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百零八章 打破平衡
    县志这东西每个县都有,这是历朝历代编史的重要资料,每个县衙都有专门的书吏负责编撰,妥善保存。≯≥

    李素这几天看的也是这个东西,有关晋阳历史上生的一切,从魏晋到当朝,每年地方上生的大事件皆有记载,这些记载都是最真实的,可信度很高。

    一闭关就是三天,了癔症似的昏昏噩噩,出了屋子都有点魂不守舍,典型的鬼上身症状,难怪李治和方老五等人惊慌失措。

    李素没理会众人的担忧,回房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舒爽,一睡就是一整天,中间方老五端了饭菜过来,见李素睡得熟也没敢叫醒,饭菜热了一次又一次,就在李治和方老五拿定主意打算请大夫时,李素这才伸着懒腰,一脸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门。

    守在门外的李治和方老五高兴坏了,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上前正要问候,却见李素抬头望天,一脸疑惑兼纠结。

    “怎么天黑了?醒得不是时候啊,生物钟乱了……”李素喃喃自语:“要不,回去再睡一觉?”

    说睡就睡,扔下门口两位正酝酿情绪准备煽情的家伙,李素转身又往屋里走去,显然打算继续大睡一场。

    “慢着!子正兄,再睡就死了,您先一刀剁了我再睡!”李治急坏了,一把拽住李素的衣袖。

    “谁死了?”李素神色不善的瞪着小屁孩,王爷咋了?乱说话照抽,不信你以后当了皇帝还会报复我。

    李治陪笑,拽着衣袖的手却丝毫不松。

    “我死了,您再睡我就急死了,真的……晋阳如今烈火烹油,情势迫在眉睫,您选择在这个时候关上房门看书睡觉,是不是……呃,子正兄,我知道你必有了计较,咱们一起从长安出来的,有啥计较你好歹先跟我说一声,让我心里有个底才是啊。”

    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一脸萌萌的哀求之色,眉眼间依稀跟小兕子有几分相似,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李素指了指天,道:“天黑了,所谓日升而作,日落而息,此时已是‘息’的时候……”

    “你大白天已息过了,实在不行,好歹留句话再息啊!”李治急了。

    李素叹了口气,看来睡不成了。

    招手唤过李治,李素笑着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殿下想想,如果你是那幕后之人,当朝廷已遣重兵压境,自己以前的部署谋划全部打乱,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李治毫不犹豫地道:“投降朝廷,不能再执迷不悟,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

    李素:“…………”

    愿望不错,三观也正得不能再正,而且很耳熟,典型的警察与绑匪对峙的语气,可惜代入感不强,太过理想化了,反正李素不觉得幕后之人会做这种选择,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跟朝廷已是水火不容了,断没有回头路可走,投降了也逃不过一个死字,就算失败也得硬着头皮撑到亲眼见到失败的那天,然后再悲壮切腹抹脖子。

    “殿下你这么说,咱们没法聊啊……”李素叹了口气道。

    沉吟片刻,又朝方老五招了招手,李素凑在他耳边如此如此吩咐了一番,方老五一脸疑惑之色,抬头看了看李素严肃的神情,二话不说领命而去。

    “子正兄,子正兄,你跟他说了什么?快告诉我!”李治更急了,留给他的悬念一桩接一桩,小屁孩已有被逼疯的倾向。

    “没什么,叫他出去给我买宵夜。”李素淡淡扔下一句便回房了。

    “……你骗我!子正兄快说,快说!”小屁孩一路追进了屋内。

    “哎,殿下,身上还有值钱的物事没?我继续给你说三国演义如何?嗯,写欠条也行……”

    “好啊好啊好啊……”李治立马将正事抛到九霄云外,非常开心地点头应道。

    *******************************************************************

    按理说,李绩是长辈,也是领兵多年斗争经验丰富的老狐狸,他既然来了晋阳,晋阳之乱该由他来处置更妥当。

    可李绩的态度很奇怪,他只负责统领两万并州兵马,对晋阳的事从来不插嘴,哪怕被李素吊胃口憋得不行了的李治主动跑去请益求教,也被他哼哼哈哈地敷衍过去,一副我只是来打酱油的作派,气得李治每次悻悻而归,第二天又贱兮兮地跑去继续求教。

    碰钉子的次数多了,李治自己不觉得,冷眼旁观的李素却看明白了。

    他看出来李绩并不打算参与此事,或者说,他应该秘密领了什么旨意,任由李素和李治二人折腾,他却三缄其口,不一语,李素相信,就算自己和李治面前有个大坑,李绩也会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头栽进去,他顶多站在坑外保驾护航,不让别人埋土,会不会幸灾乐祸的笑则要看他的人品了。

