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壮士断腕
    既然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一定要推得干净点,千万不能再沾上。

    李素现在的态度很干脆,摆明了就是来赈灾的,他和李治代表朝廷,朝廷天使来到晋阳,晋阳的乱局情当没看见,来到晋阳的目的很单纯:赈灾,抚民,除此之外,天塌下来也由晋阳本地的门阀去顶着,朝廷天使不管。

    责任推得很干净,而且算计得很阴险,悄无声息就把王家坑了,王家的家主怒冲冲而来,最后怒冲冲而去,结果却完全不一样。

    是日,原本严严实实堵在太原王氏门口的李绩所部并州兵马突然奉命撤退,李绩一声令下,黑压压的兵马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人心惶惶欲哭无泪的王家上下也终于松了口气,面面相觑间,纷纷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后怕,莫名其妙涌上心头的幸福感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肿么回事。

    并州兵马总归堵过王家的门,这事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

    兵马撤回晋阳时,并州大都督府长史李绩单枪匹马亲自登门,态度很谦逊,语气很诚恳,道歉加解释,连称是误会,总之一句话,兵马并非针对王家,而是打算上山剿匪的,结果军伍里的文吏不省心,拿了一份过期的军事地图糊弄将军,李大将军一不小心就信了,后来一不小心就把兵马堵王家门口了,搞得大家这么尴尬,放心,李大将军已帮王家报了仇,那个不省心的文吏已被大将军种进土里了……

    借口搬出来鬼都不信,偏偏王家的家主信了,不信都不行,面对杀人如麻的名将,王呈的态度平静,架子端得很稳,不卑不亢,言语温和,什么借口无所谓,你说什么我都信,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李绩登门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过场走完,李绩彬彬有礼地告辞了。

    兵马撤走的第二天,王家开始有了动作。

    千年门阀世家,经营盘踞晋地数百年,枝繁叶茂,名震一方,门下儒生名士无数,明里暗里还有着自己的武装力量,既然存了收拾卢家的打算,自然出手便不必再留情面了,背叛盟友也好,为除恶自保也好,当初暗里达成的协议成了负心薄幸郎的山盟海誓,一朝翻脸,下手无情。

    与李素短暂交锋过后,王呈明白了朝廷的底线。

    晋阳乱局必须平息,朝廷也必须揪出一方杀一儆百,煽动乱民造反这种事绝对不能姑息,否则以后每逢灾年便有门阀起而效仿,李家还过不过了?所以,这次必须有人为此事承担责任,不是王家就是卢家,至于到底是哪一家,你们自己看着办。

    毫无预兆地,李素便把王家和卢家关进了一个斗兽笼子,王家和卢家别无选择,能活着走出笼子的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王家动手了,这是李素布下的死局,王家解不开,卢家也解不开,两家不管心中对李素有多大的怨气和仇恨,也得先把对方干掉再说。

    短短三日,晋阳地面风云涌动,杀气盈野。

    首先是王家门下的儒生名士们制造舆论,讨逆檄文漫天遍野,有的以书面形式四处张贴,有的则在民间百姓里口口相传,卢家煽动乱民谋反的证据被王家一筐筐的抬了出来,至于这些证据多少是真,多少是假,这个时候已没人在意,看在百姓和士子们眼里,卢家就是大逆不道的黑心门阀,必须认罪伏法并且死一万次都不冤枉的那种。

    长安朝廷君臣的仁德开始在晋阳渐渐广为流传,仿佛后面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徐徐推动,莫名其妙间,大唐君臣心系百姓黎民,大灾之时不离不弃的说法渐渐成了晋阳地面的主流声音,朝廷咬牙勒紧裤带,紧急从各道各州调集粮食,赈济灾区,天使官员日夜操劳任劳任怨,就算被无数不明真相的群众诋毁辱骂仍不怨不嗔,勤恳踏实地做着本分的工作……

    卢家一夜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李素和李治二人却成了万家生佛的活菩萨,剧情逆转之快,连李素都有些措手不及,不知该摆出怎样的姿势来迎接万民的景仰。

    舆论啊,舆论的力量实在是不可小觑,李素这时也深深体会到千年门阀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一夜之间化黑为白,自己地盘上翻云覆雨,左右民心,偏偏百姓们还非常乐意买帐,王家说什么百姓信什么。

