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帝王胸襟
    <div id="content">

    不告而登门,谓之曰“恶客”。

    李世民就是李家的恶客,当然,他的身份有点特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理论上整个大唐境内的任何一个角落,所有权都是他的,所以他完全可以在大唐境内的任何地方像螃蟹一样横着走,想进哪家院子就进哪家院子,想干嘛就干嘛。

    这些李素都理解,你是皇帝你最大嘛。可是……这位皇帝一声不吭便跳进他家的浴池,这就很令他无法理解了。

    李素不是没有想象过有人跳进他的浴池,当然,这个人必须要正确,就算不是私自下凡的仙女吧,至少也该是不小心坠入凡间的天使,脸着地的也算。

    一个抠脚大汉二话不说光溜溜的就跳进来了,李素很无奈,不仅无奈,而且恶心。

    很想不通啊,为何每次都选择他泡澡的时候微服私访,而且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你是礼仪之邦的皇帝啊……

    池子已脏得不要不要的了,跟泡在臭水沟里没区别,李素泡在热水里,身上却莫名其妙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无数细菌爬在自己的肌肤上,狞笑着使劲往毛孔里钻,一边钻还一边吐口水,散播病毒……

    哧溜一下,李素飞快从池子里窜了起来,连滚带爬出了水,手忙脚乱地拿着布巾在身上使劲擦,使劲擦……

    李世民脸都绿了,这竖子,以为朕有多脏?朕是皇帝,而且是历朝历代最雪白干净的皇帝好不好……

    对李素,李世民的了解还是不少的,知道他有爱干净的毛病,只是看今日李素的做派,李世民也没想到他的毛病竟如此严重。

    “子正啊,你的病很严重,要不要朕把孙道长宣来给你看看,开几副养神且吃了以后……不那么爱干净的方子。嗯,对你很有益处的。”李世民用关怀的语气道。

    李素气炸了,这说的是人话么?什么叫“不那么爱干净的方子”?给你开一点爱干净的方子才对吧?

    “呃,多谢陛下。臣没病,臣很正常。”

    李世民嗤笑:“笑话,你很正常,难道不正常的是朕吗?”

    李素无辜地看着他,眼睛眨啊眨。李世民笑容顿止,一股绿气从脚升到头。

    李素的无辜眼神他看明白了,里面透露的意思大概是……“是的,没错,你不正常,你才有病。”

    李世民抬手指了指他,估计想骂脏话,后来想到自己毕竟泡在别人家的浴池里,没有吃完斋饭打和尚的道理,只好悻悻放下手。不悦地哼了声。

    “给朕滚出去,速速安排酒宴,朕泡一阵便来,滚远。”

    李素急忙应是,穿好衣裳一溜烟跑了出去。

    **************************************************************************

    李家的酒宴很客气,至少在李素看来很客气,有酒有肉,有荤有素,每一道菜都是李家独有的煎炒蒸煮法门,长安城里的权贵家纵然府邸再奢华。李素也敢保证他们每日吃的东西绝不如自己家这么精致美味。

    酒是上好的西域葡萄酿,担心当今皇上在自己家喝出个好歹,李素没敢上五步倒,葡萄酿挺好的。柔和温吞,不易醉。

    李世民看来在浴池里泡得爽歪歪,一个时辰过去还没见出来,看来果然是别人家的浴池更舒服,这跟别人家的媳妇永远比自家媳妇好是一个道理。

    李素耐着性子站在浴室门外等着,李家的各个角落和房室都已被羽林禁卫占据。每间屋子每个庭院甚至每个房顶都黑压压站满了人,可以说,李家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李世民穿好衣裳,伸着懒腰从浴室里走出来,满脸舒坦的表情,连黝黑的脸都仿佛白皙了许多。

    李素站在门外等候,李世民挥了挥手:“带路去你家正堂,朕今日赏光,便赐尔君臣同饮。”

