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江湖险恶
    <div id="content">

    与李治的相识过程可谓离奇,李素回想起来都为他冤得慌。

    初闻李治之名,李素心里的第一反应便是交好他,这个反应首先是缘于功利心态的基础上的,可以说在李素心里,如果要对当今世上所有君臣将相按利害程度排名的话,排名第一的自然是李世民,没办法,这位是终极**oss,一句话能让人升官发财,一句话也能要人的命,顶着“天可汗”的名号横行**八荒,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服不服都把你治了,威风得一塌糊涂。

    排名第二的是那位姓武的姑娘了,这位巾帼英雄如今尚处在人生低谷,忍气吞声为生存而挣扎奋斗,正在新手村使劲刷小怪升级涨经验,等李世民归天以后,世人便会愕然发现,这位逆来顺受的姑娘竟然不是个善茬。

    排名第三的就是这位晋王殿下了,眼下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因为储君之争而闹得人尽皆知,各自的幕僚谋臣机关算尽只为打压对手,双方阵营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可是谁都不知道,笑到最后的人,竟然是这位还未成年的晋王。

    因为他的年岁尚幼,所以满朝文武谁都没把他当回事,可是,估计大家都不自觉地忘了一件事,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所生的嫡子有三人,一是李承乾,二是李泰,老三便是这位晋王李治了,按继位排名来说的话,除了李承乾和李泰,李治其实比别的皇子更有资格争那太子之位。

    别人不把李治当回事,对李素而言是好事,李素瞬间便觉得自己已化身为吕不韦,此时的他已找到了自己的秦异人,并以“奇货”而居。

    唯一差了那么一点意思的是,眼前这位晋王殿下的表现不太像奇货,反倒有点像奇葩。

    几日下来,李治围在他身边,像一只嗡嗡飞舞的苍蝇。不停的问东问西,表情和语气流露出对李素的极大兴趣。

    李素可以确定李治初识他时说的都是真话,李治确实对他闻名已久,而且似乎有点……小崇拜?在李治面前。李素也体会到了一把偶像见粉丝时的心情,得意,膨胀,当然,同时还有一点小小的不耐烦。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愚蠢的粉丝啊”诸如此类的念头。

    李治丝毫不觉得自己已被李素定义为粉丝,自从认识李素后,李治仿佛在枯燥乏味的旅途上找到了乐趣,每天缠着李素追问个不停,从烈酒酿造到活字印刷,从收复松州到血战西州,从大棚绿菜到火药震天雷,涉及的话题包括民生,政治,经济和军事等等。李素有一种自己是中华百科全书的即视感……

    “子正兄,当初你从西州回到长安时,从太极宫到城门,父皇接连三道旨意封赏,一道比一道隆重,特别是钦赐独赏《秦王破阵舞》,整个长安的臣民都震动了,当时我也在太极宫,听下面的宦官禀报之后,心中着实羡慕不已……”李治露出悠然神往之色。叹道:“我若能为父皇征战沙场,再率百战余生之残兵回到长安,被父皇如此封赏一回,享受一回无限风光的际遇。也不枉此生了……”

    李素眨眼:“殿下喜征战乎?”

    李治愣了一下,道:“我……幼年习过骑射,是父皇要求的,父皇说大唐的江山是从刀兵中取得的,诸皇子亦不可忘本,可是……我自幼身子太弱。甚至连一石的弓都拉不开,后来父皇便不再让我习骑射了,但我还是很想亲身体验一下征战疆场,为国开疆辟土的滋味。”

    垂下头,李治的神情有些无可奈何,幽幽叹道:“可是……我毕竟是皇子,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一生欲征战沙场,怕是没指望了。”

    李素笑了,也懂了。

    简单的说,这小屁孩是个军迷,柔柔弱弱的样子,但对战争有特别的爱好,很可惜因为身份和身体原因上不了战场,于是这几日缠着自己不停追问一些关于打仗,两军对垒之类的事情,算是聊慰念想。

    “殿下喜战,并不是坏事,不过呢,殿下欲征战沙场确实不大可能,不如臣给你说说征战之事吧,也算聊解旅途寂寞。”

    李治两眼发亮:“是说你血战西州之事么?”

    “不,臣跟殿下说说三国。”

    李治一愣,随即垂下头,没精打采地道:“三国我知道,陈寿所撰的《三国志》我已通读过,没甚意思。”

    李素眨眼:“臣说的三国,或许比陈寿的《三国志》有趣一点……”

    李治打不起兴致,懒洋洋地道:“那你就随便说说吧。”

    李素咬咬牙,这小屁孩,若不是看在他是自己未来的boss份上,早下手抽他了。

    “听好了,话说东汉末年,汉室势微,群雄纷起,欲说三国,还得首先从桃园三结义说起……”

    李治猛地抬起头:“桃园三结义?这个……《三国志》里有这么写过吗?”

