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制造时机
    金风玉露一相逢。≯> ≧ ≦

    被绿柳风风火火拉出道观,东阳有点淡淡的羞涩,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件很羞于启齿的事情,幽会情郎没什么,可是……旁边还有个贴身侍女陪着,还有一大群禁卫点着火把开道清场,能把幽会搞出如此浩浩荡荡的场面,心中荡漾着的丝丝旖旎,全被眼前的大场面破坏了。

    一行人走出道观,马不停蹄如同行军般赶往河滩,上了乡道便听到村里处处喧嚣狗吠,仿佛全村的狗都在为她这次幽会情郎以壮声色似的,东阳脚底忽然有些软,脸上火辣辣的烧得慌。

    快走到河滩边的小树林时,东阳停下了脚步,死活不肯再往前走一步了,绿柳不解地看着她:“殿下怎么了?李侯爷就在前面等您呢……”

    “绿柳……”夜色里的东阳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声音却带着几许颤抖:“你们……嗯,你和禁卫们先回道观,我……我和他说说话就回来。”

    “那怎么行!大晚上的一片漆黑,出了意外怎么办?殿下忘记当年你被恶徒劫持的事了?就是因为落了单呀!”绿柳强烈反对道。

    “有他在,我不怕!”东阳态度渐渐有些强硬了:“他当年能保护我,如今也能保护我,他还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回去吧,我和他‘单独’说说话儿。”

    “单独”二字咬得很重,绿柳如今也是二九年华了,早已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夜色下看不清东阳的脸色,但绿柳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她的脸上也有点烧了。

    噗嗤一笑,绿柳促狭地挤了挤眼睛,道:“那婢子和禁卫们离河滩远一点如何?”

    东阳只觉得脸烧得厉害,没理绿柳,默不出声快步朝河滩边走去。

    身后的绿柳传来一声轻笑,众人留在原地没跟上去了。

    东阳的脚步很轻快,几乎像在小跑,一身华丽的盛装在夜色下反射着萤萤的光芒,像一只在黑夜里蹁跹起舞的飞蛾,义无返顾地扑向熊熊的火堆。

    跑了没多久,依稀可听见泾河水流淌的哗哗声,东阳的脚步更急了,穿过小树林,波光粼粼的河水旁,一道瘦削的人影静静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垂着头似在打瞌睡,懒散的样子如同烙进了骨子里一般刻骨铭心。

    东阳站定,痴痴地看着那道令她日思夜想的人影,看着他懒洋洋似乎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静静坐在河边,与周围的风景融为一体,仿佛他本就是这道风景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最令人无法忘怀的亮色。

    然后,东阳笑了,素手悄然拎起了衽裙的一角,犹豫了一下,又脱下水绿色的绣鞋,一如当年的初遇,赤着一双雪白晶莹的莲足,踩在柔软如毯般的草地上,朝他飞快跑去。

    *******************************************************************

    东阳道观内。

    武氏坐在前院里呆,螓半垂,露出颈后一段洁白如玉的肌肤,安静的模样像一尊玉美人雕像,她的嘴角微微勾起,牙齿白净且整齐,嘴唇红艳,黛眉如柳,仿佛刚刚精心打扮过,妆容非常得体,既不显得张扬,也充分突显了她这个年纪的女人的风情。

    自刚才东阳匆忙被绿柳拉出去后,武氏便一直坐在前院内,不知等待着什么,拢在长袖里的右手微微凸起,似乎正用力攥着什么东西,这样的姿态一动不动,一坐便是小半个时辰。

    一位名叫慧清的中年道姑跨进前院,神情有些疲惫。

    慧清是最早跟着东阳的道姑,从东阳的道观建成后,慧清便被李淳风指派来到道观,奉东阳为观主,平日里跟着东阳做早晚课,闲暇时则负责道观前院所有道姑的饮食起居,差不多算是前院总管家的角色。

    武氏见慧清进院,两眼不由一亮,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很快露出焦急的模样,起身迎向慧清。

    “慧清师姐,刚才公主殿下令贫道为她打扮,把她打扮得好看些,然后去见……嗯,见那位……”

    慧清露出了然的神色,这座道观里,从东阳身边的宫女到前院的所有道姑,包括外面巡弋的禁卫,对李素的存在已然非常熟悉且明了了,大家甚至不必说到李素的名字,只要说到“那位”,所有都能露出一脸“我懂你”的表情,慧清现在露出的,正是这种表情。

    略见稀疏的眉毛挑了挑,慧清示意武氏继续说下去。

    武氏接着道:“殿下说要打扮得好看些,贫道全力而为,只是殿下欲用……那位当年送她的金簪,可当时却不见那支簪子,殿下好生失望,心有不甘地去河滩边赴约了,殿下走后,贫道在她饰盒里翻了一下,却意外现那支簪子就在盒子里,只是当时没现罢了……”

