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晋阳宫前
    论坑爹界的翘楚人物,李世民是绝对排得上号的,他把老爹李渊坑得不轻,不仅如此,天下咄咄怪事多矣,但儿子带着一大群人来捉老爹的奸,实在不多见,更何况,那女人还是儿子亲自安排的。≧

    从头到尾都是套路,没有一丝丝真诚。

    面对李世民的强势,李渊被吓到了,当李世民咬着牙一字一字告诉他,如今你把宫妃睡了,下场要么死,要么索性造杨家的反,若是造反成功,以后全天下的女人你爱睡谁睡谁,谁都没胆子拦你。

    李渊垂着头犹豫挣扎半晌,李世民看出老爹的犹豫,趁热打铁道,如今天下大乱,到处揭竿而起,可谓烽火盈国,刀兵满目,但是那些所谓的义军都是些什么人?农民百姓,盗匪强梁,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失败者”三个字,那些什么瓦岗寨英雄,还有吹嘘得神乎其神的“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听起来气势磅礴,实则都是些渣渣……(反王榜排名第一的混世魔王程咬金无辜躺枪)

    李世民又道,不要误会,我不是特意针对哪位反王,我是说所有的反王都是渣渣,就凭这几路货色妄想推翻隋杨,夺取江山,我就呵呵哒了……

    见李渊脸色愈阴晴不定,坑爹的儿子继续劝道,……可是咱们李家不同,咱们是关陇贵族,与其他的世家门阀交好,更手握太原兵马,驻守晋中重镇,进可直击长安,退可占据晋中,称王分治江山。这天下归根结底仍是贵族门阀的天下,那些农民组成的义军是成不了事的,最有希望问江山鼎重几何者,舍我李家其谁?若是联系关陇各世家门阀同举义旗,以我李家为反了隋杨,偌大江山何愁不可取也?

    不得不说,李世民虽然坑爹,说的话却很有道理,给老爹分析天下形势并无夸大或自骄,对敌人对自己都有着非常客观清醒的认识,李渊终于被说得心动了,像一个饥渴多年猛然被汉子撕扯衣裳的中年寡妇,娇羞薄怒却又半推半就,欲迎还拒,既想要快感又怕倒了贞节牌坊,犹豫挣扎许久,最后终于狠狠一咬牙,行,反了!

    许多年以后,史书盖棺定论,世人都说奠定大唐立国基础的人是李世民,是他给老爹下套,是他趁机向老爹剖析天下大势,也是他半逼迫半劝服老爹起兵推翻隋朝。

    千秋功过,不可尽信史书,李渊绝非史书里所记载的那般懦弱无能,仿佛他的一切决定都是儿子在背后帮他,实际上,能深受两代隋帝信任,并放心让他留守太原重镇,手握十万兵马的人,若是懦弱无能,他焉能高升如此官位?焉能快快乐乐地活到跟晋阳宫的宫妃胡天胡地,稀里糊涂给皇帝戴绿帽子的那一天?

    所以,李渊之所以敢造隋朝的反,是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想造反,这个念头已存于心中多年,暗中秘密谋划而已,而不是被他儿子劝到造反,理论上来说,老爹被儿子捉奸后的第一反应不该是听他分析天下大势,而是一棍子扑死这个不孝子。

    …………

    晋阳宫,对李唐来说意义非凡,这里是李渊起兵反隋的导火线所在,而且这个导火线估计连李渊自己都没脸说。

    大唐立国二十余年,自从李家父子在长安城坐稳了龙庭后,晋阳宫也就渐渐被李家遗忘了,除了固定驻守的宦官宫女外,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宫殿已泯然于世间。

    然而这一次,晋阳宫终于再次落入李家人的眼中。

    雪灾起,晋阳乱,晋阳宫再次充当了导火线的角色,因为晋阳宫被大雪压垮了十余间宫殿,这个高祖龙兴之地受灾严重,在如今世人的眼里看来可不仅仅是天灾,许多神秘玄幻的说法便喧嚣尘上,一时间市井众说纷纭,议论不休,流传最广,取信度最高的说法自然是天谴,没办法,谁叫李世民干过一桩很不光彩的事呢,弑兄杀弟,逼老爹退位禅让,在这个崇尚以孝治国的年代,李世民无疑是上下五千年所有儿子们的绝对反面教材,并且被民间指指点点十多年。

    不孝,是要遭天谴的,晋阳宫显然就是被天谴了,这是老天释放出来的明显警告。

    而晋阳之乱,起因便是被雪压垮的十余间宫殿,有了事实,有了迷信传说,谣言自然便有了市场,相信它的人越来越多。

    一切,皆因晋阳宫而起。

    ********************************************************

    李素和李治并肩走到晋阳宫前,宫门巍峨高耸,气势恢宏,丝毫不逊于长安的太极宫,不一样的是,晋阳宫明显破败了,宫门上的朱漆和铜钉都已掉色剥落,广场上的青石砖也遍地坑洼,凹凸不平,整个景象处处斑驳,处处萧然,宫门紧闭,门前的广场上空荡荡的,不见一个值守的府兵,更不见宦官。

    二人在宫门前站定,后面跟着数百名禁卫。

    李素望着陈旧破败的宫门许久,朝李治扬了扬下巴,道:“殿下,去叫门吧,今日你也算回家了……”

    “回家?”李治扬眉不解。

    李素沉声道:“这是你高祖皇帝爷爷龙兴之地,在这座宫殿里,你高祖爷爷睡了一个……干了一件大事,虽然那时的你连液体都不算,不过想必你父皇都跟你说过的。”

    李治笑道:“这话倒是没错,我也算是回家了。”

    说着李治挺起胸,走到宫门前,抡起拳头使劲砸门,砸着砸着觉得力道太小,最后索性用脚踹了。

    “本王是晋王,哪个混账在里面?还不开门迎驾!再晚半刻本王定将尔等吊起来挂在旗杆上抽死!”

