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息事宁人
    一件事情从简单到复杂,中间只需要拐个弯。?(?〈[  比如眼前这桩案子,说简单也简单,无非是前有积怨,于是投毒杀人。

    可是若非要把它往复杂的地方展也很容易,李素一出手便将一位刑部侍郎牵扯进去了,牵扯到朝臣,引来的关注目光自然多了,事情自然就复杂了,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会把它当成一桩简单的凶杀案来看,说它是朝堂争斗也不过分,不同的是,这次朝争的敌我双方阵营并不太明朗而已。

    任何事情只要把水搅浑,其中的黑白忠奸曲直就不容易分辨了,这也是李素想要达到的效果。

    今日看来,效果不错。

    黄守福自己误吃了补药而亡,于是案子又变得简单了。与许家无关,与朝堂无关,当然,与那位幕后主使人更无关,尤其是这个传言还是苦主家眷亲口说出来的,更多了几分真实性。

    李素甚至猜到了他们的下一步,如果那位家眷非要去大理寺说清楚,想必连孙伏伽都会被逼得措手不及,甚至从此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和迷茫,反省自己这几天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案子闹起来也容易,要平息下去也容易,无非换个说法而已。

    李素可以肯定,幕后主使之人必然害怕了,自从刑部韩侍郎下狱后,事情已朝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展,“无法控制”即代表着危险,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干这种毫无把握刀尖跳舞的蠢事,所以现在苦主家眷换了个说法李素非常能理解。

    玩不起了,不想玩了,想抽身了,这次大家打个两败俱伤,下次有机会再切磋便是。

    “韩由呢?那位刑部侍郎仍旧什么都没招?”李素忽然问道。

    王直摇头:“没招,而且我确定他什么都不会招,因为韩由的家眷莫名其妙不见了。”

    李素点头,缓缓道:“明白了,倒是做得滴水不漏,控制了韩由的家人,他当然什么都不会招。”

    王直笑道:“也算是好消息吧,你丈人应该会洗脱嫌疑了,既然市井里有了这个风声,离他出狱之日怕是不远了。”

    李素叹道:“不错,先把人弄出来再说。”

    说着又冷笑两声:“既然换了风向,后面的事,相信有人会替我善后的……”

    王直茫然眨眼:“他善后了吗?”

    李素笑道:“你没现细节吗?传言说是喝了参汤死的,与许家的茶叶无关,这句话就是善后,不但把许家的嫌疑撇清了,连许家茶叶的名声都扭正了,现在最害怕的人不是我们,而是那个幕后之人,他怕事情更不受控制,他怕我把这个案子闹得更大,别的且不说,孙伏伽当了这些年的大理寺卿,可不是吃干饭的,此时若还不懂得收手,必然引火烧身……”

    王直喜道:“如此说来,这桩案子马上能平息了,你丈人也即将平安出狱了。”

    李素冷笑:“他说挑事就挑事,他说平息就平息,我李素是任人揉搓的玩物么?这次若不把幕后之人挖出来,谁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又会对我动手?所以,这一次可由不得他,既然招惹了我,平不平息由我说了算,非要把他揪出来斩草除根不可,不然我睡不着觉!”

    冰冷语气令王直一惊,看着面带寒霜的李素,王直很明智地没开口了。

    “咱们且先看他如何善后吧,等到我丈人无罪开释那一天,便该是我跟他算帐的时候了,这事呀,没完!”

    王直小心翼翼地道:“若幕后之人来头很大怎么办?比如魏王,或是……东宫。”

    李素脑海中忽然浮现刚才甘露殿内,当李世民提到大唐下一代君主时的阴沉表情,然后李素脸上露出了莫测的笑容。

    “今日之东宫,难道真是明日之共主吗?”

    ***********************************************************************

    让王直派人把话递进了大理寺监牢,让老丈人安心,李素则径自领着部曲掉了个头,朝四方馆行去。

    没办法,被洗劫了还得给他干活,接待外宾这事还得由他亲自办,不能再偷懒了。

    四方馆外,三三两两的吐蕃人聚集在一起,见李素等人到来,吐蕃人纷纷让开一条道。

    方老五等人识趣地留在外面,跟那些吐蕃人眼瞪眼,郑小楼则一声不吭地随同李素走了进去。

    李素并不介意。自从认识郑小楼以来,他在李家的存在都是非常然的,所谓“然”的意思是,谁都无法指使他做任何事,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全看他个人的心情,哪怕李素都无法勉强他。

