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惩戒清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每个人对待麻烦的态度不一样。

    有的人喜欢迎难而上,有的人则落荒而逃。

    李素属于后者。

    这跟怯懦没关系,李素纯粹只觉得麻烦这个东西是个很麻烦的东西,就像有洁癖的人眼里的一块污渍,一张用过的厕纸,一坨四仰八叉横躺在路中间的牛屎,不是怕它,而是深深的厌恶它。

    所以东阳才起了个话头,李素便果断决定溜之大吉,因为东阳的每一句话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麻烦味道,李素连听都不想听,一听就入戏了,一旦入戏,麻烦就沾上身了,跟鼻涕似的甩都甩不掉。

    虽然只听了一句开头,李素便察觉到这件事不是一般的麻烦,两国和亲,公主死活不从,还冒出一句“心有所属”,大唐的公主还没嫁过去,吐蕃头子松赞干布头顶便隐隐可见绿光闪耀……

    权贵圈子本来就乱,如今高原上的吐蕃蛮子非要插一脚进来,原本单纯无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吐蕃蛮子也被大唐带偏了。

    李素决定置身事外,公主心有所属也好,松赞干布绿油油也好,都是别人的事,李世民给他的任务是招待吐蕃大相,管好那位大相在长安的吃喝玩乐就好,等他吃饱了,玩够了,带着大唐公主启程回吐蕃了,李素那时拍拍屁股朝礼部交卸了差事,便大功告成,从此安安心心过着懒到令人发指的日子。

    …………

    李素从太极宫回来的第三天,朝堂里忽然发生了一些变故。

    尚书省两位侍郎,御史台三位御史,还有五位令官忽然被锁拿下狱,不仅如此,吏部还连下六道公文,一口气将河东,山南两道的六位县令全部罢免,由吏部选新官上任,至于军队,龙武卫两位轻骑都尉被免,还有四位文吏也遭了殃。

    接连三日,太极宫旨意频出,每一道旨意都代表着一个重大的人事变动发生,被罢免的官员或武将全都按上了罪名,有的贪墨,有的扯上了民间的人命官司,有的家宅建筑规格逾制等等,罪名五花八门,朝堂众臣震惊的同时,也好好上了一堂普法教育课,不上不知道,原来大唐律法里的究罪名目如此之多。

    处置的结果也异常的神速,这些官员武将下狱的第二天,处置结果便从宫里传出来了,一名侍郎斩首,余者查抄家产流徙千里,典型的从严从速重判。

    罪名都是堂而皇之的,每一条拿出来都能糊弄人,可是同一时间内把这么多官员拉下马,蠢货都明白这里面非同寻常,必然有内幕。那些所谓的罪名,拿到台面上来说的话,自然是说得过去的,可是皇帝陛下这番动作,明显意有所指,至于指的是谁,那就不见得每个人都清楚了。

    李世民的举动给平静无波的朝堂投下了一块巨石,一时间惊涛骇浪,人人自危。

    早在贞观十一年,朝堂也经历过一番清洗,那是李世民北征薛延陀之前,为了稳固后方而采取的手段,这一次,李世民等于又一次小规模的清洗了朝堂,所有人却不知究竟。

    有意思的是,李世民这个略显粗暴甚至可以冠上“暴虐”的处事方式,朝臣尽管心中惊疑,却无一人站出来质问究竟,就连忠诚耿直以挑战生存极限为此生至乐的侍中魏徵老头,对李世民这番倒行逆施竟也未置一辞,站在朝班中闭目养神,仿若神游太虚。

    而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三省重臣更是不发一语,面无表情。

    爆脾气的魏徵都没吭声,显然情况更不对劲了,所有人忍住惊疑,未敢言语,朝堂上一片气氛诡异的沉默。

    沉默中,所有被究罪的官员砍头的砍头,流放的流放,结局无从改变。

    没过几日,范阳卢家的人来了长安,来者竟是家主的嫡长子卢鸿,入长安城后,卢鸿马上向礼部递帖,请求觐见李世民。礼部不知是否收到了什么指示,刻意晾了卢鸿三日后,才通知卢鸿进宫觐见李世民。

    没人知道李世民与卢鸿聊了什么,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宾主尽欢,李世民大笑着亲自将卢鸿送出大殿,卢鸿则满脸复杂且苦涩的微笑,出宫的当日便匆匆出城回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朝臣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前阵子这一通乱棍到底把谁揍了。

    范阳卢家这次损失惨重,从那些犯官的官职来看,卢家损失了侍郎,御史,令官,还有非常敏感的军中武将两人,李世民这一棍子可着实把卢家抽痛了,一朝出手便大大削弱了卢家在朝堂中的势力,前面还在跟太原王氏互相伤害,后面李世民抽冷子便给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范阳卢家这次终于伤了元气。