    蹭别人家的酒饭还说得仿佛给了别人天大的荣幸似的,这蛮不讲理的做派太招人恨了……真想像放牛的孩子王二小一样,把他领到八路的埋伏圈里去啊。

    李素躬身行礼,默默领着李世民穿过内宅庭院,来到正堂外。

    今日的李家颇有些鸡飞狗跳的感觉,薛管家和下人们全都集中在正堂外的院子里,战战兢兢又满脸兴奋地看着自家侯爷招待当今皇帝陛下,脸上隐隐露出无比荣耀的光辉。

    啧啧,当今陛下亲自来侯府饮宴,侯爷的祖坟上头得冒多么浓的青烟才有如此风光和荣幸呀,将来出去跟人吹牛,好歹也是亲眼见过陛下的人了,下人的面子都增三分光彩。

    皇帝微服而来,李家无论主仆全都惊动了。

    李道正和许明珠静静等在正堂外,见李世民走来,翁媳急忙下跪行礼。

    李世民一反在李素面前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堆起满脸笑容,快走两步亲自将李道正搀扶起来,又朝旁边的许明珠看了一眼,很快收回目光,笑道:“朕不告登门,来得唐突了,还请李家翁莫怪。”

    李道正神情紧张局促,老脸涨得通红,连道不敢。

    李世民又看了一眼并肩站在一起的李素和许明珠,笑了笑,点头道:“佳儿佳妇,不错,李家翁好福气。”

    李道正也不知该如何答话,咧嘴憨厚地呵呵直笑,许明珠毕竟以前见过李世民,而且还是钦封的诰命夫人,倒也不怎么紧张,依礼称谢,神情矜持且雍容。

    客套了一阵后,李世民大步走进了正堂,李素急步跟随,而李道正和许明珠行礼过后便很识趣地退下了。

    进了正堂,李素恭敬地将李世民请上主位。

    李世民也不客气,袍袖一挥便当仁不让地坐了下来,紧接着,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宫女宦官,端着李家刚做好的酒菜走上堂来。

    李素表示很理解,君臣饮宴是正式场合。就算是李世民的客场,按规矩端菜斟酒这种事也轮不到李家下人丫鬟来做的,李素甚至深信在酒菜端上来之前,必然有宦官试尝过每一道菜。确认菜里无毒无农药无副作用后,才放心把酒菜端上去。

    想到这里,李素不由嫌弃地朝身旁给他斟酒的宦官看了一眼,如果这菜真被试吃过,里面不知有没有口水……啧。不能吃了!

    酒菜摆满了矮脚桌,当然,都是分餐制的,每人面前的酒和菜都一样,李素以主人的身份举杯遥敬李世民,李世民哈哈一笑,很豪爽地端杯一口饮尽。

    再然后,李世民立马露出嫌弃的表情,那模样好像被人强灌了一口尿似的,差点吐出来。

    “小子啥意思?朕难得来你家一次。就拿葡萄酿打发朕,嗯?”

    “啊?这个……这个是西域正宗的……”

    “什么狗屁西域正宗,西域了不起吗?西域如今便是朕的掌中之物,朕欲取之,易如反掌,废话少说,拿你的五步倒上来!”

    李素苦着脸应是。

    没多久,仍是宦官抱着两个小坛子上堂来,清澈白亮的酒哗哗地倒进杯里,李世民仰头一口。表情痛苦龇牙咧嘴半天,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笑赞道:“好酒!腹中如火烧一般,这才是男人喝的酒。那酸不拉叽的葡萄酿算个屁!”

    一杯烈酒下腹,李世民的脸马上就红了,举筷吃了几口菜,顿时赞叹不已,皇帝一赞叹,李家就没法轻松了。

    “这几个菜不错。秘方抄给朕一份,……算了,朕明日派御厨来你家学,小子不准藏私。”

    李素暗叹口气,今日不告而来,不但强行跳进自家浴池,还蹭吃蹭喝,完了还惦记上李家私房菜的核心技术……这家伙当皇帝前兼职干过盗匪不成?

    相比之下,李素忽然觉得齐王可爱多了,人家也是明抢明夺,至少态度很客气,而且还给了钱……

    李世民又喝了几口酒,李素默默在一旁相陪。

    李素知道李世民有话说,一个皇帝不可能闲到这份上,大雪天里走那么远的路就为了来他家泡澡兼蹭吃蹭喝,李素不急也不催,李世民喝酒他陪着,李世民搁杯他也搁杯。

    喝了几口后,李世民忽然眉头一皱:“酒菜都不错,为何没有歌舞伎助酒兴?”

