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零九章 无私奉献
    <div id="content">

    炒茶虽然带了个“炒”字,但它也不能用来生嚼强咽的,李素觉得有必要给老流氓科普一下,否则照他这么个吃法,糟践了好东西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很容易造成便秘,当朝名将装着一肚子屎满世界横行霸道,说出去也不好听。

    “程伯伯,这个炒茶,宜用来冲泡,不宜生嚼……”李素小心翼翼地道。

    “哈,冲泡,老夫当然知道用来冲泡,当老夫没见识吗?俺先尝尝味道不行吗?”程咬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当然行,您开心就行。”

    程咬金哼了哼,大声道:“来人,取大碗来!再来一壶沸水,赶紧的,慢了老夫扒了你们的皮!”

    说完程咬金一手抓着李素的手腕,蹬蹬蹬进了前堂,李素被他带得踉踉跄跄,只觉手腕生疼,不用看都知道,定已青紫了。

    报复,绝对是报复,报复自己刚才刺激了他脆弱敏感的自尊心,掩饰自己身为一只土鳖的尴尬,李素决定忍了。

    程府下人的动作很快,没过多久便匆匆取来两只大海碗,还有一壶犹自冒着热气的沸水。

    这次程咬金不装了,朝海碗指了指,示意李素演示怎样喝这种新玩意。

    李素面露难色,炒茶呢,冲泡的方法简单粗暴,论起文化内涵自然比不得如今大唐的茶道,可是……好歹也是茶啊,用个文雅点的杯子不行吗?不求天地人三才盖碗吧,也不能拿两个能当脸盆用的大海碗充数吧?

    犹豫了一下,李素索性也懒得纠正程咬金第二次的土鳖行为了,再纠正老流氓真有可能翻脸的。于是李素抓起两小撮茶叶分别扔进海碗里,动作麻利地拎壶冲泡,前堂顿时满室清幽的茶香。

    程咬金情不自禁吸了吸鼻子,奇道:“咦?果真香滴很,这玩意有点意思……”

    期待地看着李素,程咬金道:“然后呢?”

    李素指了指升腾着雾气的海碗,笑道:“木有然后了……程伯伯若不怕烫。现在就能喝,若是嫌烫,可以凉它一会儿再喝……”

    “就这样?”程咬金愕然。

    “就这样。”李素点头。

    “啧!毫无内涵,土鳖!粗鄙!”程咬金撇嘴。很嫌弃的表情。

    李素:“…………”

    胸中这一股股的逆血翻腾是肿么回事?你一个连茶叶都能生吞硬嚼的家伙居然好意思骂我土鳖?要不要脸?

    李素深深发觉,今日来给程家送茶是件非常错误的事,里外不落好,还被人鄙视……

    “虽是粗鄙了些,不过这香味……啧。老夫便勉为其难尝尝,毕竟也是娃子的一番心意……”程咬金说完抄起大海碗,吹了吹凉气,然后浅浅地啜了一口。

    “嘶——”茶水入腹,程咬金圆睁双眼,浓浓的苦味令他打了个哆嗦。

    “啊!苦!比药还苦!”程咬金不满地摇头,咂摸咂摸嘴,细细品位了一番嘴里的茶香余韵,啧啧道:“不过……苦虽苦,喝过后满嘴留香。倒有些意思……”

    李素眨眼:“程伯伯觉得好喝吗?”

    “味道怪怪的,但……还行,而且提神,喝过后只觉灵台清明,浑身有力,哈哈,娃子,这玩意真不是药?”

    “不是,是茶,炒出来的茶。虽说不比如今的茶道,但胜在方便简单,喝起来味道单一,有清香有余韵。比较符合小子的口味,觉得这东西不错,便孝敬给程伯伯尝尝,程伯伯若喜欢,小子以后常送。”

    程咬金大赞:“好娃子,不枉老夫疼你一场。还知道孝敬长辈,跟你一比,看看俺老程生了六个啥东西,嗯,想想就生气,明再抽他们一顿泄泄心火。”

    李素:“…………”

    程处默六兄弟很可能是被程咬金捡来养大的,这什么老爹啊……

    茶喝了,程咬金似乎对李素独创的炒茶颇为欣赏,又连喝了好几口,每喝一口便打个哆嗦,瘾君子嗑药似的酸爽表情令李素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炒的茶里是不是不小心放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看得出程咬金对茶的喜欢不是装佯,二人聊着天,程咬金一口口的慢慢将整整一海碗的茶都喝掉了,这是炒茶面世后第一位如此给面子的客户,李素望着程咬金的目光渐渐带了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就像毒贩盯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似的,很深情。

    “茶有名字吗?”程咬金冷不丁问道。

    李素急忙道:“有,此茶名曰明珠……”

    话没说完,程咬金重重一拍桌案,赞道:“好名字!以后就管它叫‘一口香’!”

