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九十一章
    <div id="content">

    “杖毙”这种刑罚早在春秋战国时已存在,这是一种很折磨人的刑罚,被行刑者不仅完全断绝了生望,而且死亡的过程非常痛苦,被活活打死的滋味很不好受。

    五名突厥人今晚有幸享受到了这种滋味。

    棍棒狠狠击中他们的头部,数声闷响之后,五人的头颅冒出汩汩鲜血,人还没死,甚至还有意识,棍棒紧接着朝五人的身体各部位击去,五人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行刑的禁卫显然是老手,每一棍落下,恰好击中身体的关节部位,将他们的骨头关节击碎,数十棍后,五人的身体已成了一堆没有反应的死肉。

    待到全身的关节被击碎后,五人差不多离死也就一步了,行刑的禁卫这才抡圆了棍棒,狠狠朝五颗头颅砸下。

    啪的一声,五颗被砸烂的头颅像被人暴力踢碎的西瓜,红的白的洒满一地,尸身还在无意识地抽搐着。

    李承乾手脚冰凉,脸色铁青看着地上的五具尸首,眼中流露出恐惧,恶心,怨恨……各种情绪在眼中反复交织。

    常涂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后挥了挥手,行刑的禁卫退下。

    “请太子殿下这便随奴婢去曲江园面圣吧。”

    李承乾木然点点头,仿佛失了魂魄般呆呆地跟着常涂往东宫外走去,走出东宫,李承乾忽然弯下腰,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到没有东西可吐,李承乾这才直起身子,朝常涂笑了笑。

    很诡异的笑,谁都没想到太子殿下这个时候居然笑得出。

    “给常伴伴添麻烦了,孤今日醉酒,若非常伴伴来得及时,孤险些做下错事。”

    “伴伴”是李世民的皇子公主们对常涂的尊称,对这位追随服侍了李世民半生,立誓将来殉陵的老宦官,皇子公主们还是很敬畏的。

    常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殿下如何作为,与奴婢无关,奴婢只遵陛下旨意而已。”

    李承乾笑得愈发灿烂了,连连点头应是。

    常涂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在前面领路,李承乾跟在常涂身后,身影隐没在昏黄的光亮中,看不清表情。

    …………

    …………

    曲江园的凉亭里,李世民挥退了周围所有的宦官和禁卫。李承乾跪在他身前伏首请罪,李世民表情冷漠,奇怪的是,竟一句话都没说,看着天上的圆月呆呆出神,父子二人之间这种诡异的气氛整整维持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李世民忽然挥了挥手,下令回太极宫,然后起身,绕开身前跪着的李承乾。离开了凉亭,从头到尾,李世民一句话都没说。

    李承乾仍跪在凉亭内,看着父皇的背影消失在园林黑暗的阴影里,他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冷,仿佛掉进了冰窖。

    李承乾离开时失魂落魄如行尸走肉,回到东宫时已是深夜,前庭的五名突厥人的尸身已被清理,连地上的鲜血也被洗刷得干干净净,李承乾踏入前庭。不知怎的忽然泛起了恶心,弯下腰开始呕吐,胆汁都吐出来了,仍觉得不适。刚才那五名突厥人被杖毙的样子,那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交织混杂在一起的画面如噩梦般在他脑海里不停浮现。

    生平第一次,父皇对他如此严厉,当着他的面处决了蛊惑他的突厥人,也是生平第一次,父皇对他如此冷漠。冷漠到连一句斥责的话都欠奉,父子之间从未如此陌生。

    走进内殿,一道娇小的身影迎上来,此人男生女相,昏黄的灯光照映下,他的脸艳若桃李,竟是绝色倾城之姿。

    此人正是出身太常寺乐童的称心。

    见太子进殿,称心迎上前,一脸梨花带雨,哭得凄然。

    “殿下……奴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称心拉着李承乾的手大哭。

    李承乾满腹怨恚惊惧,见到称心时竟莫名其妙平静下来。

    二人相处三年,以李承乾喜新厌旧的性子,称心竟然没失宠,反而在李承乾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足可见称心还是有一些本事的,至少别的女子或男子便做不到让他心境平静。

    “说甚傻话,孤只不过去见见父皇而已。”李承乾强笑道。

    称心摇摇头:“是奴害了殿下,当初不该在殿下面前摆弄突厥人的东西,害殿下也喜欢了突厥物事,闹出今日这桩祸事……”

    “孤喜欢的东西,喜欢便是喜欢,谁也勉强不得我,与你何干?”李承乾笑容渐渐被愤怒代替,握紧了拳头,如受伤的野兽般低声嘶吼着:“只恨孤无名无权,登不上那个位置便处处被人所欺,此生不得肆吾所欲!”

