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鸡血魔王
    <div id="content">

    太平村,道观。

    东阳的道观在太平村成了一个颇为怪异的存在,因为它本来是在公主府的基础上改建而成,而且改建的地方并不多,工部官员和工匠们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公主府的原貌,仅只在门口添了一对香炉,拆下了公主府的牌匾,前殿稍作修缮,作为诵经清修的三清大殿,供奉三清道祖,穿过大殿再往里走,便属于东阳的私人场所,当初公主府的寝宫,明湖,水榭,凉亭等等,都与当年一般无二。

    相比目前大唐境内的所有道观来说,东阳的道观俨然非常另类独特,而且……不伦不类。

    时已深秋,眼看便要冬至了,距离道观外的小树林里,万物已然萧瑟枯黄,一棵棵光秃秃的树木不规则地伫立在寒风中,北风吹过枝桠,发出凄厉如鬼嚎般的呼啸声。

    李素和东阳手牵着手,并肩在林中穿行,悠闲地漫步。

    天气有些冷了,二人却觉得很温暖,大家身上都披着狐皮大氅,将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露在外面的只有脸和一双紧紧牵在一起的手。

    “看不出你的贴身小宫女真会办事,此事办得漂亮,但也惊险万分,若晚了半步,那位武才人怕是……”李素摇摇头。

    东阳瞥了他一眼,道:“你对那姓武的才人如此上心,到底为了什么?”

    李素正色道:“从西州回到长安的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道君现出法身,他告诉我,若干年后,我命中注定有一次大劫,需要一位贵人相助方能安然度厄,这位贵人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东阳:“…………”

    “别那么严肃,开个玩笑。道君说,这位贵人是位奇女子,有尊贵无比的命格,有广袤无垠的胸襟。胳膊上能立人,胸脯上能跑马,我猜了很久,道君的意思应该是说这位奇女子是个平胸……”

    东阳:“…………”

    “反正,这位姓武的才人与我命中注定此生有缘法。今日我种善因,他年再收善果,无论佛家还是道家,也都讲究‘缘法’和‘因果’的,我出手相助武才人,哪怕没有结果,也能求个心安。”

    东阳叹了口气:“满嘴胡说八道,偏偏又带了几分辩驳不得的歪理,李素,你这张嘴如果能正经一点该多好。我都不知道该信你哪一句了。”

    “我说的话句句都正经,包括道君爷爷托梦那一段……”

    东阳深深看了他一眼,展颜笑道:“便当你说的是真的吧,那位武才人,我会吩咐绿柳好生照拂,听绿柳回来说,那位沦入掖庭的女子在即将被人害死前仍誓不低头,气节可嘉,倒也称得上‘奇女子’三字,纵然不是因为你。这位奇女子我也愿意与她结识一下的。”

    李素笑道:“与她结识一番也好,对你没坏处,只是……”

    犹豫沉吟片刻,李素缓缓地道:“只是你记住。与人来往,凡事未可全抛一片心,特别是对那位武才人,这一生,她有她的机缘,你也有你的机缘。你们的交集不能太大,交情这东西,其实也讲究个火候,应当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

    东阳笑着推了他一下,嗔道:“又与我讲这些大道理,老夫子似的,别忘了你与我同岁,你懂的道理,难道我不懂么?”

    李素喃喃叹道:“千年老鬼跟你讲人生道理,多么难得的机会,居然不珍惜,愚蠢的人类啊……”

    东阳斜瞥着他,道:“父皇封你为尚书省都事,你从大理寺出来这些日子,去尚书省应差了没?”

    李素摇头:“最近本都事心情不大爽利,国事哪有私事重要,待我先把私事解决了再说吧。”

    “这话根本就大逆不道,父皇若听到,非把你再踹进大理寺反省半年不可,你整天在太平村里四处游荡,晒太阳,吃烤肉,当我不知么?你还能有甚私事?”

    说起这个,李素不由自主苦了脸,幽幽叹道:“我的私事很严重,有人逼我想个法子坑和尚,更要命的是,我到今天还没想出法子,眼看催债的要上门了……”

    正说着话,却听林子外石破天惊一声大吼。

    “子正贤弟在哪里?快快出来,俺老程来找你了,躲进林子里你也跑不掉,哇哈哈哈哈……”

    李素脸色一变,随即苦笑道:“催债的果然上门了……”

    东阳有些慌乱地道:“怎么办?我和你在一起……”

    李素斜睨着她:“怕啥?我们在一起见不得人吗?”

    东阳不说话,只是瞪着他。

    李素叹了口气,喃喃道:“没错,还真是见不得人……”

    人家已堵在林子外,躲是躲不过去了,二人只好放开牵着的手,一前一后走出了林子。

    林子外,程处默来回踱着方步,听见身后响动马上回过身来,李素顿时大吃一惊。

    相比前日被吊打的凄惨模样,此刻的程处默可谓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脸上两块淤青,眼圈发黑,额头还有些青肿,看起来像被一群彪形大汉群殴过一般。

    “程兄,两日不见,怎地这般模样了?”李素关心地道。

    程处默幽幽叹了口气,又朝东阳看了一眼。

    东阳俏脸一红,不自觉地躲在李素身后。

    李素有些尴尬地解释道:“那啥,大唐最近国泰民安,四海升平,我与东阳公主正在林子里商议给陛下上疏,看看下一个该打哪个倒霉的邻国……”

    这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东阳羞得不行,狠狠掐了他一下,随即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程处默又叹了口气,道:“我以前不知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蠢,现在大概知道了……你和东阳公主那点事,整个长安城的人都清楚,拿什么商议国事来糊弄我,你家国事是钻林子里商议出来的?我虽不如你灵醒,但也不至于蠢得那么过分吧,你这借口我感觉被侮辱了……”

    李素干笑许诺:“这次有点仓促,下次一定想个高明的借口糊弄你,保管教程兄不会感觉被侮辱……话说,两日不见,程兄又添新伤,你在长安城里到底有多少仇家?或者……又被程伯伯揍了?”

    程处默斜睨了他一眼,道:“闲话休提,我且问你,前日你给我爹送的那个什么……炒茶,那玩意到底是怎么制成的?里面放药了吗?”

    李素微惊:“程伯伯喝出毛病了?不可能啊,那炒茶是我亲手晾晒,亲手炒制,中间并无第二人插手,怎么可能出毛病?”

    程处默脸颊抽搐了两下,道:“我也不知到底算不算毛病,我爹昨夜临睡前说嘴里没味,突然想起你送的茶叶,于是冲泡了一大碗喝下去,然后……他就睡不着了,院子里耍了整整一个时辰的乱劈风斧法,仍觉得精神百倍……”

    李素:“…………”

    似乎忘了叮嘱程咬金一件很重要的事,睡前不要喝茶,特别是不要喝浓茶,这玩意跟鸡血的效果一样一样的……

    “然后呢?”李素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程处默脸颊又抽搐了几下,神情浮上几许哀色,幽幽地道:“……然后,我爹就把我叫醒了,二话不说把我吊起来揍了一顿啊!毫无缘由毫无预兆啊!”

    李素愈发奇怪:“为啥啊?揍人总有理由吧?”

    “我爹说他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