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一十章 进退得失
    <div id="content">

    无私奉献是美德,讲究的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从上古的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到后世的英雄舍身炸碉堡,这都属于人性里最宝贵最闪耀的情操。

    李素也有这种可贵的情操,平常看不大出来,该贪财时贪财,不该贪财时也贪财,连对公主的救命之恩都能非常精确地折算成银钱的人,“无私奉献”这个词可能在他身上隐藏得很深,唯独见到齐王后,满肚子的奉献精神全冒出来了,人性闪耀得简直亮瞎狗眼。

    当然,程咬金的看法显然与李素不大一样,反正这番鬼话说出来,程咬金的表情很古怪。

    遗憾地摇头,程咬金长叹道:“可惜啊,可惜你不是俺的亲儿子……”

    李素感动坏了:“承蒙程伯伯厚爱……”

    程咬金没等他把话说完,仍叹息着补了一句:“你若是俺的亲儿子该多好,在你说这种鬼话的时候,老夫顺手就一巴掌扇你脸上,既不担心打死你,也没有任何愧疚和不好意思……”

    李素:“…………”

    越来越无法愉快的聊天了。

    “还‘无私奉献’,还‘陶冶情操’,摸着良心说,你是这块料不?”程咬金万分鄙视地斜瞥着他。

    李素揉着鼻子苦笑:“小子……很努力地往可贵的情操方向靠拢了,程伯伯应该鼓励小子才是。”

    程咬金盯着他,忽然噗嗤笑了:“老夫当年第一眼见到你小子,就觉得你不是好货,小小年纪,既杀人也贪财,没声没息的还把人家公主给勾搭了,酒色财气样样不落,还偏偏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气节,缺点多得跟筛子似的人,在西州城破的当口仍一步不退。誓与城池共存亡,那一战连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将们私下说起来都忍不住动容,小子,你这辈子一定是个人物。不过却苦了将来的史官,对你这个人该褒该贬,史官该如何下笔呢?”

    李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可以肯定程咬金作文章一定烂得一塌糊涂,说着说着便经常跑题。

    很不解啊,没事说起这个做什么?

    程咬金悠悠地道:“为人处世也是学问。特别是少年气盛之时,不公之事临头,很少有人冷静权衡利弊,再做一个最适合最稳妥最能保全自己的决定,这一点,老夫和同僚家中的小子们都做不到,而你却能做到,所以老夫说你将来必定是个人物,不靠父荫,不靠攀附。功名和官爵全靠自己的双手挣来,到手的富贵比谁都稳妥,老夫常在担心,担心我死以后,程家的基业落在处默手里,也不知还能风光几年,幸好处默的命格不错,竟认识了你,有了处默与你的这段情分,程家百十年里估摸倒不下来……”

    “程伯伯。您说这些,小子不是很明白……”

    程咬金盯着他,眼里浮现一抹罕见的真诚赞许,颔首笑道:“小娃子不错。是个灵醒人儿,老夫一直在暗中看着你,发现你每次遇到事情,总能做出最合适的决定,进退皆是大丈夫,对齐王亦如是。老夫听说那个印书的法门很重要,然而齐王一开口你马上就决定送出去,送出以后马上抽身而退,退得干干净净,绝不与他纠扯半分,这等决断,老夫在三十岁时都没你强……”

    李素笑得很开心,毕竟被人夸奖的感觉确实不错,虽然这个夸自己的人经常占他便宜。

    “您不觉得我这是认怂?”

    程咬金呸了一声,道:“退一步就算怂了?正面撞上打得头破血流算好汉?那不是好汉!那是蠢!是不自量力!在长安这滩浑水里,能站着笑到最后还没有倒下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可惜啊,可惜你不是老夫的亲儿子……”

    李素眼皮一跳:“您又想抽我了?”

    程咬金瞪他一眼,道:“老夫在感叹,同样都是娃子,为何有的娃这么灵醒,而老夫生的那六个小崽子一个比一个蠢,若换了他们遇到你这事,二话不说撸袖子就干了,最后难免结仇,从此多了一个心腹之患,不定什么时候便在暗中咬自己一口,生于世,活于世,多个仇家便多了一分危险,仇家积累得多了,离死也就不远了,你这个年纪已明白了这个道理,而我家那六个小崽子却不明白……”

    程咬金说着,面容浮上少见的担忧之色,这一刻,他只是个为孩子愁苦的父亲。

    抬头看了看天色,时辰不早了,李素决定告辞,茶叶还有几家没送,得抓紧时间了,再晚等到长安城门落闸,坊门关闭,便只能夜宿哪位叔叔伯伯家了,不幸的是,这些叔叔伯伯全不是吃素的,不但不吃素,还喝酒……

    于是李素起身告辞,程咬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李素刚转过身,程咬金忽然道:“看得出你是个大方的娃子,印书的法门说给便给了,不过呢,厚此薄彼总不太好,要不你索性把烈酒也给了老夫吧,给你两万贯,以后烈酒全归程家了……喂,站住!越走越快啥意思?没个礼数……”

    李素浑若未闻,耳朵自动将程咬金的每句话每个字当成垃圾广告一样全部屏蔽掉,脚下踩了风火轮似的走得飞快,眨眼便消失在照壁后。

    *********************************************************************

    出了程家大门,李素擦了把汗。

    好险呐,今日差点被讹破产了,程家虎狼凶险之地,以后少来为妙。

    出门刚抬脚准备上马车,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紧紧拽住了他的腕子,李素大惊,回头望去,却见程处默阴沉着脸,闷不出声将他拉到程家大门旁的一条暗巷内。

    “程兄咋了?刚才我可是为你仗义执言了,不然你今非被抽死不可,现在咋还一脸要跟我算帐的模样?”

    程处默拍拍他的肩,沉声道:“咱们自家兄弟,救命之恩就不言谢了。”

    李素见程处默不像是找麻烦的样子,顿时安了心,斜瞥着他道:“自家兄弟,救命之恩就算不言谢,也该折成现钱表示一下呀……”

    “不说闲话,兄弟,你得想法子帮我报仇,不然这口气堵在胸口咽不下!”

    李素好奇道:“报啥仇?谁得罪你了?”

    程处默面露怒容,低吼道:“会昌寺那群老秃驴!”

    顿了顿,程处默又恶狠狠补充道:“……还有小秃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