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零八章 火烧寺门
    <div id="content">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

    李素没觉得程处默挨揍有什么不对,反正他本来就欠抽。只是老流氓顺带着把他也捎上,这就令他很不满意了。

    不满意也不敢怎样,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其实,就算没在矮檐下,李素也得低头,程咬金的武力值理论上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把他揍成任何不同形状,在这个用拳头讲道理的人面前,所有的道理都会被他用拳头碾压成碎片。

    程处默的目光很悲戚,可怜兮兮地看着李素。李素心中不忍,还是决定帮他一把。

    “不知……程兄做错了什么事,被程伯伯如此惩处?”李素小心翼翼地问道。

    程咬金哼了一声,眉眼一抬,目光不善地瞪着他:“咋地?想帮这浑小子出头?”

    李素浑身一凛,好了,兄弟有今生没来世,帮你只能帮到这里了。

    “不敢不敢,程伯伯继续抽,您尽兴就好。”李素很没节操的转了舵。

    程咬金又哼了一声,指着程处默怒道:“你问问这混帐东西干了什么事!”

    “定然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恶事,杀一千刀都不解恨。”李素很配合地当捧哏。

    这下不止程处默,连程咬金都沉默了,父子二人郁闷地看着他。

    “小子,你到底是来劝架的,还是来离间我父子的?”程咬金语气不善地道。

    “劝架,当然是来劝架的……呃,程兄到底做了啥事?”

    程咬金叹道:“这混帐东西不学好,在家不愿读书你练武也行啊,他倒好,终日跟一帮子纨绔厮混,每日不着家,前几日跟房家,段家几个小子跑到城外会昌寺进香,不知言语上怎生狂妄。与寺里的和尚吵了起来,吵完还不解恨,这帮混帐胆大包天,竟夜不回城。躲在会昌寺外,趁着月黑风高,在寺外放了把火……”

    “啊?”这下连李素都变了脸色,望向程处默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意。

    纨绔子弟不走寻常路,连闯祸都不闯寻常祸。在如今这个人人都崇尚道教佛教,信仰无比普及的年代,这帮纨绔居然敢烧寺庙,实在是……

    这帮文盲应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程咬金怒道:“当今陛下都对佛家无比尊崇,一年办四次祈福法事,这帮混帐居然敢烧寺庙,简直无法无天,老夫今不抽死他,明日朝会陛下就得抽死我!”

    “该抽!”李素马上表明立场,在程处默哀怨欲绝的目光里。李素话锋一转,道:“不过程伯伯刚刚说,他们只是在寺外放的火?”

    程咬金怒哼道:“若在寺内放火,这混帐此刻还能安然吊在树上被老夫抽?早被陛下一刀砍了!幸好是寺外,只烧了寺门附近的小树林,更庆幸那天夜里没起风,否则火借风势,会昌寺难保。”

    李素小心地道:“既然只烧了寺外一片小树林,而且程伯伯刚也惩戒过程兄,想必程兄也认识到错误了。依小子看……莫如就此罢手如何?程伯伯抽久了手也累,您歇息一天,若明日还不解恨,您再继续吊打……”

    程处默感激地看了李素一眼。大声道:“爹,孩儿知错了,求爹饶孩儿这一遭,下次不敢了。”

    程咬金估摸确实也不想抽了,毕竟是程家的嫡长子,抽得他心疼。见李素打圆场,程处默又很机灵地认了错,程咬金于是就坡下驴,指了指李素道:“今也就你劝了,不然非抽死这混帐不可,来人,把这混帐放下来,叫他婆姨给他敷药。”

    部曲急忙将绳索解下,一帮女眷哭喊着纷纷围了上去,有老有少,有长辈也有婆姨,众女眷将程处默围在中间哭天抢地,如同下葬般悲凄。

    “哭啥哭!人还没死呢,要哭滚到后院哭,别当着李家娃子的面丢人现眼!都滚!”程咬金暴喝,李素也第一次见识到封建家长式的粗暴。

    直到众人抬着程处默进了后院,几个兄弟也非常有眼力地闪人了,程家前院才恢复了平静。

    程咬金捋须盯着李素手上的纸包,笑道:“娃子又送了啥新奇玩意给老夫?莫卖关子了,赶紧拆开让老夫尝个鲜。”

    李素叹气,真是一点都不讲究啊,当着客人的面要拆礼物,活了两辈子都没见过如此耿直的人。

    “小子最近新创了一种茶叶,它是炒出来的,与咱们大唐习惯的茶道大不相同,程伯伯您……”

    话没说完,李素手上的纸包便被程咬金劈手夺过,哧啦几声,纸包被程咬金粗暴地撕开,嘴里不满地道:“是个啥玩意掏出来看看不就行了,挺伶俐的娃子,跟谁学的如此罗嗦……”

    纸包撕开,一片一片青黑色散发着淡淡茶香和烟火气的茶叶静静地铺满在纸包上。

    “咦?这是个啥么……”程咬金凑近深深闻了一下,然后乐了:“还挺香,吃的?”

    “啊,正确的说,它其实是……”李素没说完,程咬金冷不丁抓起一把茶叶往嘴里一塞,使劲咀嚼几下,随即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李素目瞪口呆,怔忪片刻,才吃吃地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补全:“……喝的。”

    “嗯……”程咬金嘴里嚼个不停,蒲扇般的巨灵大掌提起来又放下,看得出他在犹豫要不要抽李素,不抽不解恨,抽吧,又怕一巴掌把他抽死了……

    很佩服老流氓死要面子的德行,居然强撑着把嘴里的茶叶咀嚼完,然后一仰脖子,翻个白眼,强硬地将这把茶叶生吞入腹,挤出一个吃了唐僧肉似的满足笑容。

    “其实吃起来味道也不差,就是有股子糊味,下次注意火候……不挑礼了,能送来便足见小娃子的孝心,老夫笑纳了。”

    *******************************************************************

    PS:今晚就一更了。。。参加婚宴喝得稀里糊涂,嗯嗯,晚安。。。(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