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过犹不及
    <div id="content">

    炒茶……勉强也算国事吧?

    毕竟为了大唐人民从此以后能喝到省心省事而且味道不那么古怪的茶,而李家顺便从中牟点私利,既有伟大情操又生财有道,家国天下全没耽误。△¢頂點小說,x.

    如此说来,李素确实在为国事忧虑,因为……他不记得该怎么炒了。

    炒茶的手续不算复杂,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少,其实在前世的农村,很多农民家庭都会自己炒茶,因为很简单,无非是摊青,杀青,提香这几样工序,李素也曾有幸去当地农民家做客,人家端出来待客的茶都是自家炒出来的,各地风俗民情不同,有的待客喜欢在茶水里放点炒熟的芝麻,有的喜欢放点山椒子,可是里面的茶叶却是货真价实的自产。

    可惜的是,李素对这门技术只是半桶子水晃荡,前世的记忆里,关于炒茶这方面实在是太零碎了,拼凑很久也没能连贯起来,于是,炒废掉的茶叶一篮接一篮,李素顿时充满了挫败感。

    厨房里不断飘出茶香,那是新鲜茶叶被火烘烤后散发出来的香味,只是香味有浓有淡,若有懂行的人自然能看得出,这是烘烤的火候出了问题,有时太轻,有时太重,没把握住火候,炒茶自然失败。

    大方向没错,偏偏李素没法将它们具体化,每一步的火候也没掌握好,于是炒废掉的茶叶一篮接一篮,幸好都是山上采摘的无主之物,扔多少都不心疼。

    厨房里面折腾了两个多时辰,从午时一直到黄昏,李道正蹲坐在厨房院外叹气,他发现儿子今日有些魔怔了,犹豫要不要去请孙道长来家里给儿子看看。而许明珠则站在院子里,呆呆看着洒满一地的废茶叶出神。

    薛管家轻手轻脚走来,在李道正面前恭敬地问了一句要不要开饭,今日李素把厨房占了,李家的晚膳都是厨娘委委屈屈在前院搭灶做的。

    李道正挥了挥手,起身便去了前院。走两步又停下,吩咐道:“莫打扰他,等他折腾到肚子饿了自然出来了,饭菜热好留一份。”

    薛管家应了,转身再请许明珠,许明珠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朝薛管家摇摇头,然后轻抬莲步朝厨房走去。

    厨房已点上了灯,灶里的火烧得很旺。通红的火舌不时****吞吐,照映出李素那张红红的面无表情的俊脸。

    许明珠犹豫了一下,道:“夫君……”

    李素回头一怔,然后笑道:“夫人来了,里面又脏又暗,夫人快出去吧。”

    许明珠摇摇头,道:“夫君这么爱干净的人都不嫌脏,妾身怕什么。”

    顿了顿。许明珠看着李素用一只大铲子不停翻炒着茶叶,不由好奇道:“夫君这是……试烹新菜?”

    “新菜?”李素一愣。接着笑道:“不是菜,是茶,你没看出来这是茶叶吗?”

    许明珠眨眼:“妾身也奇怪,以为夫君想把茶叶当野菜了呢,夫君的心思确实活泛,这茶叶下锅炒一番后果然很香。或许……当菜吃也不错呢。”

    李素大笑:“或许千百年后有人会把它当菜吃,但是如今,茶就是茶,泡水喝的。”

    许明珠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指着茶叶道:“这些被炒过的茶叶。还能泡在水里喝?夫君可莫诳妾身没见识,妾身没出嫁前其实也学过一点点茶道的,茶叶哪里能炒呢?就算要喝,也应该配上许多调料,一沸而烹煮方为茶汤,这炒过的茶叶……”

    李素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过身看着她,道:“世上永远没有‘不能’‘不应该’这些字眼,‘不能’和‘不应该’是前人给后人设下的框条,你不打破它,便永远只能活在这些框条桎梏之中,所思所想,所食所用,皆是前人的东西,只能活在前人的阴影之下,一生过后,我们也成为了前人,这样的一生,没有意义。”

    许明珠眨着眼,对李素的这番话似懂非懂,只是下意识的点头赞同,然后指着茶叶道:“所以,夫君要创出一种新的喝茶方法?”

    “对,如今所谓的茶道是高雅名士或权贵名门才有资格享用,还非常牵强的跟儒家意境扯上关系,寻常百姓却与它无缘,世间万物理当由世间万灵所用,所以我要自创一种简单的喝茶方法。”

    “炒茶……能喝?”

    “能。”李素笑了笑,很快又苦下脸,叹道:“只是这个火候一直没能把握,怕是要多琢磨些日子。”

    许明珠迟疑片刻,道:“夫君,炒茶应该和烹菜的道理相近吧?妾身见灶里的火烧得如此旺盛,可妾身听说‘过犹不及’的道理,夫君要不要试试……呃,把火弄小一点,慢火慢炒,不急不躁?”

    “呃……”李素顿时惊觉,接着脸上有点火辣辣。

    丢人啊,没脸啊,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要一个古代女人提醒才明白,依稀间李素似乎看到自己被无数后人绑在一根大柱子上不着寸缕,柱子上方刻着一个大写的“耻”字……

    “夫人提醒得甚是,或许我太急于求成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却也须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李素搂过许明珠的纤腰,使劲在她俏脸上吧唧一口,大笑道:“此茶若成,全托夫人功劳,日后便叫它‘明珠茶’,使它流传千古。”

    许明珠又喜又羞,嗔怪地横了他一眼,抿唇垂首轻笑起来,明亮美眸里闪动着喜悦的光芒。

    “明珠茶……”许明珠喃喃念了几遍,神情愈发欣喜。

    “对,明珠茶,夫人,此茶定能流传千古,夫人也能在青史上留名了。”

    许明珠笑道:“妾身妇道人家,留不留名有甚干系,明明是夫君花费的心思,可不能让妾身抢了功劳,夫君有心便好,茶名却不可以妾身名之。”

    ***************************************************************************

    ps:还有一更。。。可能很晚。。。(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