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失望寒心
    <div id="content">

    在所有人心目中,东阳的形象是柔弱的,温婉的,虽然是公主的身份,可她却似乎从未端过公主的架子,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是小心翼翼的模样,绝不多话,更不会像其他的皇子公主那样拼尽全力在父皇面前卖乖逢迎。

    她仿佛是个局外人,整个世界的悲喜与她无关,远远站在偏僻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世间百态,清高,孤傲,如空谷幽兰,不与百花争春,身上不落一粒凡尘,永远干干净净,只为懂得她的人绽放。

    任何人第一眼见了她,都会不自觉地生出一股“我要保护她”的冲动,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主动出手打人?

    李世民目瞪口呆,睁着眼睛愕然许久,看着常涂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

    “东阳……居然会打人?”李世民苦笑。

    很忧虑啊,几十个儿女已然如此不省心了,最柔弱的那个居然都学会了打人,以后可怎么办?累了,不想当爹了……

    “奴婢已查清,东阳公主打齐王纯粹是为了李县侯,她担心李县侯的脾性不佳,以县侯的身份报复齐王的话,会惹出大祸,但公主打齐王就不一样了,纵然受罚,后果也算是减轻到最低的程度……”常涂仍旧面无表情地道。

    李世民摇头,叹道:“朕这些儿女……都不笨呐!这些个小心眼,小算计,比谁都灵醒,可是……为何却没看见一个有大智慧的皇子给朕显显本事呢?”

    常涂沉默无言,天家之事不是他这个宦官家奴能插嘴的,这点尺寸他把握得非常清楚。

    李世民拧眉沉思,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案,殿内炭盆仍烧得通红,不时有火星啪的一声炸响,在幽静的大殿内悠悠回荡,随即归复寂然。

    太子做的事情。显然令李世民很失望,这一次的失望,他甚至连把李承乾叫进甘露殿训斥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何时开始。他已对李承乾有了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简单的说,他已对太子寒了心,久蛰于心中的易储念头,如今一日比一日强烈。正因为强烈,这一次李世民反倒不太想训斥李承乾了,有些事,有些人,已然腐烂到根子上,训斥还有什么用处?

    尽管已经寒了心,可李承乾终究还是太子,派人行刺李道正并嫁祸给齐王这件事,幸好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所以李世民此刻唯一的选择只能尽力遮住它。把盖子盖紧,不让里面的腐臭味传得人尽皆知,徒增天家笑柄。

    良久,李世民道:“常涂……”

    “奴婢在。”

    “传朕旨意,魏王府车乘仪仗加双马,再将朕贴身佩带的玉佩赐予魏王泰,顺便转告泰儿,这两年他主撰《括地志》,深得朕喜爱,嘱咐他严谨治学。来日书若有成,朕将命他赴弘文馆讲学,天下大儒,学士。教授等,皆将垂拱聆讲。”

    一直面无表情的常涂神色终于有了变化,古井不波的老脸闪过一丝惊讶诧异之色,随即很快恢复如常。

    难怪常涂惊讶,李世民这道旨意看似平常,只不过给魏王李泰的仪仗加了双马。顺便鼓励他编撰好《括地志》,来日让他去弘文馆给大儒们讲学。

    可是但凡身处朝堂的人听到这道旨意,却不知会怎样的震惊。

    这可不是寻常的圣旨,而是一个很强烈的信号!

