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迷局如雾
    地主姓卫,很高雅的姓,与汉朝的卫青卫皇后是本家。

    只是卫地主此刻的模样却没有卫大将军半分神采,一脸畏缩地站在李素面前,身子还不时地瑟瑟抖几下,保养得白白胖胖的面色,却穿着一身很不搭调的粗布衣裳,看起来活像偷土八路地雷被现场逮住的汉奸。

    李素笑得很温和,春风般和煦的笑容里,藏着一丝谁都不曾发觉的冷意。

    很有意思,自从来到晋阳,简直开了眼界,什么乱七八糟的诡异的神秘的事情,都被他碰上了,连半路捡个地主都是那种畏畏缩缩一副干了亏心事的样子,——好好的晋阳,它到底怎么了?这里面的水到底多深多浑浊?

    恍惚间,李素发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初的西州,那个荒凉的,贫苦的边城,当初赴任时,西州也是表面上一潭死水,内里却是暗潮涌动。

    晋阳……也是如此吗?如果是,到底是谁躲藏在暗地里兴风作浪,搞风搞雨?

    思忖万千时,那位卫地主已朝他躬身行礼。

    “小人卫从礼,拜见这位贵人……呃,这位侯爷。”

    李素笑了笑,侧身示意道:“来,先见过皇九子晋王殿下。”

    卫从礼一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讷讷道:“皇……皇子?晋王爷?”

    李素微笑道:“对。”

    身后的李治很配合地仰头望天,不可一世的模样,高冷范儿越来越熟练了。

    卫从礼扑通朝李治跪下,颤声道:“小人拜见晋王殿下。”

    李治哼了哼,仿佛从鼻孔里发出两个高傲的单音:“免礼。”

    接下来的对话,李治就完全成了一件昂贵的摆设,虽然架子端得很高冷,但对话的内容和节奏已由李素完全接手,李治则保持仰头望天的高傲姿势,一脸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请问卫员外是晋阳何方人氏?”李素微笑问道。

    卫从礼神情畏缩道:“回侯爷的话,小人是晋阳陇沟村人,小人往上三代皆住在陇沟村……”

    李素点点头,接着笑道:“看卫员外的样子,想必家境颇丰吧?家中多少亩地,多少庄户?”

    “小人不争气,三代所积,地不过千亩,庄户不到四百人。”

    李素露出钦佩的表情,拱了拱手道:“看不出卫员外竟有如此庞大的家业,了不起呀!这两年地里收成如何?”

    卫从礼老实答道:“前两年还成,交了官府的租子后尚有数百石存余,只是这两年年景不行,风不调雨不顺的,地里收成也少,虽说官府也给减了租,但也只是堪堪保住了家里和庄户们的温饱,至于今年……”

    卫从礼神情灰暗地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李素仍旧笑容满面:“今年的年景自然更不行,卫员外怕是都没有春播吧?”

    卫从礼黯然叹道:“年尾大雪不停,压垮了不少庄户的房子,还压死了几个人,那时小人就觉得怕是兆头不好,果不其然,一直到了春播时节,地里的土仍冻得跟石头似的,榔头敲都敲不碎,入春多少时日了,没下过一场雨,有的田地里连雪都没化,庄户们哭得凄惨,找小人拿主意,老天爷降的天罚,小人能有甚办法?只好陪着庄户一起哭,带着他们挖沟渠,给地里灌水化冻,仍是不见成效……”

    “庄户们吃着家里所余不多的存粮,眼巴巴盼着老天开恩给条活路,存粮越吃越少,最后庄户一家一家的开始断粮,小人咬着牙开仓赈济过几回,可是,小人家存粮再多,也顶不住几百号人天天吃呀,后来,春播时节眼看已完全错过,大家都绝望了,于是慢慢的,有几家庄户来给是不能在村里等死了,要带着家小出去找活路,有了一家就有两家,庄户们都来向小人告辞,小人想拦,可……怎么拦?拦不住啊!拦住了就要养活他们,小人家里的粮食能养他们多久?”

    卫从礼说着,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五尺汉子哭得无比凄惨,令人心酸。

    李素也忍不住黯然叹息。

    庄户有庄户的苦,地主的日子其实也并不好过,不是说家里有人有地就可以过舒坦日子的,既然是地主,就得承担起责任,家里有多少庄户就得承担多少人的吃喝拉撒,这年头民风朴实,还没有逼着杨白劳卖喜儿的那种无良地主,在这个讲理的年代里,无论任何阶级,他们的道德底线明显都很高,不但不敢干丧尽天良的事,还得勇于承担,这样才能赢得庄户们的心,让庄户们死心塌地给你干活交租。

    看着眼前哭得凄惨的卫从礼,李素由衷感到同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道:“你已做得很不错了,时也运也,无可奈何,尽力了便无愧于心。”

    卫从礼擦了把泪,道:“王爷和侯爷见谅,小人实在是忍不住……”

    李素点点头,道:“好,卫员外继续说,你家的庄户差不多都走干净了吧?”

