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东宫生变
    <div id="content">

    数年以前,当李世民与房玄龄第一次见到李素,垂问国策之时,李素便吟过几句诗,那几句诗是为了推销李家浴室桑拿图纸的乘兴之作,“侍儿扶起娇无力”,当时房玄龄便有过推断,此诗掐头去尾,只截取了一部分。⊙頂點小說,x.

    今日中秋,李素又照当年那样来了一出,同样一首诗,掐头去尾截一段糊弄人。

    走出曲江园,门前仍有大队禁卫戒备森严。

    李家的百名老兵安静地站在园门十余丈处,跟那些铠甲光鲜的羽林禁卫相比,李家的老兵显得很平庸,而且站没站相,穿着一身粗布短衫,腰间马马虎虎系一根布带,看起来就像一群平凡得毫无亮点的老农,一群人聚在一堆小声地不知谈论着什么,不时朝禁卫森严的队列方向指来指去,脸上的笑容分明有些讥讽。

    方老五一直是老兵们的头领,老兵们归了李家,方老五仍是头领,见李素和许明珠相携而出,方老五骂骂咧咧几句,然后朝几个不大老实的袍泽踹了两脚,众人这才站好了队伍。

    方老五迎上前,先将许明珠送上马车,然后又给李素牵来马。

    李素看着他笑道:“刚才你们在议论什么?”

    方老五咧嘴笑道:“小人们在说这些皇家羽林禁卫……”

    李素本来准备跨上马的,听方老五一说,顿时有了兴致,笑道:“羽林禁卫咋了?”

    方老五笑道:“回侯爷的话,没咋,铠甲挺新的,披挂上身看起来威风得很。”

    李素眨眨眼,咂摸出这话里的味道,笑道:“只是铠甲新?你觉得这些禁卫武力如何?”

    方老五顿时露出不屑的表情:“武力?铠甲再新。穿它的人终究是个样子货,这样的怂包小人可以捉对放倒三个。”

    这话声音有点大,园门口值守的禁卫将军顿时朝方老五瞥过来,面露怒色,重重哼了一声,若非职责所在。怕是早就冲过来掂量掂量方老五的成色了。

    说起厮杀搏命,李家这百名老兵都当仁不让,若把厮杀当成一门专业技能,这一百人可谓是行家翘楚,干的就是刀尖舔血的勾当,而且一干许多年,实际上他们都是一群杀人杀腻味了才卸甲归田的百战余生之士。

    见禁卫将军不满,方老五却不客气,完全不复以往在李素面前的谦恭态度。扬手指着那名将领道:“哼啥?不服气咋?不服气你挑个时候出来练练,说你们是怂货还不高兴,杀过人没?知道刀从哪个地方扎进去能最快要人命?拳脚揍在哪个地方最痛?一刀刺过来避不开,让它刺在自己身上哪个地方能活命?知道不?”

    禁卫将军脸色越来越难看,不仅是他,园门口站着的整队禁卫将士脸色都不好看了。

    方老五哼道:“穿一身新铠甲就吓唬人了?上了真正的杀阵,手里攒上百十条人命才算,瞧你们站着连下盘都不稳当。唬得了谁?”

    李素叹气,哪里都不消停。

    按说这些羽林禁卫其实不错。至少在李素眼里看起来很不错,羽林禁卫是皇帝贴身卫士,是从各卫中抽调精锐将士组成的,首先必须政审,很严格的政审,往上数三代必须根正苗红。没有任何把皇帝当仇人的念头,其次,这些禁卫大多数还是上过战阵的,这年头的府兵真不是样子货,特别是皇帝身边的亲卫。没点真本事轮不到他们保护皇帝,只是相比之下,他们经历过的战争或许没有方老五他们那么惨烈,论战阵经验,杀人技巧,或许也比方老五他们差一点点,于是……皇帝陛下的禁卫居然被这一群看起来像老农的老兵们鄙视了。

    “闭嘴!走,回家!”李素斥了方老五一句,然后朝那位被气得浑身直抖的禁卫将军报以歉意的一笑。

    方老五不甘不愿,悻悻地哼了哼,走时还不忘最后补一刀。

    “小人没说错,他们真就是一群样子货,侯爷您看那打头的,不但站不稳当,还不停打摆子,简直是老弱残兵,陛下咋想的,让这群人当禁卫……”

    “闭嘴!人打摆子那是被你气的!”