    说着武氏的右手终于从长袖中伸了出来,手里紧紧攥着的,正是东阳苦寻而不见的那支簪子。

    武氏神情似焦急又似惋惜,叹道:“贫道进观晚,但也听说过殿下与……那位之间的事,听绿柳姑娘说过,殿下平日对这支簪子最是在意,它是……那位当年送她的定情之物,今日久别重逢,却没有戴上它,殿下此刻的心情想必……颇为煎熬吧?至于那位……若见殿下未戴那支定情之物,倒不知是何想法了……”

    慧清本是出家人,对男女****之事似懂而又不懂,只是此时民间风气颇为开放,礼教尚未被后世的腐儒们扭曲,男女****之事往往十分大方坦荡,慧清纵然没吃过猪肉,却也见过猪跑的,听武氏这么一说,慧清顿时有些急了,道:“那可如何是好?殿下既然看重此物,赴约却未戴它,那位……怕是心中不喜吧?误会了殿下的一番心意就糟了!”

    武氏心中一喜,顺势焦急地道:“贫道也是这么想的,殿下为了他而自愿出家,这几年受过多少寂寞苦楚?若是再被那位误会,贫道未免为殿下不值了……”

    慧清虽然中年,但出家人对男女****之事到底比较陌生和单纯,听武氏说得严重,慧清愈着急了,闻言毫不犹豫脱口道:“你现在赶紧去河滩,把簪子给殿下送去,当着那位的面莫说簪子不见了之类的话,就说……就说……”

    吭哧半晌,慧清仍未编出一句谎话,急得面红耳赤,武氏都为她着急,于是很自然地接口道:“就说贫道依殿下的吩咐特意将簪子带来,请那位亲手为殿下戴上……”

    慧清两眼一亮,点头道:“对,这个说法倒是颇为雅趣,就这么说了,你去河滩边寻殿下去吧。”

    武氏笑了:“是,听慧清师姐的,贫道这便去了。”

    慧清点点头,转身进了中庭的三清大殿中清理香炉去了。

    武氏面无表情站在庭院内,眼中的笑意却越来越明显,她不慌不忙地整了整略见凌乱的鬓,犹豫了一下,又伸出一只手指,将嘴上的唇色擦得淡了些,再刻意将道袍的腰带收得更紧,露出自己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如此一来,一位清新脱俗不着脂粉的绝色道姑形象顿时脱颖而出。

    准备好了这些后,武氏攥紧了手中的簪子,迈着碎步出了道观,朝河滩边走去。

    她脸上的笑容一直在不停的变换,唇角时而高高上扬,笑得非常夸张,时而抿唇浅笑,仿若怀春少女般娇羞,时而露出几颗小牙,矜持又不失风情,一路走,一路练习,似乎在选择面对那位时,该用怎样的笑容才最合适,最令他着迷沉醉。

    离河滩越近,武氏的心跳也莫名地加快了许多,当初被选为随侍帝侧的才人时都不曾如此紧张过。

    从被救出掖庭,到奉旨出家为道,再到如今这段平静安逸的日子,武氏心中积下了许多的疑惑,还有许多的不安和不甘,她告诉自己必须见到李素,必须知道他为何要救她,如果付出的代价不是太大的话,她必须马上脱离这座道观,不顾一切地死死抱住李素往上爬,她还年轻,可是马上就快不年轻了,但她绝不甘心在这座道观里孤独终老,她应该有更光明更美好的未来,这个未来可以在侯府,可以在太极宫,可以在一切富贵荣华的地方,但绝不能在道观里!

    她知道东阳一直对她有戒意,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这种戒意她便很直观地察觉到了。

    她也知道东阳绝不会主动让她见到李素,因为他是东阳的情郎,一个正常的女人是绝不会让情郎见到另一个美丽的女人的。

    不过没关系,武氏不仅美丽,而且聪明,别人不给她机会,她懂得自己创造机会,比如今晚,那支莫名其妙消失,又莫名其妙出现的簪子,便是她给自己创造的机会。

    离河滩更近了,武氏的心跳得越快,抬眼一看,远远的,绿柳和一众禁卫举着火把,站在小树林外静静等待着。

    武氏停下脚步,美眸四下流转,然后悄无声息的绕过绿柳和禁卫们,从另一条小径拐过去,直奔河滩边。

    *******************************************************

    ps:还有一更,不过我得先睡一觉,昨晚跟自己较劲只睡了两三个小时,想把作息调整正常,现在迷迷糊糊的头很晕。。。(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