    李素面现难色,道:“陛下,臣家中没有歌舞伎……”

    李世民大奇,挑眉道:“少年臣子,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更且相貌风流英俊,正是眠花宿柳,白日纵歌的年纪,为何府中未置歌舞伎以娱己添香?”

    李素苦笑道:“臣不喜此道……或者说,臣觉得,家中女人多了未必是好事,正因为臣的身份地位,她们总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巴结逢迎,各人各出奇谋,耍心眼,弄心机,哪怕为了一个侍妾的名分也会厮打争斗,本来平静安逸的家会被搞得乌烟瘴气,这是臣绝对不能忍受的。”

    李世民若有所思,沉默半晌,缓缓道:“子正说得对,朕深有体会,先不说太极宫里的那些妃子吧,只说朕那些皇子皇女,为讨朕的欢心,不知背地里耍弄了多少心眼,哼,他们自以为耍得高明,把朕当成了蠢货,朕这半生是从尸山血海里蹚出来的,不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他们那些小机谋岂能入得朕的眼?”

    “人多了,是非也多,想法和欲*望也多,人世间的争执,多为‘名利’和‘权力’这两样,朕那十几个皇子,无论有没有可能,每个人都眼巴巴盯着太子这个位置,每个人费尽心机在朕面前装乖扮巧,可是……他们之中有几个人在看着朕时,能真正抛却朕的皇帝身份,只简单的把朕当成一个父亲来孝敬?”

    李世民脸上露出苦笑之色,仰头喝了一杯酒,抬头盯着李素,道:“知道朕今日为何来你家么?因为朕亲自册立的太子做了不该做的事,不仅如此,连祸不及家小的规矩都不顾了,朕是他的父亲,他无心悔改,但朕不能视而不见,所以,朕今日是来代他赔罪的。”

    李素吓得一激灵,急忙伏地拜道:“臣不敢当,陛下万莫折煞臣。”

    李世民摇头,道:“道理就是道理,与身份无关,错了就是错了,皇帝错了也要认错,朕的贞观朝已历经十四年,这十四年里,朕所出之策亦有诸多错处,被魏徵无数次指摘出来,朕每次都认认真真认了错,错了,就是错了,就得认。”

    说着李世民忽然直起了身子,直视着李素,道:“太子借刀杀人,嫁祸齐王,累尔父受惊,此皆东宫之错,亦是朕这个父亲之错,今日正式向子正赔罪,子正可愿恕我?”

    李素伏地道:“臣实不敢当,请陛下揭过此事,否则便是臣之罪也。”

    李世民点点头:“好,朕认了错,你也愿揭过,此事不提了。来,子正,与朕饮胜。”

    “臣敬天可汗陛下,愿陛下威服四海,德被万民,实苍生之幸也。”

    李世民目露奇色,笑道:“朕还真很少听你逢迎拍马,今日为何破例?”

    李素直起身正视李世民,肃然道:“臣非逢迎,因为臣直到今日才亲眼看到了天可汗陛下的胸襟气度,世上没有千秋万世之社稷基业,但有名垂千古之明君圣主,帝王胸襟可纳四海,平天下,则大唐基业亦可纳四海,平天下。”

    李世民脸上湛然生光,大笑道:“说得好,子正到底是个伶俐人,虽夸赞中带着几分劝谏,一番话却说得四平八稳,不像魏徵那老匹夫,每次劝谏都说得硬邦邦的,只差没指着朕的鼻子骂昏君了,这几年尤其过分,说实话,朕想把这老匹夫剁了的念头已然很久了。”

    李素笑了笑,端杯遥敬。

    李世民仰头饮尽,脸色愈发通红,俨然已有几分醉意。

    “不过,子正倒也是一身好本事,朕把你送去西州,原只为打磨你的性子,却不曾想,你在西州经历了几场血战之后,性子表面上圆滑许多,实则却更暴戾了,你看透了太子心生忌惮,竟敢雇游侠儿东宫门前当街杀人,众目睽睽之下,东宫却不敢言,连带着朕的皇威都扫地无光,朕不得不说,子正好手段,好心计,不愧被朕待之以国士……”(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