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武氏出家
    <div id="content">

    能让武氏生出怜悯之心,不以任何目的的出手相助,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可以说鲜少。

    自小受尽屈辱,忍气吞声,入宫后更是如同上了战场般,每日都在算计与被算计之中度过,可以说,武氏的心肠已然坚如铁石,冷若寒冰了,对谁都不会付出太多真心。

    可是杏儿,却是唯一的例外。

    杏儿孤苦伶仃,无权无势,武氏在最落魄最失意的时候认识她,二人共同患难,因为这一点,武氏做出了生平第一次损己利人的决定。

    毕竟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内心再怎样坚硬冰冷,终归仍有一丝温情尚存,帮助杏儿与其说是善意,倒不如说是武氏拼命挽留自己心中即将逝去的纯真。

    旨意已下,武氏与杏儿当即收拾行装,二女的东西不多,两个布皮包袱便收拾完了,至于绿柳送来的吃用物事,武氏将它们都留了下来。

    掖庭一众管事皆来相送,一张张堆满笑容的脸上全是虚情假意,并无半点真诚,武氏理也不理,甚至朝那些管事嘿嘿冷笑几声,无形中给送别场面增添了许多肃杀之气。

    众管事僵着笑脸将武氏二人送出掖庭外,武氏头也不回,杏儿一路低垂着头,跟在武氏身后亦步亦趋如履薄冰。

    走出众管事的视线,武氏脚步放慢了一些,神情一片淡漠。

    杏儿看着她,嘴唇嗫嚅几下,欲言又止。

    武氏明明在她身前,却仿佛看到了杏儿的表情,不由轻笑一声,道:“杏儿,你是不是想说,我对那些管事太冷漠,太失礼了?”

    杏儿摇头,发觉武氏根本看不见。于是赶紧道:“武才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杏儿太笨,猜不出您的用意。”

    武氏叹了口气,仰头望着阴沉的天空。悠悠地道:“昔年秦末巨鹿之战,西楚霸王项羽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终得大胜,今日我亦如是。我今日对那些管事不假辞色,得罪了他们,将来我若再次沦入掖庭,必然死路一条,所以,杏儿,我今日已将自己将来的退路断得干干净净了,这次我若前路仍不遂,人生不趁意,除了死。我无路可退!”

    杏儿吃惊地看着她,眼中充满了迷茫和不解,犹豫片刻,讷讷地道:“可是,可是……活着不好么?好死不如赖活,活着比死好吧?”

    武氏笑了,转过身揉了揉她的脸蛋,道:“这就是我与你的不同之处,有时候活得太差,反倒不如死了的好。一个不见任何光亮的前程,活着忍着,苦着受着,一口气走到老。走到死,有甚意思呢?”

    胸膛不知不觉挺起,武氏的语气无比坚决:“此生若不能为人之上,便了此残生也罢!”

    …………

    …………

    太极宫门外,一乘马车静静地停在偌大空旷的广场上。

    武氏和杏儿拎着包袱行装走出宫门,第一眼便看见那乘朴实无华却无形中贵气毕露的马车。

    一名穿着百衲道袍的中年道姑走上前。右手握左手拇指成拳,指端掐着子午线,行了一个很正式的道家揖,轻声道:“来人可是掖庭出来的武氏?”

    武氏急忙屈身还礼:“正是妾身。”

    道姑点点头,道:“东阳公主殿下在道观内,吩咐贫道将你接去太平村……”

    道姑说着,不自觉地朝武氏身旁一瞥,扫了一眼怯怯的杏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公主殿下的谕令里分明只说接一个人,为何出来了两个?

    武氏何等伶俐,自然看出了道姑的疑惑,急忙将杏儿拉上前,陪着笑道:“这位是妾身的小姐妹,名叫杏儿,身在掖庭受尽苦楚折磨,妾身不忍弃她,还请道姑行个方便,允妾身将她一同带入公主殿下的道观中,让她做个挑水打杂使唤的小丫头,小杂役都可,请道姑恕妾身擅专之罪。”

    道姑心中不悦,面无表情,却也不能说什么,道观是东阳公主的道观,做主的人是公主,今日公主破天荒叫她来接一个掖庭出来的女子,以公主的淡泊性子竟为这个落魄女子摆出这等规格的姿态,可见这武氏来头不小,在公主殿下心中的分量颇重,将来在道观内,或许连她们这些道姑都要看这武氏的脸色呢。

    想到这里,道姑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颔首笑道:“但凭武道友便是,贫道这里还要说句不太中听的话,武道友莫往心里去,既然陛下已下了旨,着武道友出家为道,日后当须自称‘贫道’,莫再说什么‘妾身’了,贫道倒是无所谓,让公主殿下听到了,难免不妥。”

