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李家贵客
    <div id="content">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李道正对小兕子的到来很意外,中午回房刚打了个盹儿,起来便看见李素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出现在他眼前,一脸怯怯地看着他。

    李道正高兴坏了,也没问女娃的身份,上前就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脸,乐得不行:“哈,这是谁家女娃咧?咋长得恁水灵,不是咱村的吧?”

    李素张了张嘴,发现老爹兴致颇高,也就不多言了。

    小兕子被李道正吓到了,她那张粉嫩的略带几分婴儿肥的小脸在李道正粗糙的大手里被**成了各种形状,李素都有些不忍看了。

    “明达……明达拜见……”小兕子的脸被揉成各种奇怪的形状犹不忘礼节,只是表情怪异,声音也变了调。

    李道正乐道:“哈,还是个懂礼的娃,不错不错,伯伯给你拿霜糖吃,甜滴很。”

    扭过头看着李素,李道正悠然叹道:“当年你落地后,也是这般水嫩水嫩,那脸蛋啊,掐一下都能掐出水来,也不爱哭,把你揉成啥样你都傻笑,跟这女娃一样……对了,这女娃是谁家的娃?”

    李素犹豫了一下,道:“她……名叫李明达,**名小兕子,呃……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封晋阳公主。”

    李道正呆住:“陛,陛下的……晋阳,……公主?”

    “对,晋阳公主,很可爱吧?”李素说着也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小兕子不悦地嘟起嘴,把头扭到一边,努力挣脱李素的魔掌。

    李道正只觉一万头草那啥从心中轰隆奔腾而过,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嫡出小女儿,自己却把她的脸揉成猪头。这罪过……

    “要砍头咧!”李道正吓坏了,两腿一软便打算给小兕子跪下,李素眼疾手快,急忙托住了他的双臂。

    “爹。用不着这么害怕,就当她是个寻常的小女娃,来咱家做客的……”李素无奈地道。

    李道正不听,坚持要给小兕子磕一个,否则显不出主人的诚意。

    小兕子很懂礼。先给李道正蹲身行礼:“明达拜见李伯伯。”

    这下好了,李道正两腿又一软,李素又赶紧把他架住。

    “爹,这是晚辈给长辈行礼,与身份无关,您坦然受着。”

    李道正神情惶恐,战战兢兢受了小兕子这一礼,还没等小兕子说话,李道正像风一样的老男子赶紧闪人。

    “李伯伯不喜欢我吗?”小兕子看着李道正落荒而逃的背影,有点委屈地道。

    “他太喜欢你了。所以出去张罗酒菜招待你。”李素揉着她的头顶笑道。

    …………

    小兕子的到来给李家增添了几分活力,不仅李道正忙里忙外亲自指挥厨房烧菜,许明珠也对小兕子喜欢得不行,一见面便将她抱在怀里左亲右亲,小兕子面露无奈承受着李家人独特的热情,小脸布满了各种忍辱负重。

    李家的菜可谓是长安城权贵中的一绝,连皇宫的厨子做出来的菜都比不上李家美味,毕竟有李素这么一号逆天的货在,前世各种煎炒蒸煮无一不通,味道当然比如今大唐烹饪仍以烧烤和白煮为主流的手法强上无数倍。

    这顿饭小兕子吃得很开心。小嘴塞满了各种美食,嘴边油乎乎的也不在乎,这一幕令前堂廊下等候的医官们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他们生平第一次发现原来小兕子的食欲竟如此强悍。由此可见以往小兕子厌食不是体质的原因,而是……皇宫的菜太难吃了,这个结论估摸得让太极宫不少御厨羞愤击柱以谢天下。

    李素含笑给她挟菜,一边犹不忘与小兕子闲聊。

    “小兕子,你平日在宫里都是怎么过的?”

    “呜呜呜……”小兕子满嘴食物,含糊以对。

    待小兕子咽下嘴里的食物后。才喘了口气,道:“吃药,各种药,晨起喝羊奶,因为我太瘦了,父皇和太医们逼我吃肉,羊肉,鱼肉,嗯,各种肉,哥哥姐姐们都忙,父皇也忙,见我太孤单,父皇送了我两条狗,让它们陪我玩耍……”

    话没说完,李素的脸色便有些不对了,无奈地叹了口气。

    很好,哮喘病人不该吃或不该接触的东西,小兕子全齐了,李世民还生怕她死得不够快似的,居然给她送两条狗,要知道狗身上的毛发和皮屑被人吸入呼吸道以后,最容易触发哮喘的,奶和肉也不应该吃,这毛病治不了根,只能从平时的生活中小心防范,尽量避免发病的诱因。

    揉着小兕子的头,李素笑道:“答应我,以后不喝奶了,成不?羊奶牛奶都别喝,肉也少吃,回头我会向你父皇劝谏的。”

    小兕子迷茫地眨眼:“为何不能喝了?”