    若不是大家都这么熟了,这种亲卫李素恨不得分分钟开除他。

    今日旁若无人地陪着李素走进四方馆,显然郑小楼的心情不错,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端倪,无论喜怒哀乐,他的脸上永远都维持着同样的表情,对,没错,死人脸,适合躺棺材里的那种,偶尔扯动嘴角笑一下都如诈尸般惊悚。

    李素走进四方馆时,现禄东赞独自坐在院子里,仰头望着院中的大槐树呆。

    看到李素进来,禄东赞的表情立马变得很幽怨,轻飘飘朝他扔了一记复杂的眼神。

    李素汗颜不已。

    自己对外宾确实太不礼貌,且先不提人家送重礼的事,就算是正常的接待工作,李素也做得很不够,换了一千年后的后世,一国相来访,至少也该检阅个仪仗队,开个新闻布会,举行个国宴什么的,然而禄东赞自从进了长安城后,也只是被李世民匆匆接见了一次,不咸不淡聊了一个时辰,接下来的日子李素不搭理他,禄东赞只能在四方馆里无聊度过。

    李素很愧疚,愧疚得连笑容都扭曲了,夸张地堆起一脸笑,快步迎上前。

    “啊呀,大相恕罪,恕罪,下官这几日怠慢了,下官万死!”

    也不见礼,一把握住禄东赞的手不停的摇晃,很新奇很别致的见面方式。

    禄东赞的笑容显然也不太真诚,看得出也是强挤出来的。

    “贤弟乃国之重臣,自是国事为先,何罪之有?”

    李素仍握着他的手,表情诚恳地道:“实不瞒大相,下官这几日并非国事缠身,而是病了,自小身子弱,毛病也多,三不五时便病倒了,有时候一激动还犯浑,脑子里一片乱,待清醒过来后,该闯的祸也闯了,该不该做的事都做完了,请了许多名医瞧过,可惜都治不好……”

    人生如戏,禄东赞马上露出关怀之色,表情同样真挚。

    “贤弟今日可好了些?若是贵体欠妥,莫如回家继续休养,为兄这里无妨的……”

    “禄兄高义,愚弟就不客气了,这便告辞,回家躺着养病去……”

    说完李素拱了拱手便转身。

    “啊?”禄东赞愕然。

    这……到底是啥人啊,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客气话你听不懂吗?

    幸好李素马上又转过身来,哈哈大笑道:“禄兄莫紧张,愚弟跟你玩笑罢了,您是我大唐的贵客,若把你扔在四方馆不闻不问,身为礼仪之邦的主人,这等行径与禽兽何异?”

    禄东赞脸颊抽搐了几下,然后斜着眼看他,目光里的意思很清楚,你已经当了好几天的禽兽了,快跟本宝宝道歉!

    李素浑然不觉,左顾右盼,禄东赞只好略尽地主之谊,请李素堂内上座。

    四方馆相当于大唐外交部的国宾馆,里面住的都是外宾,外宾不止是吐蕃人,还有天竺,格萨,大食,霍尔等国的使节,基本上是每个国家的使节占了一个院子,当然,各国使节住在里面,互相之间也是不常来往的,毕竟大家的身份都很敏感,可不仅仅是邻居关系。

    走进堂内,禄东赞请李素上座,宾主各自坐下后,李素陪着禄东赞寒暄半晌。

    禄东赞一直欲言又止,李素仿佛没看见,聊了半天都是一些无关痛痒没营养的话题,最后禄东赞实在忍不住了,抬手挥退了堂内侍侯的侍女,压低了声音道:“前些日愚兄派副使拉扎送给贤弟的礼物,不知贤弟可曾收到否?”

    李素露出感激之色:“禄兄慷慨,愚弟正想在此谢过。”

    禄东赞笑道:“收到便好,你我兄弟,不必拘泥于俗礼,礼物不过是愚兄私人的馈赠,贤弟不嫌弃愚兄就放心了。”

    李素又感谢了几句,随即脸色一黯,幽幽叹道:“既然禄兄与愚弟兄弟相称,愚弟也就直言了,禄兄啊,您送的礼可害死我了!”

    禄东赞惊道:“贤弟何出此言?”

    李素叹道:“我刚从太极宫回来,陛下今日召见我,说有人检举我收受吐蕃重礼,是为臣之大忌,恐心怀不忠不轨,陛下龙颜大怒,不但下旨命我将所有礼物上缴国库,还罚了我一年俸禄……”

    抬眼幽怨地看着禄东赞,李素眼中露出狐疑之色:“禄兄,你送这些重礼,不会是想离间愚弟与陛下的君臣之情分吧?”(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