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五十九章 闲落棋子
    <div id="content">

    不得不承认,侯君集看人很准,李素也不得不惭愧的认同,自己确实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当然,究其本心,探望侯君集确实是第一位的,另外的目的排在第二。

    “小子真是来大理寺看您的,侯将军怎可怀疑小子的一片诚心?”李素露出委屈之色,甚至还撅起了嘴,萌得不要不要的,指了指面前的酒和菜,道:“小子还带了酒菜呢,十足赤金诚意……”

    侯君集哼了哼,道:“酒菜老夫领受了,至于你的诚意,呵呵……”

    李素嘴角微微一撇,有种肉包子打狗后的失落,人与人之间没信任了。

    “侯将军若不信,小子今日便一字不说,探望过您后马上告辞,如何?”

    侯君集眉头皱了皱,狐疑地盯着他:“老夫一生看人从未走眼,莫非你今日果真只是来探望老夫的?”

    “果真,不信请您看小子诚恳的眼神……”李素天真烂漫地眨眼。

    侯君集嫌弃得不行:“好了,老夫你也探望过了,盛情心领,可以滚了。”

    李素笑嘻嘻地起身,朝他行了个礼,然后果真朝牢门外走去。

    侯君集盯着他的背影,发现他竟真的二话不说便走了,侯君集拧着眉摇头喃喃嘀咕:“难道老夫果真猜错了?”

    狭长的过道内再也听不到李素的脚步,牢房内又恢复了往常的寂静,那种深深的孤独感再次袭扰侯君集的心头。

    还没来得及感慨自己风光过后的飘零英雄路,牢房外面的过道上又传来脚步声,没过多久,一张笑嘻嘻的熟悉的欠抽的笑脸出现在牢门外。

    “侯将军久违了,小子第二次来探望您,啊呀,上次的酒还没喝完,正好小子与侯将军共谋一醉……”

    说着李素推开牢门便进来,在侯君集的目瞪口呆之下。李素如同走入了自家庭院,径自给酒盏斟满,然后小心翼翼地浅啜了一口。

    啜完一口后,李素面色坦然地开始聊家常:“久不见将军。今日再见,侯将军风采依旧,虎威犹存,实在是可喜可贺……”

    侯君集回过神,顿时露出玩味的笑容:“好个油滑的小子。连老夫都被算计了,这算是你第二次探访了吧?”

    “对,第二次。喜见侯大将军精神矍铄,神采依旧,小子欣喜不已……”

    侯君集嘴角抽了抽,沉默片刻,叹道:“赶紧说正事,老夫不想第三次被你探访了。”

    李素给侯君集斟了一盏酒,敬过之后方笑道:“侯将军只身赶回长安,从容入狱。可谓悲壮,小子感怀不已,听说您当初横扫西域后,奉旨建安西都护府,其址就设在西州旁边……”

    侯君集疑惑地道:“小子为何突然提起这事?”

    “没什么,就想问问大唐的征西大军留在安西都护府的有多少人。”

    侯君集道:“先期大约留下了两万余人吧,这两年朝廷忙着调拨粮草军械,日后还要从关中各地调数万府兵前往戍边,安西都护府的兵马通常要维持在六万左右方能对西域诸国形成足够的震慑,也能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无阻。”

    李素垂头想了想。道:“小子有几个朋友,欲往西域从军,建一番荫妻封子的功业,不知可否?”

    侯君集笑道:“男儿建功立业。自是无可厚非,此事你何必问老夫?想从军的话,径自去当地县衙官府投个名,然后被编为府兵,长安城外操练一年,约莫有个杀才模样了。自去安西都护府便是。”

    李素摇头:“侯将军还没听懂小子的意思,小子是想说,如果去了安西都护府,侯将军能否行个方便?”

    侯君集皱眉:“怎样的方便?”

    “小子送去的人,自然不是无能冒功之辈,小子在西州待过三年,对西域也算熟悉,虽然侯将军的征西军横扫西域,西域诸国虽被震慑,却也不会完全老实下来,接下来这几年是大唐经略西域的时期,期间必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动荡,所以,安西都护府不会没有仗打,小子的那几个朋友入了都护府,自然为大唐豁命厮杀疆场,守一方水土安宁,用实实在在的战功说话,立了功,自然得有封赏和晋升,侯将军您说对吧?”

    话说到这份上,侯君集终于明白了李素的意思,拧眉沉声道:“你担心安西都护府不公?”

