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一十八章 人间烟火
    <div id="content">

    半夜一路砸门挑衅,事发后统统拉下水,程咬金的人品节操已变负数,急需充值。⊙頂頂點小說,x.

    另外几位武将自然不肯和他同背黑锅,纷纷跳出来否认,大殿内又是一阵吵架骂娘声,李世民……继续气得浑身发抖。

    一笔烂帐扯不清楚,李世民又不能真的重罚这些大将,大唐灭了薛延陀后,李世民豪气干云,自信倍增,正是“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寂寞如雪时期,于是渐生东征之心,消除隐患也好,办到隋朝皇帝办不到的事,以此露脸炫耀也好,不管什么目的,总之东征已开始在李世民的心里酝酿,这个时候重罚大将,显然不合时宜,再说,用长兵器半夜打架群殴这种事……尽管确实犯了律法,但平日里君臣心照不宣,哪家哪户都有长兵器,拿这事作文章,显然会寒了臣子们的心,而且这些人都是国之重器,战场上个顶个的杀人如麻,立功无数,李世民还要靠他们为自己继续征战,怎舍得重罚?

    君臣眼瞪眼,互相无可奈何的时候,一名宦官踮着脚匆匆入殿,附在李世民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李世民眉梢一挑,冷笑道:“正主可算来了,领他去甘露殿觐见。”

    看着殿中臊眉耷眼站着的十来位武将,李世民心有不甘,手指着他们一个个点过去。

    “你们这些老混帐,老匹夫,每人罚俸一年,摘去金鱼袋,换银鱼袋,赐封田产官没三百亩,实食邑减百户,散朝。都滚!”

    转身欲走,李世民还是觉得不甘,回过头指着程咬金,怒道:“程老匹夫翻倍!”

    **************************************************************************

    宦官领着李素进了太极宫,一路穿过太极殿和天坛,朝内宫走去。

    李素身着官服。神情忐忑,走得很慢。

    到了甘露殿外,宦官请李素站在殿外等候陛下召见,然后入殿禀奏去了。

    这次李素足足在殿外等了一个时辰,罚站似的站在殿外,冬天的北风从殿外门廊下呼啸而过,李素冷得直哆嗦,却也不敢动弹。昨夜闹出的事令李世民火气很大,于是存了惩戒李素的心思。

    一个时辰后。宦官终于走出殿门,笑着请李素入殿觐见。

    李素跨进高高的门槛,顿觉浑身暖和了许多,殿内四角分别烧着四盆炭,中间还立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铜炉,里面的炭火烧得正旺。

    李素进殿后不自禁地抚了抚双臂,发出舒服的叹息声。

    回家后也要打造几个大铜炉,嗯。先问问礼部的规矩,县侯家的铜炉大约是个什么尺寸才不会逾制。再请工匠打造,前堂摆五个,卧房摆四个,以后冬天就待在家里死也不出去了……

    仔细端详着铜炉的造型,忽然听到殿上传来一道怒哼,李素这才赫然抬头。发现李世民坐在殿中首位,目光不善地瞪着他。

    “臣,泾阳县侯李素,拜见陛下。”李素急忙躬身行礼。

    李世民又怒哼一声,也不说话。二人就这样互相僵持着。

    殿内很热,李素一直保持着躬身的姿势,有点累。

    不知过了多久,李素觉得不能再弯腰了,年轻人的腰是很珍贵的,于是不等李世民说话,自顾自的直起了腰,咧嘴朝李世民报以友好和善的笑容。

    李世民的脸越发黑了,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抄起桌上一只颇为精致的金制雕花杯,轻轻地啜了一口,接着李世民闭目品位,良久才点点头。

    李素抽了抽鼻子,他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凝目望去,才发现李世民喝的正是他制的炒茶。

    李素脸上顿时露出不安之色,几个武将喝了茶睡不着,半夜大杀四方,闹得长安城鸡犬不宁,若皇帝陛下喝了茶睡不着,还不得毁天灭地啊?

    ——你怎么不嗑药呢?五石散同样很嗨啊。

    “子正……”李世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臣在。”

    指了指面前冒着氤氲雾气的茶,李世民道:“这个‘炒茶’,你是如何想到的?”

    李素愣了一下,没想到李世民根本没提昨夜的事,更没有问他的罪,一开口反而先提到茶叶这上面了。

    “呃,臣是个懒人……”李素开始组织措辞。

    李世民似笑非笑:“嗯,这个不用你说,朕知道,满朝文武都知道,我大唐里面要找出一个比你更懒的人,比登天还难。”

    李素:“…………”

    真不会聊天啊……

    “呃,因为臣很懒,又素喜饮茶,可是如今大唐的茶道过程实在很繁琐,臣曾试过几次,每次水还没沸,臣已渴得不行了……”

    李世民脸又黑了:“混帐话,饮茶是风雅之事,粗鄙之人才用来解渴。”

    “是,其实臣就是粗鄙之人,品位不出茶中诸般滋味,所以臣在家中琢磨日久,将目前大唐的茶道化繁为简,又将采摘下来的茶叶炒制一番,沸水冲泡后直接饮用即可……”

    李世民沉默片刻,好奇地道:“你为何突然想到炒茶?”

    李素想了想,道:“茶之一物,是上天赐予天下人的,天下人的东西,不能只让权贵来用,所谓茶道更不能强行冠以儒家道理,以繁琐的过程和高雅做作的姿态来阻拦百姓们共享之,茶,是自然之物,天下人皆可品之,权贵的茶是坐在云端喝的,不沾凡尘,曲高和寡,而臣弄出来的炒茶,是天下人喝的,因为它带有人间烟火气,它属于天下人。”

    李世民眼睛越听越亮,最后终于点头缓缓道:“区区炒茶,倒被你说出一番道理来,子正心思敏锐,尤其心怀天下,殊为不易,朕的那些皇子,还有诸多老臣的子嗣,难见似你这般胸襟者,可见子正的不同之处……说得没错,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斯言善哉,朕与诸臣得天下不过二十余年,无论君臣,对社稷对士子对百姓,都当抱以敬畏之心,知其‘水亦载舟,水亦覆舟’的道理,这大唐的社稷方能千秋万世,你所制的炒茶,也是这个道理,做人与做事,都须带有几分人间烟火气,让百姓们觉得帝王与臣子其实离他们并不远,如此才不至君臣与百姓离心离德……”

    李世民似有所悟,长长一番话不知是对李素说的,还是在自言自语,也不管李素什么感受,独自一人喃喃念叨许久。(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