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鏖战对峙
    <div id="content">

    方老五眼睛充血通红,恶狠狠地盯着朝自己和李道正冲来的二十余人。

    卸甲归田几个月了,方老五久不历战阵,手艺有些生疏,以前能够平静以对浴血大战的心境,这几个月来竟悄悄地发生了改变,看着冲来的二十余人,方老五竟莫名感到一股紧张,于是不自禁地喉头蠕动,吞咽几口口水。

    这群人显然有备而来,双方还没接战,方老五已看出这群人的目标不是他,而是李道正,他也看出来这群人没打算要李道正的命,因为他们策马疾驰时,从身后抽出来的兵器不是刀和剑,而是寻常的节棍,铁镗。

    不管他们是不是要李道正的命,方老五不能退,他不但是李家的庄户,同时也是李素的亲卫,李家的部曲,家主在遭受到生命威胁时,他必须第一个冲上去打败敌人,或者,用自己的生命助家主逃脱,为他争取生机。

    这是亲卫和部曲的职责,所以方老五不能退,不但不退,方老五还主动迎了上去。

    大唐常年征战,两军接阵时府兵从来都是迎敌而上,以硬碰硬,唐军的战法和风格,已深深刻入了老兵们的骨血里,舍生,忘死,倾力一击!

    看着二十余骑越驰越近,越驰越快,方老五涨红了脸,扭过头朝李道正力竭声嘶地大吼:“老爷,跑啊!”

    说完拔腿往前冲去,离骑士们尚有一丈距离时,方老五忽然飞身而起,身子腾空的瞬间,一手忽然揪住马儿的鬃毛,另一手化拳,狠狠朝马上骑士的脸颊揍去。

    凌厉,剽悍!

    接战仅只一招,一名骑士惨嚎落马,方老五落地后毫不停留,再次飞身而起。将那名落马的骑士取而代之,骑在了那匹马上。

    其余的骑士被方老五这一招震慑住了,纷纷勒马停步,忌惮地盯着他。

    方老五目光阴沉环视众人。扬声喝道:“尔等何人,竟敢行刺县侯之父,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二十余名骑士没人说话,此时此情此景,本就不是说话的时候。

    为首一名骑士盯着方老五。脸现戾气,忽然高举起一只手,狠狠往下一挥,其余的骑士得到了指令,拨转马头散开,其中十人将方老五团团围住,另外十余人朝李道正冲去。

    方老五眼球充血,瞋目裂眦,大喝道:“贼子尔敢!”

    狠狠一踢马腹,方老五趁对方还未形成包围。竟策马朝即将合围的空隙里冲了出去,直奔李道正而来。

    这个举动令骑士们的阵势出现了小小的骚乱,为首的骑士也呆了一下,他没想到方老五的反应如此快,一人一骑便令一群人乱了阵脚。

    方老五也不轻松,心情越来越沉重。

    刚才对方一个简单的变阵,方老五便看出来了,这是一群军伍之人,或许经历过真正的杀阵,至少是受过战阵训练的。否则不可能在瞬间便列出如此老练的阵势。

    他一个人要对上二十多人,而且还要顾忌李道正的安危,这一战刚开始他已陷入败势。

    方老五与二十多人对峙时,身后的李道正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不管他以前曾经有过怎样的经历。眼前这一幕连瞎子都看得出来,这群人是冲着他来的,李道正在太平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平日为人亲和友善,从来没有得罪过人,莫名其妙竟有一群人骑着马来太平村找他麻烦。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跟自己的儿子有关!

    情势危急,但李道正并不慌乱,看着方老五像只护崽儿的老母鸡似的,守在自己身前,将敌人死死拦在外围,李道正心中不由泛起些微的感动。

    “这个瓜怂……太实心眼了,素儿从哪里找来的?”李道正喃喃自语。

    短暂而沉默的对峙之中,方老五心有旁骛,牵挂李道正的安危,抽空扭头看了他一眼,见李道正仍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神情一点也不见畏惧,反而镇定得如同闲庭信步,方老五大急,吼道:“老爷,你快跑啊!这里离家不远,快叫部曲兄弟过来……”

    李道正懒得看他,哼了一声,道:“我倒是想跑,你问问他们,肯放我跑吗?”

    方老五一呆,然后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跑,简直是说笑了,自己二人两条腿,别人骑着马,此地又是一望无垠的田野,哪里跑得掉?

    “老五……”李道正盯着为首那名骑士,忽然开口淡淡地唤道。

    “老爷。”

    “夺兵器,擒贼擒王!”李道正忽然暴喝。

    话音落,方老五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下意识的便将李道正的话当成了命令,狠狠一踢马腹,朝为首的骑士冲去。

    为首的骑士一惊,扬起手中的铁镗,迎面便朝方老五狠狠扫去。

    谁知一扫之下竟落了空,离他尚距半丈距离时,方老五马头一拨,忽然换了攻击目标,身子从马背上腾空而起,飞起一脚朝旁边一名骑士踹去。

    这一脚踹得扎实,旁边那名骑士连举臂格挡都来不及,便被方老五踹下了马,方老五随之也落了地,趁着那名摔下马的骑士七荤八素之时,方老五上前将他手中的一根节棍抢在手里,节棍刚入手,便听后面有马蹄声,方老五头也不回,随即一棍狠狠朝后面挥去,这一棍没扫到人,却正好击中了马头,马儿被击中了头,痛得长嘶一声,人立而起,将背上的骑士甩落在地,然后头也不回地惨嘶着跑远。

    一系列的动作说来话长,然而连起来却只发生在两个呼吸间。

    为首的骑士这时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他发现面前这个老兵很不好对付,是个经历过无数次杀阵的狠角色,对阵经验无比丰富,刚接阵没多久,自己这边便栽了三个人,太平村李家……原来竟卧虎藏龙啊!

    “一起上,围而剿之!”为首的骑士面露狠厉之色,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十名骑士很快围了上来,将方老五围在中间。

    仍和刚才的变阵一样,其余的十来人则策马朝李道正冲去,这是他们今日真正的目标,绝不能放过!(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