    李素刚入戏就被李治打断,顿时有些不高兴,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哦……”

    “桃园三结义,这五个字就把地点,人物和事件说得很清楚了,‘桃园’是地点,‘三’是指刘备,关羽,张飞三人,结义就是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只不过刘备三人选的结义地点不太行,三个大男人选在一片桃花林里拜把子,事情干得很豪迈,地点却很娘炮……‘娘炮’是啥意思你不需要懂,我继续往下说,再提醒你一次,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不然就不说了。”

    李治眨着萌萌的大眼:“…………”

    “……后来刘备就说,我们大家混得这么**丝,你看,我是编草席的,你是卖枣的,而且枣子还不大新鲜,还有这个黑脸丑汉子是个杀猪的,我们都处于社会的底层啊,属于被历史的车轮活生生压过去的那一类人啊,就问你们一句,你们甘心这样下去吗?关羽就说了,甘心啊,太甘心了,我卖枣一天能赚很多钱呢,张飞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我比这红脸汉子赚得更多,日子太特么安逸了,刘备说……你们会不会聊天?我们还能往下聊吗?关羽和张飞没办法,只好说我们不甘心……”

    李治呆了很久,接着“哇哈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捶地。

    “我从未听过如此有趣的三国故事,太有趣了,果然比陈寿编撰的《三国志》有趣多了,子正兄诚不欺我……”

    李素脸色不善,李治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憋红了小脸道:“我错了,子正兄继续,我保证不插嘴了。”

    “刘备就说,所以,我们结拜为兄弟吧……关羽很不解,说,这位刘先生,你到底啥逻辑?我们混得差跟结拜兄弟有啥联系?凭什么混得差就得结拜?到底为啥结拜啊?刘备说,为了匡扶汉室,张飞说你简直是扯淡,我们混得这么惨,连自己都匡扶不了,还匡扶汉室,你没睡醒吧?刘备不高兴了,你们到底会不会聊天?关羽张飞就说好吧好吧结拜吧,真是个磨人的老妖精……”

    “哇哈哈哈哈……”李治再次破口大笑。

    “所以后来,三人就随便找了一片桃花林,摆了个香案,一起跪地拜皇天,拜后土,拜关二哥……”

    李治一呆:“关……关二哥?”

    李素正色道:“但凡结拜异姓兄弟,都必须要拜关二哥的,以后你就会懂了。”

    李治:“…………”

    一番胡说八道,里面再掺点干货,一出“桃园三结义”的故事说完,李素一拍大腿:“今日章回便说到这里,欲知后事如何,请……拿钱来听。”

    “啊?”李治懵了。

    李素耐心解释:“讲故事很费心力的,所以故事不能白说,总得……啊,是吧?你懂的。”

    “子正兄的意思……后面的故事要给钱才能听?”

    李素欣慰笑道:“孺子可教也,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你看,连子都曰过,学学问要给钱的,所以,听故事当然也要给钱,子是这么干的,我仿效之,算是步圣人之遗慧,殿下以为如何?”

    李治一脸呆懵:“…………”

    能把要钱不要脸这种事说得如此文雅且高大,也算是李素的本事了,至于李治……因为初识李素的关系,所以对李素的嘴脸一时无法适应,呆怔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给……给多少?”小屁孩结结巴巴地准备掏钱袋了。

    “殿下随意就好,重要的不是钱,而是殿下的诚意,给少了,十两银饼我不介意,给多了,百两银饼我仍是淡泊宁静之本色……”李素高人状仰起了头。

    李治小脸一垮,话呢,当然是听懂了,十两银饼起步,而且人家还嫌少……

    浑身上下左抠右摸,最后李治不得不把腰间的玉佩摘下来,忍痛递给李素:“我没什么钱,玉佩可以吧?”

    李素接过玉佩,看了看成色,点点头道:“还行,好吧,欲知后事如何,明天再说。”

    “啊?为何要明天?不是给你钱了么?”

    李素慢吞吞地道:“其实,今天我本来就没打算说了,给不给钱我都不会说,不过明日一定会继续说,给不给钱我都会说。”

    李治:“…………”

    李素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狗头,道:“殿下今日知道江湖多么险恶,人心多么肮脏了吗?”

    “知道了。”李治满脸悲愤点头。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