    称心一惊,急忙道:“殿下,隔墙有耳,此话大逆,不可胡言。”

    李承乾朝殿外瞥了一眼,悻悻一哼,终于还是不敢再说了。

    “说来还是奴的不是,殿下终被奴所害,今夜那五名突厥人被杖毙,奴当时便躲在内殿屏风里偷看,吓得六神无主,当时真怕下一个便轮到奴了……”称心说着抚了抚胸,抬眸痴痴地看着李承乾:“奴怕的是,死后不得与殿下再见,奴不怕死,奴怕相思……”

    李承乾闻言,顿觉整颗心都被融化了。

    “称心,有孤在的一日,必不负你。”李承乾握紧了他的手,随即叹道:“只恨父皇渐不容我,日后处境不可预料……”

    “陛下方才责骂您了么?”

    李承乾面容渐渐苦涩,摇头道:“父皇一句话都没说,冷落了我一个时辰,比骂我还难受……”

    说着李承乾面容扭曲起来:“虽未说一句话,但我察觉到……父皇已生易储之心!”

    称心大惊,顿时花容变色:“这可如何是好?”

    李承乾垂头,沉默。

    许久之后,他忽然抬起头,冷冷道:“我是天命所归的太子,谁也不能把我的位子抢走,当年父皇能在玄武门发起兵变,焉知我……”

    李承乾忽然住口,脸色有些发白。似乎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连说一说都会令他恐惧。

    称心呆呆看着李承乾那张苍白的脸,心中若有所感,垂头幽幽叹息。

    似乎……他已在李承乾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或许是背后那位不知名的大人物希望看到的结果吧,完成了任务。他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何心里却如此痛楚?

    *******************************************************************

    回家的马车有些摇晃。

    百名老兵前后簇拥,许明珠坐在马车里,李素骑马与马车并行。

    路很黑,很长。队伍很安静。

    长久的寂静总归令人不自在,许明珠掀开了车帘,朝李素笑了笑,黑暗中看不清她的眉眼,但李素能察觉到她的笑。

    “夫君,陛下今日与你说了什么?夫君有点不高兴呢……”

    李素眨眨眼,笑道:“我哪里不高兴了,高兴着呢,陛下刚刚封我官了……”

    许明珠喜道:“夫君终于有事做了么?”

    李素的笑脸有点僵硬,在她眼里。自己这个夫君到底有多游手好闲啊……

    “夫君,陛下封你什么官职?”

    李素咳了两声,道:“入尚书省,封尚书省都事,参知政事……”

    许明珠笑得眼睛弯成了新月,喜道:“恭喜夫君,二十来岁年纪已入省了,这可是寻常人大半辈子都进不了的地方啊,将来夫君必然能当宰相的,嗯嗯。一定能!”

    李素笑道:“全托夫人鸿福。”

    许明珠嗔道:“全是夫君的本事,与妾身何干?……只不过,陛下赐封官职是喜事,夫君为何不高兴呢?”

    李素叹道:“因为除了封官。还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夫人想先知道哪个?”

    许明珠眨眨眼,道:“妾身想先知道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陛下终于提起了玉门关的事。决定罚我圈禁大理寺二十日,明日就去蹲大理寺的监牢了。”

    许明珠大惊失色,顿时珠泪涟涟,泣道:“此事是妾身所为,陛下为何罚夫君?停车!”

    “你做什么?”

    许明珠握紧了小拳头,面露坚毅之色,道:“妾身要进城回曲江园面君,玉门关的事自有妾身领罪,要打要杀任由国法,怎能连累夫君?”

    李素笑道:“事情如此处置,陛下已然皇恩浩荡了,你若面君,那才真正的惹祸,对你我的处罚可就不会这么轻飘飘的了,知道吗?”

    许明珠又气又急,道:“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就这样办了,大理寺我熟得很,从正卿到牢头,个个都与我有交情,大理寺里面还有我的专属牢房呢,干净,舒适,令人流连忘返……”

    许明珠想笑,然而想到自己连累夫君坐牢,又愧疚自责得无地自容,泣道:“都什么时候了,夫君还有心情说笑,二十日啊,夫君在牢里会吃多少苦……”

    李素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呢,夫人不想听么?”

    许明珠一愣,抬头喜道:“莫非陛下……”

    李素点头:“不错,今日中秋,陛下节假日优惠大酬宾……给我打了五折,”

    “五……五折?”许明珠呆住了。

    “对,所以,二十天改为十天了……”李素眨眨眼:“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许明珠呆怔半晌,忽然又哭了。

    “夫君又诳我,这哪里是什么好消息,分明还是坏消息……”

    *****************************************************

    PS:今晚只一更了,明天大清早要去天津南开大学听讲座。。。嗯嗯,别人讲,我坐。(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