    首先是魏王仪仗,这几年魏王颇得李世民赏识喜爱,李世民一高兴就给李泰赏赐,魏王府房屋殿宇的规格一升再升,早已超过寻常皇子王府规定的尺寸和高度,而魏王的仪仗也是一加再加,隔几日便赏下一对如意,几对香炉金瓜,几柄九翅屏扇,今日又给车乘仪仗添了双马,如此一来,李泰的车乘一共有六匹马,已与东宫太子的仪仗完全相同。

    更诛心的是弘文馆讲学。

    弘文馆可不是能随便讲学的地方,武德四年,高祖皇帝置修文馆,设于门下省,后来贞观年改名为弘文馆,设置这个弘文馆是为了招揽大儒出山,教授为学之道,并且天家所有的皇子公主也要老实坐在里面上课,讲学的大儒包括房玄龄,孔颖达,褚遂良等当世名臣或博学鸿儒,下面听课的也不仅是皇子公主,还有当今颇富天资的士子名士,从弘文馆学成而出者,无一不是一方名臣干吏。

    让李泰在弘文馆讲学,这分明是存着给李泰在大儒和士子之中树立威望的心思,一个普通的皇子,身份不及太子,名望不及朝臣,何德何能给这些大儒名臣们讲学?除非……他要帮李泰收士子之心!

    常涂眼皮跳了跳,人老成精的他已然察觉到,陛下的易储之心已越来越强烈,这次太子做错了事,陛下连愤怒的情绪都很少,更没有把太子召进殿中训斥,分明是已对他寒心了,再加上有意给魏王加仪仗,赐弘文馆讲学等等,这个信号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常涂脸上一闪而逝的异色被李世民捕捉到了,李世民皱了皱眉,道:“有何不对?”

    常涂急忙躬身:“奴婢无话。”

    李世民神情忽然浮上深深的疲惫之色,无力地挥挥手,道:“如此,去颁旨吧,还有,宣晋王治,朕要考究晋王最近治学成效。”

    “遵旨。”

    “去吧,朕乏了,想睡一会儿……”

    大殿的门被轻轻关上,殿内的光线忽然变得暗淡。

    李世民的表情藏在黑暗之中,除了深深的疲倦和孤独,什么都看不出来。

    *********************************************************************

    太平村,泾河边。

    李素惊愕地看着东阳,久久未出声。

    东阳被李素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开始还羞怯地垂下头,后来越来越羞,不轻不重地推了他一下。

    “喂!你在看什么?”

    李素摇摇头,仍旧一脸的不敢置信:“你果真抽了齐王?”

    “嗯。”

    “因为我?”

    东阳瞪他一眼,道:“谁都不为,就是看不顺眼,不能抽吗?”

    “当然能抽,还可以用任何姿势抽……”李素表情无比惊叹,嘴里啧啧有声,盯着东阳上下打量:“厉害啊,以前咋看不出你这么暴力呢?隐藏得太深了……”

    东阳羞得不行,想跑又舍不得,只好恨恨掐了他一把,道:“上次行刺……李叔叔,事情闹得那么大,以你的性子还不把长安城捅翻天呀,那时父皇若震怒,不仅是你,连整个李家都倒霉,我若不出手先帮你把仇报了,你现在大概还在大理寺里等待父皇发落呢。”

    李素神情浮上感动之色,忽然握住了她的小手,道:“我知你性子淡泊,与世无争,柔柔弱弱的一个姑娘,却出手做那伤人之事,真是难为你了……”

    东阳笑得无比甜蜜,今日做的一切恶事,伤人的事,心中满满的愧疚和后怕,然而此刻李素一句感谢,却将她心中所有的罪恶感祛除干净,仿佛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等到他这句话,此刻的她甚至忍不住冒出更罪恶的念头,如果他能再多夸几句,说不定以后她还会为他做这些恶事……

    羞羞怯怯地垂下头,东阳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深,眼里的情意浓得像一碗粘稠的蜜,甜得连心都融化了。

    “东阳……你只抽了齐王一人,对吧?”李素在她耳边轻轻地道。

    “嗯,禁卫还打伤了他的仪仗侍卫……”东阳闭着眼,呢喃如梦呓。

    李素的声音愈发低了:“可是……行刺我爹的幕后真凶不是齐王,是太子啊……”

    “啊?”

    ******************************************************

    PS:今日只一更,心情颇不平静。。。因为。。。有一件喜事,明天还要陪老婆拿最后两份确诊的化验单。。。(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