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九十八章 茶道歧路
    <div id="content">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或许有,但绝不会出现在成人的世界里,孩童时期,小伙伴会冷不丁递过一块糖给你吃,不需要你帮他拎书包,不需要你为他写作业,目的很单纯,就是想给你吃,想和你分享这份单纯的甜味,回他一句“很甜啊”,他便已很满足。

    可是,那是孩童的世界,那是一片没被污染的净土,孩童终究会长大,终究会被这个复杂的世界渲染成五颜六色,长大后的他再给你一块糖时,还会只是单纯求你一句“很甜啊”的赞叹吗?

    成人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了。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忽然对你百倍热情,但凡情商及格了,都会忍不住在心里犯个嘀咕。

    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利益?这里面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大阴谋?

    完全不同的想法,到底什么变了?

    或许,什么都没变,变的只是眼中的世界。

    李素不是孩童了,庸俗也好,市侩也好,眼里的世界终归不再童真,有人对他好的时候,他也不能免俗,总要怀疑一下对方的动机。

    毕竟一个人缘很差劲,人憎狗嫌的人莫名其妙对自己好,而且恨不得当场摆出烧黄纸斩鸡头的架势,若说他完全没目的,李素两辈子就算白活了。

    “齐王?”东阳脸色忽然有些凝重:“齐王李祐?他……回长安了?”

    “对,前日还一起饮宴。”

    东阳烹茶的动作都停下了,搁下手中的茶勺,直起身肃然道:“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他不是好人!”

    李素眼皮跳了跳:“他把谁家孩子扔井里了?”

    “莫闹!你真要离他远一点!”东阳很严肃地道。

    李素眨眼:“每个坏孩子都干过几件令人唏嘘的坏事,快告诉我,他干过什么坏事。”

    东阳叹了口气,道:“他干过的坏事,可不止几件,用‘罄竹难书’来形容都不过分,他今年才十七岁。四年前,他才十三岁时,便在王府虐杀了十多个宫女,‘虐杀’知道吗?用火活活烧死。用烙铁活活烫死,用绳子活活勒死……他是阴妃的儿子,自小跋扈张狂,他有一个舅舅,名叫阴弘智。因玄武门之变前夕检举建成太子阴谋有功,被父皇倚重,父皇登基后任阴弘智为吏部侍郎,此人阴冷毒辣,心胸狭隘,睚眦必报,齐王李祐与他来往甚多,受他蛊惑也甚多,自小便手段毒辣,不仅把王府里的下人当牲畜动辄虐杀。对外面的百姓也同样如此……”

    “……贞观九年,李祐出行泾州,刺史出迎慢了半个时辰,他竟下令仪仗将泾州主簿当场斩杀,此事震惊朝野,御史台十多位御史泣血上奏,最后父皇偏袒,也只罚了李祐闭门思过半年,至于后来李祐****妇孺,鱼肉百姓等等恶事。数不胜数,朝中每年关于李祐的参奏不下数十……”

    东阳盯着李素,肃声道:“对这个人,你千万要小心提防。莫与他走得太近,此人的恶名长安尽知,连那些叔伯家的子弟都不敢与他相交太深,因为……他简直是长安城的毒瘤,谁都不敢沾惹的。”

    李素恍然,终于明白前日那些纨绔子弟为何与李祐保持距离了。这个人已不仅仅是混帐,简直是恶魔,谁都不想跟他沾上关系,能够勉强与他同室饮宴已然算是涵养惊人了。

    李素沉默半晌,展颜笑道:“我胆子这么小,自然更不敢沾惹,你放心。”

    东阳瞪了他一眼,嗔道:“你胆子小?你胆子就差包天了。”

    “我胆子很小的,你看,我想摸你的手都酝酿半个时辰了,现在还不敢动手……”李素说着便忽然将她的纤手握住,东阳想抽回手,然而李素的力气太大,只好放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都怪你,茶汤都两沸了!味道完全差了!”短暂的温馨过后,东阳忽然惊觉。

    “没事,一沸跟两沸都一样,反正我喝不出差别……”李素无所谓地道,其实,最好是不喝,他对如今的所谓茶汤真的很没兴趣,味道太怪了。

    “怎能一样呢?一沸和两沸不一样的。”对茶道,东阳非常讲究,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那种。

    于是东阳回头命人换了茶汤,重新准备了一套作料,这一次二人都不说话了,安静地将烹茶的套路再走一遍。

    茶汤一沸时,东阳用茶勺将暗黄色的汤舀进茶盏里,端起茶盏双手平举齐眉,递到李素面前。

    李素看着面前这盏散发着一丝古怪味道的茶汤,面色不由发苦。

    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往里面搁,喝一口下去实在很担心会不会中毒啊,话说,孙思邈道长离自己挺远的,中了毒恐怕他也赶不及抢救自己,一位明明可以震古烁今的大唐英杰被公主殿下活活毒死,墓志铭上该刻一个大写的“冤”字,还是一个大写的“傻”字?