    李素上马,方老五牵着缰绳,百名老兵跟在许明珠的马车后面,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城门走去。

    此时已是入夜,平日的长安城早已全城宵禁,城门坊门落闸,但今晚是中秋佳节,李世民早已下旨今晚放开宵禁,全城嗨起来,所以李素一行人走得不慌不忙。

    众人刚启行,西边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名宦官模样的人领着几名禁卫慌慌张张跑到园门口,这群人一副冲陷敌阵的架势立马引起了门口羽林禁卫的警惕,顿时纷纷拔剑相向。

    宦官气得跺脚:“我是东宫的人!快让我去见陛下,东宫出事了!”

    宦官这句话声音不小,李素忽然勒住了马扭头往后看,却见禁卫将军正在核对宦官的身份,然后一挥手让他进去,跟着宦官的几名禁卫却被拦在门外。

    队伍不走了,方老五很识趣地站在马前,不看也不问,许明珠却掀开车帘,轻声道:“夫君,为何不走了?”

    李素若有深意地朝园门看了一眼,笑道:“走吧,咱们回家。”

    ******************************************************************************************

    曲江园,凉亭。

    李世民仍独自坐在凉亭里发呆,懂事的宦官奉上瓜果和一壶酒,李世民便自酌自饮,微风拂来,带着几许秋天的凉意,李世民放下酒杯,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孤独。

    一统江山,宇内称霸,大军横扫天下,举世莫敢敌者,皇帝一生追求的至高境界,他都做到了,可是,今夜此刻,这个举家团聚的美好日子里,为何他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寥?

    宫中佳丽数千,儿臣公主数十,他们此刻都等在太极宫里,等着与他团聚,饮酒赏月,但李世民却忽然很不想回到那座冷冰冰的宫殿里。

    皇帝当了十四年,当年的种种是非恩怨,种种正义的非正义的杀戮,如过往云烟,终究已逝去,李世民不年轻了,他已过了不惑之年,曾经横扫天下,让每个难缠的敌人诚惶诚恐匍匐在他脚下,等待他的宽恕的喜悦,如今回想起来,竟是那么的不堪一提。

    这一生,他得到了许多,可是,他失去了更多,至少在今夜这个应该欢庆的佳节里,他忽然觉得不开心,似乎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或许,像李素那样懒散悠闲的活着,与世无争笑看闲庭落花的日子,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跟那个年轻人比起来,李世民都说不上自己和他到底谁过得更幸福,更从容自在。

    杂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夜色里的沉静,也打破了李世民伤怀的情绪。

    这个时辰,这个地点,脚步声的主人无疑是很不识趣的,李世民抬眼望向水榭尽头,眼中露出几许不悦。

    片刻后,一名宦官慌慌张张跪在李世民面前,身躯颤抖着禀奏道:“陛下,东宫出事了!”

    “何事?”李世民的表情不复刚才的伤怀落寞,眼中露出熟悉的锐光,像一柄在夜色中吞吐锋芒的利剑,直刺人心。

    “太子殿下醉酒,……不知何故与少詹事太子右庶子张玄素,太子左庶子于志宁二人起了争执,并,并……”宦官声音越说越小,最后有些迟疑。

    李世民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重重一拍石桌,怒道:“说下去!”

    宦官吓得浑身一颤,急忙跪地伏首道:“……太子大醉,喝令太子率将士拿下了于志宁和张玄素,并欲杖责二人,左庶子杜正伦见势不妙,命奴婢面圣禀奏。”

    ******************************************************************

    ps:昨晚码完一章不小心睡过了头,醒来时已是大上午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