不忍睹,百思不得其解啊,这家伙长得跟猪一样,为何全长安的人都觉得他是当世仅有的狷狂雅士呢?魏晋之遗风……难道就这德行?

    “子正兄真是急性子,既然兄等不及了,泰便说正事吧。”

    仰头饮尽一盏酒,李泰咂摸咂摸嘴,忽然凑近了身子,压低声音笑道:“听说令丈前些日蒙冤入狱,后来虽被无罪开释,却终究遭了一回罪,子正兄,你可知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

    ps:今晚有个聚会,稍喝了一点,更新比较少,见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