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太子失德
    <div id="content">

    李承乾确实闯祸了,这个祸闯得不小。》頂點小說,x.

    众所周知,太子左庶子和右庶子是皇帝给东宫派遣的属官,专司劝谏东宫太子向学,向善,体察民间疾苦,辅佐监国等诸事,可以说,东宫左右庶子是储君身边最重要的助手,这两个官职非常重要,他们承担着教导劝谏太子的作用,皇帝在任命此官职时,往往要思之再思,非当世名士道德大儒而不可任。

    毕竟,皇帝他儿子成佛还是成魔,就在左右庶子的一念间。

    于志宁和张玄素二人便是贞观年间有名的名士,是李世民从朝臣中千挑万选出来的,二人不仅相貌堂堂,熟读经史,也作得一手妙笔文章,而且都有过基层苦熬的资历,任用这两位来时刻督导教育太子,实在是上上之选。

    然而,李世民看中的人,李承乾不一定看中,因为这两位太正直,也太罗嗦了,试想每天太子刚睁开眼,便看到两张充满慈爱和温柔的脸,一脸期盼地看着他,“起来啦?殿下今日读点什么书呢?《吕氏春秋》好不好?不合胃口啊?那么……《晋书》?《三礼义宗》?《尚书》?哦,殿下今日口味比较重,没关系,《说苑》,《申鉴》如何?都是重口味哦,总有一款适合您……什么?今日殿下不想读书?呵呵哒,信不信臣这就一头撞死你面前,让你看看臣的脑瓤啥颜色……”

    太子殿下活了这么多年没被逼疯,足可见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不过今日杖责左右庶子之事,倒非太子殿下积压多年的发泄,说起来此事跟李素脱不了干系。

    李世民是个成功的帝王,他雄才伟略,野心勃勃。登基十四年来依仗强硬的外交和武力,将周边邻国打得半残半死,剩下的二话不说纳头便拜,对内大兴民生,广开言路,鼓励生育。扶持农桑,朝堂上翻云覆雨,左右平衡,古往今来,如此有能力有政绩的皇帝实在不多见了。

    然而,李世民却是一个极度失败的父亲。

    他最失败的地方在于他的强势,他觉得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那就必须是什么样子的,十四年前发动玄武门兵变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为了不让儿子们有样学样,他对自己的子女也玩弄左右平衡的帝王之道,这几年莫名其妙捧了另外一个儿子魏王李泰出来,与太子李承乾分庭抗礼,平衡东宫势力。

    太子李承乾这几年过得很不好,心理上的压力,魏王的挑衅,父皇的强势。还有东宫里每天在他耳边唧唧歪歪的左右庶子和少詹事等属官,实可谓内外交困。终于,太子受不了如此沉重的压力,开始自暴自弃了。

    自暴自弃首先就是嬉闹玩乐,不思向学,然后便是每日设酒宴,常常痛饮大醉。自我麻痹,最后搜罗天下奇珍和美女,玩得不亦乐乎,种种行径**暴虐。

    再后来,太子连奇珍美女都玩腻了。天底下似乎已没什么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于是口味渐渐偏重,玩法推陈出新,创意无限,那位妩媚妖娆的称心美男就是重口味玩法之一。

    称心这个人,李素在布下这颗棋子时绝没想到他会如此争气,争气的帮助他蛊惑太子祸国殃民,当李素前些日出了个损主意命王直递消息入东宫,称心再次不负重望,成功地蛊惑太子干了一桩祸事。

    称心先是在太子面前故意展示一些突厥风格的物件,酒壶,酒盏,羚羊号角等等,装作很喜爱的样子,如今他是太子的枕边人,枕边人的喜好很快引起了太子的注意,于是称心有意无意地与太子说些关于突厥的风俗人情,那些与大唐的习惯和礼节完全相悖的东西,太子正是无聊且自暴自弃期间,于是很快对异族的风俗感兴趣起来,跟着称心有样学样。

    这个时候称心非常聪明地深藏身与名,任由太子自由发挥,太子浑然不觉,渐渐对突厥的一些越来越感兴趣,于是召集了一些突厥人进东宫,更深入地了解突厥的习俗风气,饮食起居等等,然后一发不可收拾,首先换上突厥的长袍,整日在东宫嬉乐,日常礼节语言也以突厥为主,玩到嗨起了,索性在东宫的园子里搭了一片突厥帐篷,命东宫宦官武士皆着突厥服饰,行突厥礼节,其言其行之荒谬,跟千年后一位年号正德的皇帝颇为相似。