    李素看懂了,所以也没有自讨没趣去求教什么,每天和李绩同住在县衙内,聊天的内容基本都是吃吃喝喝还有天气,绝口不提正事。

    不得不说,跟李绩聊天的感觉很不错,李绩读过的书不少,至少比李素多,李素提起任何话题他都能非常完美地接过来,然后引经据典说得头头是道,搞得李素很没面子,后来李素不得不拿出后世的一些新奇话题,比如自由落体,比如圆周率,比如大唐之外有个到处都是野人土著的新大6,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等等,这才换来李绩的目瞪口呆,一脸老蠢老萌的表情,令李素很有成就感。

    “说话又是晌午了……”县衙庭院里的李绩打了个呵欠,一脸百无聊赖地瞥了李素一眼,哼哼道:“上午,什么新大6,什么咱们站在大圆球上,老夫情当听了故事,现在故事听完了,又到了吃饭的光景,下午怎么说?咱们继续坐这里胡说八道?”

    李素笑道:“伯伯您若愿意听,小子这里还有一肚子的胡说八道等着您,您信也好,不信也好,就当打时间了。”

    李绩哈哈一笑:“好个小混帐,把老夫当孩子哄了?说说正事,晋阳这么个光景,你到底怎么打算的,老夫这两万兵马驻扎城外,每天人吃马嚼的,可不是小数目,军中司粮官昨日来报,营中粮草只够大军十日所用,你和晋王殿下耗得起,老夫可耗不起了。”

    李素眨眼:“小子一筹莫展,这不正等着李伯伯赐教吗?”

    李绩怒道:“滚远!滑不溜手的小混帐,等老夫抽你呢?老夫只负责领军驰援平乱,余者一概不理,你若有章程赶紧动起来,若没有章程可别怪老夫心狠,明日便拔营回并州了。”

    李素收起了笑容,叹了口气道:“李伯伯,小子其实也在等,您领军多年,慧眼如炬,想必也看出来了,晋阳如今的情势不妙,幕后之人与朝廷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小子这几日想尽办法打破这个平衡,无奈破除不了,所以小子在等,等对方先把平衡打破,并州兵马可不能走,您这一走,晋阳的情势只能是敌进我退了……”

    李绩嗤地一声,道:“平衡那么容易打破,陛下也不会把你遣来晋阳了,单纯杀乱民谁不会?大军到处,令旗一挥,挡我铁蹄者死,最难的便是眼下敌暗我明,杀又杀不得的景况,所以陛下和三省宰相才合计把你派来处置,这事派德高望重的老臣来不合适,容易激起对方警觉,闹起更大的民乱,长安城年轻一辈里,数来数去也就你最精滑,谁都占不了你的便宜,太子得罪你你都敢指使游侠儿东宫门前杀人报复,杀了人以后还能堵得太子不敢声张,面子里子赚得足足的,晋阳这事挑你来干没错,朝廷肯定吃不了亏……”

    李素吓得冷汗直冒:“李伯伯您别乱说,什么东宫杀人,小子完全不懂……”

    李绩冷笑:“敢做不敢当吗?还真是油滑到家了,你干的那点事,长安城这些叔叔伯伯们谁心里不清楚?当我们都瞎吗?来了晋阳反倒蔫了,一肚子坏水哪里去了?你到底在谋算什么?”

    李素飞快眨眼,嗯,东宫杀人什么的,真的听不懂,但晋阳的事可以说说。

    “李伯伯耐心再等等,两日内必有分晓,眼下这等情势,幕后那个见不得人的人也该出手了,他一出手,平衡必破,晋阳乱局可解矣。”

    李绩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老夫本打算提醒你的,但你既然胸有成竹,老夫也就不说什么了,且看你如何拨正乱局吧,并州两万兵马随时可为你驱使。”

    “小子多谢李伯伯。”

    “别谢老夫,老夫也是奉旨而为,况且……”李绩说着仔细端详了他一番,道:“况且,老夫见你的模样挺投缘的,说不出原因,就拿你当了亲子侄对待,你的事,老夫不会慢待。”

    二人正说着话,县衙门外忽然踉跄跑进来一个人,此人却是李家的部曲老兵,满头冒汗神色慌张,脸色有些白,见了李素二人顾不得行礼,急声道:“禀侯爷,大事不好了!咱们从晋州带来的五千石粮食被人放了火,此刻火势大起,无法扑灭,侯爷快去城外看看吧?”

    李素和李绩同时愣住,紧接着,李素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扭头看着李绩笑道:“择日不如撞日,李伯伯,对方果然先动手了,晋阳乱局可破矣!”

    ****************************************************

    ps:还有一更。。。

    又p又s:感觉好久没说过上面那四个字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