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打理买卖
    <div id="content">

    便宜没好货,免费嘛,更没好货了。

    李素觉得自己有责任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许明珠这个残酷的人生道理,以免她没事逛长安城时乱买……打折货?

    至于诗嘛,见仁见智,意思表达清楚就行,该抒情就抒情,该咏叹就咏叹,想把大白话变成雅不可耐的华丽辞藻,嗯,给钱再办事。

    这是李素对外人的处世之道,当然,对自己的夫人就没这必要了。

    听完这首诗,许明珠愣了很久,终于渐渐明白被耍了,小嘴一瘪,委屈地道“夫君又欺负妾身……”

    “别说欺不欺负的,就问你这首诗哪里作错了?你能挑出错来吗?连韵脚都对上了,还通俗易懂,分明是一首旷世佳作。”

    许明珠一怔,然后喃喃重念了一遍“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念着念着,忽然噗嗤一声,许明珠笑了起来。

    “虽说用词太俗,不过倒也贴切,很传神呢,夫君不仅是英杰,也是怪才。”

    “那是,本夫君一肚子才华,多得往外冒呢……”李素虚应着,然后掏出镜子……继续欣赏自己的脸。

    啧!怎么长的,太英俊了,摆个什么样的角度才对得起这张绝世容颜……

    许明珠站在身后,却一直没动静,背后站了人却默不出声,感觉很不自在。

    于是李素只好打破沉默。

    “夫人啊……你说,你嫁给一个如此英俊的人,有没有打从心底里感到幸福呢?”李素头也不回地盯着镜子,幽幽地道。

    “啊?”许明珠愕然,很明显,活这么大没听过别人问这么不要脸的话。一时间竟有些呆怔。

    李素搁下镜子,开始给她洗脑“你看,为夫这张脸如此端正。剑眉,星目。薄唇,还有白里透红的肤色,无一不可入诗入画,简直美不胜收,你每天看着我这张脸,就算不犯花痴哭喊什么‘欧巴’,至少也会悄悄的从各个角度偷窥我,然后从心底涌出一股浓浓的幸福感吧?”

    许明珠脸红了。小粉拳提起又放下,似乎想揍他,又怕揍夫君太过大逆不道,一时颇为踌躇。

    “不要紧,把你心底里的感受说出来,任何夸赞对我而言都是恰当的,合适的,相得益彰的……”李素的眼神充满了鼓励。

    犹豫片刻,许明珠终于决定还是给夫君一个面子,于是迟疑地道“是……吧?夫君的模样确实挺俊的。迎人得很。”

    李素满意地点头,拿起镜子继续欣赏,嘴里笑道“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我夫妻越来越合拍了,夫妻所见略同,正该惺惺相惜……”

    身后又没了动静,许明珠却一直不走,李素又欣赏了自己小半炷香,终于觉得不对了,猛地回过头盯着她。

    许明珠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俏脸闪过一抹慌乱和心虚。

    李素皱眉“夫人是有事跟我说吧?”

    许明珠垂头,轻声道“是……”

    “有事就说。都是夫妻了,何必见外?”

    许明珠心虚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马上又垂下头,用微若蚊讷的声音道“妾身……妾身又给夫君添麻烦了。”

    “麻烦?啥麻烦?”李素一愣,然后悚然一惊,失声道“咱家又丢钱了?”

    “啊?没有没有,咱家没丢钱……”许明珠急忙撇清。

    李素一颗心放回了肚子,嗔怪着瞪了她一眼“吓死本宝宝了,还以为丢钱了呢,夫人,只要跟钱无关的事,都不算麻烦,以后别吓我了。”

    许明珠抿了抿唇,低声道“是……是妾身的父亲……”

    “嗯?丈人怎么了?”

    “他……想帮咱家打理一桩买卖。”

    李素颇觉意外,说实话,他对老丈人的印象并不深,这个年代讲究的是以夫为天,所以女子出嫁后,除非被丈夫赶出门,否则通常是不会回娘家的,想念爹娘了,首先会向丈夫小心地申请求恳,获得丈夫的同意后她才能回去,而且绝对不能太频繁,出了嫁还经常往娘家跑,不但有被丈夫休掉的风险,而且娘家的左邻右舍见了也会说闲话。

    从西州回长安后,李素与许明珠真正成了夫妻,二人感情愈发甜蜜,李素并没有那么多规矩,曾经多次劝许明珠没事回家看看,若是想摆个衣锦还乡的排场,打出侯爷府的仪仗也无妨,可许明珠只认死理,想念爹娘了情愿偷偷躲到没人的角落哭一阵,也死活不愿回家。

    现在许明珠主动说起她爹,也就是李素的老丈人,李素不由分外奇怪。

    “咱家买卖有好几桩,不知老丈人看中了哪一桩买卖?”

    许明珠愈发心虚,有种胳膊肘往娘家拐的内疚感,沉默半晌,忽然摇头道“还是罢了,夫君情当妾身什么都没说过吧。”

    说完许明珠转身欲走,李素急忙一把抓住她的皓腕,叹道“夫人,你我已是夫妻,你爹娘也就是我爹娘,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许明珠陷入犹豫挣扎,沉默半晌,在李素的一再催促下,终于低声道“我爹他……他想打理茶叶买卖,就是夫君弄出来的炒茶……”

    李素大奇“炒茶有人喝?”

    “眼下是没人喝,但……东阳公主教过妾身,每次只需放少许,炒茶冲泡起来很香,而且回味悠长。”

    提起东阳,李素有些尴尬了,老脸一红便左顾右盼“啊呀,今日的月亮好皎洁,亮瞎狗眼……”

    许明珠白了他一眼,接着噗嗤一笑“大白天的,哪来的月亮?夫君说胡话也不肯多花点心思……行了,不说公主殿下,就说这炒茶,眼下虽无人赏识,只因酒香埋没深巷中,若有人出面刻意宣扬,定是一桩挣钱的买卖,妾身算了算,怕是比咱家的烈酒香水不少赚,妾身前日托人给我爹捎去了一些茶叶,教了他用法,我爹也觉得此事可为,于是便动了心思……”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