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善后清理
    <div id="content">

    今日的东宫可谓诸事不宜,太子若早看了黄历的话,躲出去比较舒坦。

    宦官说的“齐王打进来了”,这句话不是形容也并非夸大,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打进来”,单枪匹马,手无寸铁,顶着一张满是淤青和指痕的脸,怒气冲冲的闯进了东宫大门,然后……见人就抽,见人就抽。

    谁敢拦他,抽!

    谁上前小心翼翼问句话,抽!

    从大门一直到东宫正殿,齐王一路见佛杀佛,掌影漫天横飞,一路走一路抽,闹得东宫鸡飞狗跳。

    齐王不能不怒。

    东阳只问了他一句为何派刺客行刺李素的父亲,齐王并不蠢,反而很聪明,只那一瞬间便全明白了。

    太子挑拨,太子算计,太子嫁祸……全都是太子干的,而他齐王,则很不幸地成为了太子的垫脚石,替死鬼,黑锅佬……不论怎样的词汇形容他,都不是什么好话。

    对东阳,齐王无可奈何,一则东阳带的人多,足足七百多禁卫全调动了,齐王本来还想硬扛一阵,结果被东阳抽过之后,怂了。

    二则东阳背后站着李素,李素这人虽然曾对他妥协过一次,二话不说将活字印刷术双手奉上,但齐王还没天真到以为李素真是可以随便拿捏的软柿子,在长安这些年,李素干过的无法无天的事,齐王可是早有耳闻,平时看起来友善温和,若是动了他的女人,李素只怕瞬间就会变身为疯子,谁都拦不住,更何况,父皇近年对东阳越来越好,对李素也越来越看重,仅凭这一点,齐王就不敢动东阳,本来在父皇的心里。齐王已然记了一过,若这时再闹出事来,父皇只怕还会抽他一顿,莫名其妙挨三顿打。冤不冤?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齐王这口恶气总要发泄出来才行,太子李承乾自然无可争议地成为齐王泄火的首选目标。

    于是在长安城外荒野郊道上,东阳抽过齐王之后心满意足地回府,而齐王窝了满肚子的火。打道回城,直奔东宫而去。

    东宫门前今日热闹非凡,前有凶徒在东宫门前公然杀人,后有齐王不依不饶打上门讨公道。

    李承乾觉得自己快窒息了,好好过个日子,无聊时耍点小阴谋小诡计,为何总被人拆穿呢?还让不让人过了?

    ********************************************************************

    太平村。

    李素和王直蹲在山腰的银杏树下,王直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老牛反刍似的来回嚼,嚼得津津有味。李素嫌弃地撇嘴,不自觉地与他拉开距离,努力装作与他不熟的样子。

    王家兄弟应该属于杂食性动物,不但吃肉,也吃青菜,草也不拒绝……反正李素没见过王家兄弟拒绝过任何食物,吃什么都不挑,有时候走在路上看见一坨牛粪,李素都下意识地把王家兄弟拉远一点,生怕一个不留神这俩货就窜上去闻味道……

    “确定做得干净。没露痕迹吧?”李素眺望山下的村落,淡淡地问道。

    王直点头:“人是我亲自选定的,我手下的心腹之一,以前甚少在长安露面。这家伙也姓王,名叫王安,潭州人氏,早年是个本分人,还当过府兵,贞观七年。潭州水涝,洪水淹死了他的父母妻小,王安葬了家人,孑然一身来到长安讨生活,在长安东市与我结识,此人本分厚道,但手上功夫不错,当初跟随李靖大将军北征突厥,他在阵前曾连斩过十余人,所以这次我选了他。”

    “事了之后,可将他送出长安了?”李素接着问道。

    “送出去了,事了之后他躲在早已备好的暗巷水坑道里,待得风声消停,追捕的武侯和坊官们都撤回去了,他便悄悄出了城,往陇右去了,出城前见了我一面,他说杀人时没留下任何痕迹,身上的衣裳,杀人的匕首都是寻常之物,也没落下任何配饰……”

    李素点点头:“甚好,告诉那位王安,两月以后可回长安,继续跟着你混。”

    王直眨眨眼,不解地道:“两月以后就没事了?太子不会追查了?”

    李素笑道:“其实……我敢肯定,事发当日太子就不会追查了,或者说,他不敢追查了,查下去他只会引火烧身,否则你以为当时的太子率卫和武侯为何那么快便放弃了追捕,撤回去了?正因太子心虚,所以把人召回了,而且我估计太子多半也猜到是我指使的了,只是不敢发作而已,一旦把事闹大,更吃亏的是他,他是个聪明人,断然不会选择与我两败俱伤的。……至于叫王安多躲一阵子,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怕被陛下知道后,太极宫会出面追查,两月以后,此事必然风平浪静。”

    解释了一大通,王直似懂非懂,最后索性胡乱点头:“我信你便够了,你说无妨,必然是无妨的。”

    顿了顿,王直道:“接下来呢?咱们怎么做?”

    李素叹了口气,道:“何继亮已被诛,此事到此为止,接下来唱歌喝酒跳舞,爱干啥干啥。”

    王直不甘心地道:“就这样结束了?”

    李素斜瞥着他,道:“要不这样吧,你混进东宫,或是等太子仪仗出行时,出其不意把太子一刀宰了,我在旁边给你递刀,咋样?”

    王直缩了缩脖子,干笑道:“那还是算了,刺杀太子啊,我王家十族都不够陛下灭的……”

    拍了拍他的肩,李素笑道:“所以,做人最重要的是审时度势,报仇也不必拼个你死我活,无论恩还是仇,不是今年今日今时便能报还的,总要讲究个火候,明白吗?”

    王直仍旧似懂非懂,懵然眨眼,说是蠢萌吧,奈何这张脸太丑,只见蠢,不见萌……

    李素叹了口气,道:“你这张脸实在是……

    “咋了?“

    “回去拿开水烫一遍吧……好了,不跟你废话了,看多了你的丑脸,实在令我有些不适,我找东阳,啥都不用干,只看她那张脸就够了,不但能洗涤心灵,还能洗眼睛……“

    ************************************************************

    PS:还有更。。。不确定大章还是小章。。。(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