    原因太深奥,李素没法跟一个小孩子解释清楚,只好简单明了地道:“喝了这么多年的奶,吃了这么多年的肉,你不腻吗?我光是想想都有点想吐了。”

    小兕子果然露出欲吐的表情,道:“说来……我也真的想吐了,羊奶太腥,肉也不好吃,好,以后我不喝奶,也不吃肉了。”

    李素笑道:“以后多吃绿菜,哥哥家里种了很多绿菜,冬天都能吃上新鲜的。”

    小兕子点头,一副完全信任的样子。

    吃过饭,小兕子便按捺不住了,堂前坐了一阵后,便悄悄地扯着李素的衣角,轻声央求:“捉鱼,子正哥哥,捉鱼……”

    李素眨眼笑道:“想捉鱼吗?”

    “想!”小兕子狂点头。

    “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带你去。”

    小兕子愕然,犹豫了一下,狠狠点头:“你说。”

    “第一,夸我英俊,快点。”

    “子正哥哥好英俊!”小兕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小家伙反应很快,当然,节操有渐渐下降的趋势。

    李素不太满意地摇头:“辞藻不够华丽,听起来单调乏味。不能达到让我心花怒放的效果,念在你是第一次昧良心,这次就原谅你了,回去后多读读书。争取把我夸高兴了。”

    小兕子小嘴一瘪,委屈地点头:“好的。”

    “第二个条件,来,喝碗汤再走。”李素招了招手,下人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上前。

    “这是……药?”小兕子闻了闻味道。小脸便很痛苦地拧成一团:“我不喝药,太难喝了,不喝!”

    “不喝没问题啊,好了,饭也吃过了,我该睡个午觉了,小兕子你就在我家院子里随便转悠吧……”李素果断起身,伸着懒腰往外走。

    “子正哥哥,我,我喝……”捉鱼的诱惑大于一切。小兕子决定忍辱负重,皱着小脸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光。

    李素含笑扫了一眼廊下的医官们,嗯,他们没注意,很好,不然这碗药解释起来又费劲了。

    “小兕子好厉害,好了,哥哥说话算话,带你捉鱼去。”

    说着李素牵起小兕子的手往堂外走,小兕子很自然地把小手放在他的手掌中。蹦蹦跳跳跟着李素出了门。

    ***********************************************************

    小兕子在李家住了下来,这是李世民答应李素的。

    对小兕子的病情,李世民大抵是绝望了的,所以他只愿她在短暂的有生之年快乐一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自从亲眼见过小兕子与李素是如何投缘后,如何开心快乐后,李世民便决定让李素多陪陪小兕子,也算是做父亲的满足她余生的愿望了。

    小兕子在李家果然很开心,这几日李素索性连尚书省都不去了。每日陪着小兕子疯玩疯跑,乐不思蜀的样子颇具刘后主神韵。

    上山种茶树,下河捉鱼蹩,庭院堆雪人,河边砌沙堡……小兕子自小生在皇宫,长在皇宫,那个规矩极严同时也无比乏味的地方是她人生的全部,这次出宫住在李家,小兕子终于体会到宫外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妙有趣,李素很懂小孩的心理,他知道小孩想要什么,想玩什么,每天他都能想出新奇的玩法,令小兕子兴奋一整天。

    当然,药也不能停。

    给小兕子喝的药是李素依照一些模糊的记忆熬出来的,也暗里找驻扎在李家的太医署医官辨证过,几个医官凑一起商议许久,得出结论,这些药并无冲克之处,言下之意,就算医不好病,也吃不死人。

    李素放心了,每日偷偷令厨房煎药,偷偷给小兕子喝,一大一小鬼鬼祟祟的,十来天后,驻扎在李家的医官们没事掐指算了算,然后悚然一惊,他们发现小兕子这十来天里哮喘犯病的频率比在皇宫时少了一半。

    医官们急忙抓过小兕子给她把脉,另外派人紧急进城入宫,将这个消息禀奏李世民。

    …………

    医官们忙得一团乱时,李素第二天却带着小兕子进了城。

    进城自然为了游玩,在一群高大威猛的羽林禁卫虎视眈眈之下,李素牵着小兕子逛了长安的东西两市,各种商贩,各种琳琅满目的玩意,各种肤色不一的人种,走马观灯般在小兕子眼中闪过,小兕子惊讶的表情一直没停过,最后逛到累了,才发觉李素把她领到了城内一座道观前。

    ********************************************************

    PS:今天还是一更,昨晚喝多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