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封官入省
    <div id="content">

    李素的猜测很准确,李世民不会放任他这么懒惰悠闲下去,说实话,李素这种懒散德行很不符合如今的普世价值观,这个年代的人很纯朴,很勤劳,农户种地,商贩兜售,臣子忧国,武将戍边,就连皇帝也是没日没夜的批阅奏疏,处置国事。£∝頂點小說,x.

    全国人民都累得像条狗的时候,人群里冒出一条懒惰闲散以混吃等死为终生理想的狗,就显得非常突兀了。

    于是这条狗难免被人鄙视,处处被人看不顺眼,尤以李世民为甚,他最看不得李素一副胸无大志无所事事整天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来打发空虚日子的德行,皇帝都累成狗了,你凭什么这么悠闲?

    所以李世民每次见到李素时,看着他的眼神总是很不悦的,一个明明可以为大唐发挥更多光和热,立下更多功劳的年轻人,老天给了他一身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本事,却给了他一颗懒得令人发指的心,难怪人在情绪激动时总会跪下双手撑天状,大呼一声“苍天已瞎,黄天当立”什么的疯话……

    比如现在,李素故意不接他的话茬儿,假装看风景的样子就很令李世民生气。

    “说话!左顾右盼的啥意思?闲散了这些日子,你就没有一丝一毫为大唐再立新功的想法么?”李世民不满地喝道。

    李素眼皮跳了跳,忙道:“臣……臣一直想为大唐肝脑涂地,再立新功,随时等待陛下召唤,嗯嗯……”

    李世民气笑了,指着他道:“偷奸耍滑也不知跟谁学的,这也算是本事了吧?朕问你。回长安到如今已三月余,这三月里你都在做甚?”

    李素睁大了眼,仔细回忆了半晌,最后颓然摇头。

    三个月,竟拿不出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来证明自己其实生活得很勤奋很积极,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简直是瞎了眼。这时李素才发觉,别人看他不顺眼其实是很有道理的。

    “吃饭,睡觉,吃各种饭,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姿势睡各种觉……总的来说,臣这三个月还是过得很丰富多彩的……”李素脸不红气不喘地道。

    李世民愕然:“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没别的了?”

    李素眯着眼陷入回忆,然后暗叹一声,点了点头。

    李世民也叹了口气。仰头望着漆黑的天空,似乎在检讨大唐的教育体系出了什么问题,以致于一个好好的天才少年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头不思进取只知吃饭睡觉的猪……

    “书呢?哪怕闲极无聊,看看书也好,这三个月你都读了什么书?”李世民不甘心地问道。

    日子过得像猪他忍了,做人总该有点求知心和上进心吧?人和猪终归还是有区别的,不可能真的只是吃饭睡觉。

    李素无辜地看着他:“臣……在很多年前便是公认的大唐才子了呀,作出来的诗人人传诵呢。为何还要看书?”

    李世民:“…………”

    一个人的外号叫胖子,他可能其实是个瘦子。一个人穿得很寒酸,他可能其实是个大富翁,但一个人如果看起来很欠抽,那么……他一定真的很欠抽。

    “你说你会作诗,今日中秋佳节,你便以中秋月为题。现在给朕作诗一首,若作得不好,朕可不会与你客气,大理寺圈禁十天改为二十天,速速作来。”李世民怒道。

    李素叹了口气。突然恨自己嘴贱了,没事说什么作诗呀,他能记得的就那几十上百首,每一首都是他的隐形资产,将来日子难过了拿来换钱的,少一首就少了很多贯钱呀……

    然而相比之下,少圈禁十天似乎更重要,虽然他享受大理寺牢房白金贵宾待遇,但是那种地方能不去尽量不去……

    “作两首陛下能将圈禁全免了么?”李素试着讨价还价。

    “不行,就一首,作得好你便只圈禁十天,十天不能免,你必须为做错的事接受惩罚。”李世民的语气不容置疑。

    李素点点头:“臣遵旨。”

    站起身,李素面向曲江池负手而立,夜晚的风拂过,脸微凉,凉亭之上,一轮皎洁的满月高高挂在天空,淡黄色的月光均匀地铺洒在池面上的每个角落,摇曳生光。

    良久,李素忽然吟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话音落,凉亭内寂静无声。

    宦官宫女站在凉亭的角落里面无表情不吭声,李世民捋须的动作停滞,目光呆怔地看着他。

    李素有些讪讪,如此佳作,此处应有雷鸣般的掌声才符合逻辑啊……

    “好诗!”李素打破了沉默,情不自禁脱口赞道,顺便呱唧呱唧自己给自己鼓掌,掌声非常热烈。

    张九龄大大,对不住了,为了少坐十天牢,先借您一首诗,以后……以后恐怕也还不上了。

    李世民仍处于呆滞状态没回神。

    令李素作诗呢,其实是李世民脱口而出,算是一句气话,因为这小子太狂妄,得了个才子的名头便不思读书,李世民存了教训他的心思,当即令他赋诗一首。

    诗这个东西,大半要靠才华的,很多绝世好诗的诞生往往只是诗人心中的一个念头,或是几个很关键很有灵感的字句,靠着这几个关键的字眼慢慢将其拼凑,大部分佳诗的诞生是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过程,要符合心境,意境,要朗朗上口,要不停的翻韵脚,改动格律等等,可是李世民却没想到,李素当着他的面说作便作,而且作出来的这首诗……居然该死的真的很不错!

    李世民不得不发呆了,以往李素的诗被他听到,都是外面传扬了很久才拿到他面前的,以大多数诗人的习惯,想必每首诗也经过了好些时光的雕琢修改,外人所吟诵的,自是修改到完美后的成品,今日是李世民亲眼看见他在自己面前作诗,而且是随口吟诵而出,仔细推敲诗里的一字一句,竟无半点可挑剔之处。

    李世民想叹气,这小子果然不负才子之名,实在是个妖孽。

    “陛下……陛下?”李素小心翼翼的呼唤令李世民回神。

    见李素那张脸凑得很近,李世民很嫌恶地将他的脸推远一点:“做甚?”

    李素小心地笑了笑,道:“臣已作好了诗,请陛下斧正……”

    斧正?李世民苦笑,这首诗……他如何斧正?以他的文才,竟改不了一字半句。

    见李世民沉默不语,李素试探地道:“诗作好了,是不是可以把二十天改成十天了?”

    等了许久,李世民阴沉着脸,忽然从龙嘴里迸出一个字:“滚!”

    “是。臣告退。”李素面露喜色。

    “慢着!”李世民忽然叫住了他,冷冷道:“诗才,不过小道尔,偌大的江山社稷,治国平天下可不能靠几首诗就能办到,昂藏男儿丈夫,当有大志向才是。你若无志向,朕帮你立志……大理寺出来后,你便入尚书省,封尚书省都事,参知政事,滚吧!”

    李素呆住了。

    李世民瞪着他,喝道:“还不滚,等朕抽你吗?”

    李素叹了口气,行礼道:“臣谢皇恩。”

    看着李素缓缓走出凉亭的背影,李世民的嘴角露出莫名的笑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啧!”李世民低声吟诵李素刚才作的诗,摇摇头,叹道:“诗确是好诗,难得的是这份急才,只是诗中为何似有未尽之意?难道……”

    良久,李世民想通了,笑意渐渐化为苦笑。

    “这小子,还跟当年的毛病一样,凡事总不肯尽全力,做一半藏一半,连作诗也是如此,此诗分明只作了一半,却拿出来糊弄朕,岂有此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