    “啊?”李素傻眼,开始调整脑子里的波段频道,他发誓,此刻他和程咬金的脑电波一定没在同一个频道上,不然不会出现这种幻觉。

    而且李素发现程咬金很懂得取名,从五步倒到一口香,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俗不可耐,就像后世的脑白金广告一样,听得多也就记住了,后来一天不听都浑身难受。

    茶喝完了,程咬金意犹未尽地咂咂嘴,斜眼瞥着他道:“听说,齐王这几日找你了?”

    李素微惊:“程伯伯怎知道的?”

    程咬金嗤笑:“长安城这块地方,但有风吹草动,老夫就算想不知道都难,总有人在老夫耳边嚼舌根子。”

    李素恍然。

    说来李家如今勉强也算高门大户了,侯爷府修得金碧辉煌,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审美怪异的暴发户气质,曾经李素也以为自己算是大唐权贵了,然而今日程咬金淡淡一句话,就把李家比得连渣都不剩。

    何谓“权贵”?何谓“世家门阀”?不是封个高官,晋个显爵便算是人上人了,真正权贵门阀,或许门第陈旧,大门一眼望去死气沉沉,但是这扇门背后的底蕴却是谁都看不出来的,它只体现在平日细微的地方,周围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权贵门阀往往第一个知道,这,就是门阀的底蕴,不显山,不露水,不出头,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家主端坐家中甚至不必说一句话,便有无数人为他的意志而奔忙,将他想知道的东西统统呈到面前,任其裁断。

    相比之下,如今的李家,顶多算是一个幸进的暴发户罢了,小门小户的,除了王直暗中网罗的一群见不得光的黑社会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李素暗叹口气,未来的路,还很长啊……

    “是,齐王殿下确实派人上门找了小子……”

    程咬金嘿嘿笑道:“当年你弄出来的那个印书的法门,被他惦记上了?”

    李素苦着脸道:“是,小子也没想到,区区陋技,竟入了齐王殿下的法眼,小子实在是……”

    “荣幸?”程咬金挑眉。

    “……命苦。”李素苦笑。

    程咬金大笑:“确是命苦,小娃子也不容易,不管弄出什么新东西都被贼人盯上,连反抗都……”

    话没说完,见李素目光古怪地看着他,程咬金笑声立止,跳脚道:“小混帐你这么看着老夫是啥意思?当年你弄出来的烈酒是老夫惦记的吗?明明是你哭着喊着要与老夫签契书,老夫说我三你七,你还不答应,说什么不五五分你就死我家里了,是老夫惦记的吗?不是啊!是你硬塞给老夫的啊……再用这种眼神看我,刚才的处默便是你的下场!”

    李素:“…………”

    此生最不堪回首的往事又被提起,心好痛,感觉被人在伤疤上撒了盐……

    “程伯伯,齐王,咱说齐王呢,您跑题了……”李素脸更苦了。

    “啊,嗯,对,齐王……”程咬金点头,道:“齐王那小子,年岁不大,心肠可不地道,长安城里诸多老臣老将的子嗣们,整日走马章台者有之,酒醉胡闹者有之,游猎毁田者有之,甚至偷家里的东西换钱私养妓娼的不肖子亦有之,小辈们玩耍胡闹,老夫与同僚们甚少管束,唯独齐王此人……呵呵,老夫曾告诫家里那六个不成器的东西,与别人胡闹也就罢了,若与齐王走得太近,当心老夫打断他们的狗腿。”

    李素恍然,难怪当日与众纨绔饮宴,自打齐王出现后气氛突然变得尴尬,原来不单单是纨绔们不待见齐王,连纨绔的老爹们也不待见齐王,一个人活到长辈晚辈都不待见的境界,真正可谓是神憎鬼厌,也算是特长了。

    “齐王要你的印书秘方,你给还是不给?”程咬金目光闪动,眼里的光芒李素看不太懂。

    李素想了想,笑道:“给,用印刷术换一笔钱,也算皆大欢喜了。”

    程咬金笑道:“小子还不说实话,你贪财的德行老夫早就知道,齐王若真拿捏住了印书,往后全天下读书人念的书全出自齐王之手,日进斗金也不算夸大,你若果真贪图钱财,齐王邀你合伙你为何拒绝?”

    李素看着程咬金,无辜而呆萌的眨眼:“因为小子看到齐王时忽然觉得,人这辈子不能光图钱财,偶尔也该做做几件无私奉献的好事,陶冶洗涤一下情操,给齐王的印刷术就是第一件。”

    ********************************************************************

    PS:还有一更。。。请叫我勤奋更新粉嫩小贼贼。。。(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