    东阳平举茶盏的皓腕已有些发酸,见李素五官纠结,神情犹豫,一副被赐自尽的样子,不由嗔道:“怕我害你呀?”

    “不怕。”李素干笑,接过茶盏,里面的茶汤晃晃悠悠,折映出粼粼波光。

    迎着东阳期许的目光,李素暗叹口气,这年头医学太不发达了……应该发明洗胃的啊。

    闭上眼,李素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茶汤入腹,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渐渐在嘴里发散,带着一丝姜味,油脂味,微微的辣味,还有一丝苦味……果真是五味杂陈,据说有神经病把茶道跟儒道结合在一起,若真是如此,当年秦始皇坑儒应该********才是。

    “好茶!”李素脱口赞道,不赞不行,这是惯例,不管多难喝都要叫声好的,不然接下来会再来一盏……

    “真的吗?”东阳高兴极了。

    “真的。”李素努力让自己表情变得很诚恳。

    “再来一盏。”东阳动作飞快,刷的一下再次斟满。

    李素:“…………”

    嘴贱有时候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凉亭内,久久的沉默。

    “喝呀……”东阳眨眼,期许的目光令人无法拒绝。

    可是……李素觉得自己的肚子有造反的迹象了。

    “我觉得。喝茶的时候应该谈谈人生。”李素严肃地道,顺势搁下了茶盏。

    “茶要趁热含在嘴里,慢慢的咽下去,品位各种不同味道的转换。才能体会到儒家的各种妙谛,别凉了。”东阳很专业地拒绝了李素的耍赖。

    李素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们来谈一个大话题,这个世上的所谓茶道。其实走进了歧路,我觉得应该改变它。”

    “歧路?”

    “对,歧路!”李素露出了傲娇的面容,道:“茶,不是这么喝滴。”

    ***************************************************************************

    很困惑啊,大唐有名耀千古的诗赋,有精美巧致的瓷器,有滑若凝脂的丝绸,还有……寂寞如雪的天可汗?

    可是,大唐的人偏偏不会喝茶。实在很不能理解,这种麻烦且土鳖的喝茶方式直到近百年后才被一个叫陆羽的先行者打破。

    李素等不了一百年,他很怕东阳玩茶道玩上瘾了,隔三岔五把他抓过来当小白鼠试茶,百年难遇的少年英杰不能死在茶手里。

    茶应该怎样喝才对?

    大繁若简。

    前世的李素喝茶很简单,一点五升的大钢杯,抓一把茶叶扔进去,开水一冲泡就喝,一天喝两大杯,从早到晚精神百倍。特别提神。

    从东阳的道观回来,李素便对喝茶的事上了心。

    其实,主要还是怀念前世的味道,在这个年代里。能找回的前世已不多了。

    炒茶的工序很复杂,首先……要有茶叶。

    如今的茶叶并没有大规模种植,绝大部分是野生的,因为品茶是上层圈子里极少数的需求,供给量很小,也没有专门的茶农种植。最紧迫的东西仍是能填饱肚子的粮食。

    搜集新鲜茶叶很简单,太平村就有,现在的人也不讲究茶叶的品种,茶叶大抵都是一样的,李素一声令下,闲散的老兵们马上有了新任务,于是成群结队上山采茶,一天的功夫便收集了百来斤,李素估计这帮老兵已将太平村附近山上的野生茶树抄家灭族了。

    新采摘下来的茶叶被铺散在李家大院里晒着,这个过程叫“摊青”,目的是用阳光除去新鲜茶叶里的水气和涩气。

    接下来便是杀青,是的,“杀青”不仅是影视名词,最早是炒茶术语,这个过程需要把茶叶放在烧得滚烫的大锅里不停的翻覆,**,就像流氓半夜遇到了美女那样**,**……

    直到茶叶被**成中间宽,两头尖的形状,最后下锅翻炒,烘烤,让茶叶本身的香味散发出来,这个过程叫“提香”。

    过程不复杂,但李素并不专业,有些记忆只是零碎的片段,试验了很多次也没成功。

    李家的厨房里,厨娘被李素赶了出来,他独自一人钻进厨房里忙碌,一篮篮的茶叶拎进去,不满意或是失败了,再一篮篮的扔出来……

    奇怪的举动惊动了老爹和许明珠,薛管家的禀报后,李道正和许明珠急忙来到厨房门外,恰好看见厨房里面飞出一片实验失败的茶叶,漫天花雨般洒了一地。

    “咋了么?”李道正皱眉,神情有些担忧。

    许明珠更急,当着李道正的面却无法表露,怕被责怪不端庄,只能暗暗咬牙焦虑。

    “夫君……夫君为国事忧虑过甚,拿几片茶树叶子撒气也不要紧的,阿翁莫急。”(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