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二十章 欲静不止(下)
    <div id="content">

    齐王李祐图谋李家活字印刷术,巧取豪夺而得之。

    这件事在大范围来说,算是秘密,一桩天知地知,李素知,李祐知的秘密,谁也不会傻到把这件事摊开到处宣扬,抢的人没脸说,被抢的人更没必要说。

    只不过,对李世民来说,天下没有能瞒得住他的秘密,他对大唐江山的掌控已到了极处,整个天下对来他说,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没有他不能知道的事。

    常涂自然也不是纯粹的只服侍李世民的内侍,说句实话,李世民这位万人之上的帝王心里,能信得过的人太少了,有时候甚至对陪伴多年的妃子,自己亲生的儿女都要防一手,相对而言,李世民似乎对常涂更信任一些。

    他知道常涂不会骗自己,更不会颠倒黑白,因为常涂已发下誓愿,李世民若死,他跟着殉陵,等于说,常涂已成了他的影子。

    影子不仅仅是影子,他不单单只为服侍李世民而存在,许多机密的事情李世民都交给他去办,常涂的手下,更是一个连长孙无忌,房玄龄这等重臣都知之不详的存在,神秘莫测,无孔不入。

    齐王李祐抢夺李素的活字印刷术,对常涂这种人而言,根本算不得秘密。

    所以很快李世民就从常涂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李世民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渐渐铁青。

    “真是朕的好儿子啊,堂堂天家贵胄皇子,竟夺臣子之产而肥己,朕……真是欣慰!”

    最后一句话,李世民说得咬牙切齿。

    常涂禀奏过后便垂头一言不发,哪怕明知李世民已快陷入暴走状态,他仍不为所动,如同一尊木雕。

    “难怪李素这小子越来越圆滑,说话四平八稳,滴水不漏。天家如此德行,他焉能不心生忌惮?李祐这小孽畜,竟敢做出这等下作事,教朕脸上蒙羞。朕焉能饶他!”

    “来人,叫齐王祐速速给朕滚过来!”

    ***************************************************************

    齐王李祐滚得很快,半个时辰后便以十分圆润的方式出现在李世民,面色惶恐,冷汗潸潸。

    李世民盯着他的目光很阴沉。像一头饿极的狼打量自己的猎物。

    李祐愈发惶恐不安,强大的帝王威势,世间无人能消受得住,亲儿子也不行。

    扑通一声跪倒,李祐惶然道:“父皇召见儿臣,不知……不知……”

    李世民目光仍旧森然,语气却无比平静。

    “祐儿,你今年已十七岁了吧?”

    “回父皇,儿臣已十八。”

    李世民点点头:“哦,十八岁。似乎已授过冠礼了,朕记得你十六岁那年,由孔颖达给你授的冠礼,对吧?”

    “对。”

    李世民的语气愈发平静:“既然授了冠礼,就不是孩子了,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当须三思而行,因为没人再把你说的话做的事当成孩童玩闹,说错了。做错了,都须由你自己承担,对不对?”

    李祐愈发惶然,颤声道:“父皇训示得是。儿臣谨记。”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李祐脸上,李祐只觉得左脸一麻,随即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痛,紧接着小腹又挨了一脚,顺着殿内平整光滑的地砖倒溜出去老远。

    李祐惊恐万状。抬头却见李世民忽然变了脸色,神情狰狞地咆哮,像一头怒极的狮子。

    “你谨记个屁!谋夺臣子家产的事都敢干,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干的?”

    李祐磕头如捣蒜,哭道:“儿臣知错,儿臣知错!求父皇恕儿臣这一遭,是儿臣犯糊涂了……”

    李世民怒视着他,冷冷道:“看来,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了?”

    李祐伏首于地,头也不敢抬,带着哭腔道:“儿臣已知,儿臣一时糊涂,利欲熏心,夺了泾阳县侯的活字印刷术,儿臣错了,这便去给李县侯赔礼,归还秘方……”

    李世民长长呼出一口气,语气又恢复了平静:“李祐,世间钱财无尽,取之有道方为君子,这些年朕并未亏待于你,赐你的金银,田产,食邑无数,据说你自己还有三支商队来往与西域与长安之间,每年获利甚丰,你齐王府的家产堆积如山,为何还如此看重钱财?”

    李祐吓得浑身直颤,嗫嚅而不能答:“儿臣……儿臣……”

    李世民又叹了口气,道:“李素家中有好几处产业,烈酒,香水,大棚绿菜……偏你眼光毒辣,看中了活字印刷术,这就令朕很不解了,听说你还要劝服朕,把天下印书之事全数交由你掌管……”

    李世民弯腰,嘴凑到李祐的耳边,语气越来越平静:“祐儿,印书……可是个揽人心的活儿,尔欲代朕收天下士子之心乎?”

    平静无波的一句话,吓得李祐脸色刷地变得惨白,浑身激灵一下,不停磕头大哭,每一下都重重磕在大殿的金砖上,很快磕得头破血流,可李祐仍不敢停,一下又一下磕得非常用力。

    “父皇,父皇冤枉儿臣了!儿臣纵顽劣,万死也不敢有此大逆的想法,父皇明鉴啊!”

    李世民冷漠地盯着一边大哭一边磕头的李祐,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头破血流的李祐,仿佛流血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仇人。

    李祐不知自己磕了多少头,磕到自己额头已麻木了,只觉温热的鲜血顺着脸颊流淌而下,然而李世民的毫无反应却令他心中愈发恐惧。

    直到李祐快晕过去之前,终于听到李世民冷冷地道:“罢了。”

    李祐这才停下,仍跪在他面前垂头不语。

    殿内一片寂静。

    良久,李世民叹道:“朕……能做好皇帝,却永远做不好一个父亲,殊不可笑!”

    “明日你去李家,把秘方还给人家,然后赔礼,记住,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沾的!”

    李祐如蒙大赦,急忙点头,大哭道:“谢父皇饶儿臣,儿臣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世民闭上眼,朝他挥了挥手,看着李祐如逃命般踉跄奔出大殿,李世民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几许哀色。

    当好一个父亲,竟比当皇帝还难。都是自己亲生的儿子,都是从小看着他们长大,可是……如今他们都怎么了?

    生平第一次,李世民忽然觉得太极宫很冷,冷得像坟墓。

    ***********************************************

    PS:不怕啰嗦,不嫌麻烦,不辞劳苦求各位慷慨砸出保底月票,老贼拜谢!!(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