    今日中秋佳节,李承乾终于玩过头了。

    大早上,诸皇子公主进太极宫向李世民问安,李承乾人模人样地去了,后来李世民忙于政务,传话不见,令皇子晚间再入宫赏月饮宴,李承乾回到东宫闲极无聊,于是设酒宴歌舞买醉,喝到迷迷糊糊时,太子突发奇想,换上突厥服饰,假装自己已死,命东宫诸属按突厥习俗哭丧,下葬,于是他便躺在木柴搭好的高台上,身边环绕鲜花,而东宫所属穿上突厥衣裳,骑着马围在李承乾身边,一边哭一边绕圈,场面非常悲凄。

    这个举动终于彻底激怒了太子左右庶子于志宁和张玄素,老实说,二人忍太子很久了。

    太子着迷突厥文化习俗时,二人便常有劝谏,认为有失大唐储君体统,劝谏切切,可惜太子不纳,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今日中秋,太子连假扮死人,令属官给他举行丧礼这么过分的事都干出来了,于志宁和张玄素出离愤怒,此举已大大超越了二人的心理底线,太子丧行失德,所言所行诸多荒唐,事态已超出了二人的掌控。

    于志宁和张玄素当即大发雷霆,掀翻了高台,大骂东宫近臣,太子给自己精心准备的葬礼被二人完全破坏,不仅如此,于志宁和张玄素还严厉斥责太子,言其**昏聩,无道无德,不具储君气象云云,一通大骂也终于惹怒了太子。

    左右庶子忍太子很久,反过来说,太子何尝不是忍了他们很久?大家这些年已经互相越来越瞧不顺眼了,见二人搅黄了自己的丧礼,太子深觉自己无法入土为安,于是大发雷霆,命东宫禁卫将二人拿下,趁着八分酒意未散,下令禁卫杖责二人。

    东宫被闹得一片鸡飞狗跳,少詹事杜正伦见势不妙,急忙命宦官直奔曲江园,向李世民禀奏。

    …………

    事情很简单,宦官结结巴巴说了一炷香时辰便差不多说清楚了,然后垂首屏息跪在凉亭内,连头都不敢抬。

    李世民已满脸铁青,眼中怒火喷薄,狰狞可怖。

    “太子已杖责左右庶子了?”

    宦官浑身一抖,急忙道:“奴婢出东宫时,太子殿下已下了令,只不知此时有否施刑……”

    李世民重重怒哼:“越来越过分了!传旨东宫,命太子即刻入曲江园见朕,不准动左右庶子一根毫毛!”

    宦官急忙应了,刚起身准备传旨,李世民忽然道:“慢着,你领一队羽林禁卫去东宫,将东宫里那些突厥人拿下,全部当着太子的面杖毙!记住,当着太子的面杖毙!”

    宦官吓得一激灵,颤声应是。

    宦官走后,李世民脸上的杀机渐渐消敛,随即脸上露出疲惫和失望至极的表情。

    近年太子所言所行,李世民常有听说,初时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太子年岁不大,少年偶有失德丧行之举,也无伤大雅,年岁渐长之后自然会懂事,李世民自己还是秦王时,不知干过多少缺德事,如今还不是圣明英武,举世赞颂。

    可是越到后来,太子所行越过分,李世民终于感到不对了,于是除了任命太子左右庶子之外,当世的鸿儒如孔颖达,房玄龄,魏徵,李百药等,皆被李世民请入东宫,教导太子学问和处世之道,没别的办法,只好用鸿儒名士包围战术,李世民的初衷是好的,试想这么多道德鸿儒包围着太子,每天与他相处的人都是饱学之士,道德先锋,所谓近朱者赤,不求太子一定会变赤,至少也不该在这么多朱色团团围住的日子里变成黑吧?

    结果李世民没料到,太子有一颗执着的,坚韧不拔变黑的心,在这么多鸿儒的包围下,还真就变黑了,而且一黑到底,绝不回头,往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凉亭内寂静无声,李世民单手握着酒杯,饮下一口酒,烈酒入喉,顺着食管缓缓流入腹中,只觉得自己的心随着烈酒的滑落,也越来越冰冷。

    失望,彻彻底底的失望,当初那个聪敏好学,天真无邪的太子,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到底哪里出了错?

    李世民对他的信念越来越动摇,一个长久以来萦绕心头的疑问,再次不可遏止地浮上脑海。

    这个太子,真能继承自己和诸多名臣老将辛苦打下的江山社稷吗?如此丧行失德,将来这大好的江山交给他,他会治理成什么样子?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