    “这是个讲道理的世道,小子没什么可担心的,之所以向侯将军提起此事,当然也是希望提前预防一下麻烦,言之先预也,防于未然。”

    侯君集缓缓点头:“老夫明白你的意思了,此次西征,驻防于安西都护府的将士有一批是老夫带过多年的部将,此事老夫可修书一封送去西域,若你那些朋友果真是骁勇之辈,有功必有升赏,如果只是个样子货,存了在那里白吃白喝混功劳的念头,那时可别怪老夫不留情面。”

    李素大喜,一揖到地,笑道:“多谢侯将军,小子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侯君集斜睨着他,道:“第二次探访完了?”

    “完了。”

    “没有第三次了吧?”

    “小子想您的时候还会来的,侯将军有啥需要的东西,只管跟小子说,吃的喝的用的,小子都能带进来,想要女人问题也不大,不过肯进牢房服侍客人的女子,长相惨那么一点点……”

    “滚!”

    ******************************************************************

    走出大理寺,李素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嘴角露出轻松的笑意。

    求侯君集的这件事,算是他再次落下的一步棋,这步棋他在心里已经思索很久了,一直有些迟疑,然而眼看近日太子失势,诸皇子群起而动,各显神通,李素忽然发觉自己还是缺少足够的安全感。

    所谓送几个朋友去安西都护府,这几个“朋友”当然不是真的朋友,侯君集刚才没说错,眼下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时,看似五光十色,盛于极点,可谁知道下一步等待自己的是怎样的命运,眼看起高楼,眼看楼塌了。

    如今王直在长安城市井内混得可谓风生水起,然而福兮祸所伏,风光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一个无官无职的市井混混头子,跟巡街的武侯坊官打成一片,长安城内纠集一帮痞子闲汉招摇过市,这般景象落在真正的官员眼里,怎么忍得下去?

    所以李素必须为王直和他的手下兄弟找一条退路,若然某天真有朝臣下决心打击这股长安城的黑恶势力,王直他们逃离长安后也有个明确的目标去投奔。

    李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当然,如果这股黑恶势力投奔安西都护府后又拧成了团,再次形成了一股新的黑恶势力,这个……李素表示喜闻乐见,西州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更何况,他本人在西州多少也有几分薄面,至少那位西州刺史曹余,目前还是西州刺史。

    除了这个考虑,李素送人去西州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需要经营,需要慢火熬炖的,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一定能见成效。

    其实,去西州最合适的人选是王桩,他是李素的铁杆兄弟,任何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这边,李素的意志和想法,王桩从来不问为什么,二话不说便彻底执行,这样的兄弟若把他当成钉子,安插在安西都护府,以王桩的勇猛战力和实在的性格,还有长安城李素的遥相呼应,十年内混个独领一方兵马的都尉不成问题。

    可是,话说回来,李素的打算是打算,但他不能左右王桩的人生,关系再铁的兄弟,也没资格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所以这件事李素便情当是为王直和他的手下安排了。

    …………

    …………

    李素进大理寺探访侯君集的事并没有引起多少风浪,可以说,连一点小小的涟漪都没漾起来。

    他的料想没错,对长安城的皇帝和权贵来说,如今的李素虽贵为县侯,但在他们眼里仍旧只是个小人物,而且还是个弱冠的孩子,李素的任何举动仅仅只是个人的意愿,并不代表任何的政治倾向,所以也没人放在心上。

    新年元旦,关中第三次飘起了鹅毛大雪。

    太平村过年没什么太多内容,春晚是别指望了,鞭炮也还没出现,如今有个东西名叫爆杆,算是鞭炮的前身,一根长竹条里填充一点火药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火堆里,然后一阵轻飘如放屁般的脆响,便算是炸过了。

    这东西引起了李素强烈的鄙视和吐槽,对于一个发明了震天雷这种逆天神器的人来说,爆杆这东西简直是对火器界的侮辱,明明能毁天灭地的玩意,换个配方就只剩了一声屁响。

    大清早,李道正和李素父子便站在家里的田梗边,郑小楼一脸酷相环臂而立,静静站在父子二人的身后,郑小楼后面还站在十来名老兵,自从李道正遇袭后,这个排场已是李家主要成员的标配了。

    雪很大,鹅毛般飘飘洒洒,天地间一片苍茫皑皑。

    李素高举着油伞,给老爹遮雪,李道正蹲在田边,一脸忧心忡忡。

    “这雪下的,要坏事咧,明年的收成怕是不大顺了……”

    李素眨眨眼:“爹您放心,咱家不缺钱,颗粒无收也饿不着……”

    李道正扭头瞪了他一眼:“整个关中没收成,你都能管么?”(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