    李素撇了撇嘴,这小屁孩,看着温文柔弱,真正摆起王爷的架子,那迎面扑鼻而来的浓浓的纨绔恶霸味道……啧!

    又是砸门又是踹门,偏偏有人吃这一套,未多时,厚重沉实的宫门出难听的令人倒牙的吱呀声,大门徐徐开启,才只开了一线,一名老宦官便从门缝里匆忙闪身而出,定定看了李治片刻,忽然扑通跪在李治面前,惶然道:“老奴拜见晋王殿下,殿下远来而至,请恕老奴未迎之罪。”

    李治的王爷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扭头朝李素得瑟地挤挤眼,然后回过头肃然道:“你起来吧,先告诉本王,你是何人,在晋阳宫任何职。”

    老宦官大约六十来岁,头白了一大半,身躯微微佝偻着,脸上布满皱纹,眼睛似乎有些毛病,看人时不自觉地眯着,而且眨眼很频繁,李素端详半晌,猜测这老宦官可能因年老而患了青光眼白内障之类的病。

    听得李治垂问,老宦官起身后急忙弯腰禀道:“回殿下,老奴名叫申义,十二岁便已入宫,尔来已有近五十年矣,老奴入宫那阵子还是隋朝的天下……咳,老奴该死,年纪大了,改不掉啰嗦的毛病,殿下,老奴是晋阳宫的副监,当年高祖皇帝陛下领王师出晋阳征伐天下时,便委老奴为晋阳宫副监,看守我大唐高祖皇帝龙兴之地,后来贞观四年时,当今陛下巡视晋阳,入住晋阳宫,亦叮嘱老奴继续看守此宫,其实老奴早在高祖皇帝未兴义师时便看出来了,当今陛下那时还是太原留守之子,其行也,宛若龙腾,其踞也,宛若龙盘,头顶隐隐可见紫光,正是九五极贵之相……”

    李素和李治不约而同打了个呵欠。

    这老宦官倒也实在,前面说一句自己年纪大了很啰嗦,接着便不负众望,果然很啰嗦……

    李治年纪小,耐心也不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老宦官的滔滔不绝,道:“你是晋阳宫的副监,那谁是正监?叫他来见我。”

    名叫申义的老宦官神情一滞,吃惊地看着李治,连身后的李素都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挪开几步,一副我跟这瓜娃其实并不熟的表情。

    李治愕然:“咋了?我问错了吗?”

    申义垂讷讷不敢言,李素忍不住叹息道:“殿下,‘晋阳宫正监’的位置,应该是空悬的,因为当年高祖皇帝陛下曾是太原留守时,兼领着宫监的官职,高祖立国,臣子后人自然要避其讳,其位必须空悬的,就好像当初你父皇还是秦王时,被高祖皇帝陛下任为尚书省的尚书令,你想想,后来你父皇登基后,尚书省还有‘尚书令’一职吗?只有左右仆射了,‘仆射’之名虽是尚书令的辅官,实则房相,长孙相行的却是宰相之实,这便是所谓的‘避讳’……”

    李治脸色被臊得通红,有点恼羞地白了他一眼,道:“行了,你比这个老宦官还啰嗦……”

    不敢看申义怪异的眼神,李治四下环视,假装看风景的样子,嘴里道:“如此说来,这晋阳宫应该是你当家了,那么,申义,你告诉本王,晋阳到底怎么了,县令和差役等一干官员呢?宫里其他的管事呢?还有,晋阳灾情如此严重,为何城内城外却不见一个难民?”

    申义不停眨着眼睛,看来眼疾有点严重的样子,沉默半晌,道:“殿下,晋阳情势确实不妙,因为雪灾误了春播农时,一年生计无望,百姓携家带口离乡讨活路者不少,听说也饿死了不少……”

    李素心头一沉,抢着问道:“晋阳县令如今何在?”

    申义脸色有些阴郁,叹了口气道:“灾情严重,情势危急,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些大逆不道的谣言,晋阳城外村庄都传遍了,留下来的百姓们人心纷乱不稳,据说上月还有一伙子盗匪强梁打着杀富均粮的旗号煽动蛊惑百姓们造反,幸好被并州都督府的将军领兵灭了,县令早在十日前便亲自下乡,联合当地士族乡绅平息谣言去了,而且也要向当地的士族乡绅们筹粮赈灾,瞧眼下的情势,没个十天半月的怕是回不了城……”(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