    至于卢家,骤然被王家背叛,卢家这时也急了,门下的儒生们也忙着辩解,可对晋阳的百姓来说,卢家终究只是范阳本家的一个分支,而且迁来晋阳的时间并不长,根本还未取得百姓的认同,范阳本家的布局太仓促,也没想到盟友会在背后捅刀子,在晋阳这块地面上,王家才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有着左右地方官府和民心的本事,卢家想在晋地与王家斗法,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没占,从王家动手的那一刻开始,卢家便注定了败局。

    铺天盖地的指责斥骂朝卢家席卷而去,卢家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王家摆出来的证据无法反驳,真里掺着假,假里掺着真,欲辩而不能,而且论在晋地的地方士族势力,卢家根本不是王家的对手,当王家一声令下发动起了晋阳各村各庄的地主富户们对卢家口诛笔伐时,卢家已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短短数日之内,民间舆论的基调已被王家强行定下,卢家一败涂地。

    并州兵马撤走的第五日清晨,位于晋阳城北石佛村的卢家传出一声凄厉的哭嚎,好事者进门发现,卢家上下百余口,无论男女老少妇幼,全部悬梁自尽,无一幸存,只剩了一位老管家跪在庭院内痛不欲生嚎啕大哭。

    晋阳官府迅速派出仵作差役追查,不到一日便结了案。

    结论很简单,“畏罪自尽”。

    “自尽”的证据很明显,卢家男女不仅衣着光鲜整洁,悬梁时神情平静,家主还留下了一封沉痛忏悔的遗书,说是卢家一时糊涂,上负圣心,下负黎民,更牵累了范阳本家,诸多恶行皆罪于晋阳卢家,与范阳卢氏无关,作为家主,治家无方,不意坏了卢家门阀名声,实痛悔万分,无颜苟活于世……

    长长的遗书握在李素手里,字字句句表达出卢家的悔恨和负疚,李素面色阴沉,攥着遗书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他没想到门阀之间的争斗竟是如此残酷惨烈,一朝翻脸,绝不留半分情面,出手便是要命的杀招,连敌人家里的一条狗都不放过,百余口人命就这样被抹去了存在的痕迹,永远消逝在尘世中,死后都没能留个好名声,纵然载于史书,也难逃“畏罪自尽”四字,字字噬血诛心。

    卢家老小自尽的第二天,灾民从晋阳附近各个山谷山腹里一批批走出来,一千,两千,上万,在这个雪灾过去已一个多月的晋阳野外,黑压压的人群扶老携幼而出,纷纷朝晋阳城外的官府赈灾棚帐而去,广袤无垠的城外,从万余人渐渐到数万,最后接近十万。

    前几日与孙辅仁摊牌前,城外的粮草着火,那些被烧的粮草是真正的粮草,做戏要做真,李素并未下令转移粮食,他担心露了马脚,弄巧成拙,粮草被烧后被抢下一半,剩下的真的全烧了,但当晋阳灾民从山谷中走出来,基本聚集在城外棚帐后,不消官府开口,太原王家送来了一万石粮食作为赈济。

    皇帝陛下的嫡子,李治这位才十多岁的晋王殿下穿着正式的朝服在城外闪亮登场,以朝廷的名义亲自进入棚帐区,对每一个见到的灾民嘘寒问暖,号召鼓励百姓生产自救,朝廷官府必不离不弃云云,灾民们大受感受,纷纷跪伏于地,拜谢天恩,李治跪拜还礼,双方泪眼婆娑,感人至深。

    王家出粮,李治有正统的朝廷身份,朝廷与王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争取名望民心,表面一派融洽,实则各自勾心斗角,但百姓们却是最终受益的一方。

    又过了几日,天气愈发暖和,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春意融融的气息,被赈济的灾民们也住不下去了,推举了几位有名望的宿老出来,与朝廷和王家深谈了一次,大概意思是各村各乡百姓不愿再受赈济,因为自尊心接受不了自己像个废人,靠赈济过活,纷纷愿意各自回村回乡,土地已化冻,春播虽然错过了,但地不能荒废,种不了粮食还能种豆子,种绿菜,种一切赶得上农时的作物,大家齐心协力咬牙撑过这个灾年,再图明年的好光景。

    李治代表朝廷答应了百姓的请求,同时也承诺,朝廷对百姓的赈济不会断,赈灾粮食会发放各村里正,每日以村庄为单位各自领粮,朝廷与百姓同心同德,共同患难,一起撑过这个灾年。

