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各自亮剑
    <div id="content">

    与太子结仇是件很不理智的事,从里到外透着作死的味道。

    李素其实也并不愿招惹太子,生活安逸,岁月静好,谁没事愿意去招惹这个麻烦?而且还是个要命的麻烦。

    可是……麻烦还是来了,这次是麻烦主动找上了李素。

    从齐王巧取豪夺李素的活字印刷术开始,到齐王被李世民责打,再到太子挑拨,最后太平村行刺李道正,齐王府紧接着发生命案……

    一连串的事情看似乱花迷眼,其实归结起来很简单,李家上空飘着四个字——“李素倒霉”。

    不倒霉不会摊上这种事,李素从头到尾都是被动的,从齐王打上活字印刷术的那天起,李素便一直被动地遭遇到每件事的发生,而他也只能被动的接受。

    现在事情的真相终于水落石出,李素不由暗自庆幸,当初老爹在太平村遇刺,所有证据指向齐王的时候,李素多留了个心眼,说不出为什么,他只觉得事情的表象太简单了,活了两辈子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太容易得到的结果,往往是虚假的结果。

    后来果然验证了李素的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项庄舞剑?呵呵,有点意思……”李素嘿嘿直笑。

    王直不解地睁着眼:“谁舞剑?项庄是谁?哪个村的?”

    “牛头村的,离咱们太平村不远,是个疯子,没事拿把破剑抽风,见谁砍谁……”李素心不在焉地敷衍。

    看着王直茫然的眼神,李素懒得给他解惑,直奔主题道:“太子和齐王……不甚和睦吧?”

    王直叹道:“岂止不甚和睦,只差没抄刀互砍了,说来太子跟所有的皇子都不甚和睦,唯独跟汉王李元昌有些来往。”

    李素思维敏捷,很快便懂了:“因为理论上来说,所有的皇子都有可能抢去太子的位置。唯独汉王不同,汉王是高祖皇帝之子,当今陛下之弟,陛下绝无可能传嫡给他。再加上汉王这家伙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太子与他一拍即合,而那些皇子……太子可就没好脸色了,特别是如今太子的位置还坐得不大稳当,这次派刺客来太平村刺杀我爹。想必就是太子想嫁祸给齐王吧?”

    王直笑道:“没错,原本太子挑唆过后等着齐王对你动手的,可惜齐王也不是蠢货,太子等了许多天也没见齐王动静,索性便自己动手了。”

    “你没说错,我果然成了两位皇子的垫脚石,谁都能踩我一脚……”李素仍在笑,笑容泛着森寒:“拿我当垫脚石没关系,我是大唐的忠臣嘛,未来的储君拿我垫个脚。我应该荣幸才是,可是……拿我爹当垫脚石,这我可忍不了了。”

    王直看着李素脸上露出的森然笑容,眼皮不由跳了跳:“李素,虽说这次你吃了亏,可还是要三思而行,人家毕竟是太子,不是你能撼动的,事情闹大了,太子有没有事不一定。但你肯定好不了。”

    “这口气我若忍下去,我才真的好不了!”李素重重地道。

    王直忐忑地道:“不忍这口气,你打算怎么做?”

    李素沉思片刻,道:“那个太子左率卫都尉何继亮。在你手里吧?”

    “在,我把他关在长安东市一间密室里,昨日关的,估摸此刻东宫已发现何继亮失踪了。”

    “没关系,太子就算发现何继亮失踪他也不敢声张,这事若无人发现。他自可理直气壮,既然被发现了,而且这件事里的关键人物失踪了,他的底气可就没那么足了,前些日杖责东宫左右庶子的事闹得朝堂沸沸扬扬,陛下和朝臣们对他深感失望,听说最近忙着装乖宝宝,若这件事被捅出来,他这太子之位只怕愈发晃荡不稳了,所以太子肯定不敢声张,反而会竭尽全力把此事压下去。”

    王直兴奋地道:“既如此,咱们索性把事情捅开,你拎着何继亮去太极宫告御状,把他这个太子推下去,大仇得报,恩怨皆消!”

    李素叹了口气,摇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刚才说的是太子之位晃荡不稳,没说能把他推下去,大唐的储君不是那么容易废掉的,上次杖责左右庶子,这次派刺客行刺我爹,说到底也是太子的个人品德问题,还上升不到废黜的高度,这事我若捅进太极宫,陛下会对太子斥责,甚至打骂,但他绝不会因此事而废黜太子,一国储君的分量太重了,一旦废黜,便是动摇国本社稷,陛下和朝臣们安能如此轻易便废掉他?”