    武氏一惊,顿知失言,没办法,人刚走出掖庭,还没入戏,武氏本身是不信什么神明的,她只信自己,所谓的出家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有了一个安全的避难之所,以图来日再起,对道家的神仙们,她却是不怎么敬服的,所以投入出家人这个角色难免慢了一拍。

    “道友金玉良言,贫道谨记,多谢道友提醒,日后贫道必有所报。”武氏急忙行礼,而且行的是道家揖。杏儿也有样学样,笨拙地跟着她行礼。

    随后武氏和杏儿上了马车,车夫扬鞭催马,马车晃晃悠悠朝城外驶去。

    略显颠簸的马车内,武氏悄悄掀开帘子,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嘴角露出一抹复杂的微笑。

    太平村……

    那里不但有东阳公主的道观,听说那位泾阳县侯的侯府也在,那么……这次能否遇到他呢?遇到他后,自己该说什么,做什么,问什么?

    自己的人生,是否从此以后便握在了他的手心里?

    *************************************************************

    太平村。

    李素今日没去尚书省应差,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李家今天来了一位很尊贵的客人。

    客人不但尊贵,而且很可爱。

    大清早城门刚开,一队数百人的羽林禁卫护侍着一辆华丽之极的马车,慢悠悠地出了城,马车仪仗左右,四五名穿着官服的太医署的太医们紧紧跟随,连马车的车辕上也坐了两名太医。不时小心地掀开帘子看看里面的情况。

    仪仗车驾晃悠悠地到了太平村李家门前时已近午时。

    车驾停下,一身鹅黄宫裙,头上梳着双丫抓髻的小兕子下了车,看见门口含笑迎接的李素。小兕子顿时绽开了笑颜,小短腿迈开碎步,蹬蹬蹬跑到李素面前,下意识地张开双臂,一副求抱抱的样子。却忽然想起李素不是父皇,与他才见过一次面,于是小兕子只好停下脚步,规矩而笨拙地朝李素蹲身行礼。

    “明达见过子正哥哥。”

    李素皱了皱眉,小孩有教养是好事,可太有教养未免有些扼杀天性了,如此天真烂漫的孩子,谁把她教成了如此老气横秋的模样?

    随即李素展颜一笑,在一众羽林禁卫和医官们愕然的目光注视下,忽然伸出双手。托住小兕子的两腋,将她高举起来,小兕子吓得失声大叫,然后,李素便听到她身后一片锵然拔刀出鞘的声音,一众禁卫额角冒冷汗,手执刀剑紧张地盯着他,而那几位医官,却已吓得面无人色,浑身不停地打摆子。

    李素笑了:“怕啥?都把刀缩回去。陛下既然将她交给了我,我自有分寸。”

    禁卫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还刀入鞘,一名将领模样的中年汉子嘴唇嗫嚅几下。终究没敢说什么。

    小兕子惊叫过后,发现自己整个人已被李素举在半空中,那种双脚腾空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却是她从来没体会过的,短暂的惊吓后,小兕子脸色渐渐泛红。兴奋得两条小短腿胡乱扑腾。

    “再来一次,子正哥哥,再来一次!”此刻的小兕子终于看起来像个完美无暇的孩子,可爱且闹腾。

    “好,再来一次,站稳了!”李素把她放下,然后又猛地把她举起来,甚至双手用力把她往上抛了抛,伴随着小兕子的惊叫,随即便是银铃般咯咯的笑声。

    一众禁卫和医官们脸颊却不停的抽搐,李素每次抛举,他们的脸就狠狠抽一下,配合非常的默契。

    最后李素抛得没力气了,小兕子也玩累了,一大一小同时决定暂时放弃这个很刺激的游戏,禁卫和医官们这才松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头,每人皆是满脑门的冷汗。

    这个混帐,他抛的不是公主殿下,而是所有人的脑袋和家小性命啊,混蛋!

    第一次初识,第二次再见,一见面李素和小兕子便完全消除了陌生的隔阂,仿佛认识多年似的无比亲密。

    人与人之间,无论大小长幼,看的还是这份眼缘。

    小兕子在李素面前完全放开了本性,不仅笑容开朗,而且心情也好了很多。

    李世民之所以答应让李素与小兕子多来往,他想看到的无非也是小兕子快乐的笑容,自从长孙皇后逝后,小兕子时常独自落泪哭泣,心情久抑不乐,食欲也很差,身子渐渐也垮了下去。

    “接下来呢?子正哥哥,接下来玩什么?”小兕子两眼闪亮放光,急不可待地问道。

    李素揉了揉她的秀发,小兕子的头发有点黯淡的黄,而且头发并不太多,典型的小黄毛丫头。

    “接下来……当然要先去拜见我的父亲,还有我的夫人,再然后,我带你去泾河边捉鱼好不好?”

    ****************************************************

    PS:今晚只有一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醉乎。。。(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