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侯爷出狱
    <div id="content">

    吴王李恪是老熟人了,长着一张比李素还英俊的脸,风度翩翩,温文尔雅,顾盼之间便招来一大堆桃花,很招人恨。

    齐王李祐倒是不熟,正所谓“龙生九子”,李世民生的那些儿子里各种奇葩都有,而且心眼都不少,李素不大愿意跟他们来往。

    “去吧,莫误了时辰。”李素很大方地朝程处默挥手。

    程处默叹气道:“这顿饮宴其实我也不想去,吴王好说,跟俺家几个兄弟都熟,人也敞亮,但齐王祐……”

    李素眨眨眼,看程处默这表情,似乎齐王此人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的。

    “齐王咋了?”

    程处默摇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子正,我这人已经够混帐了吧?”

    李素严肃点头:“兄弟之间要说实话,不然就不真诚了……没错,你很混帐。”

    程处默:“兄弟之间偶尔也可以不必这么真诚的……好吧,我这人虽然够混帐,但齐王祐比我混帐一百倍,这家伙性子暴戾,心眼也不大,谁对他好转眼就忘,谁得罪了他能被他记一辈子,不,谁得罪了他,一辈子也活不到头了……”

    “既然不想见,你可以装病推托。”

    程处默叹道:“我毕竟是卢国公府的长子啊……”

    转过脸看着李素,程处默笑道:“你也无法置身事外,齐王祐昨日回长安便说了,他深慕李县侯的风采与为人,对你入大理寺表示同情,并且希望你出来后与他共谋一醉……”

    李素现在就醉了,不仅醉,而且急。脸色很难看:“我想我可能病了,病得很严重,大半年无法见客……”

    程处默哈哈大笑:“没事,齐王会带大夫亲自登门给李县侯诊病,病治了立马跟你共谋一醉。”

    李素头痛了,他发现自己真的病了。

    ********************************************************************

    对齐王原本没有印象。但程处默说过以后,李素脑海里将史书里的齐王与现实里的齐王渐渐重合,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影像。

    历史上的齐王,绝对算不上好人,用“穷凶极恶”来形容也不过分,贪婪,昏庸,自私,心胸狭隘。弑师,造老爹的反……世上所有的坏品质他都占全了,现在这个坏胚子忽然说仰慕李素的风采,要与他共谋一醉……

    李素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差,好想在大理寺多住几天,半年也行,只要能躲开那位齐王殿下。

    然而,时光终究荏苒。李素的十天刑期不知不觉也过去了,九月底的时候。狱卒打开了牢门,满脸恭敬的笑容,恭喜李侯爷刑满释放,顺祝侯爷阖家团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李侯爷以后小心谨慎。大理寺的牢房能别来尽量别来了,你住着舒服,我们服侍得很累……

    可惜,今天的黄历上一定写着“不宜释放犯人”,至少李素的表情就显得很不情愿。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我打算在大理寺多住几天……”李素躺在牢里的大床上,连身都没翻。

    狱卒呆住了,他发誓自己没听错,这家伙居然住上瘾了。

    “多……多住几天?”

    “对,多住几天,小半年也行,说真的,我对大理寺有感情了,你们的服侍也很周到,令我宾至如归,所以我决定多住几天,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狱卒快哭了,意外确实意外,开心的爽点在哪里?知道这十天我们过的什么日子么?被你呼来喝去,毫无狱卒的尊严,这样的日子谁过谁开心。

    “侯爷,侯爷……您莫闹了,赶紧回去吧。”狱卒苦苦哀求。

    李素猛地一拍大腿:“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以前我还干过一桩罪大恶极的事,这桩罪大理寺少说要判我半年,不然不足以平民愤,把你们孙正卿请来,我要继续领罪……”

    …………

    …………

    李素最终还是被赶出了大理寺,狱卒摆不平他,请动了孙伏伽,老孙很忙,进了大牢二话不说命人将李素架上,然后扔出大理寺大门外。

    踉跄转过身,李素想指着大理寺的大门骂街,身后却传来动静,李素回头,却见一群人站在门外起哄。

    李素叹了口气,躲来躲去还是躲不了,人家在门外等着自己呢。

    这群人里大部分是熟人,程家的,段家的,房家的,长孙家的,还有几位衣着华贵,微笑而不失傲气的年轻男子,总之,全是一群纨绔子弟。

    程处默第一个冲上前,拍着李素的肩膀大笑:“俺的好兄弟果真与众不同,刚才我们都听说了,贤弟赖在牢里不出来,说什么要在大理寺大牢里多住小半年,这是个什么说法?”

    说完身后一群纨绔子弟哄然大笑起来。

    李素干笑:“念旧嘛,任何地方住久了都有感情的……”

    程处默点头:“倒也说得过去,古往今来自请在牢里多住半年的,贤弟也是第一人了。”

    李素目光不善地瞥了他一眼:“程兄来看笑话的?”

    程处默哈哈一笑,还没说话,身后忽然窜出一个年轻男子。

    “李贤弟久违了!一别经年,为兄想死你了!”

    台词很熟悉,李素有种置身春晚的错觉,愕然望去,却见一个英俊得活该被泼硫酸的家伙冒了出来,面白无须,长着一双招灾惹祸的桃花眼,顾盼间竟比女人更具风情。

    “我是恪啊,吴王恪,贤弟不认识我了?”李恪很热情地抓住他的手腕。

    李素叹气,其实……长得比自己帅的家伙他一个都不想认识,认识了也会很快忘记。

    “啊,原来是吴王殿下,李素拜见……”

    “拜啥拜,你我情同手足,何必来这套虚礼,为兄近日刚被父皇召回长安,刚想去太平村拜会贤弟,却听说贤弟入了大理寺,等到今日才与贤弟相见……”

    李素苦笑揉了揉鼻子,他觉得与李恪一点都不熟,唯一的交集便是上次李恪不小心闯进火器局被拿下,他帮忙在李世民面前说了几句好话,至于李恪闯进火器局究竟是误闯还是有心为之,这已是千古不解的谜了。

    彼此这种不咸不淡,里面还掺杂着某个细思恐极的敏感事件,李素实在不觉得他和李恪哪个地方“情同手足”了,由此观之,自来熟这种人哪里都不缺,唐朝也有。

    接下来一干纨绔子弟蜂拥而上,争着与李素见礼,一个个热情得像沙漠,令李素很不适应,而且很困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县侯,这些人不是皇子王爷就是各国公家的嫡子,按说实在也没必要对一个小小县侯如此热情。

    一个个纨绔子弟走马观灯似的闪过,李素的目光忽然定格在一个人身上。

    房家老二房遗爱。

    李素与房遗爱认识很久了,前几年在长安时也偶尔与这些纨绔子弟一起出来聚会,但他对房遗爱的印象不深,在他的记忆里,房遗爱一直是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个子不高,穿着打扮也很低调,在一众纨绔子弟里不显山不露水,属于很容易被人遗忘的那一类。

    上次因为得知高阳公主被许配给房遗爱,而且据说房家被这位刁蛮公主弄得鸡飞狗跳之后,李素今日才特意注意到他。

    房遗爱似乎感觉到了李素的目光,站在人群里显得有些不自在,身子扭了一下,抬头朝李素笑了笑,很温和很友善。

    李素也朝他笑,心中暗暗叹息。

    眉清目秀的少年郎,说来也是昂藏男儿,名相之后,怎么就被高阳吃得死死的呢?李素也没觉得高阳有多难对付啊,跟高阳相处倒是经常把她气得飞起。(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