    李素说得很浅显,但朝堂之事对王直来说还是太深奥,听李素说了半天,王直仍傻傻睁着双眼,不停的眨,蠢萌蠢萌的。

    叹了口气,李素道:“罢了,说这些你也不懂,直接说正题吧,你现在回长安城,秘密把何继亮拎出来,拎到东宫门外,然后……”

    *********************************************************************

    东阳道观。

    东阳这几日很忙,她忙的事情与李素一样。

    欲报李道正被刺之仇的不仅仅是李家人,东阳也算一个。

    一个出家为道,心境平和的女人,从小到大没与任何人争过斗过,一直逆来顺受的好脾气,然而这一次,她也忍不住怒了。

    自从那日在李家的田外,李道正坦然受了东阳一礼后,东阳已悄悄地把自己当成了李家的一分子,尽管这层关系上不得台面,无法公诸于众,但对东阳来说,李道正承认了她,那便够了。

    所以,家翁被刺,做儿媳的怎能不出头,更何况李家这几日不断有闲人出入,一个个神神秘秘,行色匆匆,旁人或许不明白其中究竟,但东阳却很清楚。李素这是要闯祸了!

    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虽说也不低,但若与皇子直接冲突,绝对讨不了好。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李素这几年用血用命,好不容易博了个县侯爵位,还被父皇调入尚书省,明显有重点栽培之意。将来的前程可谓远大敞亮,若因为齐王而再次闯祸,好不容易跻身权贵门阀之列的李家恐怕又会一头栽下去。

    无论为了李道正,还是李素,东阳都不容许这桩祸事闹大,自从李道正受了她一礼后,她已有责任为李家担当任何事,而且,以她的身份,自信也能担得起任何事。

    接连数日枯燥难耐的等候。东阳心中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

    东阳是公主,但她从来没摆过公主的架子,李世民这么多皇子皇女里面,她是最温柔最善良的,而如今她要做的这件事,却是一件非常出格的事,可是这件事,她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雪停后的上午,太阳终于在天空稍微露出了头。没精打采地用微弱的光芒照射着大地。

    东阳跪在老君像前诵经,一双美眸紧阖,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刷子,不时轻颤一下。显示出此刻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良久,东阳睁开眼,放弃地叹了口气,面朝老君像,施了一个道家揖礼,嘴里告了声罪。今日诵经有口无心,实是亵渎道君了。

    起身点燃三炷香,插进香炉里,东阳这才缓缓起身,独自望着空荡荡的庭院发呆。

    其实……她很想去李家看看,看李素,看李道正,看许明珠,看谁都好,只要跨进李家的门,那里才是她真正的归宿,而不是这座奢华却幽冷的道观,这里的每一阵风,每一口空气,每一张脸,看起来都像太极宫里那冰冷无情的掖庭。

    可是,理智告诉东阳,她不能轻易跨进李家的门。

    因为李家的主母不是她,也因为以她的身份进了李家,对女主人是一种挑衅,也会令他为难。

    于是东阳无数次忍住敲开李家大门的冲动,她一直是个为别人着想的人,宁愿自己委屈,自己孤独,也不想让别人受伤。明明是尊贵的公主,却常常卑微到尘埃。

    庭院外终于有了动静,匆忙急促的脚步声,似乎给冷清寂静的庭院带来一股生机。

    绿柳喘着粗气出现在东阳的视线内,很失仪态地拎着裙裾飞奔。

    “殿下,殿下……有消息啦!”绿柳大声嚷嚷。

    待跑到东阳面前,东阳忽然伸出手揪住了绿柳的耳朵,轻轻掐了一下,薄怒道:“那么大声做什么?走漏风声怎么办?越来越没规矩了!”

    绿柳吐了吐舌头,嘻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殿下,这几日奴婢请了几位禁卫大哥守在齐王府附近,也使了些银钱,买通了齐王府出门采买的下人,终于打听到齐王的行止了。”

    “什么行止?快说!”东阳急道。

    “听说齐王被陛下斥责后,在府里闭门思过,原本陛下令他即日离开长安赴齐州,可齐王似乎不舍得离开长安,死活赖着不走,又是上疏称病,又是闭门反省,搞出许多花样,不过呢,这一次陛下似乎对齐王很失望,铁了心要把齐王赶走,今日清晨太极宫传了旨意到齐王府,陛下严令齐王今日之内必须离开长安,否则削去王爵,贬为庶民,流放琼南……”

    “齐王终于怕了,也不敢再拖拉耍赖了,接到旨意后马上收拾了行礼,带了百来名侍卫离开长安,从延兴门出了城,一共三辆马车,浩浩荡荡往齐州而去……”

    东阳急道:“人都出了城了,怎地现在才告诉我?”

    绿柳委屈道:“长安城离太平村几十里呢,消息传过来也要费些时辰的……”

    东阳咬了咬牙,道:“传我令,道观内外所有禁卫全部调动,摆出我的公主仪仗銮驾,咱们走近路去截住齐王!还有,绿柳,帮我换下道袍,我要穿公主朝服!”

    绿柳吓了一跳,讷讷道:“殿下,您……您到底要做什么呀?”

    东阳凤目露出罕见的煞气,冷冷道:“我要为李家讨个公道!”(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