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和风细雨
    <div id="content">

    东阳与许明珠的第一次见面和风细雨,双方亲切友好,相敬如宾,没有任何撕起来的预兆,李素颇有些意外,虽说二女性子温婉,但他以为就算不会当面打起来,至少也会你来我往互相冷嘲热讽几句,毕竟……二人地位不一样,一个是李家正室大妇,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二虎相见,虽不至于打得头破血流,但眼前这幅你快乐我也幸福的画面,实在太违和了。∏∈頂∏∈点∏∈小∏∈说,x.

    李素心不在焉地混在老将人堆里,不时回头张望,老将们说什么他根本没听进去,恍惚之间,便远远看见东阳和许明珠笑着不知说了什么,然后……二女牵起了手,神情亲热得不是姐妹,胜似姐妹。

    李素眼皮抽了抽,越来越不对劲了,这一见如故恨不得结为异姓姐妹的架势到底是肿么回事?她们该不会把他一脚踹了,索性高调宣布……百合**好?

    与许明珠亲热聊了许久之后,旁边不少安静等候的贵妇们终于一齐上来,纷纷与东阳和高阳见礼,嘴里的称呼都是“东阳公主殿下”,而不是什么“玄慧道姑”,尽管东阳一个劲的宣称自己已是出家人,但贵妇们可不管,只要是李世民的种,不管什么身份,必须终生是公主。

    皇家公主的待遇不一样,在这个游园会里如明星般光芒四射,贵妇们见礼过后,长孙无忌为首的一帮文臣,还有以李绩程咬金为首的武将纷纷上前见礼。

    面对这些与父皇平辈的开国老臣,两位公主也放下了身段,一口一声叔伯,神情恭敬得很,这些宾客如众星拱月一般将两位公主捧在中间。场面热闹非凡,倒把李素这个花了钱包园子的主人扔在一旁。

    李素夹杂在人群里,满不是滋味地咂摸咂摸嘴,有种花钱当了冤大头的失落感。

    园子是我花钱包下的,你们要捧的人是我才对啊……

    真想把这群人赶出园子,然后找殿中省的宦官退钱啊……

    …………

    一番客气寒暄之后。众人这才纷纷散去,仍如刚才那样,三五人凑成各自的圈子天南海北的继续聊天。

    许明珠仍与东阳站在一起,二女笑吟吟的牵着手,许明珠不时附在东阳耳边说着一些隐秘的悄悄话,也不知说了什么,二女竟同时朝李素望来,然后掩嘴垂睑娇笑。

    李素叹了口气,为何女人在男人面前如不沾凡尘的仙女般玉洁冰清。而一旦两个仙女般的女人凑在一起便瞬间秒变八婆的节奏?瞧这说悄悄话的架势,瞧那一副说出了天大八卦秘闻的鬼祟样子,还有那掩嘴娇笑的满足表情……啧!

    二女笑得很开心,两双明眸杏眼同时盯着李素,李素暗叹一声,终于硬着头皮上前,与东阳见礼。

    “臣李素,那个啥。见过公主殿下……”

    东阳神情闪过一抹不自在,仍端庄地笑道:“李县侯免礼。”

    一旁的许明珠仿佛看出了二人之间的尴尬。笑道:“公主殿下与咱家可是好几年的邻居了,妾身今日才认识公主殿下,才发觉原来殿下竟如此平易近人,若殿下不弃,往后咱们两家可要多走动才好,夫君。妾身说得可对?”

    李素咧了咧嘴,干笑道:“对,对……应该多走动。”

    东阳目光闪动,心虚地瞥向一旁没出声。

    许明珠笑道:“远亲不如近邻,能与殿下做邻居也是一段缘分。莫教缘分淡薄了才是,今日游园过后,妾身想去公主府上拜望,还请殿下莫怪妾身唐突,殿下也可来李家串个门,两家近在咫尺,不来往可不行,殿下您说呢?”

    东阳扯了扯嘴角,点头虚应道:“李夫人所言有理,本宫独居道观,有时也觉得寂寥,李夫人若来陪本宫说说话儿,最好不过了。”

    许明珠点点头,杏眼朝李素一瞥,识趣地道:“那边还有许多客人等妾身招呼,便请夫君陪殿下说说话,殿下请恕妾身不周之罪。”

    东阳和李素如释重负,同时松了口气,东阳含笑点头道:“你且忙去,不必在意这里,本宫……稍停便走。”

    许明珠笑着朝她行了一礼,然后盈盈离开。

    高阳在旁边一直未出声,此时见许明珠走了,也觉得意兴索然,撇了撇嘴,瞪了李素一眼,道:“你倒是娶了个好夫人,礼数周全没得挑,还以为今日会争执起来呢,我才特意陪皇姐来,为她撑腰,结果……哼!”

    东阳面露薄怒,斥道:“高阳,非要我现在赶你走吗?说话怎的如此失礼。”

    高阳悻悻一哼,转身离开去看歌舞伎和杂耍了,识趣地把空间留给二人。

    李素这时也轻松下来,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仰头望天喃喃道:“这种刚从鸿门宴上逃出生天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东阳噗嗤一笑,道:“只不过是一个道姑和一位诰命夫人闲聊几句,有那么可怕么?”

    回头看了看许明珠的身影,她似乎很放心,正与贵妇们相谈正欢,神情也不见一丝不豫之色,东阳望了一眼,叹道:“高阳没说错,你果真娶了一位好夫人,李素,你当好生珍惜她才是。”

    李素笑道:“你和她,我都珍惜,别怪我贪心,左手与右手,我能舍了谁?舍了谁都痛。”

    东阳黯然道:“与她相比,我竟有些自惭形秽了,她样样都比我好,当初无怨无悔陪你去西州,历生死,拼性命,而我,却只能躲在道观里修道,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与她相比,我算得什么?”

    李素叹道:“你难道忘了,你曾经也差点为我丢了性命?当初你我之事被你父皇发现,你父皇将你许给高家,你当时便吐了血,身子到现在都柔弱得很,那时的你,也存了必死之心,你们……都很好,都对我好,不好的是我……”

    东阳眼眶一红,摇摇头:“你也很好……为了我,为了她,你这些年一直尽力周全,世上男子如你这般重情义的,还有几人?”

    李素展颜笑道:“明明是游园的喜庆日子,搞得这么伤感做甚?能吃能睡能笑能哭,日子淡如水却仍过得有滋有味,便该感激上苍恩赐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