    为何收拾卢家,为何出手如此不留情面,原因大家心照不宣,你卢家干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有数,敢煽动百姓造我李家的反,就得做好被我李家埋了的心理准备,要不是看你卢家势力太大,早把你家杀得鸡犬不留了……什么?王家也有份?没错,太原王家确实有份,可谁叫人家眼疾手快掉转了枪口,二话不说当了污点证人呢?所以王家因而得福,与天家结了亲,而卢家,就被剁了一只手,这就是一前一后的待遇差别。

    卢家来人后,长安的朝臣们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清洗是有针对性的,李世民不是暴君,杀人也讲道理,卢家敢煽动造反,那么,朝堂里占据的某些重要位置就要让一部分出来,这就是惩罚,对大门阀来说,这也是最伤筋动骨的惩罚,比杀直系子弟更惨痛。

    ****************************************************************

    一连串的风云变幻,李素待在家里悠哉看着热闹,浑然不觉这些风云变幻全是因他而起,王家固然恨不得把他除之而后快,范阳卢家更是欲将他挫骨扬灰,而李素本人却在……烤鸡翅膀?

    没办法,家里突然多了两位客人,都是小客人。

    一个是小屁孩李治,一个是小兕子,兄妹二人手牵着手,从马车里下来,小兕子下了马车后第一时间惊喜地扑进了李素的怀里,眼泪汪汪地指责李素扔下她跑到晋阳去的行为多么不厚道。

    看得出兄妹二人感情很不错,李治不管到哪里都很认真地牵着小兕子的手,像兄长般温柔无至的关爱,然后仰起脸时,李素不幸又看见他脸上贱么兮兮的笑。

    “胖了,好像也结实了……”李素无比疼爱地看着小兕子,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她那圆乎乎的小脸蛋,粉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小兕子咯咯的笑,清澈的大眼弯成了新月:“父皇也这么说呢,明达觉得最近比以前能吃了,也能睡了,每顿能吃好多……”

    夸张地拍了拍小肚子,小兕子露出忧愁的表情:“以后明达吃成了大胖子可如何是好?将来我还要嫁人的呢,以后谁家郎君会娶一个胖成猪似的我?”

    李素哈哈大笑:“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小兕子放心,有你父皇在,你一定嫁得出去。”

    小兕子摇头:“父皇说,我一生可肆吾欲,不用像别的姐姐那样被父皇指婚,将来明达长大了,可以自己挑选如意郎君,哪怕出身贫寒,父皇亦不阻拦。”

    李素神情微动,看来李世民着实将小兕子疼进了骨子里,连婚姻都允许她自己做主了。

    当然,这话多半是以前说的,以前名医们断定她活不到及笄,李世民心疼之下,自然向她许下了无数不切实际的承诺。

    眨眨眼,李素逗弄道:“那么,小兕子觉得自己美不美?”

    小兕子小脸一红,竟然垂头羞涩起来,忸怩了半晌,才轻笑道:“宫里所有人都说……明达生得很美呢。”

    李素失笑,原来不管女人多大年纪,从五岁到五十岁,都很在乎“美丽”这个字眼的,可爱如小兕子者也不能免俗。

    李素继续逗道:“可是小兕子你听说过女大十八变吗?”

    小兕子眨巴着眼,茫然摇头。

    “女大十八变的意思是,小时候长得可爱又美丽的姑娘,十八岁以后就不美丽不可爱了,说不定肥得像猪一样,水桶腰,满脸麻子,一巴掌宽护心毛……”

    话没说完,小兕子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连退了两步。

    “现在我再问你,小兕子美吗?”

    小兕子连连摇头,急道:“不美,我很丑,我太丑了!”

    扭过头看着李治,小兕子很认真地叮嘱道:“雉奴哥哥你要记住,以后再不准说我美了!不然我长大后嫁人很麻烦的!”

    李素大笑,李治则一脸无奈地点头答应。

    …………

    第一次来到李家,李治表现得很好奇,而小兕子以前在李家住过一些日子,对李家内外熟悉得很,于是小兕子以傲骄的主人姿态,领着李治将李家里里外外逛了一遍,不时以大人带小孩的口吻,为李治介绍李家各处的景致和房间。

    快到午时,俩小屁孩才把李家逛完,手牵着手回到前庭,

    到了饭点,自然要招待两个小家伙饭食,李素索性领着二人在前庭搭起了炉架,给二人烤鸡翅膀。

    “子正兄,听说吐蕃大相要来长安?父皇还把招待大相的差事交给了你?”李治凑上前贼兮兮地问道。

    “不错。殿下有何指教?”

    李治两眼放光,急忙道:“带上我吧,让我也见识见识吐蕃蛮子长啥样,听说他们活在雪山上,头顶无发,脚长手短,走两步便仰天叫两声……”

    李素脸黑:“你真该好好反省一下你的消息渠道了,你说的那个物种名叫霸王龙,几千万年前已消失了……”

    *************************************************************

    ps:推荐一本新书,《起点直播之玄幻世界大冒险》,名字有点长,但这次真不是广告,作者开书前我便看过存稿,一字一句看过,很不错,情节很新颖另类,令人欲罢不能,诸君不妨一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