    于是,短短数日内,城外棚帐里的百姓们纷纷携着全家老幼,步履缓慢却踏实地往自己家中走去,迈出的每一步都充满了由衷的喜悦和希望。

    千年以还,百姓农户就是这样容易满足,他们勤劳善良,本分知足,只要不饿肚子,任何外界的暴风骤雨他们都愿意逆来顺受。

    ******************************************************************

    几乎一夜之间,卢家倒了,民心定了,流离失所的百姓回家了,晋阳地面上的凄风苦雨瞬间化为暖阳高照,春意盎然,充满希望的笑脸重新回到了百姓们的脸上,尽管此处无声无息,但李素能感觉到,晋阳之乱已彻底平息。

    这里,只是一个受了灾而百姓们仍充满昂扬斗志,满怀来年憧憬与天斗的地方,如此简单。

    …………

    李素和李治留在晋阳县处理善后,李绩的并州兵马仍在晋阳城外扎营压阵。

    安抚百姓,灾后重建,召集各村地主富户和里正善待乡民,从各道调集更多的粮食和农作物种子,组织百姓挖沟清渠灌溉,以及从各方筹集耕牛,农具,清查仍留在山腹中度灾的少许百姓等等,善后工作是个大工程,李素和李治忙得脚不沾地,无暇分身。

    而卢家老少悬梁的消息这时也已传到了范阳,范阳卢氏本家震怒,冤有头债有主,矛头直指太原王氏,两个千年大门阀正式进入敌对状态,就在李素忙着安抚晋阳百姓,前后奔波善后事宜的这些日,范阳卢氏与太原王氏之间开始激烈交锋,互碰火花,双方门下的儒士口诛笔伐,互相伤害,以各自的地盘为据点,在民间制造舆论,到最后,文斗渐渐发展成武斗,双方家族各自在自家地盘清场,断对方的商道和人脉,驱逐与对方有干系的地主富户,向官府施压,你来我往,各有胜负,闹得不可开交。

    直到晋阳的善后接近尾声时,李治以晋王的名义向范阳卢家修书一封,书信中语气严厉,斥责卢氏治家无方,致使分支煽动灾民,妄图谋反,居心不轨,殊为大逆,晋王奉旨平乱,严命卢家追查自省,否则必传檄天下,共谴****叛逆。

    措辞严厉的书信递到范阳卢家后,卢家顿时熄了火不敢再吱声。

    情势已经很明朗了,卢家分支在晋阳搞出的事情,范阳卢氏不可能不清楚,甚至,这个分支本就是受范阳卢家的指使而遣去晋阳定居的,现在太原王家忽然撕毁协议,背后狠狠捅了一刀,而朝廷借势问责,集结了兵马虎视眈眈,卢家的家主并非愚蠢之辈,自是识得时务,眼下的情势很显然,卢家败了,既然败了,就要做出失败者的姿态,此时若还趾高气昂态度嚣张,无疑是不智之举,若刺激到了朝廷,李世民正好对这些千年门阀忌惮又戒意颇深之时,岂能不趁势派兵把整个卢家灭了?

    于是卢家家主马上转变了态度,向长安城快马递送了一份认罪奏疏,奏疏中毫不犹豫地把那个卢家的分支当成了替死鬼顶了上去,言称范阳卢氏对此毫不知情,此皆卢家分支所为,范阳卢氏已召集全族老少祭拜祠堂,并宣布将晋阳卢家从族谱中除名,并向朝廷请罪,请朝廷严旨追查,范阳卢氏绝不偏袒包庇,家主自罚断食七日以赎罪云云……

    蝮蛇蛰手,壮士断腕,衡量利害之后,卢家做出了最正确最理智的决定。

    而这场门阀争斗中的小虾米齐州陈家,在李素派禁卫赴齐州锁拿人犯时,陈家的家主自知大势已去,在禁卫登门之前,家主连同此案有关的族人和门客全部自尽,只留下一家妇孺老小,仍被禁卫锁拿入长安。

    至此,晋阳乱局渐渐平定,恩怨皆了,善恶有报。

    此时晋阳的上空,一轮艳阳高照,冰雪化冻,万物重生,处处鸟语虫鸣花香,迎接这个迟来的春天。(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