    卫从礼叹道:“对,走干净了,没法不走,一整年的生计断绝了,死赖在村里难道眼睁睁看家里的老人婆姨孩子都饿死吗?好好的家,上千亩天字良田,几百号庄户说散就散了,小人每天都站在村口,看着庄户们携家拖口离开,最后走得一个不剩,后来听说晋阳闹匪,有流民抢掠富户,小人也担心没个好下场,先让仆人送走了家小,然后藏匿了钱粮,小人也离开了村子,害怕被流民抢了杀了,小人不得已扮作流民的模样……”

    李素沉吟片刻,缓缓道:“最后一个问题……卫员外,你家的庄户都离乡逃难去了,你可知他们都去了哪里?”

    卫从礼脸颊一抽,眼中迅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转瞬即逝,很快恢复如常,只不过李素眼尖,成功地捕捉到了不正常的那一瞬。

    李素脸上绽开了笑容,笑得很玩味。

    很好,越来越有意思了。

    “小人……只是庄户们的主家,却不是他们的老爹老娘,他们离乡逃难,小人深觉对不起父老,怎有脸问他们的行止,再说,都是乡下愚民,活得懵里懵懂,有的庄户临到上了路都怕是没个具体的方向,浮萍似的走到哪里算哪里,侯爷所问,小人实在不知啊……”

    李素深深看着他,悠悠道:“卫员外果真不知?”

    卫从礼苦着脸躬身道:“小人怎敢欺瞒王爷殿下和侯爷?确实不知。”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不知盯了多久,久到卫从礼脸色越来越白,额头渗了汗,神色也越来越不自在,李素这才打破沉默,笑道:“好,该问的都问了,叨扰卫员外了,卫员外远来辛苦,这便在晋阳城里住下吧,放心,官府管吃管住,不顺心的话,给你派两个仆人也行。”

    “啊?住……住下?住,住哪里?”卫从礼吃惊地道。

    “当然住县衙里……”李素严肃地道:“晋王殿下和本侯初来乍到,对晋阳一无所知,你也看到了,这里搭起了棚帐,收容赈济逃难的乡亲父老,孙县令忙得脚不沾地,无暇顾及我们,难得遇到卫员外这样的本地人,殿下和本侯正要仰仗卫员外这几日领我们领略晋阳附近的风土人情呢,卫员外意下如何?”

    卫从礼的脸色愈发苦涩,很显然,他不愿意接这个导游的活儿。

    “侯,侯爷,小人……小人……”卫从礼憋红了脸,刮肠搜肚组织如何婉拒的措辞。

    李素扭头朝李治扔了一个类似于“旺财,咬他”的眼神。

    “殿下,发飙!”

    小屁孩配合非常默契,顿时两眼圆睁,一副怒目金刚的恶霸嘴脸,从鼻孔里拖出一个冗长的单音:“嗯——?”

    卫从礼浑身一颤,急忙跪拜:“小人从命便是。”

    小屁孩飙完收功,继续仰头望天,一派云淡风轻不可一世的高傲模样。

    微笑着命方老五将卫从礼领进城,安顿在县衙住下。

    直到卫从礼的身影消失在城门甬道内,李治的表情从高傲变回了幼稚,急不可待地问道:“子正兄将他留在县衙是何意?”

    李素瞥了他一眼,道:“殿下没发现此人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有吗?没有啊,情真意切的,我都想陪他哭一阵了……”李治露出熟悉的懵然迷茫模样,无知的表情蠢萌蠢萌的。

    李素懒得看他,转过头望着城门甬道,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情真意切’是没错,‘不尽不实’也没错,此人肚里的东西没掏干净,我怎能不盛情将他留下呢?总归要把肚里掏空了才能放他走吧。”

    李治惊道:“莫非此人知道些什么?”

    李素又瞥了他一眼,没吱声,他很懒,懒得回答废话。

    李治又道:“莫非他知道晋阳许多百姓莫名不见了的秘密?”

    李素淡淡道:“或许知道,或许不知,总之,把他留住不是坏事,晋阳迷局如雾,终究要找到一个突破口的……”(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