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百零五章 斯文打劫
    <div id="content">

    巧取豪夺的事干得文质彬彬,也算是一种本事。

    阴弘智就有这种本事,摆明车马登门,明明白白告诉李素,我想抢你的东西,你是答应呢,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但是阴弘智说的话却非常文雅,文雅得仿佛在干一件吟风弄月的雅事,被抢的人甚至都没办法对他生出恨意。

    李素也对他恨不起来,他实在懒得生气,话说得再漂亮,可本质还是抢劫,不幸的是,他就是被抢的受害者,只是他站的心理高度令他无法生气,仿佛在山巅上俯视下面的人,每个人的面目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块大肥肉,以前没人发现,于是闷头吃得津津有味,后来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了,于是忍不住也要来尝一口,或许不止尝一口,还想一脚把原先吃肥肉的人踹开,自己独享它。

    说穿了就是这么一个本质,生气吗?确实值得生气,转念再想想,其实人性不就是这么回事?

    阴弘智目光直视李素的眼睛,静静等待李素的回答。

    李素没出声,脸上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木然而平静,二人对视许久,气氛渐渐凝重。

    阴弘智也不急,安静地等待着,他知道自己会等到答案,无论答案是不是他和齐王想要的答案,但,答案一定有。

    良久,李素打破了沉默,认真地问道:“敢问阴侍郎,我若今日不答应此事,是不是从此以后便与齐王殿下结仇了?”

    阴弘智急忙摆手,笑道:“李县侯言重了,哈哈,言重了,本就是李县侯的东西,齐王看上了想要,事情本就干得理亏,若李县侯不答应,齐王与老夫也便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日后相处该怎样还是怎样,论道理,齐王原本就有巧取豪夺之嫌,哪有得不到便结仇的道理。李县侯万莫放在心里。”

    李素笑了,这家伙说话真的很漂亮,一席话说出来,哪怕明知是抢劫的本质,却还是能让被抢的人心旷神怡。如饮甘霖,开启无限犯贱的隐藏属性,这种说鬼话的本事,不佩服都不行。

    当然,如果李素真信了他的话,那就是脑袋被门夹了,若自己不答应,以齐王的尿性,不与他结仇才怪。

    *******************************************************************

    阴弘智终究还是没等到答案,他的话说得漂亮。但李素的答案不会那么痛快给出来。

    人情世故,全在权衡利弊,一个人的一生里往往会面临许多次选择的机会,选择维护自尊,选择追逐名利,或者,选择避开麻烦,这些不仅仅是人的本能,也是所有动物的本能,看到一块骨头。狗会选择扑上去抢了再说,看到一坨屎,但凡有点智商的狗都会绕开它,当然。也有不聪明的狗会上去舔两口,这种狗属于机会主义者,万一那坨屎很好吃呢?错过岂不可惜?

    阴弘智走了,留给了李素一个麻烦,而且麻烦还不小。

    态度再怎么文质彬彬,话说得再怎么温和儒雅。终究还是在逼李素做选择,选择把活字印刷术交给齐王,或者,选择与齐王成为仇人。

    不好选啊,李素是个懒人,懒惰的程度令人发指,懒人通常都很怕麻烦,怕的不是那件麻烦的事或是那个麻烦的人,怕的是“麻烦”这个词的本身,于是懒人做任何决定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躲开它,因为他懒得招惹麻烦,一旦招惹上了,就意味着不能继续懒下去,踩人或是被人踩,总会有人给自己找点事情干。

    如果比喻成狗的话,李素属于那种遇到一坨屎会远远绕开的狗,绝对不会上去舔两口试试味道,因为他懒得试。

    由此也可以反证出,懒人通常都是聪明人,因为这种人懒的只是身体,脑子却是时刻不停在转动的,转动的目的就是思考怎样的活法才能让身体尽量少动弹,减少运动量,达到心动身不动的禅境……

    …………

    许明珠生气了。

    当李素将阴弘智的来意说清楚以后,许明珠的脸色开始不对了,先是有点发白,然后渐渐通红,杏眼里泛出委屈,愤怒,甚至还带着几分煞气,非常的生动精彩,李素看呆了,自打成亲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夫人不完全是温顺乖巧逆来顺受的性子,她居然也会生气,会愤怒,李素大感惊奇,惊奇得连齐王抢他印刷术的事都抛到了脑后。

    “咦,你居然会生气?生气哎,好厉害!”李素击节赞叹。

    “夫君……都什么时候了,还闹!”许明珠俏脸涨得通红,显然气仍未消。

    李素仍保持惊奇状态,难得平淡如水的夫妻生活里忽然泛起这么一朵小涟漪,李素现在关注的重点已不是印刷术,那东西的利益对他来说可有可无,难以取舍的只是觉得别人来抢自己就乖乖送上,有些没面子而已。

    只是许明珠生气的表情,却很值回票价了,被人抢一回都值。

    “齐王殿下还说了,印刷术的买卖我若不给他,他明日便带人打上门揍我,反正人家是皇子,杀了我也没关系……”李素眨着眼继续添油加醋。

    砰!

    李素的目的达到了。

    许明珠拍案而起,脸色已红得像煮熟的螃蟹,尖着嗓子怒喝道:“欺人太甚!朗朗乾坤,还没王法了!夫君,妾身要穿上诰命服去太极宫告御状!”

    大开眼界,生气的许明珠别有一番娇媚动人的味道,而且气势十足,佛挡杀佛的架势。

    “后面那句是我瞎编的,就想看看你气到极点是啥样。”李素悠悠地补充道。

    许明珠顿时傻眼,愤怒的表情青一阵红一阵,看得出来她想揍李素,只是在妇德和替天行道之间挣扎摇摆不定,理智的天平跷跷板似的一上一下,非常纠结。

    “你可以揍我啊,来啊,揍我啊……”李素继续撩拨她,试图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贱得不要不要的语气终于令许明珠破功,瘦弱的香肩一垮,然后……开始抹泪。

    李素慌了,女人的情绪太捉摸不定了,好端端的生着气,说哭就哭,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于是李素赶紧上前安慰。

    许明珠把头埋在他怀里,哭得很伤心,边哭边数落。

    “夫君,连你也欺负妾身,妾身不想活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